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85 血肉开路祭英魂 兄弟齐心道归一
作者:观门  |  字数:5393  |  更新时间:2019-09-28 02:57:59 全文阅读

“现在线索全断了,我们整理整理,看看还有什么能利用的不?”

两人的谈话并没有因为恢复相互之间的关怀而中断,他们还需要探索,还需要研究,刘当归拉着椅子凑近了白闹,一边苦思冥想着,一面还呼唤着白闹。

“没了,现在我们没什么能利用的,可以这么说,当事人都死的干干净净了,要说还有人有可能知情,那就是...”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的说出了那一个名字来:“自十二!”

“对对对!还有自十二!可是这人一向来无影去无踪的,我们要去哪里找他?”知情人是重新挖出来一个了,然而,头也跟着大了,要知道,这个生来就是杀人的自十二,只要不是战斗中,哪怕是朝夕相处着,存在感也不是很强,时不时的还玩一下消失,现在又是到了这么大一个沛城,想找到他,难道不亚于是大海捞针。

“当归,你说,我们在雾始山里打杀出来的情谊是不是真的?”没来由的,白闹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话,问得刘当归一阵的错愕,他仔细的思索了一番,说道:“不管怎么说,同生共死,同甘共苦是真的,我相信,是个人,那都是一段宝贵的经历吧。”

“对喽,我对自十二是有信心的,就像当初三哥放走他的时候。再等两天吧,他会出来的。”

“你是说?”扳着指头数了数日子,刘当归立刻明白了白闹的意思,两天以后,是王三和林帮的那群汉子们月祭的日子。

民间有传闻,人死后,灵魂成点点光点,散落在外,一月方能汇聚。汇聚的灵魂会在墓碑上盘旋,待看过亲人的样子,方才不带遗憾,安心归入轮回,再世为人,所以,月祭对于人族每一个有亲人离世的家庭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必是亲戚满堂,挚友齐聚。

...

一个月了,林帮总舵已经生出杂草,打斗的痕迹被穿梭其内的蛇虫破坏,除了家长里短的闲谈,没有人再会记得那夜的风雪,也没有人会再记得一度威风八面的林帮。但是,白闹不会忘,刘当归不会忘,王政文和方七儿不会忘,就是妖族的嫣然也不会忘,因为,支撑他们这份记忆的,是那个男人,那人大大咧咧的男人, 那个无所畏惧的男人,那个张嘴闭嘴就是他奶奶的男人,那个名叫王三的男人!

月祭的这一天,白闹出门特别早,刘当归也早,隔着中间的花草对望一眼,两人都可以看见对方眼里的风尘,那是在记忆里奔跑了一夜的风尘。

接二连三的,有其他门开启的声音,方七儿,嫣然,和王政文齐齐的从屋内走出来,在林帮那一晚的浩劫中存活下来的受过王三的恩惠的人,都出来了,带着满面的悲哀出来了。

“走吧!”这个时候,多说多悲,还不如一言不发,白闹淡淡的说了一句,而后当先向门外走去。

岳后他们很会选地方,那个安葬着林帮众人的小山岗,正是对着城内的林帮总舵,所有的墓碑也是朝着这个方向,刚够守候。

不仅是王三,刘当归和王政文挨个给每块碑前摆上了鲜花,而后才来到白闹的身后,静静的看着苍劲有力的“王三”二字。

白闹,刘当归,王政文和方七儿都没有哭,连泪也没有,只有柔弱的嫣然没忍住流出来了,但马上就被方七儿给擦拭了,还压低了嗓子安慰道:“别流出来,三哥见不得哭哭啼啼的。”

“哈哈哈哈!”听的方七儿的话语,白闹忽然狂笑起来,看着方七儿,赞赏的说了句:“说得好!三哥这样的人,就是躺着,也只有像我这种猖狂的笑配得上。”

白闹的笑声里,又跟着刘当归的,一样的肆无忌惮,一样的无法无天,不仅如此,他边鼓动着另外的三人,边在王三的墓碑前转了个圈,说道:“来,三哥,看好了,看我们这哥几个可是怂包的样子?”

方七儿看着白闹和刘当归的样子,尤其是白闹的,欣慰的笑了起来。哪怕挚友的尸体就密封在面前这个石碑的下面,白闹的身影还是那么的坚挺,还是那么的伟岸,一如那个晚上雷电交加下的他,一如那个晚上鬼兵冲锋前的他。方七儿知道,白闹没有被打败,同时,也在心疼,因为白闹也是被打败了,败的体无完肤,她很难相信,一个人要经历过多少生死的离别,方才能有这么巨大的承受能力。

方七儿是人精,可王政文和嫣然不是,他们互相看着,眼里的不解弥漫出来。

“带他们回去!从东边走!”笑声戛然而止,而后冷冰冰的吐出几个字来,声音来自于白闹,是冲着刘当归,“他们来了!”

不用去解释,刘当归知道是谁来了,在两天前,他和白闹,已经将所有可能前来祭拜的人作过总结了,其中不乏有想着一网打尽的国教。

“你留着?”在提出国教的设想的时候,刘当归就问过白闹处理的方法,当时白闹只说了一个撤字,但他没有想到这个撤是只针对他们三个人的,担忧的问道。

“三哥的路,得有些人在脚下垫着。”说罢,白闹走上前去,一把按住了王三的墓碑,又重复了一句:“走!”

“小心!”不用白闹再废话,刘当归转身就带着其他三人向东边走去,心里没有一点担忧,这种信任来自于相处,来自于血与火的相处。

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同时,也有新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诚如刘当归所言,雾始山里是朝夕相处,所以白闹可以轻易的感知到来人,当他在白闹的身后站定时,白闹出声了:“你来了?”

“嗯,来了!”自十二重重的应了一声,每一个字都像是鼓槌,敲击着这方天地,也敲击着白闹的心。

“和国教一起来的?”自十二的亦正亦邪,白闹没有办法像王三那么把握,所以还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顺路而已!”回了一句,自十二再没有言语,他相信,就这一句话,白闹就应该懂了。

说话间,背后有密密麻麻的人涌了上来,都是一身白衣,都是殿清,领头的就是那两个曾上门捣乱的王云和张林。

或许上次的亏损太过严重,人还没到近前,王云就扯着嗓子对白闹叫喊着,言语间都是自以为是:“白闹,你爷爷我来取你狗命了!”

白闹并没有搭理王云,对自十二说了一句:“叫的凶的这个归我,那个归你!”

说罢,白闹忽而转身,内劲自脚下喷发,而后身体极速的向着王云冲了过去,铁拳捏在手里,幽蓝的龙鳞象征着死神的镰,锋利的龙爪宛如判官手里的笔。自十二也动了,不同于白闹,他的身形微微一晃,消失在了原地,去了哪里没人知晓。

白闹的速度太快了,王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前段时间还在他的法相里苦苦挣扎的少年,转眼间,就拥有这么恐怖的实力,当下来不及再动用什么,只得把背后的法相支到面前来,疯狂的旋转着,体内的真元不断的被抽到其中,花骨朵再次绽放开来。

“来呀!”上一次,就是依靠法相将白闹关在其中的,所以尽管王云已经下意识的给白闹的定位拔高了一筹,但还是天真的想着自己的法相是攻无不克的。

事实给了王云一个响亮的巴掌,这次在白闹面前,他的法相就是一层纸,轻易的就被白闹的铁拳打穿,而后去势不减的落在了王云身上。

能成为殿使,实力自然不弱,白闹这一拳是打中了,但也仅仅是打中而已,除了能引起王云体内血液的震荡外,再没有其他作用,因为王云早已经在自己身体上铺了一层真元防备,就像是穿了一件软猬甲。

“第二次了!”离得近了,两个人的脸也正面对上了,王云的怒火快要将眼睫毛点燃了,恶狠狠的对着白闹说道。

距离上一次被破了法相,时间不是很长,仇恨不够遗忘,同时,白闹的仇恨也不够遗忘, 他冷冷的看了王云一眼,说了一句:“还会有第三次的,但不会有第四次了。”

一句话相当于宣告了死亡,作为一个养尊处优溜须拍马的殿使,这种狂妄本应该是在他身上的啊,王云直接指使着背后的法相就向白闹冲来。

没有理会,就王云这点法相聚拢的真元和元气不够白闹看得,只是心念微动,左眼那黑红蓝纠缠的三色光芒就亮了起来,同时,缠绕在王云法相上的所有的元气都被牵引着,在白闹身边聚集起来,先还看着饱满的花,现在就剩一跟光秃秃的枝了。

“怎么回事!”感觉到自己的力量被剥夺的王云惊恐万状,他居然想着让白闹给出答案来,就看着白闹,吆五喝六的说道:“你,把我的元气还给我!”

“脑子里有泡!”这是白闹的第一想法,同时,也是造化的第一想法。对的,见不得呆鹅出风头的造化紧跟着来了,他拱着自己的龙头就沿着白闹的龙爪冲了出去。

嘴还没有张开,龙须先把王云给绑住,继而,王云所有的真元和元气都被造化掠夺,当然,期间也免不了血,眨眼间,面前的那个总把自己捧得高高在上的殿使就成了一具人干,造化这才炫耀的回头看了一眼白闹,挑衅的看了一眼白闹左眼的呆鹅,将王云一口吞食。

国教信奉的是个不知名的神,既然称之为神,那肯定是监察四方的,所以哪怕是殿使死了,殿清也不敢后退,也不想着后退,他们列着队形,齐整整的喝了一句:“哈!”然后,长枪指向,万箭开弓,冲着白闹冲杀了过来。

自十二还在和张林缠斗,他没有白闹这样诡异的力量, 只能依靠着手段,收拾的是慢了些,但一直都处在上风,白闹放心的收回神来,看着那些严阵以待的殿清,龙鳞慢慢布上脸庞,右眼幽蓝色的火再次跳跃起来,左眼三色的光也跟着闪耀,至于造化,早已经缠在了身上。

对于这样一支军队,白闹不敢大意,所有手段齐出,冲着人就冲了过去。

长枪点点白,不及爪尖光,倏得天外闪,身首两分离。箭雨阵阵寒,汇流起波涛,自有神龙起,江河节节败。元气布乌云,压身身欲摧,血手弹指间,银河送葬来。百人声齐喝,杀意填山谷,烈日坠人世,血域涤万恶。

一个诡字闪,长枪且随身,另有破字亮,八式掀狂风,齐意响伴奏,攻击共我舞,鲜血勾丝线,遍地韭菜割,龙嘴吐九幽,蝼蚁命难留,内劲喜驰骋,急吹散柳絮,造化迷杀戮,身下无根萍,自成弄潮儿,大势随心意。

“你杀的倒是挺快的。”不知不觉间,自十二已经处理了张林,解决了身边的两个麻烦,赶到白闹身边,明显的带着嫉妒和敬畏的说了一句。

“我在进步。”白闹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没有妄自菲薄,也没有目中无人。

一个人是堪堪应敌,两个人就显得绰绰有余了,白闹这还能腾出空闲来和自十二聊天:“你说的,肖林强奸三哥的母亲这件事,是怎么回事?”

“怎么你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对上这句问话,自十二有点发蒙。

白闹解释道:“我和当归在追踪一件事,正好卡在这儿了,你还知道些什么,能不能详细说说。”

自十二这次久久没有回音,看着也是受了侮辱的殿清们攻击的紧凑了,看着也是在西靠从哪里说起,白闹等待了半晌,方才听到他的回答:“这是三花会派我去国教进修的时候,我在明清殿里偷听得来的,当年三哥的母亲查出了其丈夫的尸首的丢失和当时的县令肖远有关系,于是只身上门去讨要说法,却不料途中撞见了肖林。你看现在三哥和政文的长相你也能知道当时三哥的母亲是怎样的一副容颜,肖远这人好色成性,他的侄子肖林更是继承了这家风,为了引诱三哥的母亲,肖林承诺,只要陪他睡一次,便把真相全盘托出。本来丈夫死了,三哥的母亲就没有活下去的奔头了,想着即使不贞也能给丈夫立一个坟,所以三哥的母亲就答应了。也是小看了肖林的无赖,一番云雨之后,吃干抹净的肖林拒不认账,更是将三哥的母亲痛打一通,扔出了院门。心灰意冷之下,三哥的母亲选择了自尽。”

“禽兽!”嘴里骂了一句,又听得还有国教的事情,白闹手里的力道更是重了点,一巴掌拍下来,直把面前的殿清打成碎肉,这才追问道:“这种事情,怎么街坊邻里的不知情,国教倒是知道的清楚。”

“全沛城都知道,肖远这个人不近王朝,不近国教,只近钱财美色,在明清殿里面能成为谈资的,想来这件事情中有个环节,也是他们花了黑钱了。”

“那这么说来,墓园的事,莫非是国教指使的?”说着,白闹不由得将整件事情串联起来,当下心里就有了着落了。烈士们生前没有接触到鬼兵,却是在尸骨里发现了那些幽蓝色的气息,再联系到在不返湖里见到的一幕幕,想必是国教拿着烈士的尸体去进行研究了!

那么这些尸体又是被带到哪里去研究了呢?

白闹忽然想到了王三所说的三鸟原,将海中了鬼火的三鸟原!其鬼火纯度之高,力量之刁钻,白闹可以说是生平罕见,那么,三鸟原极有可能就是这个研究的所在!

情形已经明了了,白闹相信,事实哪怕不是如他所想,也差不了几分,只是他现在不确定所谓的鬼兵是国教创造出来的,还是国教在研究克敌之法,毕竟从整个百鬼夜行的事件上来看,白闹宁可相信是王朝动的手脚,毕竟国教的损伤太大了,绝不是一个爱惜羽毛的大势力能做出来的!

正在思索间,突然感觉眼前一阵光芒闪烁,白闹这才想起来自己还身在战场,抬头望过去,发现自十二正挡在的他前方,还挤出来一个看傻子般的眼神看着白闹,说道:“干嘛呢?现在这你死我活的情形,一个不小心就容易命丧黄泉,你还不认真点!”

只顾着教训白闹了,当背后冲过来一支箭时,自十二竟然没有发现,好在白闹及时挡住了。龙爪一把抓住箭头,白闹冲着自十二挥舞了一下,说道:“扯平了!”

这场景太过于熟悉,两人互相看着,都是笑了一声,而后转身杀入了人群。

停止了闲聊,停止了思索,白闹和自十二两个人完全沉心在杀戮之中的时候,再也不是剩余的这些殿清能够承受得了。从高处看下来,不像是殿清包围了这两个人,反是这两个人包围了殿清。

杀杀杀!杀个干脆!杀杀杀!杀个痛快!杀杀杀!给王三的奈何桥上杀出个人肉垫子来!从日头东升,到树梢挂日,白闹和自十二将这群来犯的殿清杀的一个不留。

停下了手,两人稍微歇息了一番,造化到不觉得累,欢腾的穿梭在战场之间,大口大口的吞噬着满地的血和满地的人。

“你这个造化,是越来越邪门了。”自十二看着这样的场景,只觉得脑皮发麻,那句话里包含着他从心而发的胆寒。

“还好吧!”白闹拍了拍手,抬头看向造化的间隙,耳边响起了脚步声,不用回头,知道是自十二要走了,白闹出声叫喊道:“哪里去啊?”

自十二转身看着白闹的背影,这时他才他发现,这个十一岁的孩子的背影已经比他这个成年人还要挺拔了,也是欣慰,也是内疚,他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浪迹天涯。”

“这就是天涯!”从造化身上移出眼神来,白闹看向了自十二,满面微笑,灿烂的好似冬日里的开出的雪梅,他说了句:“三哥看着你呢,你活得,是三哥的那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