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北宋柱国 > 正文
第二章 悲催的穿越
作者:布衣相卿  |  字数:2996  |  更新时间:2019-11-30 21:16:16 全文阅读

无论凌坤愿不愿意,相不相信,事实就摆在眼前——他穿越了。

穿越是好事,总比死了要好。

不过,也有些命运悲催的人,一不小心穿错了位置,那就生不如死了。

凌坤就恰好是这样悲催的穿越者。

就比如此刻,他被绑在柱子上,他的亲爹提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要砍死他,还好有他的亲娘跪在地上拼命拦着。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刚才还好好的,为什么老头突然就翻脸了呢?

前世的凌坤是个赛车手。那是一个雨夜,他在燕山黑赛道上比赛,一如既往首先冲到山顶。

得意之余,便从车上拿出一个精致秀气的银质酒壶,仰天灌了一口江小白。谁知这时候一道闪电劈下,直奔他的金属酒壶而来。

那一刻,他非常清醒地看到,自己气势如虹,一口吞掉了金光闪电,也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瞬间变成了一堆焦炭。

死的不能再死了。

醒来后,凌坤看到身边全是古式的东西,人也穿着古装,所以他确定,自己一定是穿越了。

紧接着,他便见到了眼前这两位老头和老太太,他们坐在床边泪水涟涟,眼神里充满关切,一看就是亲爹和亲娘。

他闭着眼睛想了想,既来之则安之吧,先认了这便宜爹娘再说吧,毕竟以后还得靠他们吃喝生活。

于是,他尽量学着古人的样子说:“爹娘,孩儿没事了,叫你们受惊了。”

众人一听,全部欢呼雀跃,老母亲更是喜极而泣。

唯有他的便宜老爹皱起眉头,眼里充满疑惑和恐惧,随即出手如电,啪啪在他身上点了几下,然后拿过一根绳子便将他紧紧绑在柱子上,还要拿刀砍死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叫错爹了?那也不至于如此恼羞成怒吧?

老夫人跪在地上抱着老头的腿嚎啕大哭,说你要杀我儿子,就先杀了我吧。

老头长叹一声,丢掉手中的刀吩咐道:“江华,去后山请白云观的正乾道长来一趟吧,如果他没有办法,我还得杀了这逆子。”说着一伸手拍在凌坤的后脑勺,凌坤又一次死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凌坤再次幽幽醒转,不过这次不敢贸然睁眼了,他得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人穿越都是戴金手指的,他的穿越怎么就这么悲催?是上一世坏事做多了吗?可也没做什么呀,除了多泡了几个妞外,基本还算良善之人吧。

这时,嘈杂声骤起,便听他的便宜老爹高声说:“正乾道长,可把你盼来了。”

“无量天尊,凌掌门召唤,小道岂敢不来,但不知掌门遇到了何事?”

凌坤稍稍抬起眼皮,看到外面进来三个道士,为首一人手执拂尘,道髻高绾,面色红润,仙风道骨,蛮像那么一回事,此时说话的自然就是他。

“哎,道长请坐,且听我慢慢讲给你听。”凌掌门叹了口气说道:“想我凌天下20岁便做了泰山派掌门,20年前更是在武当山一战成名,拿下武林盟主,也算扬眉吐气,光耀门楣了。”

“是啊,凌掌门当年的雄姿,小道已经仰慕很久了,这是武林中一段佳话啊。”正乾道长插嘴道。

凌掌门摇摇头接着说:“可你不知道我的苦啊,也就是那年,犬子出生,我为了使他继承凌家衣钵,从小教他修炼家传绝学紫凌神功,没想到一次走火入魔后,孩子彻底傻了,连话都不会说,屎尿都不能自理。”

“哎,可惜可惜啊。”正乾叹道。

这孩子虽然傻了,可是以前练过的内功却没有忘记,人傻之后,始终还保持着练功的状态,因为心无旁骛,昼夜苦练,功力进展反而更加突飞猛进,近期,已经突破了紫凌神功第七层大关。

“哦,那岂不是因祸得福了?”

凌天下叹口气摇头道:“就在前几天,这孩子又一次走火入魔,我好不容易将他救醒,没想到他居然全好了,会说话了,而且彬彬有礼。”

“是吗?那是好事啊,凌掌门为何还要如此惆怅?”正乾道长问道。房间中其他人也都树起耳朵倾听,这到底是为什么?

“哎,道长有所不知,这小子从小生在泰山之上,从没有下过山,甚至没有出过这间斗室,身边的人也都是本地人,说得都是我们齐州方言,可这小子刚刚第一句话说得却是辽地幽州一带的语言,你说这奇怪不奇怪?”

凌坤心中大惊,原来问题出在他的普通话上面,若当时说一句山东方言,后果也不至于这样,可是自己不会山东话呀,怎么办呢?

正乾道长皱眉道:“哦,凌掌门的意思是凌公子被厉鬼夺舍了?”

“这我不懂,总之我认为这样不正常,所以才请道长过来,烦请道长施展仙法,查看个究竟。”

清风道长点点头站起来说:“待我施法查看后再做打算。”他伸手抽出背上的桃木剑,一个弟子上前拿出一张黄表纸挑在剑尖上。

清风来到凌坤身边,隔着薄薄的黄表纸观察着凌坤的全身,嘴里念念有词。半晌之后,转身对凌掌门说:“凌掌门,你的推断没有错,令公子已经被厉鬼夺舍,现在他根本就不是你儿子了。”

“不,他就是我儿子,你胡说。”凌夫人急了,尖声叫道。

“你闭嘴。”凌天下呵斥住了夫人,向正乾问道:“道长,还有办法吗?”

“有。”正乾缕着山羊胡子说:“令公子魂魄太弱,目前就浮游在这山上,只要把这恶鬼赶出去,令公子就能归位。”

“太好了,那就麻烦道长了。”凌天下弯腰作揖,感激涕零。

正乾微微颔首,转过头要了一桶水,劈头盖脸浇到凌坤头上。

凌坤此刻不醒也不行了,只好睁开眼睛。他浑身被绑得像个粽子似的,不知道这些人会把他怎么样,心里着实慌张。

正乾指着凌坤喝道:“巫那恶鬼,你马上自行离开,道爷饶你不死,否则我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不不,我不是恶鬼,你们听我解释……。”凌坤情急之下,连忙开口解释,可是刚说了半句就自己停住了。

这话说得,字正腔圆,标准的京片子,和人家说得完全不一样,这还怎么解释?说自己是穿越而来的,那与厉鬼夺舍还不是一样?

凌天下的夫人和弟子们这回也听清楚了,都惊得目瞪口呆。

“果然是辽地方言。”正乾道长惊道:“如果让这个辽国恶鬼附身,一定会把整个中原武林甚至是大宋朝搅起血雨腥风,带来无尽后患,凌掌门能及时发现,大义灭亲,真是功德无量啊。”

“嘶!”凌天下倒抽一口凉气,惊道:“道长不说,我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此子身怀七级紫凌神功,若被恶鬼利用,后果不堪设想啊。请道长即刻处置,哪怕将他碎尸万段,也不能让辽国恶人兴起中原。”

正乾道长颔首道:“放心吧,看我正乾的手段,拿我的鞭子过来。”

弟子马上递上一把鞭子来,这可不是普通的鞭子,皮质鞭身,上面布满细碎的倒刺。正乾冷笑一声,一鞭子抽在凌坤身上。

凌坤惨叫一声,一片衣服随着鞭子飞起来,殷红的鲜血飞溅而出。

正乾并不罢手,一鞭子接着一鞭抽下去,片刻之间,凌坤已经皮开肉绽,疼得鬼哭狼嚎,最后昏了过去。

正乾叫人打水过来,将凌坤浇醒再接着打。

凌夫人看不下去,扑过来抱住正乾的胳膊哭叫:“不,你这样会把我儿子打死的,你走吧,我们不治了。”

“混账。”凌天下一个耳光将夫人扇在地上:“这事不仅关系的凌家,也关系到整个武林和国家,岂是你个妇道人家能插嘴的?”

正乾却笑道:“夫人放心吧,我现在打得是恶鬼,不是令公子,令公子是感觉不到疼的。”然后转身对凌坤说:“你若不走,我就这样打下去。”说着又一鞭子抽过去。

怎么办?

凌坤惨叫着,心里在想着对策,这样下去肯定会被活活打死,这样的死法实在太悲催了,还不如被雷劈了呢。

怎么办?

不就是普通话吗,我不说还不行吗?你儿子不是傻子吗?装个天才不容易,装个傻子有什么难的?我傻还不行吗?

想到此处,他大叫一声:“道长饶命,我走,我马上走。”说完一阵抽搐后假装死过去。

正乾大喝一声,拿起桃木剑,在空中挥舞起来,仿佛在与别人恶斗,不多时,将一个罐子扔出去,随即将一张黄表纸盖在罐子上。

“无量寿佛,凌掌门,恶鬼已经被我收复,封印在这罐子里,你和夫人就放心吧,凌公子醒来就一切正常了。”正乾气喘吁吁说道。

凌天下千恩万谢,让弟子端来一大盘银锭致谢,正乾看都不看,不过他的弟子全收在袋子里,三人挣了钱飘然而去。

布衣相卿
作者的话

新人出道,跪求评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