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57 算盘妙计谋国教 直面血仇轻来日
作者:观门  |  字数:5066  |  更新时间:2019-09-19 22:37:49 全文阅读

“打!”

“没吃饭?”

“软绵绵的绣花呢!”

拳头是血肉模糊的,身子是鲜血淋漓的,可这些,岳后都看不见,只是一味的让白闹把拳头砸到那钢针密布的铁柱上,只是一味的让白闹把身子躺在那刀片密布的坚床上,只是一味的让白闹把那沉甸甸的石锁举起,只是一味的让白闹把那硬邦邦的金子撞着,但这只是拓展,真正的基础还没有开始。

“你是不是觉得脖旋就是看看就可以了,你是不是觉得腰合就是站稳就可以了,你是不是觉得腕斗就是转的快就可以了!肤浅!你且来看看我的这三式。”

说着,岳后的脖旋先亮相,但不是简单的转过来,他的旁边是一个老树,脖旋之下,头快速的冲上那老树的树身,只见得这粗壮的树干轻易就被他拦腰截断,继而是腰合,倒是没有破坏什么,只是地面遭了殃,内劲运用于腰,而后一脚踩下,这地面立刻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缝,接着是腕斗,双手手腕快速的旋转起来,两只手在白闹的眼里幻化成千万,不仅如此,他穿梭在倒地的老树的枝叶中,竟是没有打下一片叶子来,又猛然间一个转身,游刃在四周摆放的兵刃之间,不见划伤,但见刃钝!

“看见了没,这才是脖旋,腰合和腕斗该有的威力,你现在差的不是一丁半点,也亏得十二兄弟出了这训练体能的招数,且让你可以稍加弥补,等你越过了那这道关,接下来的目标就是练习,没日没夜的练习。”

白闹早知道自己的体能很差,但没想到在王三已经一番训练的前提下,还只是望其项背,等把那钢针打进铁柱里,等把那刀片压坚床中,等把那石锁舞得虎虎生风,等把那金子装成粉末,足足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事实上,对于有雷拳四式傍身的王三来说,他只需要练耐性就好,所以针对白闹的也只是耐性的训练,至于真正的体能,自十二应该是专家,可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有回了这应有尽有的林帮,方才和岳后一起,针对白闹制定了真正的体能训练计划。

“来,出拳,就保持这个姿势,什么时候你能把你的眼睛放在这拳头里,什么时候再收回来!”

“来,出腿,就保持这个姿势,什么时候你能把你的心神融入这双腿中,什么时候再收回来!”

“来出拳,每一拳,我都要在你的拳头里看见你的眼睛!”

“来出腿,每一腿,我都要在你的腿风中感到你的心神!”

春走得着急了,夏匆匆的接班,等调节好心态了,这时候才把炎炎的天气放出来,顺便滋生了大量的虫蚁蚊蝇,就围着臭味汹汹的白闹,哪怕这个落脚点是一直上蹿下跳的,也是乐此不彼的追随着。

“怎么,有点心疼了?”门就敞开着,对着外面的白闹,王三趴在四方桌上,手里扒拉着酒杯,时不时的给白闹甩去一个眼神,岳后看见,淡淡的出言问道。

王三叹了口气,收回了关注的眼神,看着对面没有任何表示的自十二和岳后,说了句:“没有,就是想到一个月了,给他准备的被褥都没有掀开过一次,让我有点不是滋味,他还是个孩子啊。”

“你不是滋味,我就是滋味了,每天我可是还要对他冷言冷语的,不能有一句好话。”岳后瞥了一眼王三,而后把头凑进来,轻声说道:“他现在不能停下来,刘算盘这两天老是躲在角落里盯着他看,我赶了几次都赶不动,我觉得帮里又要有大动作了,而且还是以白闹为主。所以,他现在需要实力。”

三人正在交谈间,突然感受到有一股凉风从门外钻进来,附在耳后,给燥热的屋子降了降温,立刻抬头盯着白闹,发现这孩子的拳脚越发的利落了,一拳动,土石惊,双腿起,清风随。“这是?”王三惊着站起来,岳后赶忙跑出屋子,冲白闹喊了一句:“腰合!”

舞动间,双腿回收,腰部明显的被撑的坚挺,而后双脚落地,生根,根裂地。

“腕斗!”

抬脚间,双手舞出,手腕明显的瘦了一圈,而后疯狂旋转,皮紧,光滑而坚硬。

“脖旋!”

收手间,脖子一甩,头部明显的快了一程,而后头如流星,发甩,老树留孔。

“出拳!”

摆头间,长拳一冲,拳头明显的硬了几分,而后元气退让,拳至,流水断阻。

“劈腿!”

捏拳间,长腿横落,速度明显的快了几分,而后风云后退,腿到,石板成沫。

“成了!”岳后惊叫一声,上前一把抱住白闹,也不管一个月没洗澡的身子是多么的恶臭,嘟着嘴就亲了上去。

“哈哈哈哈哈!功夫不负有心人啊!”王三也是冲进这人堆中,将岳后和白闹一起抱紧。

他人惊喜,可白闹没有飘,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满脸愧疚的对两人说道:“两位哥哥不用这么激动,我现在只是入门,和岳后大哥相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话说的太谦虚,听得王三和岳后一愣,自十二则上前安慰道:“不着急,饭要一口口吃,只要你追上了这一程,剩下的,都不打紧,耗得无非就是个时间嘛。”

四人沉浸在你来我往的奉承中,对悄然接近的人影没有任何的警觉,好在这是林帮,好在来人是林帮的军师,那个几日来对白闹虎视眈眈的刘算盘,没有出手的打算,刘算盘清了清嗓子,说了句:“既然两位当家的事情办完了,不知道这白闹可否交给我一用。”

对于这个不舞刀弄枪,阴谋诡计跌出的刘算盘,王三一直瞧不上,也没有卸下防备的心神,要不是他确实先后为林帮立下了不少功劳,可能早就被王三和其他脾气“苟合”的当家的给消灭了。当下听得,王三眼光一紧,好奇的在白闹和刘算盘身上游走着,而后冷冷的问道:“你要白小子干什么?”

刘算盘的眼神也在跟着王三的话游荡,不过不是在王三和白闹的身上,而是在自十二和岳后的身上:“三当家的只须带着白闹跟我去议事厅就好,十二兄弟和四当家的烦请在此等候!”

“二哥也有份?好,白小子,跟我走一趟!”提及了肖林,这个林帮里除了帮主林震天以外最让他敬佩的人,王三还是多少有点收敛,搂着白闹就当先往议事厅走去。

...

除了肖林,在场的还多了将红母子。

“大哥哥!”将未一见到白闹就迫不及待的跑了过来,飞奔到怀里,小脑袋削尖了往白闹胸膛里戳着,显摆道:“大哥哥,我跟着叔叔又学会了几招,特别厉害的。”

白闹哄道:“好好好,小将未最厉害了,哥哥现在还有点事情,一会再和将未聊,好不好?”说着就将将未放到了地上,而后走到将红身边,疑惑的眼神对上那副愁容。

“白闹,将红母子是我请来的。接下来的事情,我们需要他们的帮助。”刘算盘故作高深的背着手,来到肖林的背后,看样子是害怕白闹和王三把他吃了。

“有屁快放!”王三最受不了的就是言语里的磨人,骂了一句,拉着白闹就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紧挨着将红。

肖林看人都到齐了,端起手边的碗,豪饮了一口酒,就对白闹和将红母子说道:“夫人,白兄弟,上次老三说你们在逃脱鬼兵之后,先是进了沛城,可是刚入城被国教的人给截杀了,从雾始山里逃跑出的数十人,最后惨兮兮的只剩下了六人,不知两位有没有心思和国教的人算算账?”

“自是有的,二当家的可是有办法?”白闹知道林帮和三花会是死敌,但他不相信他们真的有勇气直接越过三花会和国教宣战,试探性的应了一声,等着肖林接他的话茬,然而肖林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接茬儿的人就变成了刘算盘:

“办法是有办法。国教实力哪怕再雄厚,靠的也不过就是那些无脑的信徒,而我想做的,就是直接动了他的基石,让他在沛城里呆不下去!”

白闹听着,多少有点天方夜谭的意思,出言打击道:“谈何容易,那么多人,你总不可能一个个的去赶吧!”

刘算盘对掉链子的白闹也不恼怒,反是信心满满的说道:“不用赶,他们靠嘴找信徒,我们也靠嘴来拔他们的信徒。白闹,你是白闹遇鬼事件唯一的幸存者,将红母子又是将姓人遇鬼的幸存者,你们的嘴就足够我们下一盘大棋了!”

“你的意思是...”白闹现在渐渐有点听懂了刘算盘的意思,但还是云里雾里的。

“没错,把你们的经历公布出来,传的越广越好,国教在其中的恶行,不求丑化,力求真实,让他们无话可说,让那些负责洗地的信徒也无话可说。百鬼夜行本就对国教造成冲击,再加上他们草菅人命在后,无论是舆论还是律法,都将站在他们的对立面!这张纸上,是我根据将红母子的经历写出来的,这张纸上,是我根据三哥的描述,记录的三花会和国教勾结残害你的种种,现在我需要你们将这上面的内容背下来,然后我安排你们站在台面上,正式的把国教的这些龌龊揭发出来!”

说着,刘算盘递过三张纸,竟是来将未的都准备好了,白闹揭过来展开一看,立刻被这内容吸引其中,字字句句仿佛亲临其境,不见血字却是诛心,忍不住嘴巴跟着视线,轻声的念了出来:

诸位街坊,我是白村的白闹,府衙一面,阔别已久。众所周知,白村在百鬼夜行下毁于一旦,具体细节我已经在府衙前称述完毕,在此不再多做赘述,今日我要说的,是我消失这么久的原因。说来难受,身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也不知道这番话出去,我还有没有命再去换药,但是,为了我白村的英灵,为了蒙尘的真相,我今天一定要大胆的说出来,在这里大声的说出来!消失这么多天的我,是在牢里度过的!不是我夏王朝的牢,是三花会的私牢!对我用刑的,也不夏王朝的律法,是他三花会的歹人!

也不知道诸位有没有见过三花会的刑具,千刀万剐刀,破指银条,虎头钳,很多很多的,具体作用,无非就是断我的骨,抽我的筋,扒我的皮,割我的肉,饮我的血,他们想让我改了我的状纸,他们呢想让百鬼夜行的罪恶让一群无关的地痞流氓代替,他们想改天,他们想换日,他们想让我白村英灵变成游魂。

我没有答应,所以我就被关着,所以我就被折磨,几近死亡。多少个丢魂葬身的夜晚我想着就这样了结残生,可想到白村的父母叔伯,可想到阴险的奸诈小人,可想到要被篡改的真相,我还是咬牙坚持下来。

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我逃出了三花会的牢,然而我撞上了更大的危机。不仅三花会的人将我包围,还有国教的人,当时,我感觉我认识的这个世界崩塌了,我万万没有想到,国教啊,那个身系苍生的国教会和这些宵小厮混在一起。

还好,我命大,我活下来了,我逃出来了,今日,我站在这里,把这些事情说出来,不是指望街坊邻里能给我做主,也不是希望大庇天下寒士的国教就这样声明扫地。我是个普通人,我唯一能有机会发声的在这里,算是宣泄吧,也算是提醒吧,诸位,这世界是没有什么绝对光明的,求人渡,不如己渡!

合上这张纸,只是通读一遍,白闹居然可以将每一个字都记住,不是因为多么的通顺,完全是因为这些话太像白闹自己的话了,他甚至能想象到他站在台上时配合每一个字的动作,不由得对刘算盘刮目相看,而跟着合作的将红,也是一脸的震惊,至于被抱在一边的刘算盘挨个字的教授的将未,此刻也是泪眼汪汪的样子,他可能看不懂那些字体,但他可以感受到那张纸的沉重。

“今天,大家的任务,就是把张纸上的内容背下来,明天,我们去天桥下!”

关于天桥是个什么地方,白闹并不知道,但王三知道,他惊得一下从座椅上弹起来,双眼里写的都是“大胆”两个字,因为刘算盘的这第一站,就是天桥,一个最为市井的地方,一个满嘴跑火车的说书人齐聚的地方,一个劳苦大众闲来消遣最多的地方,他可以想象到,白闹和将红母子手中的那三张纸代表什么,那就是三个炸弹,塞在沛城腹地的炸弹!

肖林和刘算盘已经离开了,抱着将未离开了,将红来不及阻拦,也被刘算盘盯着不好意思阻拦,剩下的就是这三个一直在苦难中徘徊的人了,将红几次转面想要表达什么,可看着白闹认真的模样又不敢打扰,硬着头皮把心神放在了那纸张中,放在了那些鲜血淋漓的文字中。

...

星一程,月一程,夜晚匆匆的过。

将红终究是忍不住了,泛红的眼眶有点可怜,比在那鬼兵的冲刺中还可怜,她拉着白闹问道:“真的,要去嘛?”

白闹知道将红的用心,那些苦难太痛,就像他不忍再去回想白村的一幕幕一样,应该是感同身受吧,至少白闹是这样认为的,他转身抓住将红的手,眼神里的坚定甚至比面对鬼兵的时候还要多,说道:”红嫂子,我知道那些回忆太痛苦,我也知道那些话太扎心,如果光是埋在心里就不会掀起波澜的话,我是多么希望你和将未永远的把它藏起来,可是不会的,你是幸存者,唯一的一个成年的幸存者,你有脑子的,你有记忆的,在往后的岁月里,你闭眼就会是一个个人惨死在你面前,他们会挣扎着爬过来,抓着你的脚,在你的身上写下一个惨字来,那时的你做不到熟视无睹,所以你,永远也做不到忘记,错过了今天,你只能背着这份沉重的压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苟活着,在无时无刻的痛苦和无休无止的折磨中苟活着,这是个包,不刺破,脓是永远不会流出来的,去面对它,把它讲出来,让你的身体轻松些,让所有的将姓人的灵魂能安息些。”

“好!”不知什么时候,刘算盘已经带着将未来到了他们的身后,白闹的一番讲解也一字不落的落在了他的耳中,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

来人不仅是白闹,还有打手,整整齐齐的站在刘算盘的背后,还有当家的,六个当家此刻全部到齐,加上旁边的王三,整个林帮最高端的战力集合完毕。

“这是?”王三看着这架势,也不免疑惑,却听到肖林爽朗的一笑,说道:“今日所讲,难免会触碰到三花会和国教的逆鳞,想来阻拦暗杀都不会少,他们需要力量来支撑他们讲下去,我们林帮给他们这份力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