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剑仙 > 第一卷 人间有清风
第四章 履霜坚冰至
作者:摇风  |  字数:2966  |  更新时间:2019-05-29 01:32:03 全文阅读

陈安之活了很久,其实也不算太久,他醒着的两千年,还有睡去的三千年。

哪怕如此,在他醒着的时代,也远远算不上长,五千年的时间,比不上那些隐世不出的老怪物。

可若是论剑道,陈安之自信三千年前天底下没有能接住他三剑的人,三千年后的今天依然没有。

哪怕说起他听到就头疼的书之一道,也远超很多读书人。

所以他很自信,自信能够应对这世间任何事情。

只是现在,他慌了,他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也有很多不擅长的事情,比如说此刻悄无声息的槐树,比如说那个不知去哪儿的沐姑娘。

三千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偏偏是沧海桑田,天换了天。

曾经的九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他赖以生存的剑道,也因着大道根基的破碎而荡然无存,陈安之再也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剑仙。

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普通到再也不能更普通的凡人。

陈安之狠狠攥紧剑柄,眸中有光明灭不定,他走到老槐树前止步,犹豫着将手搭在树干,轻轻摩挲着粗糙的树皮,终是叹了口气,阖上双眼。

有白色的槐花落下来,撑在肩头,他轻轻拈起一朵,放在手心。

“你干嘛吵醒我?”有奶声奶气的声音恍然从头顶传来。

像是午后的风吹动门廊的风铃,扰乱清梦,又像是第一滴雨落入湖泊,惊起一圈圈的涟漪,陈安之瞳仁一阵紧缩,猛地抬起头,循声望去。

小女孩穿着单薄的衣物坐在枝干上,小脚丫悬在空中轻轻晃动,她如粉雕玉琢一般,晶莹的肌肤隐隐有光华流动。

只是此刻,这个小女孩气呼呼的嘟着嘴,像是对打扰了她睡觉的人尤为不满。

“沐春。”陈安之呆在原地,怔怔看着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小家伙。

风安静了,云也安静了。

这一瞬间似乎过去了很久,陈安之就站在那里,久别重逢的感觉让他手足无措。

小女孩歪着头,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似黑玛瑙一般璀璨,见到底下的人儿没有说话,更是有些生气,她轻车熟路地抱着树干,刺溜一下子就滑了下来。

“喂喂喂,你这人怎么这么不懂礼貌!”小家伙气呼呼地走到陈安之面前,举起手拍了拍他的手臂,不满道。

她的视线投向上方,这个身着白袍的男子束发而不别簪,五官俊朗非凡,眉宇间带着几分坚毅,又有着几分淡淡的疲倦。

按道理来说,对着打扰自己睡梦的家伙,小女孩应该会厌恶才对,但她却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让人想要亲近的气息,很熟悉,就像是冬日里温暖的太阳一样。

“小沐春。”陈安之把手轻轻搭在小家伙的脑袋上,目光柔和。

“你是谁呀?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小沐春歪了歪脑袋,全然没有方才的火气,满脸奇怪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陈安之闻听此言,心里五味俱全,有酸涩,有惆怅,正如老道说的,小沐春的身体出了些问题,她的记忆似乎是出现了一些空白。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小沐春。”陈安之满口苦涩。

“我不认识你,但是你身上的味道好熟悉。”小沐春身体顿时一颤,伸出一双小手,去摸他的脸颊,怯怯的问道:“我··好像认识你···”

“可是我睡了好久,我睡了一年,两年····”

小沐春低下头,小手攥成拳头,一根一根再摊开数着,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慢慢变得哽咽起来,她仰着头看着陈安之,充满了疑惑,泪水不断地打转,“我好像生病了,忘记了好久,没有人陪我玩,也没有人理我,所以我就一直睡,一直睡,然后我就听到有人在喊我,然后我就醒过来了,然后我就看到你····”

小家伙抽泣着,一双噙满泪水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陈安之,她梳着羊角辫,不曾有改变,就像是三千年前一样。

“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她抬起小手在脸上抹了抹.

这些话语像是一根根针扎进陈安之心中,让他自责而又心痛,三千年前那个姓何的小家伙把小沐春交给他,可他却把小沐春弄丢了,过了这么多年才找到。

陈安之深呼吸一口气,将小沐春抱起,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小沐春,你···。”

“我睡了好久,可现在还是好困。”小沐春苦着脸,紧紧抓着陈安之的一截一角,生怕一松手就会消失不见,道:“我好困啊。”

小家伙说话的时候,时不时的摇摇脑袋,似乎怕自己突然就睡着了。

“那就继续睡吧。”陈安之把腰间的长剑横在小沐春面前,一只手轻轻摸着小沐春的脑袋,语气柔和像是在哄着自己的孩子,“回来吧,沐春剑。”

小沐春乖巧地点点头,伸出手搭在剑鞘,身子渐渐变得虚幻近乎透明,宛若天上星光洒落凡尘。

微风轻拂,扰乱满树婆娑,寒冬的老槐树渐渐枯黄,一片片枯黄的树叶混杂着白色的花雪在风中簌簌飘落,干枯的枝杈刺向长空,就像是山顶升起的一抹金色剑气,要把这浑浊的天地斩开。

马蹄声响起,细碎如天边繁星入水,驶过碧水上的桥,过了红墙,过了青石路,过了万重门,过了后左门。

沐如意挑开门帘从车辕处跃下,洛雨责备的声音在身后紧跟而来,少女调皮的吐了吐粉舌,抖抖衣袖稍作整理。

洛雨下了车正看到沐如意这般姿态,也是无奈摇头,对此是没有丝毫办法,沐如意自幼就被送往远山宗修道,对于宫中规矩礼数自然有些不太在意,不过好在此时也无他人看到,洛雨也就没有说些什么。

走过了后左门,迈过十八梯,走过光滑如镜的白玉石路,眼前豁然,这里自成一方天地,说是一处小洞天也丝毫不为过。

小天地里有山有水,山是小山,没有连绵起伏的山脉,没有巍峨陡峭的悬崖,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山头。

水是小河,碧水长流,绕着山脚流淌。

山脚下是一方空地,郁郁葱葱的竹林中,坐落着一栋三层竹楼,映衬在山水之间,就像是清风陪明月,灼日下树荫,相得益彰,叫人一眼望去就心生欢喜。

“这竹子一旦抱团成势,还真是长得旺盛。”沐如意撇了撇嘴,脸色古怪。

听到沐如意略有不满的话,洛雨掩嘴轻笑,“毕竟是东平海的蓬莱神竹,自然不是平常的竹子能比的呀。”

尤其是说到蓬莱,洛雨语气有意重了几分。

“哼。”沐如意愤然跺了跺脚,显然被这几个字气到,快步往前走去。

三州五地有七大国,五圣地,四神海,而大梁王朝正是坐落在中土豫州三大国之一,俯瞰三州五地的百万里山海辽阔版图,也只是小小的一块。

东平海,位列四神海之一,与大梁毗邻,以盛产各种妙不可言的神木秀竹,为仙家修士所器重。

而这其中,自然以蓬莱仙山的神竹最为让众仙家神往。

沐如意抬起秀手,轻轻扣门,柔声唤道:“父皇,孩儿来请安了。”

只听闻竹屋里传出一声冷哼,有道充满威严的中年男声传来。

“请安?请的是哪年的安?去年还是今年?”

沐如意轻咳一声,柳眉微微挑,抬起手又轻扣门扉,用略有撒娇的声音道:“父皇,孩儿知错了。”

门开了,这是一间书房,檀木做的桌椅,大梁皇帝正端坐在椅上,手中捧着一卷书,满脸无奈地看着讪笑的小女儿。

大梁皇帝在所有儿女中最疼爱的是年龄最小的沐如意,这也间接的造成了沐如意完全不把宫中礼数当回事儿,虽然大梁皇帝也因此头疼,但是小女儿三年才从远山宗回来一次,嘘寒问暖还来不及,哪里舍得因为繁琐的规矩而责备她。

沐如意坐在对面,滔滔不绝,将这山上三年各种惊险奇遇绘声绘色的讲了一遍,还有自己在大梁京城体验寻常百姓生活的感受,当然这其中自然把陈安之的存在给忽略过去。

大梁皇帝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女儿兴高采烈的样子,溺爱之色溢于言表。

待她讲完之后,大梁皇帝放下书卷,微微点头,道:“化五魄,看来你下次下山就能到达凝魂境了。”

沐如意嘿嘿笑道:“我师父说我最近三年不要急于破境,要把剑意精炼之后,再考虑破境之事。”

“跬步以至千里,掌教真人这般说,自然是有道理的。”大梁皇帝点头赞同道:“你此番下山,你师父可有什么要交代的?”

沐如意把手臂撑在桌上,双手捧着粉嫩的脸颊,思忖片刻,道:“我师父只让我带了一句话。”

“他说,万里长城外困兽,不闻暖春,履霜坚冰至。”

摇风
作者的话

么么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