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48 血腥黑市上圈套 用心良苦酿奇药
作者:观门  |  字数:5735  |  更新时间:2019-09-15 22:59:43 全文阅读

拍卖会结束,时间还早,白闹,王三和自十二受邀,同宇文制一起在黑市里逛起来了,至于刘当归和将未,还要照顾屋里的将红,自然没有跟过来。

当真是开了眼界。

名副其实,黑市是真的够黑,除了售卖的东西五花八门外,四处支着的小吃的摊点也是胆大包天,针对人族的是各色油炸妖崽,针对妖族的又是带血的人肉。常可见贪吃的妖和尝鲜的人挨着桌子坐着,彼此交织的眼神是冒火,但盯着盘子的时候又是满脸的憧憬和幻想。白闹暗自庆幸没有带将未出来,不然还指不定在这个孩子心头留下什么阴影。

白闹习惯不了这样的环境,同胞的肉就摆在眼前,血淋淋的,橱窗上还有毛发沾着,他很难做到熟视无睹,内心不断有愤怒积蓄,不由得转身好奇的问道:“这样赤裸裸的摆出来,不怕引起混乱吗?”

王三或许是看得多了,见怪不怪,一路上悠闲自在的,没有受到一点血腥味和家国仇恨的影响,这会听得白闹的问话,特意瞥了一眼妖族的盘子,说:“不然呢?小本生意,还指望他们雇几个人趴在人耳朵根子上喊啊!”

“难道就没有几个有血性的人吗?”怒气已经忍不住了,白闹想要伸手去掀那摊子,想要把那摊主的头按在地上,脚步当真了,竟真的往那个方向挪移过去。

自十二看得白闹的小动作,一把上前拉住,埋冤王三道:“三哥,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嘛。”而后,这才低声对白闹解释道:“白小子,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实话和你说吧,不管是人是妖,有你这种想法的还真不少,可到今天了,黑市不是黑市嘛!你再回头看看那些案板,上面还不知道流了多少冲动的血。”

语气都是威胁,白闹听得更是惊讶,追问道:“难道就没人管管吗?夏朝和国教不是老标榜着是什么人族的守护神吗,家门口发生这种事情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可得了吧!”王三在白闹那榆木脑袋上敲了一下,说道:“这地界,荒不拉几的,咱人族看不上,妖族也懒得管,硬是要说一个主的话,还真是这黑市背后的那组织的。人家在自己家里,可不是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嘛!”

“行了行了,白兄弟,你也别不忍了,我们再往前走走,前面就都是卖货的了,咱呀,眼不见心不烦!”看得白闹还是钻牛角尖的样子,宇文制感同身受,也知道这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接受的,忙拉着白闹往前走着,为了避免他挣脱,还特意使上了内劲。

被宇文制拉着,速度还蛮快的,根本不给自己选择方向的余地,白闹即使心里有千般不满也只能憋着,出神间,耳边突然炸了一声响,震得人满脑嗡鸣:

“走过的,路过的哎!瞧一瞧看一看了哎,功法心法啥都有啊!”

早不喊,晚不喊,偏偏等到人近了才喊,白闹只以为那商贩是故意的,一个怒目就甩了过去,惊得那商贩赶忙闭上了嘴。然而,就在那商贩抿紧嘴唇的同时,白闹耳边又是一声炸响,这次不仅是嗡鸣,更是连整个脑海都震荡起来。

“怎么了?倒是走啊!”王三看得白闹又停了下来,尽管宇文制呲牙咧嘴的都拉不动,以为是这小子又在犯什么邪,狠狠的推了白闹一把。

白闹此刻顾不上搭理王三,只是回身怼了两个字:“别动!”而后就耐心的寻找着自己身体异变的原因。

轰鸣声先后出来两次,再没有露过头,尽管白闹的眼神一直在那商贩身上,在那商贩的小摊里游转着,但始终都没有着落。为今之计,只有一个个的找了,白闹赶忙一头扎在了商贩面前的那本本书籍上,好一顿翻找。其实,相比之下,白闹更愿意相信那根源就在商贩的身上,只是初次见面就要求搜别人的身自是不妥,他只好循序渐进,打算先以这些功法为引,再和那商贩好好谈谈。

事实上,白闹的猜想错了,他的选择并没有错,料一个屈身在黑市里贩卖盗版书籍的小贩能有多大的能耐引得白闹身体异变。

地摊上的书籍总共四十来本,外表都是破破烂烂的模样,内里的字体倒是写的挺现代的,自十二,宇文制和王三都在白闹搜寻的过程中翻开了些看看,生怕这个处事不深的少年被骗,劝慰了几句,在等不到回答的时候就要强拉着白闹离开。

一个要拉,一个要呆,白闹的力量自是没有王三的大,只能尽力的伸手拽着摊子下面的布料,整个小摊就被两人这样拖着,商贩一见,自是不愿意,也是尽力的揪着另一头,一来二去,劣质的布料渐渐裂开,上面的书籍受力,飞在了半空中,参与的三人都跟着都被闪了一下,商贩和王三还好,一个可以靠着背后的墙,一个可以稳住身形,就是惨了白闹,被王三最后给的力量拽的倒飞出去,然后仰面朝天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也是机缘巧合,白闹刚刚落地,正好有一本书直直的落下来砸在了白闹的头上,还不等白闹拿开,先前那阵炸响再次传出来,这次白闹的心神没有就沉在体内,他清清楚楚的感知到了这声炸响的由来,分明是那魔龙的吼声!内劲连着,白闹可以体会到那吼声里的情绪,有急切,有兴奋,还有一丝对不争气的自己的鄙夷...

“就是这本!”顾不上身体的种种不适,白闹拿着书一跃而起,冲着王三三人挥舞着。

“来,我看看。”虽然和白闹相处的时间长了,也知道他不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性格,但毕竟还是个孩子,王三担忧是什么玩物丧志的东西,抢先拿过来翻开看着。

钱在王三身上,白闹没有办法,只能等着王三点头,岂料,王三翻书才两页,就一把将这书扔到了地上,双脚踩在了封面那大大的“功法”两字上,破口大骂道:“写得什么东西,完全是狗屁不通!”

自十二看得王三震怒的样子,又看了一眼白闹眼里的失落,好心俯身从王三的脚下抽出这书来,和宇文制共同看着,同样的,一页没有看完,两人也和王三一个反应,只是没有破口大骂罢了。

“白小子!咱是不缺钱,可你要买这破东西,我可不答应。”一个人的看法或许说服不了白闹,所以王三并没有出言,当他看到自十二和宇文制也和自己的想法一样后,立刻抓着这个时机冲白闹说道,还不忘冲着自十二使了个颜色。

自十二赶忙附和道:“是呀,白小子。这书里的东西,你要是跟着练的话,我怕你走火入魔都是轻的。”

话都被人说了,宇文制只能跟着点头道:“对对对!没错!”

魔龙欢喜的东西,到了三人眼里是这么的不值钱,白闹心里不禁也开始怀疑自己,怀疑魔龙,所以当他接过来那本书时,紧紧的捏在手中,也是犹豫不决。

“放下吧!这东西烂的很!”王三看着白闹有几分妥协,立刻追加道。

无论是对于同伴的见识的信任,还是对于同伴的心意的肯定,都在催生着放弃的思想,白闹一咬牙,将这本书工工整整的摆在了商贩的面前,抽脚就要离开!

“嗷~”许是魔龙感觉到了白闹的心态变化,就在白闹转身的一刹那,他怒喝了一声,这一声,不只是单纯的吼叫,还带动了血液,带动了内劲,齐齐的在身体里抗议着,冲击的白闹再站不住身形。白闹万万没有想到,只是这么一个放弃的转身,魔龙就把自己逼的跪在了地上。重要性可想而知!

罢了,白闹宁可让王三不满,也不愿意和自己体内的魔龙的结梁子,毕竟前者还能服个软缓和,后者发狂了可是真的没得商量,于是,一把抓住那本《功法》,也不给商贩缠身的时间,也不给王三阻拦的机会,向着黑店就冲刺回去。

“哎!我说你,哎!”

“客官!客官!”

异口同声,都是呼唤着白闹,只不过王三是痛心,那商贩是逐利。

叫是叫不回一个连头都不愿意回的人的,无奈之下,商贩转而盯着王三,堆着一脸讨好的笑,说道:“那个,先生,您看,您家孩子拿的东西,您是不是把钱付了。”

王三气的不轻,一面盘算着回去怎么收拾白闹,一面大大咧咧的回应商贩道:“什么我家孩子!算了,算了,要多少钱!”

“十金!”

“啥玩意!你咋不去抢呢!”

本来是仗着和黑市里的那些管街关系还行,平日里打点也不少,这商贩才敢这么狮子大张口,但他没想到,今天所有的管街都被藏青羊妖给叫到地下宫殿去了,左右苦苦等不来人,在挨了王三两巴掌之后,这商贩只能顶着对面三人那吃人的眼光,象征性的收取了一钱,再不敢多要!

对于商贩而言,事情是了了,不过,对于王三来说,还有账是没有算的,急冲冲的赶回黑店,一路上转动着脖子,捏着手腕,嘴里念叨着:

“小小年纪,不听管教,长大了还得了?今天非要给你一个教训不可!”

反观白闹,在冲回黑店的第一时间就把门死死的反锁上,来到桌前,连口茶都来不及喝,就赶忙翻开那本《功法》研读着。

“气血乃至人之根本,除此之外,他者都属累赘,以骨养气,以骨养血,方能造就大能。”

只是轻轻的念出了第一句,白闹就和王三一样,狠狠的呸了一口,别的不说,人体本就协调缺一不可,哪怕大能也不敢毁其平衡,这一句,完全就是信口胡诌。已经有撕书的冲动了,但没有办法,魔龙呼叫总有原因,白闹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读了下去。

越往下,心头邪火越旺,白闹现在都开始怀疑魔龙是三花会派来挑拨离间的卧底了。合上书,再靠回忆细细品味,这本书洋洋洒洒四五千字,留给白闹的印象,除了一派胡言就剩一派胡言了,心里正生着气,门轰的一声被推开,碎屑纷飞,吓得白闹赶忙把书塞回胸膛,一脸谄媚的站起来,冲着怒气冲冲的王三说道:“三哥,您回来...”

话到一半,白闹再没有机会说下去了,因为嘴里塞了王三的一个拳头,挤得舌头没了地方摆放,挤得牙齿开始缓缓摇动。

“今天不在你身上留个白天黑夜,我他奶奶的跟着你姓!”说着,王三一把将拳头抽了出来,内劲瞬间就充斥全身,用来战斗的兵字诀五式都用在了白闹身上,铁拳,肘杀,踝削,膝撞,肩突一连串的打下来,白闹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王三更是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那啥,自大哥,是不是有点残忍了?”宇文制来的慢了些,他看着里面惨烈的情形,迟迟不敢踏进房门,不忍的拉了拉自十二的衣角,说道:“您倒是上去拉拉啊!”

自十二也不敢踏进房门,不然衣角也不会被宇文制拉住,他撇了撇头,然后将脖子锁进衣服里,转身就冲将红的房间走去,嘴里嘟囔着:“那家伙发起火来,六亲不认的,我可不想上去挨打。”

...

“十二叔叔,你不是说大哥哥在楼下买东西呢么?这么还没回来?”在将红跟前呆的久了,将未有些无聊,冲着坐在桌前淡然喝茶的自十二问道。

“嗯...那啥!”这已经是一个时辰来,将未问的第四遍了,自十二把所有能用的理由都用完了,再编不出瞎话来,嘴里含糊不清的拖延着,大脑正在极速思考的时候,王三推门进来了。

还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模样,也不怕吓坏了将未,撩起裤脚就擦着手上的那些鲜血。

“那啥,完了?”一瞬间,自十二的脑海里闪过好多种开头,但到了嘴边,都汇成了这么一句不咸不淡的话。

王三自顾自的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也没有正视他人,提着一只眼给了自十二,冷冷的说道:“完了!”

“啊,那怎么样呢?”

“没死!”

简单的对话听得刘当归和将未他们一头的雾水,倒是完全听懂的宇文制一脸的恐怖,他是第一次见这么教育孩子的,比他家的家法更加简单暴力,一个真敢打,一个真能捱,而且,两人还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一直没有对几人旁敲侧击的打探的他,自是开始好奇白闹这一行人之间的关系。

估计白闹他们也没有想到,宇文制会在晚上给他父亲宇文云的书信中就他们一行人的关系如是写道:

“这几人关系混乱,互相之间,说打就打,丝毫不顾及颜面,那可真的是往死里打,孩儿见知,心惊肉跳。不仅此,三人辈分也有蹊跷,孩子称呼白闹为哥,称呼自十二和王三为叔,可白闹又称自十二和王三为哥,当真是匪夷所思,故,孩儿暂时还不能确定屋中躺着的那妇人究竟是谁家的媳妇。”

...

打也打了,气也消了,王三也不是非要白闹残废,找个功夫,就把刘当归拉到一边,好生的叮嘱了一番。

“好了,三哥,情况差不多稳定了。”刘当归提着自己的医药箱,从白闹的屋子里出来,然后轻轻的合上门,对站在门外等候许久的王三汇报道,当然,离开的时候,也不免抱怨了一句:“您下手可是真狠!”

王三本就后悔,又听得刘当归这般嘲讽,面色顿时变得精彩起来,对着面前的那门纠结再三,方才推开进去。

“那啥,哥今天冲动了,给你那啥,咳~”坐在白闹的床沿上,看着白闹给的个背,王三眼神飘渺着,头也没目的的四处乱摇着,说到关键时刻,觉得有些难为情,装作咳嗽了一声,方才继续:“那啥,哥给你赔个不是!”

白闹没有反应,若不是身子跟着呼吸有节奏的起伏着,王三还以为他休克了呢。知道白闹心里还有怨气,王三又耐着性子道了两句歉,只是白闹一直不做搭理,让他多少有些磨不开面,话语也渐渐的争锋相对开来:

“够了啊你个臭小子!再给我装死,我就让你真死!”

“这才对嘛!”不料,王三怒了,白闹确实笑了,他华丽的一转身,满脸愧疚的说:“三哥,今天是我不听话,买了个破玩意,您教育的对,下次不敢了。”

王三看见白闹如此通情达理,心里是更加喜欢,挥挥手道出了一钱的实情,还把过程添油加醋的给白闹说了个详细,一时间屋里欢声笑语的,惹得旁屋的宇文制又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话说开了,情绪缓和了,自然也没什么可以藏着掖着了,王三冲白闹招呼道:“好了好了,该谈正事了!来,把你身上的门鹤枝掏出来。”

白闹听得,赶忙一把护着自己藏在被子里的门鹤枝,回应道:“三哥,不带这样的,你打的伤还没好呢,这就开始抢劫了?”

“瞎说什么呢!”王三在白闹的头上抹了一把,一面从怀里取出向宇文制讨要的帝貂酒,掀开盖子用力闻了闻,一面拨开白闹的手,将那株门鹤枝抽了出来,说道:“你真当这黑店的名字是白叫的啊?”

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白闹瞬间领会,大惊失色道:“你说,这东西是假的?那我们花的那些钱...”

“假是不假。”一天上两次当,若是想不开,和身上的伤呼应了,身子不残也得脑子残了,生怕白闹再误会,王三赶忙解释道:“就是作用没他们说的那么大,听听那个方七儿说的那些个功效,真正的帝貂酒和门鹤枝,怎么可能这么便宜,我们手里的不过都是一些 人家不要的边角料!其实,自打进了这黑店里,我就闻到了这两样东西,所以我才去偷那宇文家的钱袋子,你当我不知道这么做不好嘛,只是你小子现在是真的需要这些东西。”

看着王三麻利的把门鹤枝外面的那一层层的叶给剥掉,好好的一株半胳膊高的药材,就这样被去的只剩指甲盖大的一块晶莹剔透的根,白闹不禁问道:“什么意思?”

王三内心的解释道:“你小子是半路出家,我又何尝不是。当年因为底子不好,我虽说努力,内劲也争气,但就是身体本身的韧度和力量不怎么样,内劲难以全部驱动。我大哥知道后,就是带我来这里,呆了整整一年,才凑齐这两样东西,两者结合让我喝下去后,我才得以有今天这番成就。”说着,王三将那点门鹤枝的根扔进了帝貂酒中,而后以雄浑的内劲将它炼化,合二为一的两者,立刻就散发出了浓浓的香味,钻到鼻子里,顿觉神清气爽。

“来来来,今天你被我打得也是不轻,该裂的裂了,该破的破了,正好能好好吸收这美酒的药效,快,喝了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