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简恭学堂 > 正文
第一章 纨绔子弟
作者:竹壳儿  |  字数:5466  |  更新时间:2019-03-17 15:51:24 全文阅读

大军阀任世恒泥腿子出身,西瓜大的字不识一箩筐。当然,这都是奉承他的,他的学问比你想象得还要少。更可怕的一点是,他自己深以为荣。

他觉得自己有很多的优点,首先就是没什么文化,再有就是他很有大男子主义气概,他的老婆怕他怕的要死。这是有原因的,任世恒相貌并不好,但是说得过去。但是他的老婆就很勉强了,人长得很畏畏缩缩,小时候生过一场小儿麻痹症,于是看起来瑟缩成一团。任世恒又有了好几房小老婆,但是始终没有把原配休妻,他觉得自己很伟大。

持有同样观点的是他的宝贝儿子任兴,任兴基本上继承了任世恒和他老婆的所有特点,相貌很难说得过去,身高也只有四尺。但是,那得看谁说,依仗任世恒的权势,在骆城,他能一口气拉来几万个人说他儿子长得赛潘安。赛不赛得过不要紧,但肯定能气死潘安,同时还能吓蒙一群不知缘由的人。

任世恒其实很讨厌书,更讨厌读书,于是但凡跟读书有关的事情,他都讨厌。这天教育部门来申请资金,骆城的教育部长亲自来的,教育部长很懂事,没有空着手来,作为一个文化人,他精心挑选了几本书,全是些大部头的书,又精心捆扎了一下,前来拜访任世恒。

任世恒一看那些书当时就怒了,他抓起书冲着教育部长一阵狂砸:“这么多书,书,书,书,我什么时候输过?我历来就是常胜将军!你这不识好歹的东西。”

教育部长趴在地上不敢起来,任世恒便问:“来做什么的?”

教育部长如实相告:“去年给的教育资金太少了,很多学校都雇不起老师,开不了课。今年能否多给点?”

任世恒从这话里似乎得到了启示,回头问师爷:“给了他们多少钱?”

师爷道:“百分之二。”

“百分之二?”任世恒惊,“这么多?今年一个子都不用给了,再招点兵,发军饷用吧。”

教育部长立刻泪往心里流,跟他简直没法沟通。

师爷也知道这么做太离谱了于是赶紧凑过去,小声道:“所有地方都是要批教育资金的,不能不给。”

“不能不给吗?”任世恒似乎很吃惊这样的说法,“他们不是办学校收学费了吗?那些还不够吗?”

师爷赶紧点点头。

任世恒于是决定慷慨大方些,道:“好吧,那就给一半吧,今年就百分之一就行了。”

教育部长知道自己来错了,包起一堆书,赶紧离开了。

任兴完全同意任世恒的观点,跟那些读书人觉得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不同,他觉得把自己美好的人生花费在读书上绝对就是一种浪费,或者就是无知,甚至就是无聊。但是也有例外的时候。

任兴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吃喝玩乐上,他最常去的地方就是金舞台。

他在金舞台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有时候,他会把一张张钞票塞在舞女背后。舞女自己够不到,别的舞女抢过来拿。他在每个舞女背后都塞了几张,于是一群舞女就会乱作一团。

有时候是扔在桌子底下,一群舞女就是钻到桌子底下,你争我夺。

有的时候,他会特意去洋行把钞票换成小额的,然后换成满满一堆,来到金舞台,转着圈的撒一地。舞女们穿着简陋没有地方放钱,于是胸前和裙子上兜了满满一堆。

他在一旁很有成就感,但是时间长了就无聊了。

任兴在金舞台是有个心意相投的朋友的,任兴很欣赏这位朋友,也很以这位朋友为傲。他的这位朋友叫郑斐,当地银行家郑稻的儿子。

郑斐同任兴一样,在金舞台很有人气。只不过任兴的志向更远大些,他觉得花钱买来的感情没意思,真爱(害)是要通过自己努力得来的。

上天给过他们一次证明的机会。金舞台后来的台柱子金星,刚来金舞台的时候,很是不给两人面子。金星长得不错,高挑曼妙的身条,端正的五官,没法挑剔。金舞台的老板也开始努力培养她,多给她出场的机会。

这次金星在舞台上唱得正带劲,任兴突然愣着脸大喊:“停!停!”所有的伴奏都停了。任兴冲着金星喊:“过来!”金星不知所措,慢慢挪了过去。任兴指了指自己的腿说:“坐下!”

金星开始装傻,原地不动。任兴喊:“我让你坐下!”金星不动开始四处找寻老板。

任兴奋起,一个蹿跳上去就抱住了金星,就要非礼。金星挣扎着跑开,四周几十名看客,熟视无睹。

到了后台,金星本以为会得到同行或者老板的安慰,谁知道全是口径一致地教导她说她不懂事。老板还立刻拉着她返场道歉去。

金星哽咽着继续唱,任兴在下面开始忙活起来,他嘱咐手下去拉了一推车的酒。金星唱到一半,任兴和郑斐就冲到了抬上,把一瓶瓶酒晃起沫,冲着金星转着圈的喷,直到一推车酒喷光,金星蹲坐在地上,里里外外湿透。

打到的媳妇,揉倒的面。金星虽不是他们的媳妇,居然真得被驯服的服服帖帖的。任兴一坐那,金星唱完,居然主动老老实实跑到他旁边,坐腿上,成了任兴的情妇。

不过,对于金星,任兴是要花钱的,他需要的是不花钱的感情。

机会是有的,任兴有个狗腿子叫刘岩,经常在旁边干点助纣为虐的事情,跑跑腿,使使绊子之类的。

这天任兴从金舞台出来,志得意满地喷着酒气走在骆城的大街上,酒后迷离的眼睛中突然看到了一个穿着素雅的女子,身段婀娜,抱着一摞书,齐耳短发,低头走进了一家书店。

任兴突然觉得自己的酒已经完全醒了,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来到书店门口,上蹿下跳地往里面张望。接着在刘岩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两个人就进了书店。

任兴已经发觉那女子是这家书店的主人,于是装模作样地在书店里翻书,一边翻,一边眼睛瞅着那女子。看那女子一回头,任兴立刻把几本书塞到刘岩包里。

然后让刘岩脱下外套,鼓鼓囊囊地塞在自己怀里,之后一切准备妥当,顺手拿了本书叫那女子过来,要结账。

那女子走了过来,一看书架,发觉书少了不少,再看任兴胸口鼓鼓囊囊地塞满了东西,于是立刻拉住任兴要求他把书拿出来。

任兴自然不肯,各种抵赖和无辜,还反拉着那女子道:“万一你冤枉了我,那怎么办?我可是一向清白做人。若是你冤枉了我,你可得给我道歉。”

那女子同意了,任兴于是从胸口拿出那团衣服,抖搂着给她看。女子无奈正要道歉。

任兴突然抓住刘岩道:“你包里这是什么?”从包里拿出好几本书来。

女子一见,惊叫:“就是这几本书!”

任兴作势要抓住刘岩,刘岩顺势猛推任兴,于是任兴借着力,一个饿虎扑食朝着女子方向过去,结结实实把女子扑倒在地,抱着不放。刘岩赶紧逃跑了。

直到女子推他,任兴才恋恋不舍地放手起来,然后做君子状,解释是因为没有站稳,所以才如此。

那女子不理,只觉得尴尬,让他不要解释了,赶快离开就好了。

一整个晚上,任兴都在摩拳擦掌,准备对着书店小妹大干一场。

第二天一早,任兴就来到书店,转悠了几圈后就愣愣地杵在书店小妹旁边。

任兴开始无话搭拉话:“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我叫任兴,你叫什么名字?”

书店妹子看了看他,道:“赵昭。”

任兴道:“好名字。”

任兴杵那很是碍眼,赵昭道:“你还有事情吗?”

任兴来了精神道:“昨天你冤枉我拿了你们的书,说好了若是我没拿,你就给我道歉,你可得说话算话。”

赵昭知道遇到无赖了,于是不情愿地低头说:“昨天冤枉你了,对不起。”

任兴道:“一看你就没有诚意,我可是一辈子没被人冤枉过偷东西,我可委屈的佷。”

赵昭知道遇到无赖中的无赖了,于是只得停下来,鞠了个躬,认真道:“昨天冤枉你了,对不起。”

任兴正在兴奋,突然门旁边传来咳嗽声,两人回头看,是一中年男子,知是赵昭的父亲。

于是任兴停止了他的行为,在书架旁装模作样地开始随便翻翻书。

待男子走后,任兴于是重返回赵昭旁边,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票来道:“看过电影吗?去看电影吗?”

赵昭连看都不看道:“不去。”

一般若是女子说“不行”,“不去”,便是看不上你,你被拒绝了。按照一般人的脸皮厚度来计算,此时应该知趣默默地离开。但是任兴不同,他有他的解释,他认为女子拒绝他,绝对不是看不上他,肯定是有其他别的原因,一定要问个清楚,且一定有他能解决的办法。

任兴不但没有按照常理离开,反而把脸凑到了赵昭半米之内,道:“为什么不去?”

半米以内的距离,对着异姓不动,可算骚扰无疑。赵昭开始觉得浑身不舒服,把脸侧向一边,不搭理。

任兴见对方的反应没有伤害力,顿时来了劲,把脸凑到了二十厘米以内,再次问:“别害羞,告诉我为什么?”

赵昭感觉到了对方来势凶猛,赶紧走到一边,开始整理书架,添房新书。

任兴看赵昭人畜无伤的样子,很是得意,立刻尾随,不停地骚扰:“为什么不去呢?”

赵昭犯了任何一个年轻单纯善良女子都会犯的错误,不能给予恶人以致命打击,反而害怕自己说出“因为你这人太恶心了”或者“你这样的,我跟你在一起觉得挺丢人的”会伤害对方。她把任何原因都归结于自己的不是,道:“我要在店里卖书。”

任兴对于这样的回应开心极了,真的如同内心有一朵花在盛开,他立刻声音高了几度,大声喊:“若是你把这些书都卖出去,是不是就有空跟我出去了?”

赵昭抬头,皱了皱眉头问:“什么?”

其实这时候赵昭任何回应都是多余的,任兴只会按照自己的计划执行,他又喊了一遍:“若是你把这些书都卖出去,是不是就有空跟我出去了?”

不待赵昭有反应,赵昭的父亲推门出来了。

任兴觉得自己今天的任务已完成,于是欢天喜地地走了。

接着,又是一天早上,任兴所到之处总能召唤来灾难。

书店门口排起了长龙,有三四十个人排着队要买书。

而且进了书店,每人都手里拿着一堆的书。

赵昭看了这场景知道应对不来,赵昭父亲见状知道必然有问题,但是又不能说不卖。

赵昭父亲于是提笔写了个告示,本店购书一次不能超过两本,来了个限购。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书店搞优惠大促销呢。除了排队买书的,旁边还围了一群看热闹的。

中午时分不到,书店里的书卖出了七八成。任兴踱着方步,露出了一种诡异的笑容,进了书店。

赵昭和父亲正在忙碌着。

任兴凑到赵昭旁边道:“店里的书快都卖出去了吧。按照我们昨天的约定,书都卖出去,你就跟我出去,对吧?”

赵昭吃了一惊道:“这些人都是你派来买书的?”

任兴不置可否,只是露出一种自己做了好事应该得到表扬的笑容。

赵昭的父亲在一旁听着,来了气,抄起一把扫帚冲着任兴就打,“原来是你小子干得好事!”

任兴一边挨打一边往外跑。

赵昭父亲一直追打到街上。

骆城市的巡捕“刚好”就在书店旁边巡逻,赶忙拦住二人。

赵昭父亲怒不可遏,道:“就是这人派了好几十个人到我们店里闹事!”

巡捕道:“那些人把你店里怎么了?”

赵昭父亲一时无语。

任兴在旁边看不下去了,主持公道:“赵店主的书店今天的生意特别好,怀疑是我给他捣乱。”

赵昭父亲指着他道:“你自己说,你到我们店里干什么了?”

任兴又一次被冤枉了,道:“我就是喜欢读书,到他书店里想买本书,谁知道他看见我就打,我都不知道为什么。”

巡捕道:“赵店主,这些人到你店里除了买书,还做什么了?”

赵昭父亲想了想道:“这些人除了买书,还真没别的什么。”

巡捕道:“我见过生意不好告状的,还没见过你这种因为生意好告状的。”

赵昭父亲解释:“不过我这书店开了十来年了,这么奇怪的事情,还是第一次遇到。我们小本生意,本来就不图赚大钱,就是有口饭吃就行了。这几十个人分明不像来买书的,倒像是别人派来的。而且,这几天,这小子总往我们书店跑,十分可疑。”

巡捕道:“行了,这事情就这么结了。下次,你要是再乱打人,就抓你进巡捕房了。”

任兴赶忙装好人道:“赵店主可能也是忙坏了。我受的伤不打紧。”之类,之类。

任兴回去后大呼小叫地往身上涂药,管家埋怨他,任兴委屈道:“我本意是要他们父女两个感谢我,可是他们赚了钱,反而恩将仇报。”

管家道:“人都说锦上添花,不及雪中送炭,你给他们多赚两个钱,他们还嫌烦。满足于以前的自给自足的生活。就该让他们活不下去,他就知道你帮他们有多么重要了。”

任兴以为是。

管家道:“任家与当地的帮派一直都有联系,若是让帮派出手,必能给那父女俩点颜色瞧瞧,省得他们不知好歹。”

任兴道:“这点小事不想打扰我爹。”

管家道:“当地的厚皮帮二帮主魏利跟我有交情,不妨你跟我去拜访他,这点小忙,他应该是举手之劳。”

任兴与管家于是去了当地的厚皮帮拜见魏利。二帮主魏利人送外号癞子龟,长得龟一样的身材,同任兴一样只有四尺,身体滚圆,四肢短肥,乍一看还真是像只乌龟。癞子龟是小偷出身,净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后来一次被抓,被剁掉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自此便只有七根手指。后来在街头上混出了点名头,拜了厚皮帮老帮主汪人众为干爹,在帮里混了个二把手。老帮主汪人众年迈,厚皮帮癞子龟便开始独揽大权。

任兴见了癞子龟魏利,表明来意,道:“我这次让你帮忙,一来不毁你生意,二来不需要你出钱,三来不用打打杀杀。就是让你欺负个人,痛快痛快。”

癞子龟乐了,道:“一般人托人办事,都是想照顾个人。你这活好,欺负个人。不瞒你说,这活我喜欢。我们这帮人就是看不得别人混得好,你要说是欺负人,别说给钱,不给钱我们都愿意干。”

任兴见状,不由得飘飘然起来,觉得自己办事有本事牢靠,于是交代了几句。

癞子龟悄悄找书店的房东,打听租金情况。任兴给了十块大洋道:“你把租给赵老板的店铺租金提高八块大洋,如果他搬走,租金我照付。如果租金涨了,钱归你。”

房东欣然答应。

很快,房东找到赵昭父女,谈论房租涨八个大洋。

赵昭父女知道后,心中虽然疑惑,但却没有证据。

赵昭父亲道:“又是那小子捣乱,不行我们再另行寻找店铺,搬到别处去。”

次日,赵昭在书店里看店。赵昭父亲便于各种打听合适的店铺,终于找到一处,位置价格都合适,于是道:“我与小女商量后,明日过来付定金。”

再一日,赵昭与父亲来到新中意的店铺处,房东却已改口,租金涨了八块大洋。

原来,前一日赵昭父亲寻找店铺时候,任兴已经派人手跟随其后,见其与新店铺房东交谈。之后任兴便买通新房东令其将店铺租金上涨八块大洋。

父女二人见状,知道任兴已经在背后做了手脚,虽然气愤,却无可奈何。

赵昭父亲遍寻骆城所有待租店铺,但任兴和魏利早已派人通知所有店铺房东只要看到赵昭父亲,便将租金上涨八块大洋。赵昭父亲走了一圈,方知道骆城这地方,大军阀任家已经是只手遮天。胳膊拧不过大腿。回去便生了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