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93 造化叠身气势惊 计融蚁族火势凶
作者:观门  |  字数:5362  |  更新时间:2019-09-29 23:51:43 全文阅读

有营门的人在带路,沿路的狱卒不敢阻拦,府衙在牢门口安排了个刀笔吏上来询问,但被那吃人的眼神给按了回去,唯唯诺诺的让开了路,不敢出声。

一路无言,直到了城门口,方才听得几声问候声和几声心不在焉的回复。估计整个沛城里,也只有这群州军可以让营门的人搭腔吧。

沿着官道再往北走数十里,越过密林,来到荒漠,而后突然一个折弯,白闹这一行人就被带着来到了一处绿洲里。

说是绿洲,不如说是雾始山流浪在外的孩子,这里不仅仅是草地,还有树木,都是参天的样子,即使和气候宜人的雾始山里的树木相比也差不多哪里去。

营门的人依旧是一言不吭的只管往里走着,白闹这一行人也只能闷头跟着。初始不见路,树根杂乱,花草旺盛,继而往前,格局渐成,丛林修整的整齐,脚下有细小石子铺垫,踩着碍脚。

“停!”前面的人突然转身传了道命令,待看得稀稀拉拉的人群停止了左右摆动,待听得后面的脚步声静了下来,也不交代什么,他们骤然起身就跳向树林两侧。

“啥意思啊!”一脸的错愕,林争天这一行人互相看着,年轻的去问年长的,年长的去问更年长的,然而谁都说不出来个一二三,白闹倒是先于众人感知到了那营门来人的动作,但,这是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眨了一下眼就丢失了那三人的身形。

人群越混乱,领队的就越应该沉着,作了不知多少年的大当家的林争天自然明白这个道理,虽然也是担忧,但他强逼着自己稳下心神来,换上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面容,骂道:“嚷什么嚷,天塌下来还有老子顶着呢!”

“嘘!”隐隐听得前面有声音,白闹立刻比划了一下让大家静了下来,而后慢慢的向前摸索着前行。

最前方有一枝树杈横伸出来,密密麻麻的绿叶刚好挡住了白闹前望的视线,只觉得声音越来越接近了,白闹的脚步也越来越小心了,他缓缓的将树杈扳开,伸出个脑袋往外看着。

注意力从耳朵放到了眼睛上,所以对于那突然消失的声音,白闹并没有反应过来,目光正好对上了树林那头射过来的猩红。

“妖族!”惊呼一声,白闹赶忙将树杈放了下来,对身旁的林争天说道:“妖族,是妖族!”

话音未落,背后猛然传来一阵破空声,紧接着就有不断凄惨的人声响起,白闹和林争天慌忙向四周望去,心里一紧,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方二十个人,眨眼间就倒下了五六个,剩余的也是身上带伤,现在也只有凭借天生神力的猴子还有完全的战斗能力。

“妈的!真的是让我们送死!”林争天暗骂了一句,立刻加入了战斗。

大当家的毕竟是大当家的,兵字诀在他的手里和在白闹手里,杀伤力可说是天差地别,一记铁拳,一往无前,串了一胳膊的妖,一记肘杀,所向无敌,顶了城墙厚的妖,一斩踝削,披襟斩棘,划了一圈子的妖,一记肩突,激流勇进,撞杀身前冲的妖,一记膝撞,勇往直前,塌了畏缩退的妖。

白闹看着林争天的这五记兵字诀杀招,顿觉得新奇,要知道无论是王三还是岳后,兵字诀多的是直来直去的杀机,少了该有的灵性,区别就是,他们两人把兵字诀变成了利器,而林争天把杀字诀变成了真正的兵器,所以,白闹立刻把目光紧紧盯着林争天。

来来回回都是那五招,白闹看得没有一点疲惫感,也渐渐发现,无论林争天怎么折腾,腰合,脖旋,腕斗三招始终没有施展出来。见识过岳后那三招的威力的白闹,始终觉得林争天不应该会偏偏跳过这三招的,努力的在前五招上搜寻着那三招的迹象。

用心去感悟,终有收获,白闹总算是感知到了王三那三招的去路,他没有单独提拎出来,他在结合,每一击都带着这三招的影子,可见,铁拳下腰紧绷,脖延伸,腕微动,肘杀下腰直挺,脖弯曲,腕回收,可见膝撞下腰激荡,脖微扭,腕旋转,可见踝削下腰扩张,脖内缩,腕伸展,可见肩突下腰微扭,脖硬撑,腕背后,五招每一招都融入了那三招,所以林争天的铁拳是可以旋转的,肘杀是可以附力的,膝撞是可以锋利的,踝削是可以直冲的,肩突是可以摆动的。

觉得有点熟悉,白闹紧抓着这分熟悉感跟着回想下去,他立刻就知道了这熟悉感的来源,是在将姓人那里,是在将姓人的城门那里,是将姓人的那名汉子,这是身体所有力道的结合,这是王三的强处和岳后的强处的结合。

三者白闹都接触过,也都付出汗水苦修过,所以他现在打算尝试一下,对着就近的妖出了一手铁拳,加持了腰合,加持了腕斗,加持了脖旋,身体所有的内劲也都跟着起舞,料想这一击应是神挡杀神的,然而,事实给了白闹一个大嘴巴,他这一拳打在妖族身上,轻飘飘的,可以说是与没有内劲的凡人的拳头相当,若不是靠着瞬间弥漫上脸的龙鳞撑住了那妖族反手的一爪,白闹现在估计已经破相了。

不甘心,白闹又试了一次,可事实赤裸裸的揭示着他的不中用。气急败坏之下,白闹直接摊开龙爪,一巴掌就将面前的几名妖族给拍碎,而后安下心来仔细的思考着自己和林争天的差异。倒地的妖族到闭上眼都想不明白,这个弱小的人类前后的差距为什么这么大。

田回春留下的丰富经验再次给白闹帮了忙,先是想着林争天为什么要这么做,搞清楚了三者各自的作用,再是想着怎么做,搞清楚了三者之间的联系,尝试了所有可能的组合,最后再查缺补漏。

理论基础白闹总算是建立起来了,接下来是实战了,白闹深知不能急功近利,所以从开始的融合先做起来,兵字诀疯狂的运转,内劲从造化的身体里钻出来再涌到自己的大穴位上,没有都放出来,白闹留了一半,在铁拳外冲的时候,剩余的一半被白闹强制的顺着经脉开始融入腕,腰,脖。

这一拳打出去,虽然还是轻飘飘的,但总算是有了点模样,至少妖会龇牙咧嘴一下,而不是没事人。意识到自己的分配还是有点误差的,白闹停下来继续看着林争天,亏得是这里的妖族够多,够林争天杀,也够白闹看个清楚。明白了理论的白闹,直接把目光放在了林争天出手时各部分的内劲积蓄上,继而再推测出内劲的分配,模仿着,白闹又出了一拳,果不其然,这一拳下,轻易的就破开了妖族的血肉,但也仅仅是一只妖而已,再没了后劲。

“不对啊!”白闹摸着自己满脑袋的问号,努力的回忆着林争天的一举一动,片刻后,方才恍然大悟的“噢”了一声,林争天的五招和那三招是联系的,并不只是分了内劲就行了的,依靠三招带动全身的内劲反哺到每一击之上,方而成了杀神的模样。

学的还真是皮毛,白闹感叹一声,立刻按照先前的方式,将内劲运转着。本以为只是战斗方式的提升,白闹万万没有想到还有别的好处,内劲在这样的运转下,造化跟着翻腾起来,龙爪伸到白闹的龙爪和右腿上,龙身挨个贴紧白闹的右半边身子,龙头直接上升,闯入了白闹的头,眼对应眼,鼻子对应鼻子,嘴巴对应嘴巴,虽然都只是半个,但白闹现在的身子无异于造化的本体。

感知到身体极速提升的力量,白闹总有种不宣泄出不痛快的感觉,直接捏着一记铁拳就向妖族冲了过去。这一击,完美的继承了林争天的手段,但比林争天更加强势,一拳之下,不仅串联了一胳膊的妖,更是在飞速的旋转下,将这些妖族的身体全都粉碎。

血没有一滴流出来,旋转的快乐,吸力也是强横,一滴不落的被造化夺走。“爽!”体会到造化兴奋的感觉,体会到力量的提升,白闹不禁暴喝一声,挺着身子就冲入了妖群。

有了白闹的加入,本来还显得身单势薄的林争天和猴子得以喘了一口气,林争天好奇的瞥了一眼白闹,仅一眼,他看到了王三的影子,看到了岳后的影子,也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内心为白闹的天赋震惊,因为林争天的这招式整个林帮没有人学会,内心也为白闹的努力欣慰,内心也为林帮的大大小小的慷慨自豪,因为白闹继承的是王三和岳后,继承的是他们林帮的兄弟们看家的本领。

这点妖族不够三人杀的,顷刻间,白闹偶尔显现出来的造化身上的幽蓝色就被血液的红覆盖。

猴子忙着去看受伤的兄弟的情况,林争天则上来锤了一手白闹,说道:“小子,偷学的本领不错啊!”

“不算偷,不算偷!”被当事人撞破,白闹觉得尴尬,憋红了脸,说道:“那个,体修人的事怎么能算偷!”

“那算什么?”

“借鉴!”

“好嘛!脸皮和三弟是一样一样的厚。”打趣了一句,林争天也知道现在的局势并不是话家常的时候,换上严肃的神情对白闹说道:“想不到,这个地方居然藏着这么多的妖族,我估计前面还有,怎么办?”

“外围的都是一些实力弱的,里面要是真的还有,我估计实力会越来越强,带着咱这些人过去,那就是送死去了。”说着,白闹的目光伸向了密林的深处,又说道:“我建议,猴子留下来保护这些人,我们两个先行一步看看,沿途能杀干净就杀干净,等把路探的差不多了,再回来接他们!”

“好办法!”白闹的建议无疑是最稳妥的,林争天立刻就接受了,把猴子叫到身边了,好一顿叮嘱,然后和白闹并肩着往前走去。

都有内劲傍身,没了那些只会争凶斗狠的常人的拖累,白闹和林争天的速度快了不少,待看遍了脚下随处可见的巢穴,两人总是脱离了这一片区域。

“停!”又听出前面的动静,是无数的磨牙的声音,白闹赶忙挥手示意林争天,而后小心的就着树叶潜伏了下来,扒拉着树叶就往外看去。

林争天悄悄的靠近了白闹,连片叶子都没有惊动,视线擦过白闹的脸庞射出去,心头一阵震惊,这一次的妖族,是蚁族,而且还是青毛蚁族,这种凭借着数量活生生的堆死对手的种族,不仅是人族,就是妖族也没有多少普通种族想招惹的。

“怎么办?这东西可是烦人的厉害啊!”和三花会争斗,林争天有数不清的馊主意,可对上妖族,不清楚特性的他,智商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白闹仔细的将附近的情况打量了一番,而后对林争天说道:“林大哥,会取火不?”

“啥!”呆愣了一下,林争天方明白了白闹的意图,蚁族怕火确实是事实,可这成千上万的蚁族一把火怎么能烧个干净,不解的说道:“会是会,只是他们能乱跑呀,要是一不小心跑到猴子那边,可不是遭了殃了嘛!”

“没事!”确定林争天会取火后,白闹直接趴在林争天耳后将自己的计划交代清楚,完事,也不顾林争天的质疑,诡字秘技释放出来,乘着清风就向对面冲过去。

没有引起一只蚁族的注意,赵之丰的手段可是连国家的净世都能瞒过去的,更何况是这些低等的妖族。到了边缘,白闹还又刻意往后退了两步,冲着林争天的方向就喊了一句:“动手!”

刹那间,自白闹和林争天体内瞬间就涌现出无穷的内劲,形成了一个半圆,快速的往前推进着,在蚁族左顾右盼中合拢,轻易就将整个蚁族囊括进来,

两股内劲相融的刹那,白闹已经动手了,造化破体而出,身形成一条蜿蜒的长河,穿梭在密林之间,一嘴下去,折碎了不知道多少树干,而后含着就飞回了白闹的内劲中冲着蚁族扔了下去。

不用等白闹的命令,在看见不断有树木砸下来的时候,王三已经将背后准备后的火苗打翻到了身旁的树上,先是翠绿的叶开始烧起来,继而整个树干顺势就烧了起来,生怕将整个密林都点着,林争天赶忙腾出一只手来,放出内劲将那颗燃烧的树折断,而后在半空中给自己的内劲松了个口子,把带着火的树扔了下去。

”烧吧!烧吧!”此刻,白闹和林争天的心里都是这两个字在回荡着,跟着这两个字的,则是滔天的火焰。

蚁族想要逃脱这人间炼狱,可是四面都被内劲阻挡着,只能不断的撞击,拼命的撞击,想要在火焰烧过来之前撞出一条生路来。

有造化的加持,白闹的内劲自然没有任何问题,可林争天不行啊,撑出这么大的一个圈来,已经耗干了他近一半的内劲,更是在细水流长的补给中,不知不觉的见底了,眼看着残存的蚁族就要撞开个口子了,他激动的冲着白闹喊道:“白闹兄弟!我撑不住了!快想想办法!”

“好!”应了一声,白闹盯着半空中高高挂起的造化,计上心来。意识全出,造化刚刚萌生的意识抵抗不住白闹的攻势,转眼间就败下阵来,身子也被白闹指挥着可以随意的折腾。

巨大的身子,意味着巨大的空间,白闹指挥着造化猛吸了一口气,刹那间,四面八方兴起狂躁的风,要不是林争天双腿够稳,怕是连他也要被卷进去。吸足了气,造化的头立刻就伸入了内劲圈中,白闹怕气量太惊人,一口出去吹灭了火,所以慢慢的分了几次放了出去。

有了风的鼓动,火势越发凶猛,里面的那点树枝,眨眼间就被烧的乌黑,整个内劲圈再没有一点可以轻松的地方,所有的蚁族都被火焰折腾。

虽然可以确定里面没了生机,白闹还是害怕有一两只的遗漏,硬是等到这堆火熄灭,方才招呼着林争天收回了内劲。

先冲出来的是烟,浓浓的烟,翻了几滚,组成各种姿势的向四面冲着,再冲出来的是林争天,被熏得盯着泪眼的林争天。

“咳咳咳...”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林争天的声音都变了,对白闹说道:“等等,让我缓缓,恢复了内劲再往前走,我可不想被哪个不开眼的妖给吃了!”

...

“白小子,看见没,这地方就没个善茬,又是斑虎妖,看这打呼噜的架势,再弱,也得是个凶妖吧!”担心惊醒了斑虎妖,林争天可是尽力的压低了嗓子。

对于妖族实力的划分,白闹知道的并不是很明确,不由得问道:“凶妖是个什么妖?”

“不会吧!你连这点常识都没有?”白闹的无知可是真的刷新了林争天的人认知,他耐心的解释道:“妖族的划分有两个说法,从血脉来论的话,自上往下有帝妖,王妖,将妖,兵妖,工妖以及奴妖,从实力来论的话,自上往下是有天妖,地妖,大妖,凶妖,血妖以及兽妖。按我现在的实力来说,估计可以和个血妖斗斗,但对上凶妖怕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你的话,”说着,林争天上下的打量了一番白闹,内心又把造化的模样刻画了一番,最后只能换成无奈的神色说道:“继承了我们林帮所有对兵字诀研究的精华,而且每关还过的扎实,鬼知道你这小子有多强! ”

“...”不知道该说什么,白闹支吾了一句,把视线再放到斑虎妖的身上,说了句:“不管怎么样都得过,我下去探探深浅。”

实力是不及人,但阅历是白闹没有的,林争天担心白闹出什么事,一把拉住白闹,说道:“我陪你一起去!相互有个照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