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49 话不投机半句多 将未受辱藏暗阁
作者:观门  |  字数:5134  |  更新时间:2019-09-16 16:37:52 全文阅读

一饮而尽,只觉得入嘴尽是香甜。

“怎么样?有什么感觉?”像是饿极了的狼盯着羊,王三眼神里的炙热没有一点的隐藏。

听得问话,白闹有点迷茫,煞有其事的砸了砸嘴,可除了杯酒下肚身子该有的正常的火热以外,再没有其他感觉,只得在王三的期待下摇了摇头。

“不应该啊!”王三立刻蓄起一到内劲来,钻到白闹的身体里想要打探一番,却被白闹体内的一股力量直接给推了出来,“什么东西!”

“暴殄天物啊!”白闹耐心哭叫了一声,经王三这么一提醒,他瞬间就推测到了那杯美酒的去处,怕是又成了魔龙的盘中餐。

王三确实是知道白闹身怀异能,但他并不知道那条龙居然还有意识,更是能窃取他们辛苦一番的成果。唯恐引起王三的恐慌,白闹赶忙装作风轻云淡的样子,说道:“你也知道,我的血脉损耗太过严重,已经滋养我的血脉了!”

“他奶奶的!”王三遗憾的锤了锤头,又一手揪着自己的头发,侧着头,露出残忍的神情来,对白闹说:“错失了这次机会,那以后,你可就别怪哥哥不客气了。”

勤能补拙,白闹明白王三的意思,但在这之前,王三从没有就一场修行的开始给白闹打过预防针,不知道又憋着什么坏呢,白闹心里自然开始紧张起来。

“行了,你先歇息吧,我出去溜达溜达。”说着,王三就起身走出房间。

“好的,你少喝点啊。”白闹顺嘴来了一句,没成想,王三也顺嘴接了一句:“就半瓶,还要和十二分,能喝多少。”

一个面带浅笑的看着,一个身若雷击的站着,空气中瞬间弥漫着尴尬。王三羞愧的转过头来,对白闹解释道:“你也知道,哥哥也好这口,就给自己留了一点点。”

隔着房门,白闹就能听到王三那迫不及待的摸索声,以及瓶盖轻起的清脆声,盯着对面那整齐的床,他暗自叹了一口气,想到:他的那床铺褥看来今天是摊不开了。索性自己也不睡了,白闹拖拉这伤躯,从那窗户上探出脚去,沿着窗沿爬上了屋顶,静静的坐了下来。

夜观星斗,齐挂天际。月如玉盘,皓然当空,所有的温柔的光都披在端坐窑洞顶的白闹身上。这个夜晚,没法再修行,心里是一团乱麻,斩不开就静不下来。

“白兄,你这就恢复了?当真是可喜可贺啊。”宇文制好比幽魂无处不在,突兀的出现在身后,拱着双手,带着一脸的惊讶向白闹走来。惊讶是真的,至于贺喜是不是真心的可就说不准了。

白闹也知道自己的身体太过于特殊,每每都能引入注目,现在也只是应付的回了一句:“三哥下手不重!”

不愿意多说就是不愿意明说,宇文制很是识相的不再追问,转而扯开了别的话题:“噢,白兄对这荒漠感兴趣啊?”

“我,我只是,只是睡不着嘛!”

这种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却又出于礼貌不得不回答的强迫和生硬,还有充斥着的满满的敷衍,宇文制听得出来,暗道了一声“不通情理”,但还是摆出一副老好人的姿态,搂着白闹的肩膀,说道:“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说说呗,或许我能开解一二。”

白闹再三斟酌下,才勉为其难的开口说:“我目睹了很多妖族的暴行,那时我觉得妖族这个种族就该覆灭,可是今天在大厅里发生的那一幕又狠狠的冲击了我的心神,妖族在我印象中变得有情有义了起来,它们在迫害人族的同时也在经历着我们人族的迫害啊!现在的我迷茫了,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态度去对待妖族。”

“这才像个十一岁的孩子嘛!”宇文制心里暗道一声,非是他觉得白闹愚蠢,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可坐大堂,可面强敌,这份气度实在是让人汗颜,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彰显年龄优势的机会,宇文制尽量使自己的神情看得贴心些,然后拍了拍白闹的肩膀,持着一副老成的语气,回应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我们宇文家在云洲柳城有一笔染坊买卖,用的是老师傅,手艺是顶天的好,生意兴盛无比,后来,和我们宇文家敌对的另一大世家田家瞅着眼红,也进入了这个市场中来。一开始大家和平竞争,他们损失惨重,扛不住亏损的田家那些老东西们就开始出馊主意了,先是联合几家染坊一同抹黑我们的名誉,接着又抢囤布匹,哄抬布价,断了我们的供货,增了他们的销量。不过,我们用的师傅在染坊干了一辈子,什么市面没有见过,一面凭着自己的人际关系,从周边的城池挪了点布匹过来,一面开创了可参观露天染坊以证名誉,不仅破了田家的阴谋,我们在市面上还更叫座了。待得染坊喘口气来,老师傅立刻发动了反攻,不仅让所有的田家染坊关了门,就连没有参与过的其他的大染坊也都被逼倒闭,你可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白闹思索了半天,努力的想从宇文制的话语中摸索着因果来,却发现根本毫无关系,只能摇了摇头。

一聊起自己的强项,宇文制明显比平常话多点,甚至形体也开始有些得瑟的不得体了,比如他现在,一边转着自己大拇指上的玉扳指,一边给白闹讲解着:“首先,为了生意的稳定,供货的商人已经定好了柳城内布匹的市场价,哪怕是田家这么大的世家,也不能影响市场。唯一能影响市场的,就是市场本身。简单来说,不仅是田家,也不仅是那几家狼狈为奸的染坊,肯定还有人参与进来,至少这个参与的人数要达到整个柳城染坊生意的七成以上,供货商人才就觉得市场价就到这儿了,开始涨价。所以,许多人明面上没有卷进这场斗争中来,但只要他们之前对涨价的事情闷不作声,就都是心怀鬼胎的,这属于帮凶。”

“现在,咱就拿我们在柳城的染坊比做人族,田家和其他染坊比作妖族,你现在明白了嘛?”

大部分意思明白了,白闹紧皱着眉头,慢慢的给宇文制翻译到:“现在来看,确实不是所有的妖族都攻打过人族,但那部分不参战的妖族也没有反对过呀,甚至人族战败所得的福利他们也在享受,所以说,妖族并没有一个是不戴罪之人!”

“没错!”宇文制对白闹的反应还算是满意,又接着对艳尾狐妖的事情做了开导:“带着这份思想,我们现在再来看看艳尾狐妖的这件事。你觉得把她关在笼子里放在台上竞拍很残忍是吗?可是,那个笼子里也关过我们人族的少女啊,而且,处境比她还差,你同情那妖族,谁来同情我们人族的少女。所以这件事情,并不是简单的同情就能解决的,而是在强弱之分上,落后就要挨打,挨打就要站稳,这是这世界发展的铁律!那个艳尾狐妖,是妖族,该死,是弱者,该死,这么看,你还觉得不忍吗?”

“不对!不对!不对!”白闹一时间听的云里雾里的,连出了三声否定,继而又马上阐明观点:“先说第一点,妖族若都是戴罪之人,那么反过来想,我们人族不也都是戴罪之人?第二点,不管我们两族怎么样,有一部分人他是不戴罪的,那就是新出生的婴儿,没有想法,不做蠢事,怎么能说他们也是戴罪之人,接下里说第三点,落后就要挨打是正确的,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强者啊,这不能成为我们见死不救的理由,那比如说,你弟弟被别人杀了,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事后对着尸体说一句你弱就得死?”

“你是不是在你们村子里盖过房子啊?”听着白闹这一连串的反驳,宇文制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没有,没有啊。”白闹茫然的回应了一句。

又听得宇文制嘟囔了一句:“那你怎么这么能抬杠!”

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人静坐着,再没有言语。白闹觉得宇文制现实,觉得他并不是以人的身份活着,他活的不过是宇文世家的招牌和根深蒂固的族训,所以他从来不理解人间多疾苦。宇文制觉得白闹天真,觉得他并不是以自我的身份活着,他活的不过是天下大同的假象和人人奋起的幻觉,所以他从不理解人间多残酷。

言语不合,可交情还在,两人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在这多情的月光下白白的消磨时间。身形离的很远,如果偶然出现视觉上的靠近的现象,不要惊讶,那都是风的作弄,无聊的吹起了衣袖,无聊的将他们联合在一起。

时值三更,万籁俱静。修行者在修行,赶路人在休息。

当白闹把注意力收回来的时候,超乎寻常的听力穿透了窑洞,在无数的呼噜声中敏锐的捕捉到了几声孩子若有若无的哭声。

“将未!”心头一惊,白闹立刻从窑洞顶上跳回客房,直奔将红那头。宇文制疑惑不解的看着白闹这发疯一般的样子,也收起了两人没有说通的恨,紧紧的跟了上去。

推开屋门,一股淡淡的清香的味道扑面而来,不等白闹有所反应,宇文制惊呼一声道:“九迷香!”

“九迷香,什么东西?”还是江湖上走的浅,白闹对九迷香这种扒手必备的东西都不知道,只能听宇文制解答道:“九迷香,清香扑鼻,凡摄入者,当即昏迷。一般都是些下三滥的人用的,没想到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黑市里也会有人用此等龌龊手段。”

白闹的怒火蹭的一下就涌了上来,倘若那声孩子的哭声真是将未的,那么对孤儿寡母用这样卑劣的招数,来人其心可见恶毒。白闹赶忙跑到床前一看,只有将红一个人裹着被子安静的躺在床上,对突闯进来的白闹二人没有丝毫感应。四下里找寻,果不其然没有将未的影子。

慌乱不已,一路上走来,鲜血没有覆盖他们,在这里阴沟翻船遭遇不测那可真是造物弄人,可悲可叹。

显然掳走将未的那人并没有停止对孩子的折磨,哭声再起。白闹抓着机会,循着哭声便下楼来到了大厅。

空空如也,桌椅板凳全都妥当的安置,头顶的吊灯也是昏沉欲睡。借着微软的灯光白闹四下打量,并没有任何人影攒动。

“不在这里。”宇文制看着白闹只以为他失了理智,出声提醒道。白闹立刻比了个手势说:“嘘!别说话。”

哭声断断续续的,却从不停止。白闹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感觉越来越近,那对无助的哭声里面掩盖的绝望和痛苦的感受也越发的强烈。

近了,近了,就在这里。白闹慢慢的趴在地上,侧着耳朵听着地下的动静。触感有些冰凉,可心头有如火灼。他跳将起来,内劲凝聚于手,幽蓝色魔龙整个都出来,盘踞在胳膊上,惊得宇文制一阵乱跳。

美酒并没有被白吞,现在的魔龙整个身形又真实了几分,先是龙鳞折光,再往下,一张血盆大口,魔龙的头立在这里,怒目而睁,栩栩如生,幽蓝色的气息眼眸里交错,纠缠间化成火焰,闪烁着妖异,也伴着无坚不摧的气势,体内的内劲经脉外表更是稀稀松松的长出了片片肉来,那是白闹的肉,也是魔龙的肉,虽说不全面,但可以看出魔龙这才形成一个真正的生物,或者说,白闹这才一步步成为一个怪物。

当下顾不得不计较这些,“铁拳”,白闹一声暴喝,拳头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砸向了地面,魔龙也脱离白闹的手,直入地下,平整的沙石和厚重的大地承受不了这无情的碾压,转眼间就分崩离析,地下的情形一目了然。

“啊!”只听得一声尖叫,声音和方七儿毫无出入。或是沉醉在梦乡的商人,或是苦于修行的修士,在继那揺山动海的震荡后,在这一声尖叫下再也不能保持淡定,纷纷跑了出来观察。一个接着一个跳进了白闹砸开的深坑中。只见得白闹当先而立,掐着方七儿的脖子,宇文制在后护着将未和那个狐族少女。姗姗来迟的刘当归立刻跑到将未身边,细心的给他检查着身子。

不用去询问,白闹自知原因,狠毒的方七儿恼怒着他们一行人在拍卖会上的举止,又恐于白闹,王三,自十二和宇文制的实力,于是只能在白闹和宇文制交谈,王三和自十二偷酒而醉的空隙,用九迷香迷倒了将红和将未,悄然带到此地进行折磨。至于之后会怎么样,白闹没有去想,也不敢去想,只是顾着懊悔,倘若他没有这超乎常人的感知,恐怕明早这荒漠上又会多扔两具尸骨。

黑店的打手比围观的人群来的稍晚一些,甲胄遮身,钢刀在侧,围着人群。

大家多是在鬼门关捞钱的人,怎么会被这架势吓到,不仅如此,更加是义愤填膺的喊着白闹,让他杀了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连个孩子都欺负,杀了她!”

“这样的女人还活在世上,老天真是不开眼!”

“早知道这样应该让兄弟我先爽爽,哈哈哈哈!”

粗狂的笑声,粗鄙的话语,冲击着白闹最后的忍受能力,他皱着眉头问道:“你,为什么这样做?”

“为什么?客官您可还真是问了个好问题啊。”方七儿轻蔑的一笑,这一笑不仅落在白闹身上,还落在了围观的众人身上,“因为我嫉妒,算不算个理由啊!”方七儿的强装的笑容全部收敛,她突然向着白闹的拳头上撞了过来,亏得白闹反应迅速,及时将拳头向后抽离。

“怎么?舍不得杀人家吗?”方七儿求死不成,也干脆破罐破碎把不要脸发挥到了极致,整个人贴在了白闹身上,“我嫉妒啊,我嫉妒同样都是女人,同样都沦为阶下囚,凭什么她就有家人舍生忘死的前来相救,凭什么她就有你们这样没有良心的好心人同情,而我,只是让整个村子里的人遗弃,哪怕是我的父母。凭什么,凭什么!”

方七儿这边诉着苦,可手里的动作却不停歇,他一把推开了靠着的白闹,脸上的青筋爆现,俏丽的面容显得无比狰狞,背后不知何时展开了一双恶心的肉翅,无情的粉色内劲随着她飞跃的身形四处弥漫着。

不知是何物,自是不敢大意,宇文制赶忙自怀里掏出一个铜镜来,洒下一片温和的光,护住五人,至于,围观的其他人群全都沦陷在这内劲中不知自我。

“你们,都给我去死吧!去死吧!”

背后叮叮当当的响声传来,白闹转头一看,围观的人群全都受到了方七儿媚术的影响,举起屠刀就向他们劈来,当机立断,白闹对宇文制喊道:“宇文兄,麻烦你带着孩子快撤,我们在黑市门口集合,当归,你上去叫醒三哥和十二大哥,不要忘了红嫂子。”

言罢,白闹就冲进人群,为背后行动的人开辟出一个通道来。大开大合间又不能致死这群无辜的人,还需留神手底下的力道,这一战是颇为劳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