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简恭学堂 > 正文
第十三章 赶尽杀绝
作者:竹壳儿  |  字数:2780  |  更新时间:2019-05-08 14:31:15 全文阅读

骆城再次发生工人暴动。

任兴联合厚皮帮任意抓捕暴动工人。

任世横的军队吃了败仗,恼羞成怒的任世横,带着师爷亲自上阵督战,结果再次中了埋伏,任世横中了枪伤,师爷死在了战场上。

骆城里遍地乞丐,和卖儿卖女的流民。

癞子龟来到了俭恭学堂找到了任兴,两人相谈甚欢,癞子龟把抓捕的暴动工人押送到了俭恭学堂。

任兴也找到了新的医生接替爱德华医生的工作。

任兴得意洋洋地走出俭恭学堂,门口看到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

女人上前,任兴认得是他在强拆俭恭学堂周围商铺时见到的那个女人。

任兴道:“怎么,想通了?”

女人道:“这世道,真的活不下去了。为了我儿子,我什么都可以做的。”

任兴道:“那好吧,你跟我来。”

任兴把女人带到了金舞台,交给了金星,然后领着那个孩子就要走。

那女人跑上前道:“能不能让我带着我儿子一起?”

任兴道:“当然不行,你带着个孩子,你能全心全意为我工作吗?你心里会全心全意想着我们要你做的事情吗?”

女人道:“你要把我儿子带到哪里去?”

任兴理所当然地道:“我要带他去上学。”

癞子龟发了灾难财,财大气粗的癞子龟不时地来找金星。金星不胜其烦。

金星这天出门,街上到处是匆匆忙忙的难民。

突然,金星背后被人套住了头,然后被塞进了车里。

过了很长时间,又被带下了车,进了一间屋里。

等摘下头套。

金星看到了一屋子的人,中间坐的正是地蛇帮的首领。

旁边几个人,金星认得正是她在厚皮帮时,偷偷释放的那几个人。

地蛇帮的头领道:“委屈你了,最近厚皮帮势力渐大,我们不得已只得谨慎行事。”

地蛇帮指着那几个人中的一个道:“多谢你救了我儿子,也就是我们地蛇帮的新任帮主。”

金星惊诧道:“你儿子?你儿子不是一直都在帮里吗?”

地蛇帮头领叹息道:“说来话长了,我们跟厚皮帮的争斗也持续了很多年了。几年前,在一次打斗中,他们抓住了我的儿子。你知道,若是厚皮帮知道他们抓住的人中有我的儿子,他们会一个不留地全都杀干净。于是我就找人代替,对外称他一直在帮里。让厚皮帮的人以为抓住的只是小喽罗。我想这样或许有一天他还能逃回来。果然,他们被你给放了出来。”

金星道:“只是巧合罢了。”

地蛇帮头领道:“我已经让出了帮主的位置。我们地蛇帮副帮主的位置从此以后就是你的了。你就是我们地蛇帮的大恩人。”

金星推辞,但众弟兄恳切。

地蛇帮头领道:“其实我们地蛇帮的地盘已经快被厚皮帮完全吞并了,帮里的势力日渐微弱,但是若有用的到的地方,尽管吩咐。”

金星点头称是。

地蛇帮头领留下了他们的联络暗号,又派人把金星送了回去。

任兴正准备娶第三房太太,管家找到任兴劝说道:“咱们家是有脸面的人家,是正派人家。前两房太太都死了,这回可要谨慎行事。第一房太太没见过世面,第二房太太出身太好,娇生惯养。我看不如找个见过世面,经得起折腾的。”

任兴想了想,于是挑中了金星。

任兴去金舞台找金星,问起新来的人的情况。

金星道:“人长得漂亮,也很懂事,就是惦记着她的儿子。”

果然那女人见到任兴,冲过来问他儿子的事情。

任兴避而不谈,女人一路问。

最后任兴不耐烦了,道:“你真的想见你的儿子?”

女人称“是”。

任兴道:“跟我来吧。”

任兴带着女人来到了俭恭学堂,到了地下室。

带他进了研究中心。

任兴对一个人道:“把她的儿子给找出来。”

女人呆呆地看着架子上一堆的大玻璃瓶子。

一会,一个工作人员抱出了一个瓶子,里面有一些器官泡在一些化学溶液中。

玻璃瓶子被放在了桌子上。

任兴道:“看到了?这就是你儿子。看来这种新药对于孩子的副作用比成年人要大。你看这块黑点。”

女人冲上去要跟任兴拼命。

两个工作人员紧紧抓住女人。

任兴道:“这个人交给你们吧,给她喂最新的那种药。”

深夜,任兴组织的人正在押运一批货物,从海上运到俭恭学堂。

中途冲出来一批人把货物劫走。

这些人就是金星找来的地蛇帮的人。

众人打开箱子,发现是一箱一箱的毒品。

这些人推着货物,来到了厚皮帮的门口,敲了敲门,在前来开门之前,逃走。

厚皮帮的人发现了货物,欣喜若狂。

任兴追查货物下落,得知在厚皮帮发现了大量毒品卖给了烟馆。

任兴愤怒。

任兴娶金星作为第三房太太,任兴带金星去俭恭学堂。

新聘用的医生研制新药成功了,任兴兴冲冲地留下金星在大厅里,自己去地下室看成果。

癞子龟来进攻学堂找任兴,却看到金星。

癞子龟趁机沾金星便宜。

金星也毫不推脱。

等任兴回来时候正好看到癞子龟和金星。

任兴命人把癞子龟左手的食指和中指也剁掉,然后把癞子龟痛打一顿。

警察署和任世横的军队对厚皮帮进行了扑杀。

厚皮帮遭到了地蛇帮的偷袭。

癞子龟去了戏院,绑架了任世横的第四房姨太太,癞子龟手下也劫持了剧院里的其他人。

厚皮帮和戏院的人在大街上喊话,要求见任世横,要任世横保证厚皮帮的安全。

小柯坐着人力车刚好路过,看到了一堆人正在围观。

警察署的人前来,围住了他们,却都不敢动手。

任世横带着一群士兵前来了。

癞子龟要求跟任世横谈条件。

人群让出条道路。

任世横提着枪带着一群人上前去。

任世横拿枪,见人就打,癞子龟和四太太连同厚皮帮残党和戏院的人都死了。

迷信暴力的小柯见状,心怀崇拜。

杀完人的任世横转身要走,小柯挡住去路道:“我跟你一起走。”

任世横道:“你是谁啊?”

小柯道:“我是苏市长的女儿,我叫小柯。”

任世横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小柯道:“我嫁给你。”

任世横有些诧异。

小柯问:“不行吗?”

任世横大笑道:“还真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怎么不行?老婆越多越好。”

小柯跟着任世横走了。

苏市长找不到女儿,一路找到了任世横府上。

苏市长要小柯回家。

小柯不愿道:“你太愚痴了,我喜欢暴力,强大的男人。”

小柯此时明显就是一暴力狂。

苏市长无奈。

在一个酒会上,郑斐跟何小姐成双入对很是快活。

旁边经过几个女人,郑斐看到其中一个头上插满了鲜花。路过时候看了他一眼。

郑斐有些心猿意马。

何小姐问:“留小晨在家没关系吗?”

郑斐道:“没事,有小欢照顾她。”

何小姐去上厕所。

郑斐独自一人端着杯子四处看。

服务生过来,递给他一个杯子,道:“那边的太太让我给你的。”

郑斐接过酒杯,看到酒杯上飘着一朵粉色的鲜花。

郑斐抬头看,正看到刚才经过的那位头上插满花的女人在冲他笑。

郑斐于是追了过去。

那女人看他过来,于是放下酒杯,朝着室外走去。

郑斐跟在后面。

女人不近不远地走在前面。

女人进了一间屋子,郑斐也跟了进去。

郑斐刚进去就被捂住了嘴,被五花大绑起来。

苏市长和金星站在他面前。

金星对女人道:“这个是两个小时后的船票。这些是钱,够你用的了。你快点走。”

女人点头离开。

苏市长拿绳子勒住郑斐的脖子,直到把他勒死。

报了仇的苏市长,第二天站在市政厅门口的台子上,对民众道:“我以我苏某人的人格担保,一定会竭尽所能,让骆城的百姓过上天堂一样的生活。。。”

苏市长走下台的时候,黄学会的刺客开枪打中了他,苏市长倒地。

找不到郑斐的任兴烦闷至极,于是去金舞台寻欢作乐。

一群舞女围着他,任兴几杯酒下肚后,觉得头有点晕。

舞女拿着酒瓶,椅子,匕首,对他进行殴打,任兴被活活打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