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59 莫挨老子话诀别 伤体跪拜赵门前
作者:观门  |  字数:5099  |  更新时间:2019-09-20 23:47:29 全文阅读

从日到夜,时间走的快了些,也可能是白闹游荡的慢了些,这一巷十八街白闹还没有走遍。

最后一缕小笼包的味道被匆匆路人的鼻子分食了,到了白闹的鼻子里,就剩一点油腥味了,全无香气可说,是的,气味终归是把鼻子当家的,可天地间,又有哪一个地方是白闹的家,只能拖沓着脚步,只能低着头闪避着千家万户的灯。

尽挑黑暗处走,自然是会被暗中的人盯上的,身后响起脚步声,挨个听上去都是轻飘飘的,可合在一起就沉重了许多。

白闹再没有往前走,紧了紧衣服,站住了,他在等,等这帮杀手!

“呵,知道逃不了了?早上你让我失了颜面,晚上你就别想着活!”说话的是刘算盘,白闹知道,这声音太过于熟悉了,熟悉到听着就反胃,但他没有动,他还是一个背影,因为他在等一个人,那个熟悉的人。

“哒,哒,哒”,刘算盘的背后又有一道脚步声,尽管已经尽力放轻了,但敲在白闹心头还是那么的重,来人,是王三!

不知道怎么开口,王三最终还是化成了一句话,这句话有恳求,有安慰,也有点无情:“白小子,别倔了,跟我回去!”

“回哪里去!”确认了,更不想转过身来,这样的场面是白闹做梦都不敢想的,他害怕自己忍不住,可忍不住的代价就是水里那两具尸体的不瞑目。

王三一愣,他设想过白闹愤怒的样子,但他没设想过白闹明知故问的样子,只能硬着头皮答道:“林帮,我会说服二哥的,那些事,不用你做了。”

“你知道没用的。”白闹长叹一口气,又补充道:“你也知道我不会回去的。”

“不回去,那你就死吧!”说着,刘算盘也不等王三命令,手一挥,背后的杀手立刻冲向白闹。

杀手和打手的区别虽然只是一个字,但不同的是,杀手更厉害,更果断,也更无情,不再给白闹感慨的时间,一个个的内劲傍身,对着白闹就冲了过来,使得都是兵字诀,运行的轨迹那么的熟悉。

有铁拳的,有肘杀的,也有膝撞的,这都是白闹最熟悉的招式,也是王三教的勤快的招式,王三不动,白闹也不动,直等到背后的那些杀招冲过来,造化才迟迟从身体里冲出来,一霎那,龙啸四野,所有杀手的身形全被幽蓝色的冲击呵回。

白闹没有手软,对于林帮来说夜黑风高是个杀人夜,对于白闹来说亦是如此,没有去管造化,造化缠着众人就撕咬过去。从气势来说,造化无疑是开天辟地独此一份,其实从实力来说,也就是五个杀手的量,可惜这些人都被那身形,那颜色给夺去了气魄,不敢还手,只会逃跑。

跑是跑不远的,造化的气息来自于鬼兵,阴冷和腐蚀的气息虽然被造化炼化,但附在体表的少许也不是这群打手能应付的,管住他们的腿,锁着他们的手,转眼间一个个的就成为造化的下酒菜。

鲜血,只要是人的鲜血,对于经历过雷劫还没有缓过神来的造化来说,无疑是最可口的补物。去势不减的,造化逼近了刘算盘,对于这个引起白闹心神最大震荡的,造化自然要好好款待,身形随着盘踞在刘算盘身上上游的节奏缓缓缩小,直到最后变成和刘算盘一般胖,方才张着嘴对着刘算盘的头一声吼,金色的胡须在他脸上戳了好几个孔,而后一口吞下,再无其他!

现场只剩下了白闹和王三,造化呆在一旁用他的龙爪剔着牙,前爪在等待,后爪却在把他往前推,他等不及了。

良久,王三响了一声脚步,和着白闹的一句话:“你要出手吗?”

“我是林帮的人,原谅我,也请相信我,我不会让你死!”知道错不在白闹,但成年人总有身不由己,肖林的恩情得还,林帮的养育之恩得还,所以王三动手了,铁拳太过威武,早晨误打误撞的可以做到内劲外放的王三,把内劲缠在了拳头上,现在的铁拳不再是靠肌肤来威慑人,是靠缠着的那一圈圈的白色内劲,不断流动的白色内劲。

“好!那就战吧!”一声喝,白闹转过身来,造化立刻跟着嘶吼一声,随着白闹那后蹬的脚步腾飞而起,就在冲刺的半空,他附上了白闹的胳膊,龙嘴张着吞噬了白闹的拳头,带着金色的须和王三的拳头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实打实的内劲相撞,自然是会引起波澜,四面屋子上的瓦片都被吹着掉落在地,哪家晾在外面的衣服也被纠结着上升的内劲盘旋在空中。

拳头撞上,眼神自然也就对上,王三好声劝阻道:“你打不过我的,我的内劲已经能外放了,而你还没有做到内劲凝实。”

“是吗?那你来试试啊!”白闹虚晃一脚将王三踢开,一落地,身上再有内劲出,这股内劲,不同于之前的,就连造化的身体也起了涟漪,一层层的像是水在流动着,身体里的内劲经脉也开始蠕动,将更多的,更新鲜的内劲送往造化体内。这种感觉太爽了,久旱逢甘露般,造化忍不住的嘶吼了一声,仅这一声,夜空飞鸟落。

“内劲凝实?你还是人吗?”王三明显有些激动,但并不怪他, 因为内劲凝实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仅需要内劲的积攒,还需要兵字诀的淬炼,还需要骨质的提升,这个过程,王三用了整整三年,而白闹,用了三个月!

“感谢那些雷电,感谢那些岩浆,感谢那些鬼兵,感谢岳后,感谢田大夫,也感谢你!”五个感谢不多,王三有时间听完,心里也随之平衡了许多,有道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白闹一行来的九死一生,在逼迫他成长,远比自己闷头苦修来的实在。

“跟我回去吧!”纵然白闹实力提升了,但和王三还差着境界呢,王三还是可以居高临下的说出这句话来,顺便递过来一招肘杀。

“你只能带回去我的尸体!”说罢,白闹膝撞顶了上来。

白闹的话没有托大,可他应付的手段太潦草,想来也是第一次撞上内劲外放的人,没了水准也正常,只见得那招膝撞气势汹汹的撞上王三肘杀前的内劲,等好不容易冲击开,又对上了真正的肘杀,再没后劲,轻易就被王三顶了下去,白闹的身形也跟着被狠狠的顶到了地下,身下的青石板立刻碎裂成粉末。

造化看的白闹受伤,自是愤怒,怒喝一声,身形齐出,缠在白闹的身上,幽蓝色的内劲不断在白闹的周身旋转着。愤怒没有让造化失去理智,他也有内劲,哪怕白闹做不到内劲外放,他可以带来外放的内劲,甚至在白闹铁拳冲击的过程中,两侧的金色猛然一亮,一道九幽坟随之凝聚出来。

“二打一也不行!”王三怒喝一声,一手是铁拳,一手却是在半空画圈,一面去势不减的对上白闹,一面成盾牌挡着九幽坟。

王三对白闹有点小觑了,或者说,他已经是尽量的高看白闹了,可局限的眼界没法给他一个正确的评估,白闹这招铁拳,带着造化凝聚的内劲,已经和他的外放无疑了,虽然他的更凝实,但白闹的数量更多,铁拳相处不下,九幽坟又在造化金须的鞭打下裂开。

两个过去了,白闹和造化过去了。白闹的铁拳就锤在王三的肩膀上,造化的九幽坟就炸在王三的胸膛,若不是王三赶忙撤回内劲,将自己的全身包裹起来,现在的他可能已经千疮百孔了。

“承让了!”造化闭了嘴,缓缓回头白闹身后,随着白闹抬起来的头,眼神里的冷漠放射出来,绽放成一朵血红色的玫瑰,“三哥!”

“倒真是小看你小子了。”王三缓缓的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他没有死心,行动说明了一切,“踝削!”

来吧,白闹无所畏惧,造化的九幽坟再次蓄起!

都是依靠着兵字诀在人海中浮沉的,都是在战斗中倔强和固执的,没有一方倒下,就不会停手,哪怕那些并肩作战的日子还在眼前浮现。

内劲外放,耗损的是更多的内劲,初入门槛的王三自是不懂的不加节制,一来二去,和依靠造化与身体呼应产生的可以说是源源不断的内劲的白闹相比王三自然逊色一筹,时间一长,王三的拳风再没有那么狠辣,被白闹狠狠的一拳砸到在地。

青石板碎了,官道陷了,王三的半个身子都被卡在其中,他再抬不起胳膊了,也再阻挡不了白闹。

收手,张狂着要喝血的造化被白闹赶回了身子,而后转身就要离开。

“你真的不和我回去吗?你想想这沛城里,哪里还有你落脚的地,除了我,谁都想让你死!”如王三所说,他全身最硬的就是那张嘴,哪怕动不了了,哪怕被白闹打败了,他还是张嘴想要挽回。

“你不想我死,我知道,可他们,不想我好活!”阻碍永远都不是王三,缝隙也是王三永远填补不上的,白闹冷冷的还嘴。

“可他们能帮你报仇!”

王三的一句话,白闹站住了,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了那个三花会的暗牢中的王三,那时候的白闹天真的想让王三联系林帮的人把他们救回去,可王三很是霸气的回应道:“你给老子听好了,我们要是死在这牢里,老子下辈子就是当个尿壶,给你接尿也还上你的,现在,别再在老子跟前说林帮,说兄弟,听见没!事是我自己的,结果就得我自己担着,我王三一条烂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要是可以的话,老子真想告诉林帮上下莫挨老子!”这里面有句话一度让白闹被折服的不能自已,从那时候开始,白闹不再祈求怜悯,他开始想要力量,想要真正的力量,可以左右自己的生死的力量,可以为真相护航的力量,那就是“事是我自己的,结果就得我自己担着。”

今天,有个机会,白闹把这句话说给了王三听,说的那么大义凛然,说的那么无所畏惧:“事是我自己的,结果就得我自己担着。”

一道月光射下来,正照在白闹身上,正照在说完这句话的白闹身上,身形被衬托的高大,也被衬托的孤独,前行的脚步没有拖泥带水,复仇的姿态也成了趾高气昂。

一瞬间,王三有点恍惚,那个身影像极了当初离开的林帮帮主,那个对王三有养育之恩的帮主,所以他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白闹!”

“莫挨老子!”又是一句王三的话,又被白闹还给了王三。

“到此为止了!”这句话是白闹心里的声音,他说给自己听,说给风听,说给善变的天气听,说给回光返照的月听,说给即将到来的雨听,但独独没有说给王三听:“三哥,到此为止了,你不用受煎熬,我也不用受煎熬,各自带着红嫂子和将未的那份,好好的活下去吧!”

雨跟着白闹的脚步,一个离开,一个到来,洗刷着满地血,也洗刷着满地碎屑,更洗刷着王三对白闹的认知。

十一岁的孩子,现在已经就要成了十一岁的大人了。

话说的挺有志气,可当这雨下来,可当那风吹起来,可当四周摆满东西的屋檐下容不下他这个十一岁的孩子的身影,白闹这才知道自己的孤独,雨水顺着他的发下来,带起身上的血,滴在脚尖上,诺大的沛城只能游荡。

也是凑巧,也是缘分,漂泊的身影不知不觉间来到了纸坊,那个赵院所在的纸坊,尽管脑海里有千万个不情愿,但腿还是不听话的迈开了,方向正是冲着赵院,再准确的来说,是冲着赵院对面的闻道武馆。

心里有再多推辞的话,可路不会跟着变短,终于,白闹还是来了,一抬头可以看见写着“赵院”的匾,一抬头可以看见写着“闻道武馆”的匾。

雨水冲刷着,应是朦胧的,可那六个朱红色的大字却是那么的亮,那么的清晰,印照在白闹的心里,暖洋洋的。

是的,王三是想要帮他的,可林帮不会,赵之丰是想要帮他的,可那时的他不会帮他自己,所以,王三在陪伴,林帮在阴谋,赵之丰在嫌弃,而他在抱怨。

点点滴滴浮现在白闹的眼前,赵素雅的温柔善良,赵宽的宅心仁厚,还有赵之丰的不假于色。

“小子愿当牛做马报答您的大恩大德。”这句是对赵之丰说的。

“当牛做马?你也配给我赵之丰当牛做马?”这句是赵之丰回的。

“还望前辈念及小子身世,仗义出手啊!”这句是对赵之丰说的。

“滚出武馆。”这句是赵之丰回的。

“今日起,小子将长跪于庭前,愿以一副膝盖换您出山救世。”这句还是对赵之丰说的。

“我这人倔,我就想看看这些个手眼通天的人能有多么冷血。”这句是对赵宽说的。

每一句话,白闹能清楚的记得他当时的表情,每一段回忆,白闹都足以他的铮铮铁骨弯曲,当时的他有多么的自以为是,现在的他就有多么的低眉顺眼,当时的他有多么的无可理喻,现在的他就有多么的入情入理。

白闹开口了,有些话是对自己的说的,所以他的声音很低,也许也是害怕打扰到赵之丰的休息:“我以为您应该有救世的责任,殊不知,白村并不代表世,而您也不是白村人,我以为您不配当个大能,殊不知,是我不配当个人。千帆看过,方知可渡重洋的舟从不雕梁画栋,巨武前辈,小子当时不懂事,言语中多有冒犯,现在也无脸奢求您能原谅,至于授功更是不敢提及,今日再次长跪于门前,不是挟弱小之理,带道德之枷,将您逼迫,是在诚心实意的向您道歉,往日两天污眼,今朝两日忏悔,时间一到,小子即可离去。现在之想,望老天垂怜让您知情,天明可能又说不出这么多的话了。”

这一跪,刚强,这一跪,又柔软,这一跪,气势膝盖生,这一跪,鲜血脚下淌。

其实,白闹的话完全可以大声说的,因为赵之丰还没有睡,他的目光一直随着白闹的膝盖落在门前的地面上,他的耳朵也一直竖着将那自言自语的话收拢回来,同时注意到的,还有赵宽,那个伺侯在赵之丰身边端茶倒水掌灯的老仆。

“倒也是可贵!”赵宽叹了一口气,劝阻赵之丰道:“老爷,孩子已经知晓错了,现在看过去,内劲也有了,还能这么谦卑的道歉,难得可贵啊!”

赵之丰没有回话,或许是在用翻书的时间思考吧,又或许这些高深莫测的人就是习惯把回话拉的那么长,知道赵宽再次挑了挑那青灯陷下去的捻,赵之丰才悠悠开口道:”你没有看错他!但,两天不可少!”

“多大的人了,还斤斤计较。”赵宽有些不满,又不敢说出来,嘴里嘟囔了一句,又马上补充道:“老爷,身上还带着伤呢!”

“两天!”赵之丰的意思是容不得商量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