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83 本源归鲲不返湖 巧遇刘王进墓园
作者:观门  |  字数:5035  |  更新时间:2019-09-26 23:46:39 全文阅读

人啊,折腾的累了,自然也就安静了。

赵宽的话白闹还是没有放在心上,固执的又拉了几轮,又脱力了几次,又得到几次绝望,这才冷静下来,一个人失落的抱着鲲的本源,捂着兮兰晟皿,当先在幽深而冰冷的湖里游动着。

不过也不是白费功夫,在脱力和用力不断交替的过程中,积蓄的那些多余的血液已经被吸收的差不多了,虽然还有明显的浮肿迹象,但好歹不是那么明显了。

也不知白闹此刻的心境与这无边的湖水究竟是哪个更凉。赵宽跟在其后突然蹦出了这么个疯狂的想法,而后又忍俊不禁的轻笑了下自己的不合时宜,继续闲庭信步的跟在白闹的身后。

本源没了血潭的遮挡,鲲很轻易就能捕捉到位置,于是,急切的向着白闹的方向移动,越是接近,越是兴奋,若不是没手没脚,估计早就是手舞足蹈的样子了。

行不过一里,白闹老远就看到鲲蠕动着的笨重的身子,阻力也随着他翻腾起的水花加大,索性停下了脚步,等鲲自己赶来。

相遇。没有着急着索要自己的本源,鲲先是围着白闹上下游动,转着圈的把他打量了一番,而后问道:“不严重吧?”

不受伤那是假的,鲲自己也知晓这一点,说太多又觉得肉麻,干脆四个字表达了所有情绪,其实打心底早已经将自己整个身心许配给白闹。

看着鲲迫不及待而充满希冀的眼神,白闹心里的阴霾多少消退了一些,也不回答,只是把上衣一掀,露出那颗晶莹剔透的本源,说道:“诺,这儿呢!”

说着,白闹扶摇直上,又来到那个熟悉的位置盘坐下去,将本源递到鲲的嘴边,塞了进去,而后摸着他的头说道:“快吞了吧!马上,马上你就是真正的鲲了!”

本源看见鲲也欢喜,嘴巴只是刚咧开一条缝,自己就跳脱了白闹的手掌钻了进去,越过喉咙,顺着食道,直直下去,而后一拐弯,安然呆在了背部。

本源就位的时候,鲲的身子立刻就直挺挺的摊开,若不是内里有骨骼声响动天,白闹还以为是自己带了颗毒药回来。不消片刻,整个鲲开始爆发出一阵阵蓝光,不是像日耀那种毫不讲理的蛮横的洒下,他是沿着体表道道有迹可循的古老的符文亮起。刹那间,整个湖底的湖水立刻一凝,无论是湖水,还是残存的水蛇,深藏在其中的点点蓝光都开始闪烁,漂浮,而后向着鲲疾奔而来。

应是浪漫的时刻,偏偏自那鲲的体内又有一股雄浑的气息席卷出来,先是将所有蓝色的光点推开,再把它们包围一并带回体内。那种气息,恢宏而古老,充满生机又森森死气。吹拂过白闹,接触了赵宽,于是两人眼前直浮现出一片无垠的荒芜的土地。

这,就是上古异兽,这,就是上古异兽的底气,随便的举动都能让人看到历史的厚重。

异变前后持续了没有多长时间,白闹还没从美景里回过神来,就看见一颗更加美丽的幽蓝色光珠从鲲的嘴里飞出,先是围着他的身体打转,然后不由分说的钻进他的体内。

知道没有什么恶意,白闹也不抵抗。像是盛夏时节从头泼下的一盆冰水,白闹的精神随着这颗光珠的入体凉快了不少,与此同时,鲲那感激涕零的声音也在耳边响起:“这个光球与我心神相连,是我精气的部分精华,有了这,不管是江河还是湖海都能如履平地,还能使用天地元气,等哪天你要是能把我这道精气炼化自己的了,更能和我们一样,成为元气的挚友。另外,以后要是有人敢欺负你,你就对它大喊一声鲲,不管你身在何方,我马上赶过来帮你。”

白闹找回本源,全是善意使然,也未想过索取什么,于是摸了摸鲲的头,回应说:“你先快点修炼,变得厉害点,以后用得着你的地方多的是。”

“你放心,有了这本源,我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在这大陆上横着走了,哈哈哈哈...”

一阵笑声,刺激的白闹头疼,他寻思着吹牛的声音就这儿刺耳吗?于是,也不等鲲冷静下来,立刻向湖面游去,期间也曾冲鲲摆了摆手,喊到:“再见啦!好好修炼啊!”

......

本源回归鲲,整个湖水的温度都回升了,至于那些水蛇,一个个的褪去了嚣张的模样,再不见外露的毒牙,也再不见幽蓝的眼。所以,白闹这返行也算顺利。

一跃而出。

久违的阳光打在脸上,因为浸泡而有点发白的皮肤也开始慢慢泛红,暖流从天灵盖开始,向整个身躯漫延而去。白闹安静的站在湖边,以手遮头,等着眼睛适应光线。

“再见了!”白闹心里默念一声,他不知道自己哪天会倒在阴谋的碾压下,或许从这深山里出去的第一步就是死亡,于是暗里提前告了别。

往前走了两步,潇洒的不行,不料,路过一棵粗壮的老又磨叽的停了步。

也不是蓄谋已久,也不是故作文雅,全是一时情绪失控,白闹左手并指成笔,在那老树皮上刻下了三个大字。

虽有些扭捏,但也算苍劲有力,乍看上去,还别有一番风味。

刚刚收笔,赵宽就又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了白闹身边,仔细的看了看,嘴巴跟着轻声念出来:“不...返...湖?”于是,一脸狐疑的看着白闹问道:“你就这么确定你不会回来?鲲好歹也是个上古异兽啊,有他帮你,你报仇的路不是更简单点?”

“唉。”白闹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我没有见到那个黑衣人也就罢了,可事实上,我不仅见到了,还见到了他轻易就把你打败。然而,这还不是结局!这还只是个开始!我能想象到我接下来的路将会有多难走,何必要拖累更多的人呢?”

“谁说他把老夫打败了?老夫不过是一时不小心着了他的道…”听得白闹这样赤裸裸的把战局揭晓,赵宽的脸居然红了,但他还是强硬的狡辩着,不过白闹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

“说来,我倒是有件事情想问你,你之前喊了一句什么别再入伍,你以前是当兵的?”

赵宽没有料到自己失控说出来的话居然被白闹听见了,也不再继续狡辩,一张脸惶恐而不安,快速的扭过头去,向着沛城的城里走去。

白闹见此,知道自己可能是揭了这老人的伤疤,赶忙收了内劲,跟在屁股后面道歉道:“对不起啊,前辈,我不是故意的,就是一时好奇而已。”

话头对的是无边的寂静,除了有急切的脚步声,低沉的兽吼声和花草的呢喃,再无其他。

白闹一头雾水,要知道整个大夏王朝以武立国,大夏子民以军功为耀,怎么到了赵宽这儿,就成了一段羞耻提及的过往了呢?

“对不起呀!前辈。”赵宽的无声让白闹有点难受,他紧跑两步,赶上前去,嘴附在他的耳边继续唠叨着。

赵宽依旧不搭理,白闹真急了,一把拉住赵宽的胳膊,说道:“前辈,我真是无心之言,您不要和我计较了。”

平日里嬉笑归嬉笑,但有垂死的悉心照料在前,及时的出言指导在后,白闹心里还是十分尊敬这个话多的老人的,事已至此,言语里不免都带着几多哭腔。

“行了。你这个臭小子啊。”仿佛是被白闹的软磨硬泡卸了甲,赵宽没好气的转过身来批评了一句,而后转过身去,眼看着山林间露出的一角沛城城墙,悠悠的对白闹说道:“这世上啊,没有谁是好捱的。”

听上去语气平平淡淡,在白闹耳里炸开却是抑扬顿挫的,一句话,一品,再回味,百般滋味。

老人惦念着过去的时光,新人放映着现在的哀伤,一老一少,就这样沉默无言的向着沛城赶去。这样的气氛,一直延续着,延续到沛城城门里。

大中午的,秋老虎夺了夏日的光,冬天这又接了秋老虎的班。阴寒几天,现在的日头晒得人头脑发闷,闲着的人没有谁愿意出来。

逛街的人少了,支摊的人也就少了,整个城门空荡荡的一眼就能看到路的尽头,于是,那两个直闯过来的身形变得特别明显。

当街站住,赵宽对着白闹说道:“好像是当归和政文那两兔崽子,急匆匆的,该不是出什么事了吧!”

“走,上去问问。”这一趟走的太久了,而且赵之丰还在闭关疗伤,白闹也担心国教趁机生事,拉着赵宽就上前来了个照面。

“嗨,你们两干嘛去?”

白闹他们是背着光,所以第一时间,刘当归和王政文没有看到那道身形,直到白闹出言,方才知晓是他,两个人的面容也随之变得兴奋起来,尤以王政文为最,他蹦跳着说道:“太好了!白闹兄你回来了!我们还正打算找你呢!”

“找我?是不是武馆出事了?”目标还真的是他,瞬间白闹心里积存的慌张更多,一把握住刘当归和王政文的手,就焦急地问道:“国教又来了?”

“没没没。”看得紧张的模样,刘当归赶忙出声安慰道,接着说道:“是这样,那天我们在乱葬岗的事情,我和政文聊天的时候一不小心说漏嘴了,这不,他就是要缠着我过去看看嘛,可你也知道,我就去了一次,而且路还七拐八拐的,实在想不起来,我们两在那树林里都绕了好几天,正好你回来了,带我们去看看吧。”

“什么乱葬岗?”赵宽在一旁听着一脸的好奇,不免出声音问道。

一言出,立刻吸引来了赵宽和白闹的视线,白闹更是仔细的盯着,想在那张脸上捕捉什么,却发现这个人老成精的赵宽不似装的,好像真不知道乱葬岗的存在。

也不打算多说,白闹回应道:“没什么,就是我在山里修行的时候,误闯进一个遍地尸骨的山岗,在那里我发现了三哥和政文他们父亲的盔甲碎片。”

“噢?还有这么个地方?”赵宽听着,立刻来了兴趣,当下也是心急火燎的拉着白闹就要向城外跑去,嘴里还絮叨着:“快快快,带我这老头子也见识见识。”

赵宽是好奇,白闹可不能容许这份好奇,毕竟除了乱葬岗,他还想要去那墓园走一遭,这可是牵扯了鬼兵的事情,白闹不想再给赵院带去什么乱子劝阻道:“别别别!政文就是要去祭拜一下他父亲,我去一趟就是了。现在我不在,你不在的,我真担心国教还会使什么幺蛾子,你先回武馆去吧。”

白闹那点小心思赵宽自然是明白的,不好驳了这份好意,他只能委屈的点了点头,转身朝着赵院走去。

别了赵宽,三人这就往乱葬岗走去。

尸骨还是那些尸骨,杂乱还是那么的杂乱,白闹留下的破坏的痕迹还在。

“这么多?我要去哪找我父亲?”一眼望不见头,王政文的情绪立刻从激动变得伤悲,低着头,着急的眼角牵扯出泪来。

白闹赶忙安慰道:“你别着急啊!说实话,我也不确定你父亲在不在这里,只是有同样的盔甲碎片出现。也许,你父亲是在刘当归所说的墓园里呢!”

说着,白闹立刻冲着刘当归使了个眼色,刘当归赶忙跟着说道:“是是是,我们上次打算去墓园看看来着,要不,我们这就去墓园?”

王政文看来确实是个乖孩子,净把心神放在书上了,对于刘当归所说的墓园,他一点概念都没有,在刘当归的再三解释下,方才明白了什么叫做墓园,以及他父亲的遗骸出现在墓园里的概率,当下就哀求着刘当归带他过去。

白闹本来还担心王政文看见乱葬岗的景象情绪失控难以自拔,误了前往墓园的时辰,现在这正是一拍即合,马上就推着刘当归,三人再次飞奔回沛城中,为了节省时间,白闹半途中还直接将王政文抱起来。

一路上风风火火的样子,沿途的居民还以为哪里来了个人贩子,要不是白闹的长相也是那么稚嫩,估计这个时候早就被捕头门给挡住了。

墓园,作为夏王朝的墓园,作为为夏王朝开疆拓土的将士们的英魂栖息所在,夏王朝自然不吝啬这沛城的一亩三分地,占的是文武巷尽头最好的一块地,背靠城池,城池后即是苍茫的雾始山,可见有溪流奔跑在山腰,当真是应了风水宝地四个字。

“到了。前面这个门,推开就是了,看时辰还早,现在还是能进的。”拐了个弯,指着前面的那一扇高耸的朱红色的墙,刘当归上期不接下气的说道,整个身心更是完成了一只虾,直不起来。

“你确定?”

刘当归看不见,白闹可以看见,就在远处那扇宏伟的门上,赫然交叉贴着两张官府的纸条,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官府实控,严禁出入,如有违者,格杀勿论”。

缓缓的,白闹将这十六个字念了出来,对着刘当归念了出来。

“不可能啊!”也顾不上身子的不适,刘当归直起身来,边调整着呼吸,边向着墓园的地方走去,等到了门口,方才看见上面的那十六个字!

“我确定我没记错地方。”在白闹怀疑的眼神下,刘当归赶忙转身自证清白着,补充道:“我师傅带我走过的!”

“你想想,你师傅带你走的时候,这里是不是这幅场景?”白闹追问道。

刘当归闭着眼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奈何那段时光太过遥远,他迷茫的睁开眼来,说道:“大门是关的,至于有没有这两张封条我也记不得了。”

“我就知道!”重重的的拍了一下脑门,白闹说道:“咱们两也相差不了几岁,我估计你看见这个的时候,也不怎么认字呢!”

王政文万万没有想到,那么大的希望,转眼间就成了这么大的绝望,悲哀的说道:“那现在怎么办?看来,这贼老天是真的要让我父亲的遗骸散落在外了!”

“来都来了,反正我是不愿意什么都没得到就回去的。”白闹按了按王政文的肩说道:“你们呢?”

“撕封条?死罪啊!”毕竟是个文人,毕竟之前还是个土匪窝里的文人,王政文可是认真的研究过夏王朝的法律,下意识的提醒了白闹一句。

“死罪!这么严重!”白闹确实没有想过撕封条的后果,惊了一下。只是惊了一下,毕竟在死人堆里打过太多滚了,白闹又无所谓的挥了挥手,说道:“管他呢!”

“不撕封条不就行了!”刘当归插了一嘴,说道:“白闹,你进去看看,我们在外面给你把风,你要是听到我俩大声吵架,就立刻想办法离开。”

“好主意!”当下也不管瞻前顾后的王政文心里是否还在衡量,白闹往墙边挪了挪身子,看的左右没有什么人注意,立刻一翻身跳进了其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