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74 旧事重提三人散
作者:观门  |  字数:3002  |  更新时间:2019-10-06 23:54:23 全文阅读

那些右卫不仅面色严峻,对进城的人更是盘查严格,独独不见出城的人。“莫不是鬼族又不安静了?”白闹这么想着,“可是,这不现实啊!”“走!我们进城看看!”白闹一马当先,向康城内走去,他现在急于知道发生了什么。

站在长龙后,经过了漫漫的等待,白闹三人终于看到了右卫大哥的脸。那张脸胡子拉碴,左脸庞还有明显的刀疤,一看就是个狠人。右卫还没有说什么,城楼上突然射下一道夺人心魄的光芒,在这光芒的照耀下,白闹感觉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要被牵扯出来,幸亏这光芒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那种感觉太过于可怕。那个凶狠的右卫这时候笑脸盈盈的凑了上来,边搜着白闹的身体,边对着白闹说道:“小兄弟受惊了!”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向后退了一步,面色沉重的提醒白闹:“进城去吧,这两天可不太平,没事就别出来瞎逛了。”白闹对这人出乎意料的转变来不及适应,只是应了一声,就进城了,在城门口等待安雪儿和宁名的过程中,他发现这个右卫又恢复了杀神样,直到安雪儿经过了那道光芒的照射,才洋溢出了一脸的笑容。

“刚刚那个大哥,看着心狠狠的,没想到那么可爱呢!我回去一定要和父亲好好夸一夸。”安雪儿闪出了一脸的小星星。身旁的宁名一脸骄傲的说道:“先皇留下的四卫,可都是忠于圣朝,护卫人民的有识之士啊!”可他这种赞赏唯独没有提暗卫和现在的人皇。安雪儿不通心计,自然听不出来,但白闹在六指跟前呆了那么久,耳濡目染自然略有研究。白闹现在确定这个血刀宁名绝对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江湖人士。这种怀疑无伤大雅,所以三人的气氛还是那么融洽。

在瓦楼林立的街道上,酒肆随处可见。宁名带着二人,随便走进了一家写着“百年老店”的酒肆,找了一个干净的桌子便坐了下来。店里的小二看见男荣女贵,自然是低头弯腰的招呼着。宁名要了一坛闻香倒,点了一斤肉,小二便吆喝着下去了。不多会儿,便一手端着肉,一手抱着酒,风风火火的上来了,端端正正的摆好,恭身而立。这架势,常客都知道该给小费了。宁名不动如山,随意吃了两口肉,开口问道:“小兄弟啊,发生了什么事,这戒备怎么如此森严。”小二堆着谄媚的笑,清清楚楚的回道:“客官,您不知道啊?咱们又要喝妖族干了!”听到这个消息,宁名的眉头一下就挤了起来,而白闹也是一脸严峻,只有没心没肺的安雪儿还在扒拉着找一斤肉里面的瘦肉。“据说啊,那妖族想要借道去咱们人族东面,那可是横穿了咱们人族全境啊!人皇怎么会同意!那前来谈判的牛首被拒绝了很是不爽,回去就添油加醋的和他们妖族讲咱人皇的坏话,那些不开窍的妖族还真相信了,对我们人族宣战了!”小二看着两人的表情似乎是对这件事情感兴趣,又绘声绘色的描述下去,“半个月前,我人族的大军已经开往康城百里外的边界上,在那里扎下了大营,摆好了阵脚,等待那不开眼的妖族来犯。”小二越说越起劲,好像自己就是那带刀的左卫,带枪的右卫,人族这个广泛的标签,此时成为了他一个人骄傲的资本。

宁名受够了这种盲目的优越感,从袖里掏出了一点碎银,递给了小二,说了句:“下去吧。”

“得咧!谢谢大爷。”小二拿着这点碎银,洋洋得意的被打发了。

白闹看着宁名,说道:“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是人皇不清楚局势的可怕,还是妖族?”

宁名没有回答他,只是默默的说了句:“第二次了。”白闹面露不解,盯着宁名,希望他一解困惑。

未等宁名开口,外面又突然传来了一声嘈杂声,沸沸扬扬的叫声不断地传来。白闹推开了窗户一探究竟,只见人群中赫然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那便是救他一命的少虎。

当街上,一个穿着华丽,前呼后拥的少年,盯着少虎恶狠狠的说:“小爷已经给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的?”

少虎面色煞白,他剧烈的咳嗽着,起伏的胸膛将他现在的软弱彰显的淋漓尽致,大口的喘了几口气,他才平息下了体内伤势压抑不住的冲动,有心无力的说:“如果说抱歉只是为了自己听,而不是征得对方对你无理举动的原谅,我介意你以后还是不要说了!”

那个少年还没有说什么,身上簇拥的仆人先急着跳了出来,身上一股子戾气倒挺像是一家人的。“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知道我家爷是谁吗?他可是安家的长子,将来要继承安家家主的人,这康城有人惹得起吗?赶紧滚一边去。”

少年好像很中意这个仆人的夸词,摇头晃脑的,手机的扇子也挥舞的停不下来。他斜着眼,看着少虎,就像看着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我只是要个说法,而你不给。这天道有常,你这种没教养的人自然有更没教养的人收拾。”少虎推开了人群,颤颤巍巍的往前走了,留下了一句:“你还不配我收拾你。”

那个少年没有想到少虎这样就离开了,无趣的转身要走,旁边那个万恶的奴才又献了一句谗言:“少爷,那个人说你没有教养。这不等于在说咱安家没有教养吗?可不能轻饶了啊!”“哦?是吗?”这个可怜的少爷眯着眼,看着离去的少虎的背影,继而用扇子一指,说:“给我往死里打!”

这些狗腿子身兼打手的奴才,一个个呲牙咧嘴的向着少虎扑了过去。少虎虽然重伤,但生脉五阶的实力确是实打实的,身后这些人动的那一刹那,他就已经感觉到了,随意的向后一挥手,一道无形的气浪冲出,如刀刃一般锋利,硬生生的撞上这气浪的诸人都被击飞出去,前人撞上后人,叠罗汉般的趴在街上。仅一招,这些虾兵就都被撂倒。

那少年被少虎的这一招给吓蒙了,眼睛瞪得和铜镜一般大,眼珠子也快要掉出来了。身旁那不嫌事大的奴才撸了撸袖子,出言不逊道:“想不到还是个修行者,倒是有点手段。少爷,我这就替您把他给办了!”

白闹,宁名和安雪儿早已经从酒肆里出来,混入了人群中,看着少虎刚刚那霸气的一招,白闹暗叫一声爽,安雪儿也单纯的把立场倾向了救过白闹的少虎,默默的为他加油鼓劲。而宁名则看出了端倪。

少虎转过身来,盯着那个得志的小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最后的真气随着那一手气浪已经消失,现在应对敌手的办法只有拼命了。那个奴才似乎是知道少虎的困境,有恃无恐的向着少虎走来,污言秽语张嘴就来:“小子,下了地狱别怪我,谁让你不开眼呢!”只是奇脉九阶的他做不出任何花哨的攻击,只是速度快点,力量大点而已,但也不是现在的少虎能打得过的。这个奴才脚下生风,双手成爪状,直接扑向了少虎。少虎死死的盯着,有那么多破绽,可自己的身体却跟不上。少虎选择了闭眼,挣扎是徒劳的。几年前他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那些壮丽的设想中,从没有这种悲催的死法,现在也只能默然接受现实。

宁名看着少虎的举动叹息了一声,如果不是曾经救过白闹的命,宁名这样热血的汉子绝不会救少虎这种软蛋。他直接从人群中跳起,挡到少虎面前,恰巧那个奴才的攻击也到了,宁名没有理会,只是随手一挥那个奴才被如同少虎手下的狗腿子一样横飞而去。

“要不要我帮你教训一下他?”宁名指着远处那个所谓的少爷问少虎。少虎摇了摇头,倔强的退了两步,想要潇洒的走,刚一回头就已经昏昏沉沉的倒地了。白闹和安雪儿在宁名出手的一刹那就识相的往这边赶了,他们扶起倒地的少虎就近找了客栈安顿了下来。

安雪儿作为一个医师,在白闹刚把少虎抱到床上的时候,她已经着手开始诊治了,片刻后,她从自己的腰间取出一瓶药水,倒进些许给碗里,然后扳开了少虎的嘴给他灌了进去。这一系列的做完,她才转过头来对一脸担忧的白闹说:“身体没有太大损伤,只是真气耗损太多了。我已经给他服下了师父炼制的回气丹,应该快醒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白闹十分看重这个救命的恩人,对于安雪儿和宁名无以报恩,只能揉了揉安雪儿的头,捶了捶宁名的胸膛以示感谢。宁名面无表情的说:“救也救了,治也治了。我们该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