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94 青龙惨案初听闻 硬斗妖族血教训
作者:观门  |  字数:3301  |  更新时间:2019-09-30 23:50:57 全文阅读

“王!”

麒麟刺的人无所不在,不单单是天坛,还有澡堂子里。夏王铁扶刚刚结束了一整天的朝议,在奴才的伺候下把身上那件繁重的枷锁给脱了,一跃而入凤傍凰,麒抱麟的泳池中时,先还欢呼雀跃的奴才们立马就变得死气沉沉的,而后一个挨着一个的倒在了地上。

“说!”难得的宁静被破坏,铁扶有点不满,但一想到夏一不是莽撞的人,耐着性子的问了一句。

不理会倒地的身形,夏一踩着那些奴才的身体就来到了铁扶的背后,行了一礼,说道:“我王容禀,沛城府衙安南山私通国教,颠倒黑白,已将白村幸存者白闹打入死牢。”

“嗯?”眼皮子突然一抬,铁扶说道:“这种板上钉钉的事,你们麒麟刺还要话痨一番?”

“不敢!”夏一听得铁扶语气里夹着的怒火,赶忙将姿态又低了几分,说道:“经夏十五贴身跟踪后,传回消息,这个白闹已经皆融了骨修,血修的传承,虽说还没得到主流体修的真传,但已经继承了赵之丰的衣钵,基础打得牢固,不仅如此,体内两条血脉的灵智都已经觉醒。奴才调查到,国教的那群人也在盯着这小子,为防止脱了掌控,我的意思是,麒麟刺应该行动了。”

“一个孩子这就引得人族朝教两大势力震荡起来了?”铁扶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夏一,就像看一头听不懂琴音的牛。

对于铁扶的自负,夏一来时早已经设想到了,对答如流:“王,他其中的一条血脉可是生机盎然的!”

“生机!”铁扶听得,玩闹的表情这才认真起来,说了句:“青龙军团的什么人!”

铁扶的失态,让夏一的神色舒展了点,他阴阳怪气的说道:“王,您何必明知故问!青龙军团覆灭时还活着哪个孽种,您能不知道嘛?”

“这么说倒是要认真对待了!”铁扶抬头思索了片刻,这又把身子稳稳的放在了泳池边上,对夏一命令道:“夏一,在南面掀起点动静来,给国教的那些乌鸦点空子钻钻。”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听上去不像是谏言,而是建议,这种语气绝不应该是一个位列人臣的人说出来的,倒像是合作方的。

“青龙军团都奈何我家江山不得,何况是他们的个孽种。”对于夏一的语气,铁扶没有追究,甚至有点接受的意思,说道:“我不仅不要你们杀他,还要你们帮他。”

“真不知道您在想什么。”接了令,夏一一头雾水的转身离开,隐去的身形伴着铁扶的那一句:“记着,我只要他活着,国教的其他的手段不需理会。”

...

对于龙州中的事情,白闹感知不到,都被这样念叨了,连个打喷嚏的意思都没有。

压低了身子,放轻了脚步,缩着头,夹着胸,白闹和林争天的样子,像极了偷吃的男人回家。

近了,白闹已经能感受到斑虎妖那水缸般的鼻孔里喷出来的气息了,与此同时,斑虎妖也有了警觉,倏得一下睁开眼来,三方直勾勾的就对上。

见识过大妖的气势,也看过大妖被打的满地找牙的样子,凶妖并不足以吓住白闹,除了因为对方的口臭而露出嫌弃的表情外,波澜不惊。

“混蛋啊,现在怎么办!”林争天骂的不是白闹,而是那几个把他们扔在这个地方的士卒。

“还能怎么办…”白闹挥着手散了散鼻子周围的气息,喝了一句:“打呀!”

那就打吧!跟着白闹这一嗓子,斑虎妖突然怒吼一声,而后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地面跟着轰隆的一阵晃动,远在外围的猴子一行人紧张兮兮的向这个方向看过来。

要是等到虎班妖站稳了身子再打,白闹和林争天自然是落不下好的,所以就在虎斑妖行动的那一刻,白闹就捏着铁拳直冲胸膛而去,林争天则一记肘杀直遏咽喉。

两人都是全力以赴,攻击成两颗破空的岩石,然而,在如此浩大的威力下,虎班妖没有一点想放手的意思,甚至还模仿猩猩般,敲击了一下自己的胸膛, 一副挑衅的模样!

“畜生,你再猖狂!”说话间,白闹的攻击已到,林争天紧随。

刚刚接触,白闹就感觉到不对劲,只得闭着眼不忍的听着林争天杀猪般的吼叫声。眼看得造化加持的龙爪和虎班妖的胸膛接触,只是传出一声声叮叮当当的声音,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这东西!金做的还是银铸的!”林争天瞪着白闹,惊讶的意思从眼眸里爬出来,想爬到白闹的眼眶里,可惜,白闹并没有接受的意思,他一个后空翻拽着林争天离开了斑虎妖的攻击范围,无畏的一笑,叫喊着:“这样,才够劲啊!”

“疯了疯了!”林争天嘴上鄙夷着,其实自己的气势已经被白闹激发出来了,浑身的内劲都汹涌的拍打着毛孔。

究竟是白闹觉得可以打得过瘾说出来的够劲,还是造化觉得斑虎妖的血液充满活力而影响了白闹的心神说出的够劲,白闹不知道,他也没有时间去思考,右半身瞬间叠上了造化的虚影,左手是银河送葬,右手则是铁拳内劲的外放。

不是各自为战,两道攻击在半空中融为了一体,远远看去像是一只不死鸟,中间是幽蓝色的拳头为头身,左右是元气的堆积为翅膀,呼啸着直奔虎班妖的头颅而去。

“咿呀外和服!”也不知道这虎班妖唧唧歪歪的说了些什么,眼神里的高傲和不屑越发的浓重,伸出一条胳膊来就要拦截。到目前为止虎班妖接触到的人族都是单一力量的拥有者,像白闹这样的从没见过,所以他本能的认为幽蓝色的是内劲,白色的也是内劲,又想凭借身体之坚硬死扛下来。

大意就要吃大意的亏,这一击,直接穿透了斑虎妖的手掌,在掌心间留下一个腕大的洞来,可能是身体里的血也和斑虎妖一样,为这结果呆滞把,愣了一下,方才汹涌的喷射出来。

控制不住身体对血液的贪婪,白闹右半身猛然爆发出一阵雄浑的吸力,龙鳞齐整整的抬起来一条线,方便血液的进入,龙爪爪心漩涡成,带着半个身子在折腾,就连右眼跳跃的幽蓝色的火,也缓缓的勾出一个圆圈来。

喷射出去多少被吸取了多少,甚至有没有喷射的,也要被夺取,斑虎妖再不敢大意,祖力一放,浑身闪烁着可怕的红色,毛发最先开始炸起,里面有一根根的白骨突出来,锋利,尖锐,像是一只大号的刺猬。獠牙跟着渗出来,左右各四根,上下两两分布着,上面的垂下来和下巴齐平,下面的指上去和额头并列,最后完成的是肌肉,可以说是炸裂开来,红色的气息缠绕上每一条血脉。

“糟了!”林争天看得这种情形,大呼一声,也不敢再让白闹折腾了,拉着就要向后撤去,却不料胳膊刚碰上白闹就被白闹甩开,等他着急的把身子移到前面时,在才发现白闹眼神的诡异。

仅看了一眼,林争天就感觉浑身置于血海,无数的冤魂正努力的向他身子爬来,张着嘴的爬来,好像是要生吞,好像是要活剥。胆识再怎么过人,林争天也不敢站着任由这些一个个有白闹三分力道的鬼东西折腾啊,掉头就仓皇的逃窜着。

这些都是意识形态里的东西,现实中林争天只是站着,在白闹面前站着,分明动也没动,汗流的汹涌。

闪了个身,白闹避开了林争天,身形直奔斑虎妖而去,造化不再叠加在身上,带着之前蚁族的鲜血,带着之前斑虎妖的血,大血域形成。

倒是没有包围了林争天,丧心病狂之前,白闹还保持了一点冷静。

虎斑妖抬着头诧异的看了四周一眼,很明显,他也被这大血域里面的怨念影响了,身上的猩红越发明显,后面又是钻进了眼里,痛苦的呼号了一声:“啊!”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白闹跟着出手,一道血色天罚下,正正的击中了虎斑妖。

不同于血蛟,虎斑妖是实体,而且还是修炼有成的实体,这一道血色天罚压根就造不成什么伤害,反是白闹被那骨刺刺伤。吃痛之下,白闹所有的戾气都被激发,血域四处都在激荡,八方血杀出,在虎斑妖身上肆无忌惮的折腾着。

除了之前趁着虎斑妖大意造成了些伤害,现在的白闹感觉不到一点破坏的感觉,眼睛死死盯着八方血杀,突然发现其中有一团外凸出来,瞳孔一缩,紧跟着虎斑妖的身影就冲了过来,带着无边的血气冲了过来。

速度过快,白闹万万没有想到这么大块头的一个妖居然有这样的速度,当下就被砸的失了分寸,身上的龙鳞也是继生长出以来,第一次被砸碎。

没有吸成妖族的血,反是被妖族给放了血。白闹呆愣在原地,就连眼里的鬼火都消散,同时,林争天的幻境也被解除。

左右打量了一眼,林争天甩干了脑袋里那些梦魇,目光放在白闹身上,顿时一惊,现在的白闹活脱脱的一个死人模样,整个身子都被骨刺扎穿,没有鲜血涌,但有骨肉翻,虎班妖更是张着嘴就像白闹靠过来。

“他奶奶的!”骂了一句,林争天捏着铁拳就砸到了虎班妖身上,仍由骨刺将自己扎穿,将自己没有龙鳞防护,脆弱的和纸一样的肌肤,骨头扎穿也无所谓,他还在咬着牙,拳头还在往下,直到铁拳撞上虎班妖炸起的皮毛下的脆弱的肉,方才终止。

误打误撞找到了虎斑妖的软肋,林争天一面将刚才的感觉铭记下来,一面趁着虎斑妖的失神把白闹揪了下来,拖着就向外圈跑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