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72 徽州边界站暗卫
作者:观门  |  字数:3487  |  更新时间:2019-10-04 23:27:00 全文阅读

宁名直冲冲的进了付和的屋子,连敲门都来不及,巨大的推门声吓坏了正趴在医书上研究的付和,他狠狠的抖了一下身子,一脸错愕的看着宁名,说:“你怎……”话还未说完,宁名就冲到了他面前,双手一撑桌子,压低声音说:“找到白闹了。”付和听了先是一愣,然后一下从椅子上跃起,问道:“当真?”宁名肯定的点了一下头。

听到这个消息,付和背着手,围着桌子绕了一圈又一圈,显得很是慌乱,片刻后,他转身询问宁名:“没有被雪儿身边的那群人发现吧!”宁名自信十足的答道:“没有,按你的吩咐,我每次在寻找白闹的时候都会甩了他们。”付和绕了桌子最后一圈,又回去坐在了椅子上,似是有成竹在胸,他对着院子喊道:“雪儿,给我把药箱拿过来。”

安雪儿听到师父的呼唤没有多想,赶紧跑去药房拿到了药箱给付和送去。一推门,她才发现气氛不寻常,紧接着,就被面前的宁名一掌击晕,不省人事了。而付和提起了地上的药箱,随便从书架上拿了一本医书,边向外走着,边嘴里呼喊着:“雪儿啊,我回来之前把桌子上的药渣分好类啊!宁名,你在旁边多帮帮她。”然后,淡定的走出院子,走向深山,吸引了无数道窥视的目光。没错,这就是白闹没有来之前这个小院的日常生活,每天都在监视之下的风轻云淡,安雪儿在屋内学习医术,付和一个人进山采摘药草。可怜的那些偷窥者们只知道打量付和随身携带的东西,却没有发现宁名扛着安雪儿从窗户一跃而出,腾空而起,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付和进了山,不停歇的向前走着。宁名盘旋在空中,再三扫视地面,在确定没有人跟踪的情况下,他落地接上了付和,向白闹所在的丛林疾驰而行。

待三人到达之时,发现白闹闭眼坐定,体内不时有噼啪之声传出。付和走上前去,蹲在白闹背后,仔细的听着这股声响,到最后甚至将头趴在了白闹背上。不趴还好,一趴出了大事,白闹感到有人靠近自己,下意识的将体内的力量释放出去,也幸亏宁名是个强者,当那股力量刚出来的时候就冲向付和面前,真气成罩,护了付和的周全。白闹转头一看,顿时惊呆了,慌忙起身扶起付和,连声抱歉。同时被惊的还有宁名,他放下肩上的安雪儿。试探的问道:“你怎么会有这么巨大的力量?”要知道若不是宁名从未小觑过白闹,没有随便敷衍了事,刚刚那股力量足以伤到他。听到询问,白闹也是诧异,这股力量的发源好像就是在鬼见村修炼《天枪》的时候,但那是幻阵,怎么可能会带到阵法之外。

面对白闹的哑口无言,付和也感受到了他的不解,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微笑着对白闹说道:“不要抗拒。”然后就闭着双眼把手指捏在了白闹的手腕上。白闹只感觉到有一股庞大的真气经过筋脉,顺着自己的血液流淌,他此刻居然升不起一点点抗拒之心,身体里所有自己的气息全都产生了膜拜之意。

一旁的宁名看到白闹的反应窃喜着,适时的出声解释道:“不要惊讶,在这个修行的世界,如果没有真气怎么能成为神医,要不是他不喜欢那些打打杀杀的东西,大陆恐怕又要出现一个高人。”

付和的真气在白闹的身体里转了一大圈,然后一点一点的抽离出来,最后,他盯着白闹的脸庞,目不转睛,好像要看出一朵花来。“你小子,这运气真是好的过分啊!”付和一边在翻着自己的药箱,一边问白闹:“你在运行你的那股力量时是不是常常觉得力不从心,达不到你想要的效果啊?”白闹点了点头,惊恐的问着:“付前辈,我身体又出现了什么问题?”付和从药箱里拿出一个瓶子,打开来倒出了两个药丸,递给白闹,白闹没有犹豫,接过来立刻囫囵吞了下去。付和接着话题慢悠悠的说道:“你的那股力量啊,我游历大陆的时候有幸见人使用过。人体有力,内敛为劲,外放为势。而重点就在一个劲上,劲凝势则沉。说你小子命好,这劲说白了就是对人不可控的肌肉本能和战斗意识有意识的引导形成力量,那可是要经过百战生死才能磨练出来的,而你小子,误打误撞的吞了碧水蛇的毒液,打碎了三脉,那里面的精华包括六指教宗留下的真气都融到了血肉中,壮大了你在离谷没日没夜的拼杀形成的劲。纵然这样,按常理来说,你现在也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可是在赖草毒瘾的刺激下你的精神过于亢奋,给了身体消化碧水蛇胆的时间,那可是大补之物,加上你体内还有一股极其强大的血脉之气,活生生的将你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你现在凝劲而有的阻碍,只不过是因为残存的碧水蛇毒液轻微的麻痹了你的肌肉而已,刚才那颗是解毒丸,服下以后就会好了。”

听了付和的讲诉,白闹总算是对自己的身体有了一些了解,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心病一除,他迫不及待地问付和:“付前辈,您见过谁使用这种力量,他在哪里?”

付和侧着头想了很久,才缓缓的回忆起来若干年前路过的地方,“那个人,叫做周全,后来官拜子将,二十年前战死在了人族和妖族的战场上。我初次见他时,他刚从济州羊城出来,准备投身入伍,你要想学习劲的使用,可以去那里试试碰碰高人。”周全两个字一从付和的嘴里出来,白闹浑身就像被电击了一样,神情呆滞,口里一直念叨着:“济州羊城,周全。”是的,周全是真的,那么云浅离也就是真的。且不管这个幻阵是谁的手笔,白闹只想快点找到云浅离,快点在幻阵外见到她。白闹拉着付和的袖子,眼神里带着乞求,声音颤抖着:“付前辈,快,告诉我,怎么才能下山。”

付和只当做是白闹修行心切,也没多想,他善意的提醒白闹:“小子,欲速则不达!虽然因为六指教宗的那八个字,各大势力的人都已经撤离,前往陌上村和冰岭了,可是国教和圣朝的人肯定还在,你现在冒然下山只会撞入他们怀里,沦为他们两势力争夺权利的棋子。”

“那现在怎么办?”白闹的心已经静不

付和知道自己的提醒是没有用了,他从腰间取出了一个小瓶,在倒地的安雪儿鼻子上转了转,安雪儿就从昏迷中醒来,她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师父,却什么也没问,四下一张望看见了白闹,她兴奋的对着白闹摆了摆手。“雪儿是安禄祷的女儿,一直跟在我身边学习医术,我会用实践的名义让她下山,你就化妆成她的暗卫跟在她身后。这天下大乱将起,你们这两个年轻人还是早点出去适应适应吧。宁名啊,你就跟在他们身边,多帮帮他们。”

“可是。”宁名想要说什么,看着付和苍老的容颜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闷哼了一声,应承下来。

“雪儿,你有什么问题吗?”付和爱怜的摸着他唯一的弟子的头,有千万种舍不得。而后知后觉的安雪儿无厘头的问了一句:“为什么要打昏我?”

付和无言以对,只能讪讪的笑着,狡辩道:“那样好带你啊!不然宁名带不过来我们三个人啊。”

安雪儿撇了一眼在场的三个男人,带着鄙夷的说道:“还不是因为我是安禄祷的女儿吗?你们放心好了,白闹为了大家在那种地方出生入死,我怎么可能会让父亲带走他呢!”

……

四人在付和的带领下,翻山越岭,终于是看到了青牛兽的头颅。白闹此刻也是一身黑衣,带着面罩,全副武装,跟在安雪儿身后。只听见付和对着青牛神兽吹了两下口哨,一低一高,青牛神兽就把高傲的头颅低下,这时候,白闹才看到一条赤裸裸的下山的路。

“记住,国教和圣朝的人万不可信。”付和好像是对安雪儿说的,其实真正的听众是她后面的待任跟班,白闹。

下了山,付和和安雪儿,宁名随便寒暄了两句,就挥了挥衣袍算是别了,一个人上山去了,青牛神兽的头颅也慢慢昂了起来。青牛山又成了一个神秘的地方。三人目送付和离开,也慢慢的向刺眼的阳光走去,尊卑有序。

付和站在山上,看着最后面的那个黑衣白闹,默默的说道:“但愿你能走出你的路吧。”

白闹一行人就连最瘦弱的安雪儿都有修为在身,脚程自然不慢,半日就走到了徽州边界。这里多是荒废的村落,有大片断垣残瓦,偶尔有几间保存的不错的屋子院子里也是杂草丛生,空气中皆是腐烂的气息,更加上黑沉沉的夜幕让人心生厌恶。娇贵的安雪儿哪里能受的了这些,捂着鼻子,一直叫苦。宁名和白闹谁也没有理会她,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他们两可不会错失这样的机会。宁名突然发难,法相血刀极速飞出,带着一尾的血红撕裂了暗夜的隐藏。漆黑中,仿佛能看到有人在翻滚躲避。

“好,好,好!不愧是血刀宁名啊!”一人于黑暗背后走到了前台,一边鼓着掌,一边对安雪儿施了一礼,说道:“四小姐在上,小人暗卫十通少狼,奉命看管白闹,还请四小姐莫要生事。”暗卫,是安禄祷手下最为隐秘的部门,人们只是听过,见识过的寥寥无几。十通,是暗卫中对任务行动小组组长的称谓。这个少狼上来就摆明身份,说明来意,抬出安禄祷,直接堵住了安雪儿想要以势压人的做法,不可谓不机智。

“呼”,宁名的血刀再次呼啸而出,少狼闪身一躲,劝阻道:“宁名,我也是生脉五阶,你是伤不了我的,不要费心思了,让我带走白闹今日之事就此掀过,如若不然,就是和安禄祷作对,将会承受我们暗卫无穷尽的追杀。”

宁名没有多说什么,在外人面前他一向都是这样,冷漠,无情。只是血刀一横,在场的人就都知道了他的选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