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66 大当家的没了命 教使大人脸不要
作者:观门  |  字数:5045  |  更新时间:2019-09-23 23:00:44 全文阅读

杜枝花没有想到过来救他的人是那个弱不禁风的白闹,章来山也没有想到在自十二的算无遗策和强横实力下白闹还是毫发无伤,所以,白闹轻易就把杜枝花拖了出来,所以章来山轻易就被造化的九幽坟击中。

一击过后,造化回到了白闹的身后,高傲的抬着头打量着被自己折腾的乱七八糟的大殿,而白闹,绕开了杜枝花,径直来到了章来山面前,嘲讽道:“章大当家,我们又见面了。”

“是你...你没死!自十二是干什么吃的!”九幽坟并没有给章来山造成什么直接的损伤,所以他还可以站起来,还可以在白闹面前指手画脚着。

一把抓住指着自己鼻尖的手指头,白闹靠近章来山那张令人作恶的脸,说道:“我没死!可你要死了!”

“哈哈哈哈!你在和我说笑!”说话间,章来山手中真元猛然开始聚集起来,四周更是有无数的元气瞬间聚拢过来,将白闹的整个身形困住,这手段一如当初的宫泰,只不过力道和动静都比这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来吧!好好品尝我们道修的愤怒吧!”狂喝一声,章来山顶着手中的真元球就向着白闹轰来。

身不能动,自然是无法应战,眼看着就要被章来山的攻击击中了,惹得杜枝花在一旁都是无奈的喊叫。或许是被章来山是道修的事实惊了,又或许是被章来山的手段惊了,仍凭杜枝花这么呼喊,白闹都是呆呆的站着,无神的看着冲来的章来山,看着那满面春风更令人作恶。

“轰!”应声而到,狂乱的真元拉扯着元气不断的在这方天地肆虐着,它们随心所欲的折腾,它们肆无忌惮的破坏,激起满屋的尘土,带进门外的落雪。

白闹的身形就在狂乱的中央,被真元遮住,被尘雪盖着,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的情形,因为白闹本来就不在里面,就算是章来山也无法通过他的真元感知,因为他的真元消失了。

在场两人的眼神还在朦胧中寻找,忽而身边有元气微动,章来山本能的举起胳膊去抗,但是扛不住,腰合之下的铁拳可是有雷拳四式傍身的王三都扛不住的, 更何况是一个贪图享乐,荒废光阴的道修,这一拳下来,章来山的胳膊连带着他的整个耳朵都是血肉模糊的样子。

“不可能!不可能!你不是白闹,你不是!白闹才修行多长时间,怎么可能破了我的招式!我可是被教使大人亲自洗髓伐身的!”对于这样的结局,章来山自然是不愿意正视的,他死死的盯着那团风尘,直到所有的飞扬都退去,他这才看到里面的情形,是条龙,还是闪着金光的龙!

没错,里面的是造化,白闹确实是扛不住这一击的,可造化可以,除了坚硬的身子外,别忘了他还有千寻铁,那个可以吞噬内劲和真元的千寻铁,章来山一击之下的所有力量都被造化吸进了体内,利用幽蓝色的火焰不断的炼化着。

“别说什么修行时间,将就半年,我一直在生死线上挣扎,而你,除了会坐在这里攒肉,你还干过些什么!”带着胜利者的姿态,白闹的目光都没有在章来山身上停留过!

“是吗?”直了直腰,章来山怒喊道:“就连赵之丰,当年都惨败在教使手下,你又算个什么东西,当真觉得体修能斗得过道修吗!”说着,章来山手里再次凝聚了一团真元,这一团,远胜于之前的,光是里面被挤压的发出一阵阵炒豆子般的声音的动静就可以看出来。

“你试试!”说罢,白闹不闪不避,居然直冲着章来山冲了过去。

也是有底气,在这样的战斗中,白闹想的并不是快速的解决,而是要借助章来山的手段,来试验新的招式,试验那三字秘技是否适用于道修。

说时迟那时快,两道身形立刻撞在了一起。白闹这才发现了自己的天真,拉讲究的是在发力末端等待对手自投罗网,而后顺势抓着失力的手,可是,道修的真元并没有个尽头啊,它会无限的向前冲,最终和天地元气融为一体,而且,对手的身形也不会跟着过来,这何谈拉!

结果可想而知,白闹的身形撞上了真元,身躯立刻就被搅的处处是血,一面有龙鳞加持还好,一面却已经是肉肉飘零,造化赶忙钻进身体里去修补龙鳞,而呆鹅也适时的钻出来,将那一个个躁动的伤口填上。

“不堪一击!”章来山看着倒地的白闹,把先前白闹的姿态完美的模仿出来,就用在白闹身上,顺便也用在了杜枝花身上。

这点伤对白闹来说构不成威胁,毕竟半年来的伤势比这可怕多了,白闹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无情的耻笑道:“高兴的太早,牙会飞得快。”

“跟着王三的时间多了,嘴也传染了。”章来山嘴里说着,身上动着,又一团真元凝聚而来,怒喝道:“我看你硬!”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处理方法,白闹还是不慌不忙,还是不急不躁,还是伸出龙爪来。

“你接不住的!”

“来呀!”

一前一后的两句狠话出来,真元团再一次和白闹的龙爪撞在一起。结局变了,因为明眼人都能看到白闹龙爪上浮现出的那个龙头,带着金色的胡须,轻轻一点,所有的真元就都顺着流去,不仅如此,白闹更是随着这真元逆流而上,轻易的就逼近章来山的身形,龙爪一把抓住还扬着的手,轻轻一拉,与此同时,章来山所有外放的真元也跟着白闹带着移动的龙须,反而向章来山的身子冲来。

龙爪断手,真元袭身,左右夹击之下,章来山的身子立刻失了稳定,借此机会,白闹铁拳接连轰出,直把那章来上的脸庞揍成了个猪头,同时也真的有牙跟着飞了出来!

“我说了!高兴的太早,牙是会飞的!”白闹将章来山的所有牙齿都打的不知下落,而后膝撞出,带着龙鳞,带着造化的龙爪,在章来山的腹部挖出了一个庞大的血洞。

失去活力的身子软绵绵的,白闹看着差点恶心的吐出来,也不想脏了造化的身子和自己的血脉,往天上一扔,踝削出,直把章来山的尸首踢出了百米远,和他的牙一样不知下落。

缓缓的落地,白闹蹲在杜枝花跟前,认真的用内劲检查了一下伤势,所幸没有什么致命的,高兴的说了一句:“没想到啊,你居然是卧底,对我用刑的时候是真没看出来啊!”

“没办法,白兄弟见谅,那时候他们盯我盯得紧着呢,再说了,我一直给三哥使眼色,没想到他的脑袋那么木。”杜枝花带着歉意的一笑,说道:“对了,兄弟,你去过帮里了吗,怎么样啊?今天他们提前控制了我,我没办法发出情报去,心里一直惦念着这件事情!”

话揭了白闹的伤,左右不知道怎么掩饰,索性如实相告:“林帮,没了!三哥被自十二偷袭,也没了!现在林帮活着的就剩五大当家了。”

“岳后他们?”刚升起的一点希望再次被浇灭,杜枝花一下子失去了支撑的力量,瘫痪在地上,颤抖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也只是吐出了四个字。

“对。不谈这个了,你怎么会是林帮的卧底的?”对于杜枝花突然的洗白,白闹很是好奇,看惯了你来我往的狡猾,生怕是演的一场戏,不由自主的追问道。

或许是回忆太惨淡,杜枝花不想再细究,打着马虎眼道:“说来话长了!我们且先撤退,章来山今天约了国教的人来庆功,若是迎面撞上了,我们今天怕是都要命丧在这里了。”

“好好好!”虽然表面上看着是风轻云淡的模样,可白闹清楚的自己状况,章来山的那一击是真的实在,隐隐作痛是少不了的,现在对上国教的自然是讨不了好果子吃的,赶忙扶起杜枝花就向外走去。

还是慢了一步,一开门,对上的不是空荡的街道,而是国教的殿清,还有那个出现在三花会暗牢前的黑衣人宫泰和他的弟子。

双方目光相对,尽是火焰燃烧,白闹那因章来山死亡而消失的右眼的鬼火差点就又跟着蹦了出来。

“没想到啊,一个山里娃子,能只身灭了三花会。”宫泰看着遍地的干瘪的尸体,又打量了一番杜枝花和白闹,说道:“不过,你们也就走到这里了,来人,拿下。”

殿清不同于打手,他们一个个都是真元傍身的,虽然没有明清殿里的人的法相,虽然没有章来山那么浓郁的量,但胜在人多,胜在配合,积小成多,就是雾始山中那好战的三人组对上这数十个殿清都要小心,更何况现在是两个奄奄一息的人。

眼看着殿清的手就要搭了上来,人群背后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嗨,等等...等等!“

这声音听着亲切,因为它还是那么的懒散,因为它还是那么的磨叽,因为它是赵宽的声音,白闹紧张的神色立刻就松懈下来,眼前立刻浮现出了赵素雅的模样,浮现出了赵之丰的模样,一阵阵的感动洋溢心头。

挤进人群,年迈的赵宽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等到了白闹身边时,已经是气喘吁吁的模样。杜枝花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敢直面国教的人,待得面前这老者的模样和记忆中的那张画像缓缓的重合时,那因气息的慌乱而有的鼻翼立刻消散了去,他不敢藐视,不敢藐视一个在闻道武馆当差的人。

对身后的殿清置之不理,赵宽自顾自的将白闹的手抬起,不断的摸着那些见者落泪的伤口,痛心的说道:“说了不让你来,不让你来,你不听,看看这身子糟践的,滋滋滋,噢吆!我说你...”

这就是赵宽,一个话痨起来就是赵之丰都烦的人物,现在他话痨起来了,国教的人刚开始还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可时间一点点的过,雪都停了,唾沫星子还没停,宫泰身旁的年轻人等得不耐烦的问道:“敢叫国教停手,你从哪里来?”

“你管我从哪里来,人我要带走!”说罢,赵宽就真的拉着白闹要出这殿清的包围群,还是光明正大的往出走,让白闹一阵心惊肉跳,让杜枝花一阵热血澎湃。

“大胆!拿下!”那年轻人看着赵宽这么无理的举动,仗着明朗的局势,就下令要将三人捕获。

殿清的长枪又竖起来了,枪尖还有点点真元亮起,对于这些,赵宽还是不理会,低着头就是往前走着。于是,四下里枪来,却又突然的枪断,真元散,不死心的殿清再次发起了一波冲锋,然而这一次,不仅是枪断了,真元散了,就连人也站不住了,纷纷被震的倒飞出去。

赵宽自始至终没有出手,就是嘴巴不停歇的发出怪异的声音来:“滋滋滋!”

这声音本来只是表达惋惜,可是配上现场的情况,怎么看怎么都是显摆,自然是激发了国教的怒气,那一直隐藏在宫泰身后的年轻人忍受不了,背后挂着的三尾妖狐法相直接冲出。妖狐一爪捏着一个真元团,看上去是威风凛凛的,然而,还没有逼近赵宽的身子,法相就像被雷击中一般,呆愣在原地,爪子里的真元也散了,片刻后,灰溜溜的再次化成了先前那个小巧玲珑的模样,回到了年轻人的身后。

忍不住心头的愤怒,这年轻人不死心的还要出击,但被身旁的宫泰给按住了。老人毕竟是比年轻人稳重些,这样的手段,宫泰直接猜出了赵宽的来历,冲着赵宽说道:“他是你们的人?”

“没错!是我们闻道武馆的人!”被认出,赵宽没有一点的意外,转过身来直直的面对着宫泰,不见惧色。实力在支撑着底气,赵之丰的名头也在支撑着底气。

“承认的倒是大方。”宫泰浅笑一声,接着说道:“不知巨武是否还记得夏王的圣旨呢?凡是他的徒弟,终身不能出沛城半步!”

“谁说白小子是我家老爷的徒弟了!”宫泰阴阳怪气的语气,就是杜枝花听着都反感,更别说赵宽了,直接转身顶了一句,又解释道:“白小子,是我家小姐的徒弟!”

“哈哈哈哈!没想到,巨武一生坦荡,临了临了居然也学会出阴招了。”说罢,宫泰满不在乎的一挥手,对着众殿清下令到:“让他们走!”

赵宽是不会领宫泰的情的,呸了一声,说道:“你才临了临了了!老不要脸的!”

“爽!”白闹和杜枝花听得,脑海里第一个蹦出来的都是这个字,被国教欺压的时间长了,有人站出来如此说话,和唾骂无差的说话,自然是引得两人一阵心动。

宫泰自不是好脾气的,被赵宽这么一刺激,体内瞬间飞出几道真元直奔着三人而来。

身后的攻击只能威胁到白闹和杜枝花这两个年轻人,对赵宽这样的老油条并没有什么威慑子,他还是面不改色,还是闲庭信步,等到真元近了身子,这才一团内劲外放出来,轻易就将宫泰的真元震散!

“噢?”万万没想到,一个跟着赵之丰的老仆都有这样的手段,宫泰自是无法想象当年那个本就是天之娇子的赵之丰现在有多么强大。

如果王三还活着的话,恐怕早已经拜师赵宽了,明明势弱于人,赵宽嘴里还是不干不净的挑衅道:“噢什么噢!说了放人又偷袭,老不要脸就是老不要脸!”

宫泰被赵宽的话气得胡子乱窜,却又没有办法,只能在背后喊了一句:“告诉你家老爷,今天我们卖个面子,他日我们国教自是会上门拜访的。”

这样的威胁对于赵宽是没有任何作用的,甚至又激起了他的斗嘴欲望,不屑的转身,给了一个不屑的眼神,说了一句不屑的话:“上门?我是看门的,你进得来再说吧。”

...

从国教的地界安然无恙的走出来,这沛城也只有闻道武馆的人能做到了,也只有顶着赵之丰的名头的人能做到了。白闹和杜枝花跟在赵宽背后,一脸的期待,一脸的渴望,还有一脸的意气风发。

进了纸坊,已经完全是闻道武馆的范围了,国教的人在这里兴不起风浪来,赵宽的步伐也逐渐的放缓,等到了文武巷前,出于对白闹的了解,赵宽松开了抓着白闹的手,转身说道:“我在这里等你,只给你一刻钟的时间,赶紧把事情都交代好!你师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现在看着还有解释的余地,拖的时间长了,我怕是你连张嘴的机会都没有!”

后果是真的很严重,听赵宽突然加快的语速白闹就能感觉到。

“谢谢前辈。”斗嘴是斗嘴, 真的在这个时候,白闹还是能体会到赵宽的善解人意的,他弯身鞠了一躬,生怕时间不够用,背着杜枝花就向着林帮的总舵冲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