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65 愧对人世王三去 披雪带风白闹来
作者:观门  |  字数:4009  |  更新时间:2019-09-23 22:56:24 全文阅读

自十二走了,带着伤躯走了,他是不是悔过,没人知道,正如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背叛一样。

平日里都是雷厉风行,可现在伸手都是慢吞吞的,很明显,王三的伤势已经很重了。

先是从怀里掏出一片甲来,一片坚硬无比的甲来,王三交到白闹手里,说道:“白小子,这块甲是我父亲临出战前,托人给家里带回来的,也就是那一战,他老人家命丧国教,连个尸骨都没有留下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将这块甲带在身上,到了每年的鬼节都要拿出来祭拜一翻,免得我父亲的魂没了着落感到冷清。你帮忙,帮忙把这片甲,交给政文,要交代清楚了,还有,还有我母亲的那个发髻,想不到啊,老两口生来不能久聚,死了也只是这样团聚,我这做儿子的真是愧对人世啊!”

白闹一把将王三手中的这块甲捏在手里,说道:“别和我扯这些鸟淡,要祭拜自己祭拜去,活着自己祭拜,老子不管你这些破事。珍惜点力气,我这就再给你灌点内劲过去。”

“别叽歪,老子说话你认真听着就是。”说着,王三再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布袋来,塞到白闹手上,叮嘱道:”白小子,你和巨武有渊源,你看看能不能让王政文用用赵家的名额去上个书院。若是可以,你将把他扔在书院中吧,若是不行,你就给找个宅子,把他安顿好在沛城就行了。这个袋子里面是些散碎金子,是我在林帮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王政文一半,你一半。你将来的路是什么样的,没人比我清楚,我不能让我那没脑子的兄弟拖累你。”

“三哥哪里话,不存在拖累,我一定好生照看政文。”白闹接下了王三的布袋,同时也接下了他的叮嘱。至于袋子的另一半金子,白闹铁定不会拿走的。

“那小子,不爱打打杀杀,就爱个墨水点子,也奇了怪了,我王三英雄一世,怎么会有这么个弟弟呢!”长叹一口气,不免带动了身上的伤,王三一阵的龇牙咧嘴,而后又在白闹的帮助下调整了一下睡姿,抓着锋利的龙爪说道:“兄弟,你三哥这就解脱了,怕以后是不能再帮你了,不过你小子进步的这么快,哪怕我活着,估计也渐渐的要没了作用,也罢,临死前能看见你小子威风八面的样子,我也算是放心了。”缓缓的闭上眼睛,白闹不忍的把头向王三的脸庞贴去,可还没有靠近,耳边就炸响声音,激得白闹的耳膜一阵阵的痒:“噢!对了!差点忘记和你说个事了,将海兄弟说,他是在三鸟原遭遇那群鬼火的,等你内劲得以外放了,可以去那里看看。”说完,身子干脆的一趟,王三补了一句:“好了,你三哥走了!”

就这样真的走了,轻易的就走了,像是梦一般,白闹托着王三的脸,轻轻的拍打着,期待着他爬起来再说两句秘辛,可是,回光返照仅仅那么一下,眼睛慢慢的闭上了,呼吸慢慢的停止了,头手则是快速的耷拉到地上,这下发疯了,白闹不断的摇晃着王三的身体,想要把这个沉睡中的人唤醒,然而,并没有什么作用。王三走得很安详,安详到眼睛里没有遗憾,嘴角都是扬起。

“三哥!”随着白闹的一声哀嚎,背后又接连响起几道雄浑的声音,有岳后的,有刘当归的,还有其他的当家的的:“三哥,好走!”

一时间,狂风起,衣角舞,风做引路人。刹那间,飘雪骤,万物装,雪搭奈何桥。再回眸,月辉增,鲜血凉,合化孟婆汤。

天公很会烘托气氛,白闹的视线从四周缓缓的收回来,脱下外套,裹在王三的身上,摸着那飘逸的长发,说道:“三哥,路上冷,披一件。”

心里的伤,脸上的悲,嗓子眼被堵住了,白闹喊不出来,可又憋着难受,所以造化蹿出来了,他代替白闹,身形扶摇直上,遍地的血缠绕着拧成麻花,半空中一个转身,龙头对着王三,一声喝,万家起灯火。

音浪冲击,拍打着白闹的心神,身上的鳞片随之闪光,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破碎,沿着神经直冲入脑海,而后在里面拼出一个“杀”字来,白闹缓缓的站起身子,背对中众人,生硬的说了句:“麻烦你们,好生安葬了三哥。”说罢,头也不回,直接向大门走去。

刘当归心里隐隐有点不妙的感觉,他艰难的向着白闹的身形爬去,可惜,没了血只留温度的地面化了太多的雪,青石板滑滑的,手撑不住,膝盖打滑,只剩嘴里无奈的喊叫着:“白闹,你干什么去!”

毕竟四个人就剩他们两个了,白闹的心神还是有点不忍的,他转身看着王三淡淡的说了句:“莫挨老子!”

这是王三的话,刘当归也是听过的,其表达的无非不就是只身面死的无畏。只身面死,又去哪里面死?刘当归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立刻瞠目结舌的瞪着白闹,这一瞪,神色更是失态,因为他亲眼看见,白闹的右眼不再是乌黑的瞳孔,或者说,连瞳孔都没有了,他的右眼变成了可怕的跳跃着的幽蓝色火焰,一如在山头闪烁的鬼火!

身后劝阻的话,都是白闹不想听的,所以他忽略了,前进的身形没有一点的犹豫。

风越来越急了,柔软的云再撑不住一堆的雪,于是云散了,雪花簌簌的往下落着,失神间,山河大地化成了一个颜色。

白闹脚步自林帮总舵的门口开始往外延伸着,那么清晰,那么有神,那么不容易被覆盖。

...

三花会的势力确实不是林帮所能比拟的,对付林帮,只出了个自十二,只出了个雷海云,其余的三个当家的,都在殿上欢天喜地的坐着,而剩余的最后一个当家的,身形残缺的被扔在堂下!

章来山专心致志的把玩着手里的玉珠子,偶尔视线会穿过洁白的质地射到堂下,看看那身体蜷缩的卑微的身子,无情的嘲笑着:“怎么了,耷拉个脑袋,抬起头来看着我。”

听得章来山的呼唤,慢慢的,那个人把头抬起来了,血顺着发梢不停的往下淌着,透过污垢,依稀能辨出人影来,那是三花会的三当家的,杜枝花!

“哈哈哈哈...章老儿,老子把头抬起来又怎么样,你看老子被打成这样,容貌还是你比不上的英俊!”声音出来了,当真是杜枝花,只不过此刻的他不再是阴阳怪气的样子的,声音居然纯净了不少。

章来山的脸色随着杜枝花猖狂的叫复杂了不少,他挥了挥手将堂内的众人赶了出去,一挥手关上了大门,也结起了一个真元的结界,蚊子飞不进来,声音钻不出去,而后这才安稳的靠着背后的椅背,边将手里的玉珠捏碎,边淡淡的说道:“英俊?确实挺英俊的,不然老子也不会把你留下来。”

“那我还真是要感谢你了!”杜枝花冰冷的眼神好像能穿刺过章来山的头颅,好像那搅碎那头颅里的一切肮脏,可惜只是好像,他没有粉碎所有不堪的记忆,也不能让那章来山闭嘴:

“对!你要感谢我!你不仅要感谢我从死人堆里把你捡出来,你还要感谢我给了你许多男人这辈子都不能有的欢乐!可即使如此,你还是背叛了我!”

“背叛?呵呵...说的好像我有忠诚过一样。”这句话说完,意志好像是被身上的伤磨损了完了,杜枝花再没有辩解的力气,头低着,快要插入胸膛里,一声一声的苦笑着。

里面是兵不血刃的画面,外面确是真正的嘶吼连天。

自以为没了林帮就可以高枕无忧的三花会众人,谁都没有去注意那个从风雪中穿越过来的身形,直到四当家的一转头对上了,鼻尖对上了雪人的鼻尖,慌乱的一声大叫,其他人这才注意到黑暗中多了一个人,一个曾经在他们面前被刑具毒害的人!

“来人啊!”四当家的一声大喝,三花会的打手们立刻包围上来。不同于林帮,三花会富裕到连这些打手都身披着铠甲。

月光折射到光滑的表面,再被折射到雪面,继而再折射到白闹的眼里。

“不够看!”鄙夷的摇了摇头,白闹伸出食指来冲着三人否定的摇了摇,背后造化瞬间出体,身形遮天,龙爪盖地,仍你人海填来,仍你万箭瞄上,仍你刀枪近身,自是巍峨不动,自是睥睨四方,自是喝啸风云。

“麻雀攀枝头,你...真当你是...是凤凰了?”明明是被造化吓到了,可这三花会的四当家还是要装作一脸的无所畏惧,在警告着白闹,也在威胁着白闹,鼓动着其他两人捏着真元和内劲就向白闹冲来!

没人能想到半年不到的时间,白闹能从一个羸弱的农村娃,变成地狱的勾魂使。铁拳下亡魂哀嚎,肘杀中血肉分离,踝削下身首异处,这三个曾经在周围欢呼的人,现在只能在造化的身体里欢呼了。

三个人的血,不足以洗刷心头的恨,也不足以慰藉王三的魂,所以白闹召回了造化,让他缠在身上,目光狠辣的扫过了那些一哄而上的打手们。

如果不是造化挡着,打手们就应该能看到三个当家惨死的模样了,他们会惊讶,他们会恐惧,他们会退缩,他们绝不会就让这样的冲上来,可惜,造化确确实实是挡住了,也让他们可以暂时凭着人多,给自己心里一点侥幸。

有多少人,就要流多少血,这是白闹一路踏着雪,在那吱吖的声音中对自己的说的。

我身成鬼魅,穿梭风在后,偶有寒光现,世间几多红。我身幻银雷,暴虐寂万物,时闻惊呼起,喉结作几分。我身毒如蛇,信子断刀枪,常见身形定,喝黯几许魂。我身开玫瑰,花蕊我端坐,血凝瓣艳丽,枝叶弃甲造,刀枪倒成刺,花开人失魄。

造化摆尾聚长江,长江流淌不见鱼,鱼不居我长江水,水浑又浊又带腥,腥也难移我本色,唤鱼不来我自饮,一饮血清祭兄长,二饮带肉笑莽夫,三饮吐骨啐苍天,抹嘴晃杯借月光,身前身后无完人,造化笑我齿间红,我笑造化舌下藏。

放浪还没有收回,形骸还在血海浮沉,还有两个人,高高在上的章来山,卑鄙阴险的杜枝花。想来也是在那大殿里,白闹缓缓走到门前,轻轻一推不见动静,更是有内劲做门帘,于是,三字秘技的随和隐出,白闹的内劲顺着章来山的内劲流进去,窃听着里面的一切。

“看在你往日的表现上,我可以瞒着国教,不揭发你卧底一事,只要你现在脱了衣服,承认你是我的奴!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呸!老不死的!你真以为我的性取向和你一样扭曲吗!要不是为了我们村子里的人,要不是为了林帮的基业,你从最开始就不可能得到我!”

简单的对话冲击着白闹的心神,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对他那么认真用刑的杜枝花,居然是林帮的卧底。对了!杜枝花的毒进了王三的身,虽说是没了内劲,可伤势恢复却是加快了!对了!杜枝花的令是守住东南角,虽说是打手多了,可越狱的人也知道了求生的方向!对了!杜枝花的招是连绵不断直奔命门,虽说是来势汹汹,可下手的力道却不致死。

没有注意到的细节现在都涌出了脑海,白闹更加确定了杜枝花卧底的身份,随之想到帮派间的尔虞我诈,不免感叹人世的无常。

“那你就死去吧!”忽而听得章来山的一声暴喝,紧跟着是前冲的身形和涌动的内劲,白闹立刻将沉浸在血海中的造化召唤出来,带着蓝红交接的九幽坟,一头撞向了那大殿的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