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凤吟长歌 > 正文
第十章 离奇的身世
作者:一个好id  |  字数:3249  |  更新时间:2019-03-10 15:24:13 全文阅读

道童寻到崔凡客踪迹时,依旧是大雨绵绵,问道峰山巅那片桃花仙林看上去饱受摧残,六七亩地仿佛被掀了个底朝天,断木交错纵横,粗糙的老树皮上满是焦黑,那些残余些生气的仙树抽出稚嫩幼芽,雨水摩挲着道道伤痕,氤氲横生。

“崔师兄,这里……这里发生了什么?”道童望了望,心跳声挤到了嗓子眼,从小锦衣玉食,未经历血雨腥风的他显然被吓到了。

“方才有一位神仙女子突破境界,最后关头一举斩杀蛟龙,这些痕迹都是那惊天一战遗留下来的。”崔凡客孤零零的站在一面青石板上,以他双脚站立为中心的三步外青岩路面纷纷凹陷五尺之深,他一身道袍干净整洁,只是神态有些颓废。

“是哪位神仙再次闭关啊,怪不得刚才一声巨响我耳朵差点都震聋了,后来又扑来一道磅礴气机,还好我借助师傅教授的心经稳住自己翻腾的气血,不然我肯定会落下病根的,这神仙也忒不讲道理了,蛟龙都随手屠戮。”道童揉了揉胸口,小心翼翼的巡视四周,生怕突然窜出一个只手遮天的陆地神仙,降罪他这番大不敬的言辞,或者一只手指碾碎他。

“是一位道法卓越的女子,你不认识,掌门认识,我也认识。”

崔凡客一步跨越沟壑,停在道童身前,看着一身湿淋淋的道童有些心疼,低头为他拭去脸上的雨粒,道童长相很好看,甚至比同龄少女还清秀几分。

“找我干嘛?又躲师傅偷懒?”他的瞳孔终于恢复了生气,像雨后春笋,充满希冀。

“不是,掌门叫我找你,午时去见他,好像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道童眨了眨晶莹黝黑的眼眸。

“我知道了,我们回去吧。”崔凡客拉住少年的的手,头也不回的朝通往山下的羊肠小道缓步迈去。

“师兄,那蛟龙哪里去了,传送中蛟龙不是有百丈长吗?”

“蛟龙的身躯化作了那座小山丘,血液汇聚成了山脚下的一条河流,龙筋被那仙子一把扯了出来,龙首丢在炉鼎里炼药……”

“那仙子哪去了?”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

“师兄,你脖子上有道细微的伤痕。”

“哦,不要紧的。”

……

道玄宫内,闭目打坐的中年道人身躯外罩着一层淡红气罡,有一团流火在皮肤上畅游,仔细一看是三条纤细的红螭,形状似蛇,额头上却长出钝钝的小角,无先前那头墨蛟的凶神恶煞,这红螭模样上人畜无害,但古书曾有记载“蟠螭之属,可食仙人。”

“凡儿,你来了。”道人此刻在空中飘荡,大袖鼓荡,殿内满是炙热炎芒。

“弟子拜见掌门。”头戴玉冠的年轻男子跪地扣首,异常平静。

“如今你的修为抵达哪一层了?”道人银发在轻轻飘动。

“弟子不才,资质愚钝,刚刚修行至第七境归真,离第八境还天差地别。”

“融虚之期,体内养出气窍熔炉,吸收日月光辉,归真之期,腹部莲花闭合,诞生出本相莲婴,为他日神游太虚埋下积淀,燃灯之期,大道之烛点亮躯体内诸多气窍洞府,释魂之期,莲花再度绽放,莲婴出世,神识可翱翔大千世界,至于神汩,莲婴实,阳神成,已步入散人顶峰之列,可谓半步登仙,若是在往上走,便是人间绝巅。”

“时至今日你拜入我宗门有多少年了?”道人话语中没有一丝波澜,只是身躯离地面越来越低。

“弟子十岁时拜师,如今已有十八个年头。”玉冠男子始终伏在地上,不敢有一丝一毫的举动,只是头压的更低,洁白的额头就要贴在冰冷的石板上。

“今日你那师姐突破至第十一境了?”

“师姐天赋异禀,乃是三百年前的剑仙转身,号称燕地第一剑胎,不出三十年势必飞升真仙境,为世间开辟无上剑道法门,是我们祁芒山堪称珍宝的绝代英才。”

“你说的的确没错,但你可知道自己身藏有怎样的秘密吗?”道人突然睁开了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谦卑的玉冠男子,嘴角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奇特笑容。

“我?”崔凡客身躯一怔,大汗淋漓。

“那今天我便来告诉你自己,你到底是什么人吧。”

“师傅。”崔凡客错愕的抬起头,那道人俯冲而来,扬出食指,重重点在他眉心。

“呼。”如一堵大碑撞击,神魂一震,就亲挣脱肉身,崔凡客七窍流血,状况惨不忍睹。

“指尖乾坤,翻转阴阳,荡魔真君敕令!”道人大呵一声,在空中急转身躯,三条红螭刹那缩入指尖。

“呜!”是龙吟!

一头通体银白的蛟龙咆哮而出,璀璨夺目,十丈长,金爪可握日,一对龙须如海草浮摆,大目渗人亲那头蛟龙被一团天罡真火罩住,无法挣脱,异常恼怒。

“畜生!还不受伏!”道人竖眼暴呵。

“真君伏魔令!给我镇压!”

蛟龙试图撕裂禁制,一张金色符篆凭空飞出,顷刻扩大数十倍,有大殿房梁般宽宏,不计其数的金丝软线织出一张大网,一把束缚住孽龙,那蛟龙盘踞在神色痛苦的玉冠男子体外,逐渐丧失戾气。

“这就对了,给我回去!”道人再次用中指点崔凡客眉心,触水一般,涟漪晃动。

蛟龙法相退回身躯,崔凡客俨然耗去半条性命,面上无一点血色,精疲力尽,像烂泥瘫倒在地,大口喘息。

“崔凡客,你可知当年你爹偷偷在你体内豢养下一头年幼蛟龙,我以道家符篆秘术封印住它,今日我为你解除禁制,以后这孽龙便再也困不住它,后事如何,便全靠你自己了。”

“这本《驭龙心经》自己好好去参透,大有玄机。”道人食指一横,将一股乌光射入他眉心。

“师傅,我父亲为何在我体内种下蛟龙,却又对我隐瞒不言,苦心经营这么多年不显山露水,今日你这般又是何意?”崔凡客艰难支撑起上身,双目充斥血丝,脑海一片空白。

“天机不可泄露,明日你便下山去吧,阳州在十五日后将会发生大事,届时有一桩机缘等着你去取,当然取不取的到这就不是我能干预的了,或许此行生死未卜,修道向来无安稳平顺这条捷径,况且你如今已是今非昔比,好好把握吧。”

散发道人一步跨出大殿,消失的无影无踪,独留不知所措的玉冠男子。

————

阳州富裕可攀大燕皇都,城中万业具兴,富豪如云,若是在外州你家中财产能有几百两黄金,附近邻里一准踏破你家宅门,在当地也算小有名气,排的上门号,但在阳州别说五百两,就是一千两,都不会有人会过分巴结讨好你,阳州大豪动辄便是千两黄金一甩而出,连眼皮都不曾眨,俗话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在还能更嚣张跋扈些,叫有钱能求仙下凡。

一黄袍男子独自在街市行走,偶尔左右顾盼。常年身居仙山琼楼的他习惯了形单影只的修行生活,虽说每日清晨与傍晚会有侍女为他照料起居衣食,但与其对话多数是空乏且无味,有时会有一个年纪尚小的道童来串门拜访,也只是保持的不温不火,如今身处烟火气息十足的市井巷道,那男子眼中却无半点惊叹之色,只是有些异样神采。

“离开人间大约有二十年了吧,好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山下的人跟山上的人真是天差地别,不过这山下的世界倒是有趣些,让人身心轻松。”走着走着黄袍男子将手臂抬至脑后,原来走路也可以这么舒服,他心中默默的想。

“道爷,来我们这儿听听小曲,看看姑娘们跳舞吧,有来自南楚的江南舞姬,有来自燕国陇川的琴瑟美人,保管道爷喜欢,道爷要不来阁中坐坐喝几口热茶……”一装扮的花枝招展的中年妇人来一旁招呼他,脸上摸着厚重的粉尘,身段倒是不差,也算是徐娘半老。

“哦,还有这等地方,我倒是进去坐坐。”黄袍男子望见那房沿上三字匾额,“紫檀阁”名字倒是风雅端庄,就不知是否卖羊头挂狗肉了,黄袍男人一步跨了进去。

“公子可要点些什么拼盘小菜?或者先来上一壶陈酿女儿红,咱家的酒可是一等一的浓醇倍香!”黄袍男子在二楼靠近街市的雅间坐了下来,须臾身材短小,弯腰驼背的小厮迎了上去。

“嗯,给我一壶好酒,上盘黄牛肉,上一份叫花鸡,其它的待会再点。”黄袍男子扫视了其余食客一眼,随便点了一些。

忽然窗外传来一阵惶急的马蹄声,闹市上的嘈杂声顷刻被压了下去,黄袍男子神经是何等敏锐,远远便望见那奢华驷架,如此肆无忌惮的架车,顿时令他来了兴致。

“小二,那车内坐的是谁?”

“公子是外地人吧,这车内坐的是阳州郑府的大公子,郑府在阳州可以最鼎盛的家族之一,堪比京城权贵,家大业大,作风一向如此嚣张。”

“哦,那还有哪些可以于之相提并论的家族府邸,我初来贵地,还是先了解一下为好,免得触了霉头,还不清不楚的。”

“阳州有四大家族,燕国安阳候郑家,长江商会吕家,柱国大将军宋家,另外还有一个暴发户孙家,各个都是敢只手遮天的狠角色,都是在燕国排的上名号大势头……”

“哦,这我倒是有兴致了。”

他突然心生一计。

黄袍男子搁下一两黄金便站了起来,留下一道潇洒身影,小厮拿起黄金满脸呆滞刚要叫喊他,眨眼睛那人早已不见踪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