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51 与死同舞岩浆休 万念俱灰百态生
作者:观门  |  字数:5126  |  更新时间:2019-09-16 23:59:45 全文阅读

人力是上天的杰作,他是自然中最强横的力量,也自然中最渺小的力量。就拿白闹来说,管你的真元是龙形还是虎形,管你持的是拳头还是利剑,那些汹涌的熔浆可没有思想,它们不会顾忌太多,只会一视同仁的淹没。

白闹处在无边的岩浆中,从燥热到灼热再到湿热,最后成了连空气都被挤兑的干热,尽管魔龙血脉尽力的散发出内劲,尽力的滚动着血脉来遮挡着岩浆,尽管另一条血脉也极力的透出丝丝缕缕的金乌的气息来和岩浆谋求着共生,但体内的水分还是被无情的榨干,但湿润的眼球还是被热浪吹的干涩。

这还下降的不是很深,现在还能透过岩浆的空袭偶尔看见外面的情形。仅仅一眼,眼眸里无不是那些没有被鬼花吞食而是被熔浆淹没的身影,他可以看到沙石制的窑洞在高温的烘烤下由外之内一点点的坍塌,他可以看到将红母子的生无可恋,他可以看到方七儿的躲闪和畏惧,他也可以看到自十二的那几幕悬天帘上的微微裂痕。

前有狼后有虎的遭遇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带着这么多人和死亡同舞也不是第一次,总结过往的经验,白闹得出一个结论来,那就是无畏则生机无限。当下心一横,脚下的速度又是快了几分,内劲也汹涌而出,惹得魔龙厌恶的呐喊了几声。

两者的速度都很快,白闹不退让的直冲,熔浆不退让的袭击,相遇的时候,尽管有重重手段挡着熔浆,尽管自己的自愈能力强大到可怕,但那种透体而直接扎心的灼热的刺痛感依然充斥在白闹的脑海里。

还记着下降时的高度,白闹估摸着也该到那人呆的窑洞了,可惜事情进展的并不顺利,他忽略了一个问题,熔浆并不是河水般的透彻,它是混杂的,混杂到即使作为液体也难以透过它看到对面,所以放眼望去,除了一片红火就是一片火红。

视线被挡,白闹也不得不承认,以自己的力量就真的只能到这里了。他之所以可以轻易的穿过最外面一层的阻隔是因为熔浆从地下冲出来暴露于空气中再升上天,等落下来的时候已经有些许的冷却了,而现在他真真切切投身于这个大熔炉中的时候,直面的是最为炙热最为要命的那部分,魔龙是还是虚体无所谓,可人是承受不了热浪的压力的,更别提还有天地元气被排挤一空的难受了。

“又是个生死抉择的考验啊!”白闹感叹一声,但他也只是给了自己感叹的时间而已,因为他没有做选择,或许他跟不需要选择。白闹的脚步没有停止,白闹的内劲没有收回,白闹的魔龙血脉也没有屈服,白闹一声一声的对着自己鼓励道:“差一步了,就差一步了!”

本来是安慰的话语,就是白闹自己也没有想过只有一步的距离,没成想,真的是只差了一步。

穿过那炙热去,暴乱的源头也闯进了白闹眼里。

一长条状金属块,难耐的和白闹一同在这岩浆里起伏。外面被通红的岩石包着,里面透着一点点的亮光。有一具尸体躺在其上,细看过去,正是被岩浆拽下去的那个疯癫的人,奇怪的是,衣服没了,但肉身完好,连睁着的眼睛都像是富有生机和活力一般。

一边游,一边观。除了人,除了那长条状金属,这岩浆里还有暂时未被融化的铁锤,还有暂时未被融化的长夹,料想应该是一个铁匠铺吧,再由此推断那人的身份,估计是一个铸造师吧。

长条状金属仿佛正在火海里蜕变,岩浆每拍打一分,它的亮光就会闪烁一分,由此一切也就释然了,估计这就是那人宁可拼着魂断异乡也要铸造的东西了。如果环境允许的话,白闹还真想取来欣赏一下一个为执念发疯的铸造师打造的东西,可惜时不我待。

等等!那个金属块有点眼熟!心仿佛被揪着,白闹的目光再移不开了。

眉头紧皱间,事情的前因后果,在脑海里捋了个清楚:那老人其实是在拍卖会上中年人,而他为了粉碎了妖族玩乐的心理,让中年人最后得到了那块千寻铁。作为一个穷困潦倒的铸造师,为什么他会不惜一切的争取那块铁矿?为什么他会在得到那块铁矿后不久的功夫就引出这么一场明显是因为炼器而有的灾难?答案只有一个,那块千寻铁就是这人炼器短缺的最后一味良药。

思极此,白闹哪还有脸面细想,这一场灾难可全是仰仗了他的推动啊。抬头,咄咄逼人的熔浆还在猖狂的上升,羸弱不堪的人和妖退无可退,低头,千寻铁的亮光还在闪烁,铸造师的眼神传递着感谢。

“我是帮凶!我是帮凶啊!”后知后觉的白闹恼怒的拍着自己脑袋,想要把那段记忆从脑海里砸出去,想要把糊涂的思维从脑海里砸出去!

“不行,不行,一切都是因为我,已经死了这个多人了,我不能再让它祸害这里了。”一件件事情堆积下来,不经意间,白闹已经发生了改变,他变得成熟,由自责到担当的转化快了许多,“大错已经酿成,现在只能及时纠正以告慰这岩浆中的亡灵了,是我的责任,那我必须一肩担之!”

这一次纵有千万难万般苦,也是要闯到底,所以火焰熊熊,熏哭了白闹的眼却没有熏退他的心,所以浓烟滚滚,呛干了白闹的喉咙,却没有呛哑他坚韧的骨气。

内劲在翻腾,魔龙在嘶吼,但现在的它们形同于虚设,海量的岩浆不是说能抵抗就能抵挡的,尤其是越靠近那金属块,岩浆越是折腾的欢,更不用提那些经过地底的挤压喷射出来的,速度快的离谱,冲击也是更强。双管齐下,已经有不少岩浆穿透过魔龙溅在了他的衣服上。

浅薄的兽皮转眼消散,继而皮肤也出现红肿,白闹赶紧鼓动内劲上前抚慰。这样的挽救,对四面八方的岩浆的无情损伤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白闹能明确的感知到,自己即使不被烧死,也会窒息。

命不久矣。

“拼了!”已经是必死的局面了,白闹也不再在自己身上多费功夫,一心想着要将那引起震动的千寻铁破坏,所以魔龙也被唤回来了,所以内劲也都蓄在手上了,这次的铁拳,是在白闹入了体修以来最强的一次,因为它带着现阶段魔龙最强横的状态,因为他带着现阶段浑身最凝实的内劲,因为他的身子披着岩浆,因为他的心思伴着死亡。

身体的肌肤开始炸裂,血肉被烘烤的有滋有味,这样的高温下,连股子白烟都冒不出来。兽皮不见,毛发不见,只剩下焦黑的身子和扭曲的脸。尽管如此,内劲没有防守,魔龙没有咆哮,它们跟随着白闹还在冲刺,秉着不成功变成仁的心态冲刺!

“到了!快到了!”

“到了!”

默数着距离,总算是赶在死亡的前面到达了千寻铁面前。铁拳重重的轰击在千寻铁上,内劲贯穿了整个铁块,魔龙抽光了白闹体内那一支属于他的所有血脉,挺着内劲经脉遍布的身躯,张着吞吐日月的嘴,露着串星刺天的牙,呼啸而过,将千寻铁彻底撞碎。

不仅是外面那一层包括的岩浆随之消失不见,露出里面遍布金光的半成品来,就连那铸造师的身形也被吞噬,魔龙凭借幽蓝色的气息瞬间将他湮灭。

告捷了!再没有什么能搅动岩浆了,幻想着外面那群人看见风平浪静而手舞足蹈的样子,白闹心满意足的闭了眼。

或许是征服过,现在的白闹忽而觉得那岩浆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带来的痛不过就是他从小忍受的那股痛的几倍而已,说破了天,也不还是个痛,也不就是想要个命。

“现在,无所谓了,给你了!”白闹喃喃自语道,也不知是对滚滚的岩浆说的,还是对那苍茫的天地说的,亦或是对冥冥之中的命运说的。

伴着白闹的放弃的,还有“轰”的一声响,任性的熔浆做着最后一次的冲击,猛然冲上去,再因没有后力支援的一滴不落的全落回来,平息了!

人总说命由天定,有的时候,想死都是难的,比如白闹。

即使现在已经不成人样了,即使和哪家灶下的木炭无差了,但白闹还是没有死,他还有意识,他还能感受到身边岩浆退下的过程,他还能感受到魔龙在体内的挣扎。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心求死的白闹也没有追寻,沉下意识来,对魔龙轻声的说了句:“对不住了,确实亏待你了。”

魔龙的日子比白闹还不好过。首当其冲的,就是因自己颜色的变化而有的闷气。他本来是依靠血脉生存的,所以他的颜色该是潇洒而威严的红色,虽然暂时受鬼兵的气息影响变成了幽蓝色,但他也能接受,毕竟是贪吃的后果,可是现在,置身在这岩浆中这么一烤,好像是腊肉入了味,这幽蓝色彻底的和他的血脉合二为一了。用魔龙的思想来看,他失去的不仅是颜色,他还丢失了自己!其次,那个铸造师并不是那么好下咽的,幽蓝色的气息可以腐蚀他的身子,可腐蚀不了他身体里钻出来的那点点亮光,它们在魔龙的身体里肆意游荡着,每到一处,就引起强烈的不适,讨厌的样子活像盛夏的蚊子。

白闹等死,魔龙抓蚊,两者谁都没有注意到那半成品的千寻铁的变化。没了岩浆的包围,千寻铁很明显自主了些,它抖了抖身子,表面的杂质跟着掉落,看那样子应该是一把长枪。这枪生的美妙,通体呈浅灰,枪身上有无数的白云雕刻,杂乱却不显得无章,编排都在美感之内,枪头寒光四射,一道金色的细线自枪尖伸出向四方蔓延,直至枪尾,只是可惜,模子还在,但没了火候,这有无限希望的长枪就这样报废。

魔龙是首先关注长枪的,因为随着它的出现,身体内本属于铸造师的亮光平静了不少。

好似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长枪,魔龙也不纠结自己的颜色了,从白闹体内钻出来,围着长枪旋转起来,越看越是欢喜,到后来更是忍不住伸出龙抓去点了点长枪。

爪尖对上枪身,魔龙身体内的点点亮光也跟着涌了过来。本来安静的长枪,感受到魔龙体内的力量,瞬间就像看到亲人一般,抖动着直冲着魔龙飞了过来。

好看是好看,但这绝不意味着魔龙同意那长枪钻进自己的身体,可别忘了,他身体里可还有个瘟神呢,于是身子立刻缩成了巴掌大小,一溜烟的钻回了白闹的体内。

躺在模子里孤独的久了,先前遇到个亲的人,还没处熟络就被破坏,偶然又遇到一个,还是活物,长枪怎么可能放弃追寻,直直的就向着白闹刺来。

白闹脸上的肌肉已经岩浆烫的缩成一团了,哪还能看得见什么枪不枪的,也不应对,直直的给那长枪刺。

虽说看着那把长枪灵性,但毕竟是个半成品,千寻铁的坚韧还没有展现出来,于是,枪尖也钻不进去,枪身也耷拉在外,只要道道光追了进去。

魔龙暗骂白闹的软弱,也不在身体里呆着了,赶忙跑出来,在一片废墟下穿梭着,可惜,他缩得再小,也是有身躯的,速度怎么可能超过那几道光,眨眼间就被追上,而后无奈的接受了这宿命的安排,躺在地上,忍着那两亲人相聚的闹腾带来的痛苦。

光点和光束纠缠着分不清,从魔龙的头到魔龙的尾,肆意的畅游了一番后,异变突起,只感觉到地面再有岩浆被唤醒,不过这次可不同于之前,不再是遍地开花,而是一枝独秀,仿佛是从地下深处来的一样,其之温度,其之速度,远非之前的那些岩浆可比,呼啸着,就将整个魔龙包围。

如果林爵写的《异闻录》能再详细一点的话,白闹就会知道之前的种种都是何物了。天地酝器,器始生灵,器灵者,可保器身长存,即使毁灭,亦可在同材质下浴火重生。凡炼器出灵者,身育有神,神引灵,则器方可成。很明显,这铸造师已经有神了,那把长枪也已经有灵了,它们现在缺的是千寻铁,而所有的千寻铁又被魔龙所吞噬,自然材质也成了魔龙的身,它们在用魔龙炼器!

魔龙伴血而生,自不是善茬,怎么可能就这样被炼化,于是再次将白闹体内属于他的血脉全都抽干,围着自己成浓浓的一圈,身体更是到处蹦起幽蓝色的火焰,和那岩浆,和那神,和那灵对扛着。

一面是虚弱的神,半成品的灵,唯一厉害的就是岩浆了,一面是举全身之力对抗的魔龙,更是有先前抢夺的门鹤枝和帝貂酒的药效残存于身,胜败难以分晓。魔龙在对抗中不断的挖掘着药效,力量是水涨船高,岩浆在对抗中也是不断的鼓动神灵,来势是丝毫不减。

双方就这样沉浸在生死的决斗中,不知岁月流逝。

良久,许是药效被开发完了,魔龙的力量也停止了攀升,反观神灵,岩浆的温度是死的,魔龙已经适应,住所自己也是占居的,魔龙更是不惧,无奈之下,只能妥协,不再想着去炼化魔龙,而是附在魔龙的身上。于是,岩浆的路径也改了,只是缠着光亮的地方,魔龙大部分神习惯得以显露出来。

且把龙头做枪尖,且把龙躯当枪身,金色的线染了龙须,而后划下,直至龙尾,片片祥云依线分布。

虽说没有恢复到本来的样子,但看着喜欢的图案到了自己身上,魔龙也没有反对,仍由体内的那些存在瞎胡闹。一时片刻后,完成了整个过程的岩浆退了下去,再看魔龙,龙须是闪烁着点点亮光的金色,健壮的身子也左右个藏着两道金,浅灰的十八朵祥云,九九的分布在边,分明和那长枪相像,不过都是被幽蓝盖着的,乍一看还真看不出来。

本是一心寻死的人,却被魔龙和长枪结合而反馈回血脉中的气息所唤醒。白闹的身子开始慢慢的恢复活力,另一条血脉也跟着白闹觉醒的求生意识开始发挥作用,于是,眼睛也能睁开了,身子上的焦伤也在片片的脱落着。

就这样,魔龙用他新的身躯,迎接了白闹这一次的新生,许是有点娇羞,只给白闹看了一眼,魔龙就钻回身体里不愿出来,而白闹,还不等自己生起探察的心,突然骤变生,先前还因熔浆的停止多少露出点月色的天,霎时风起云涌。

雨先落,雷再响,闪电当头劈来。

“早听说世间有威胁到天地元气生存的东西诞生时,会有雷霆万钧降落毁灭,现在看来此话不假,白小子这是犯了天怒了呀!”王三一直在关注着白闹的变化,从开始的担忧,到后来的愤怒,再从愤怒变成哀伤,又从哀伤变成欣喜,现在又变成了担忧。谁能想到,月还没走够一程呢,王三,噢!不仅有王三,还有在场的众人,就经历了到目前为止所有已知的情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