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73 身入康城发异样
作者:观门  |  字数:3249  |  更新时间:2019-10-05 23:27:27 全文阅读

少狼看着直冲而来的白闹冷笑一声,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白闹的视野里,再出现时,他已经站在了白闹的身后,轻轻的一肘击,白闹就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可笑,就算你修为没损也未必是我的对手,居然敢来挑衅我。”少狼看也没有看倒地的白闹,把注意力都放在了远处的宁名和四周上。铁雪儿跑过去把白闹拉了起来,责怪道:“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那个白闹啊?这么莽撞。”白闹擦了擦嘴角流出的血,看着铁雪儿单纯的说:“我是以前的我也打不赢啊!”说着,他推开了铁雪儿扶着的手,继续向少狼走去,嘴里还嘀咕着:“我以前怎么这么失败啊!”这句话嘟囔的不停,直到走到少狼面前,他才大声喊道:“失败到连你这个垃圾也打不赢。”少狼的脸色一下就青了,胸口上下起伏着,急躁的他俯冲过去又是一肘击,白闹再次被击飞。铁雪儿看着白闹落地后爬也爬不起来的惨状,刚想跑过去帮忙,却突然被身后的宁名拉住。“不用过去,那个人是不敢杀了他的。”铁雪儿茫然的看着宁名,说:“可是他的身体…”宁名远远地看着再次爬起来的白闹,打断了铁雪儿说道:“他在成长。”

  白闹再次被击飞,他还是那个被腹纹蛛捆起来的他,而对手却不是腹纹蛛,少狼比腹纹蛛强大十倍不止。要不是知道少狼不敢杀他,要不是体内有依仗,白闹也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冲上去,傻傻的挨打。已经第五次被打趴下了,直到现在他都没出过一拳,宁名依然赏识的笑了,少狼则盯着白闹眉头紧皱。随着一次两次被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击中,白闹的警觉性达到了巅峰,身体也紧绷着,周遭只要有一点细微的变化,他就下意识的转向那个方向。少狼不知道白闹拼着重伤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都通通当成了挑衅,忍无可忍的他直接就下了狠手,他一闪身逼近刚刚爬起来的白闹,照头就是一拳,白闹立刻捂住了头堪堪受下了这一击,少狼没有停,他的出拳越来越快,不仅是头,胸,腹都成了他的打击目标,这下可是把白闹打瓷实了,就算他能感觉到少狼的攻击会落在哪里,也因为自己的速度跟不上而让少狼的几计拳直接落在了身体上。少狼发泄一通,一脚踢在了白闹的下颌上,白闹一口血随着自己的身体向天喷射而出,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饶是如此,白闹还没有放弃,他挣扎的想要站起来,却碍于身体原因做不到,一颗不屈的心只能鼓动着他无力的对少狼竖起了中指。少狼这一下彻底被激怒了,他也回应了白闹一根指头,只不过这根指头威力无边,一道黄色的光从指尖射出,直奔白闹而去,中了,白闹则命丧。这个时候,哪怕白闹都面容失色,更别提铁雪儿和宁名了。

  是的,白闹和宁名的猜测都出现了失误,圣朝对暗卫下达的命令是“带回来,生死不论。”活着自然是好的,死了也没什么可惜,这就是圣朝对白闹的态度。

  这一指,白闹承受不住,宁名挡不下来,死亡的气息已经缓缓的弥漫出来。

  黄色的光先是条线,然后爆射开来,成了一轮璀璨的太阳,刺眼夺目。“怎么办呢?国教是不允许他死的。”在这光的深处突兀的出现了一道声音。当人眼睛的不适全部消除后,才看清来人的模样,一袭白衣连着戴在头上的白帽,很是年轻。

  “鄙人,国教白棋一百四十二子少虎。”

  少虎彬彬有礼的对着众人一拜,自报了家门,又向宁名和铁雪儿问了好,才转头对少狼说道:“哥哥,国教要护着这人。”

  少狼看见少虎这做作的谦和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出来,他恶狠狠的看着少虎说道:“你可知道杀了他是我唯一升职的机会?”

  “知道。”

  “那你可还记得家族的仇恨?”

  “人都有一死,何来仇恨一说。”

  少狼听着少虎这神棍一般的说法,从胸腔里挤了一口痰,吐在了少虎的面前,说道:“当初真不该把你放到国教中去。”

  “如果是哥哥你去了国教,也会想为国教的发展肝脑涂地,而不在提什么血仇。”

  “你这个不孝子,真是枉来世间一趟。今日就让我替死去的父亲管教管教你。”说着,少狼释放出了生脉五阶那雄浑的气息,脚踏清风,手捏耀光法相就向少虎冲了过去。少虎不得已也真气外露,背后一把巨大的镰刀撑起,挥舞着应对袭来的少狼。二人瞬间打做一团,光芒四射,不时有巨大气浪的冲击着地面。

  剧情转变的太快,濒死的白闹被国教的人救下,国教来人又和圣朝的人是亲兄弟,两个人还意见不合打了起来。完全打乱了白闹和宁名原本白闹拖着少狼,宁名解决少虎的计划。心思活络的宁名赶紧上前扛起白闹,一手提着铁雪儿悄悄的溜走了,而空中正对招激烈的二人谁也没有注意。

  不知道两人会打多久,宁名一路不停歇,一口气跑出了数里远,又转而飞到空中,御风而行,直到远远的看见有一座城池,他才落了地。他把白闹小心的放在地上,嘱咐铁雪儿给他查看伤势,就去四周查探了。虽然和付和在山下的一番演戏迷惑了两大势力的暗哨,又甩开了两个小心谨慎的人,但谁也不知道背后还有没有跟屁虫,稳妥起见宁名决定亲自巡视一下。待他回来之时,白闹已经站了起来,正在活动着筋骨,铁雪儿向交差一般对宁名说:“他那变态的恢复能力已经让他好的七七八八了。”宁名还是对着铁雪儿说了一声:“辛苦了。”

  “宁大哥,怎么样,后边干净了吗?”白闹急切的问道。宁名闭着眼,又一次的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真气,肯定道:“嗯,没有人了。”

  白闹像解放了一般,更加用力的舒展了下身体,里面的骨头传出噼啪的响声。“这感觉有点梦幻啊!这么轻易就甩开了那两个人?”白闹不敢相信,他转头看着铁雪儿,得到了铁雪儿一个点头示意之后,才彻底放心的舒了一口气。

  “行了,大家赶了一天的路了,眼瞅着天就要亮了,休息一下吧。前面就是康城了,等城门开了我们就进城。”说完,宁名当先跃上了一棵树,从上面扔下几根带满树叶的树枝后就在枝丫上合了眼。

  “好,睡觉!”白闹席地而坐,背靠树干,也闭上了眼。

  扭扭捏捏的铁雪儿无奈的看了看两人,抱着树枝鼓起勇气走到了白闹跟前,推了推他。白闹睁开眼看着铁雪儿,铁雪儿的脸一下就红了,她吐字不清的说:“我平时都习惯有枕头睡觉的,可是……”白闹不耐烦的闭上了眼,把头撇到一边,又伸出了一条腿,拍了拍大腿,铁雪儿立刻会意,激动的说:“谢谢你啊!”把树枝一平摊开来,枕着白闹的腿就闭上了眼,能不能睡着就是另说了。

  康城,过了康城就是户城了。白闹这样想着,内心有种急切,也有胆怯。今晚注定是难眠。

  一夜无话。

  天亮,晨光透过绿叶,顽皮的挑逗着宁名的睫毛。宁名也随之从调息中醒来,他坐在枝头上看着树下稍显暧昧的两人,心里想着郎才女貌天造地设,又不得不把这美梦碰碎,无情的推醒了白闹和铁雪儿。

  “哦,天亮了。”白闹睁开朦胧的睡眼,呆呆的望着头顶的树梢。

  “啊!”铁雪儿尖叫一声,一被叫醒,入眼就是宁名满是羡慕和戏虐的眼神,她红着脸赶紧站了起来,无所事事的她只能慌乱的收拾着地上的树枝,又觉得有些欲盖弥彰,于是又俏生生的站着,无处安放的双手捏着衣角。相比铁雪儿的尴尬,白闹就显得大方多了,他站起身来先是揉了揉自己发麻的大腿,对着宁名说道:“干嘛啊?喜欢人家啊?一直盯着看!”宁名苦笑一声,倒是没想到这把火会烧到自己身上来。“走吧,从这里往前不出百米就是官道了,上了官道离城门就不远了。”宁名扯开了话题,当先一人走去,白闹拉着感觉自己无处安放的铁雪儿跟了上去。

  行不够半日,康城映入眼帘。

  白闹驻足细细的打量着这座老旧的城池,战火的沉淀让它更有味道,斑驳的城墙不显软弱,布满绿苔的墙砖愈发坚强,再加上城楼上排排而站的带刀甲士,好一副雄浑场景。纵然铁雪儿出生皇室,纵然天州的城池也雄伟巍峨,但和这边塞的城池相比却像不经风雨的花朵,外秀内腐。“啊!”白闹和铁雪儿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惊叹,但宁名却不合时宜的发出了一声“咦?”两人不解的看着宁名,宁名低头思索了半天,才猛然抬起头来,高呼道:“不对,不对,有情况。”白闹和铁雪儿面面相觑,丝毫不知道该说什么,宁名转过头来对他们解释道:“圣朝营门的调兵机制我比谁都清楚。城楼之上的带刀甲士称为左卫,城门口的带枪侍卫称为右卫。正常情况下,城楼上左卫不会超过一百,城门口右卫不会多于五名。可是现在,城楼之上至少有三百人,城门口也是成群结队。我有理由怀疑康城里现在肯定还有集结的前卫和后卫。这些可都是战时防守的标准配置啊!”白闹听了宁名的解释,也开始仔细的观察城门口的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