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52 他日英魂再聚首 敢叫阎王凑牌桌
作者:观门  |  字数:5054  |  更新时间:2019-09-17 23:01:32 全文阅读

先是地火焚身,再是雷霆当头。

“我看你是瞎了眼了!”白闹怒喝一声,双目直视夜空,仿佛有凛冽的光射出来,至于要射到哪里去?自是射到那九天之上去!去和雷霆共舞,去和乌云逐月,去和繁星作伴!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谁怕谁!”一如白村的姿态,那头颅不见下低,那目光毫无闪躲,可又与白村的样子有些差异,不再被动的防守,不再畏缩的收手,他背负魔龙,铁拳高举,冲着那万重雷就冲了过去。

雷声嘶鸣着,跳出星河,炸在脑海,唤醒那沉睡的死神,闪电飞舞着,撕裂夜空,刻在眼眸,照亮那黑暗的冥府。不能直视,可又不忍不视,生怕错过了这可能此生难见的壮丽。

“好气魄!”王三看着白闹的英姿,情不自禁的喝了一声,这一声,太过于高亢,搭着风,载着云,丝毫不怕惊了那九天上的存在。不仅是王三,自十二在感叹,宇文制在感叹,刘当归在感叹,将红母子在感叹,所有的目击者们都在感叹!惊为天人,这世上多的是杀人者,屠妖者,斗兽者,敢抗天地威者,寥寥无几,抗天地威而虎虎生风者,更是屈指可数!

第一层天,雷林!天地拓草木,凝雷以成林,花蕊绽闪电,枝叶挥罚鞭,接天无穷碧,网罗找死人。有何惧?半生未好过,游鬼不足惜,我自有拳碎红尘,我自有腿扫残云。

“够了!”王三喊一声,可唤不回执拗的魂。碎肉育战意,洒血表决心。

第二层天,雷兽!走兽奔如火,五毒纳万雷,虫蚁秀杀机,振翅落裁决,万物蠢蠢动,欺辱浴血人。有何惧!山民播新种,结出不屈身,内劲化陷阱,我可灭狮虎,魔龙成寒箭,我可射天狼。

“求你了!别再往前走了!”众人嚎一嗓,可叫不醒好战的魂。白骨撞雷击,断发也竖天。

第三层天,雷池!江河鼓动雷,湖泊藏纳电,汇池震轰响,落瀑灭生灵,点滴坠苍穹,攀附半个魂。有何惧!头颅常系腰,死神背上纹,血脉张扬舞雷蛇,骨肉齐震胜天压,他日英魂再聚首,敢叫阎王凑牌桌。

再没有声音响,众人的沉寂伴着白闹的血躯落,骨碎肉翻不成人样。

“啪!”触地的声音太清脆,惹得将红开了嗓,也是母子连心,也是白闹让人亲,将未跟着吼出来,继而,有啜泣声,有叹息声,也有大言不惭的叫好。

“兄弟!”齐整整的三声呼喊出来,刘当归提着药箱,王三捏着内劲,自十二蓄着真元,这就要一步迈过来,但是,这一步,隔着生死!

王三最先感知到头顶的动静,慌忙把身后的两人拦了下来,在不绝于耳的质疑声种,盯着白闹的尸体反复琢磨,抬起头来说了句:“别动,白小子还没死!”

刘当归顾不得那些,就要挣脱王三的胳膊,嘴里嘟囔着:“现在这模样,他离死还远嘛!我...”

话未尽,舌头再捋不直,因为天将万雷造险地,他们和白闹隔了一道雷幕。这些雷没有劈在白闹的身上,落在周围,将那个无助的身形圈了起来,它们在开道,也是在迎接,上面厚云旋转,凝成漩涡,里面已经有葬送天地的苗头。

“什么东西!”自十二惊呼一声,哪怕是自小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他,现在也是掌心撺汗。

王三也是猜想,但这份猜想是无比的贴近事实:“最后一道,挺住这道,白小子就过来了!”

“开什么玩笑,这东西是人能挡住的嘛!”刘当归愤愤的说了句。

伴着刘当归的话语,白闹挣扎的站起身来了,一面的肩骨被奔腾的兽踩的凹陷下去,一面的腿被雷池的水冲的不见踪影,歪七扭八的,要不是雷驱逐了风,白闹随时会被吹倒。

“我,扛得住!”没有打量自己的境地,没有理会头顶的威胁,白闹先把头给了王三,给了自十二,给了刘当归,给了将红母子,而后,笑着说了句:“我,扛得住!”

明明是轻飘飘的一句,此刻仿佛有千万斤的力量,压在重人的心头,同时,也压在了厚云的顶上,愤怒的把那到雷直接放了下来。

“哈哈哈哈!”

比雷声更轰鸣的是白闹的笑,最后的内劲缠在自己的双拳上,背后魔龙还在欢腾,独独的一脚支撑着残破的身躯,幽蓝色撞上了漫天的银,渺小的拳撞上了撕裂天空的线。

魔龙的身躯已经透明的不成样子,他需要补给,所以他把目光盯向了地下,那里有数不清的坠落在岩浆里的冤魂,而后龙爪抓地,刹那间,地底涌动,被土壤包裹着的鲜血涌了上来,自他脚底的经脉上涌,注入了体内,也注入了白闹的身躯。然而,毕竟被高温蒸发的多,这一点还不够魔龙塞牙缝的,他需要更多的血,需要更多更有活力的血,所以他的目光又盯向了四周的人。魔龙朝天长啸一声,凡是身体有伤口的,再按捺不住血液的流动,哪怕是结了痂也被破,齐齐的向着白闹汇聚过来。

没有差别,先前踩踏的,先前内混的,除了高强和精明的,谁能有个全身,只此一时,黑市添肉干!狐妖少女也有份,所幸被身旁宇文制的那面古镜给护住。浓浓的血液被魔龙转化成幽蓝色的内劲,凝聚在白闹的掌心里,对抗这那神雷的威力。

和白村的那道天道神雷有所不同,这一道雷,损伤不小,但却不是一心奔着死来,这是当白闹所有的手段瓦解,当他在外面三人的惊呼声中,迎面对上这道神雷后,他才发现的,里面有生机,浓浓的生机,毁了骨,又在塑骨,破了经脉又在重塑经脉,它在制造死亡,它也在挽留生命,至于生死哪一个先到来,就要看人是想生还是想死。

毫无疑问,白闹是想生的,所以他不会死。不再对抗神雷,白闹把所有的力量内敛,全凭着意识对抗。

脱胎换骨,伤筋换血的痛是很难捱的,不过,白闹受惯了,自小就受惯了,不仅应对自如,顺便还把目光给了远处的鬼花。

“三哥,你扔根树枝进来!”生怕雷声遮住了声音,白闹可以提高了几个调。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那,但听得声音,好像是绰绰有余的样子,王三也不管懈怠,立刻就近扳断了根枝叶扔进雷海中,眨眼间,这树枝就被劈成了一根焦炭,而后在肆虐的雷中,彻底的化成灰烬。

“好!”白闹眼看着这一幕,眼里欢喜,他拖着他倾斜的身子,他拖着他划地的脚步,一点点的向着鬼花接近,许是眼前已经浮现出了壮观的模样,白闹的嘴角不自觉的咧开,而后速度越来越快,甚至那神雷都差点被甩掉了!

动作已经很明显了,王三三人也知道了白闹的意图,自十二不禁笑了一声,感叹道:“这小子!真是个奇葩!”

鬼花可能到死也不明白,明明压着白闹的雷,怎么就被白闹顶着过来了,撤退不及,两朵鬼花,相继在那无穷的雷电下凋零。

白闹还想着着再往前走几步,但是雷电不答应,它们不再是一道道的莽夫样,而是抱团成一个绚烂的雷球,向着白闹压了下来。

这雷球,威力胜之前百倍,不仅积蓄于身体,更是直往肉里钻,直往血里钻。白闹没有考虑过魔龙的想法,所以他彻底的放开了身子,享受着这苦与痛的纠缠。可怜身负的另一条血脉,没有像魔龙一样的存在护持,所有的雷电都钻进了他这里,随着田回春构造的经脉,在他里面游荡了个遍。

随着内里雷电的损耗,雷球不断的在回收身形,到最后,化成一个亮光,悄然没入了白闹的胸膛。

经脉撑不住雷电的冲击,血脉也容不下这么多杂质,魔龙是坐山观虎斗,白闹这下为自己的莽撞买了单,他是急得团团转。或是划烂身体挤出血去,或是操控魔龙对付雷电。都没有作用,血和雷已经融为一体了,这魔龙也是他想能控制就能控制的。

情急之下,白闹的那股血脉里突然闪过一阵清流,是黑色的,也是红色的,黑红相间,看着赏心悦目,它们沿着经脉,跟着雷电的脚步,巡查着白闹的身体,然后,张开嘴来,毫不客气的吞下了这份闪电盛宴。

那是巨猿的馈赠,那是金乌的气息,往日里遍查身体不见踪影,今日里自己跑了出来,每一道雷都转化成一份营养,滋润着他瘦小的身躯不断的成长,等成了和经脉同粗的浓浓的一股,他又开始变长,若不是入体的雷电不够用,可能白闹这经脉都要被他顶破!

托白闹的福,不仅是魔龙血脉增强,有了雷电的滋养,另一股血脉的生机也浓重了几分,现在又都反哺给身子,帮助白闹恢复着伤躯,走此一遭,白闹是就受益了。

意识回归于本体,白闹等不及要和王三,自十二,刘当归分享这份喜悦,然而一睁眼,大惊失色,放眼望去,哪还有王三三人的身形,残存的三朵鬼花不断的挤压着这方天地,王三,自十二和宇文制竖起了悬天帘,在夹击下苦苦支撑,身上已多伤痕。不仅如此,鬼花下是百名鬼族,统一的露着鬼纹,统一的持着长刀,进退有序,攻守兼备,一刀刀的在往悬天帘上划着,细看上去,悬天帘已经快要成了遮羞布了。

“看来这些鬼东西还挺会挑地方,知道修行者多,来人也强大不少啊!”白闹暗道一声,也不耽搁,身体背后魔龙涌出。有了千寻铁的加入,内劲运行更是顺畅,魔龙那虚弱的身形在内劲的滋补下隐隐又具雄风,灵性的自背后探出头来,耷在白闹的肩膀上,目光射向对面的鬼兵,皆是一个馋字。

一直以来都在仰仗魔龙的力量,可一直以来白闹都没有正视过这个让他痛苦了十一年的魔龙,今日,历劫在前,大难当头,白闹这才有心善待了魔龙,他摸着那金色的线条,感受着积蓄的力量,也不知道魔龙能不能听懂,反正是附在耳边说了一句: “好!今日这生死局有你,也算是造化,那,就叫你造化吧!”

主人起名字,向来都是靠自己的喜好,谁又见过哪家有权利决定的宠物,造化斜视了白闹一眼,也不搭理,注意力还在自己的事物上。

白闹看着这人性化的举动,爽朗的一笑,身形一动,冲向鬼兵,造化吞食,拳砸逆首,如入无人之境。

纵然你长刀所向,纵然你鬼纹密布,不敌我一龙一人来的利落。眨眼间,白闹就将身来到王三三人身前,顺便还带着一个微笑。

“我就知道你小子命大。”王三上来锤了白闹一拳,嘴上是这么说,但通红的眼神出卖了他的心境变化。

  自十二没有什么肢体上的表示,只是眼神给了赞赏,而后正视着面前的危机,说道:“这次比村子里的麻烦大。” 

王三听着,指着那三朵鬼花,也是恼恨的说道:“白小子,想来你也发现了,那些鬼花,和上次不一样,它们没有直接动杀机,而是不断的放出那些气息来滋润那群鬼东西,使得他们速度和力量都上升了不少,最关键的是还打不伤,我们能击退一次,能击退两次,但我们的力量也是有限的啊,更不用说后面还有那么多拖油瓶了,只能撑着悬天帘等死了。”

白闹明了。要护得众人周全,还要杀个痛快,这是个难事,于是一个闪身就跃上半空,声音飘在其间:“三哥,自大哥,宇文制兄,下面的那些人交给你了,上面的这三个垃圾我来收拾。”

王三是相信白闹的,自十二也是相信白闹的,宇文制有点怀疑,但局势紧逼,也是身不由己的相信了,三人撤了悬天帘,就冲鬼兵杀了过去。

再次对上鬼花,白闹再没有恐惧和惊慌,有的只是暗藏在心底不见人的深深的恨意。在那个山林里,他遇到了太多的惨死事,听遍了妻离子散的哭诉,看够了妇孺皆兵的牺牲,他怎能不恨。

一经上手就是最为克制鬼花的九幽坟。造化盘在身形,龙嘴缓缓展开,这一次的张嘴只是不屈服的嘶吼,真正酝酿的九幽坟的是在身体里,是在他的经脉里,那里有血,还有内劲,这一次,白闹不满足一个个的消灭,他要制造个大动静,一个足以让所有鬼兵胆寒的大动静!

造化不断的嘶吼,龙角不断的燃起幽蓝色的火,身躯的金线排列成星河,龙须飘荡鼓捣着天地元气。一颗颗九幽坟如约而至,齐整整的排列在巨大的龙头前,调皮的龙须拨打着元气围绕,于是着幽蓝色的球又散发成混沌的白。

白闹一步并作两步,造化的身躯也成延伸的阶梯,在变长,也在变大,渺小的天地仿佛撑不下这伟大的存在,四面都有元气逃离的声音。

顺着龙躯慢慢的走上头顶,白闹踩着的是龙鳞,可远远看去,好像是步步生莲,每一朵都寓意着死亡。

皓月当空,地上投射的阴影吸引了众人的眼球,就在那绝望的期盼的目光下,白闹出现在了龙头上,一手缠着内劲,一手扶着龙角,睥睨天下的气势自不用多说。人群一阵膜拜,就算宇文制少年英豪也不得不感叹白闹此刻的耀眼。

肆无忌惮的打起拳来,生怕力量和准度不够,白闹腰合,腕斗,脖旋齐出,铁拳横推一颗九幽坟射出去,膝撞再横推一颗,肘杀再横推一颗。一颗颗的九幽坟化为一道道惊虹,带着内部的各种力量碰撞的震耳欲聋的声音直冲过去。而后,造化缠腿,白闹踝削紧跟其后。一瞬间,一种唯我独尊的气势从造化眼里射出来,笼罩在白闹全身。

九幽愤坟长的好看了些,王三,自十二和宇文制抬头聚精会神的看着,又猛然意识到到自己不应该这么悠闲,忙目光收回来。在看过去时,身边哪还有鬼兵的身影,一个个的聚集在三朵鬼花下面,又再进行那个让将姓人,和王三三人难以忘怀的献祭仪式。

“小心!”王三赶忙出声提醒道,然而一切都太迟了。

九幽坟砸上了一朵朵鬼花,但是,只有腐烂的气息弥漫,不见惊天动地的爆炸,白闹心生不妙,忙刹住了前冲的身形,眼眯着,努力的想要看清里面发生了什么。造化估计也已经感知到鬼花的变化,他不再把庞大的身形露在外面,而是钻回了白闹的体内,不断的将幽蓝内劲铺在白闹的每一寸肌肤上。

好像有东西出来,近了,近了,越来越近了。从没有接触过,白闹不敢直直的对上,身体极限的一挪动,有一股力量擦着他的发梢过去,甚至脖子上都有阵阵凉意。

那道气息来的太快,白闹只来得及看见有一道蓝光闪烁,再无其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