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50 祸不单行黑市毁 敢为人先豪气存
作者:观门  |  字数:5446  |  更新时间:2019-09-16 21:31:13 全文阅读

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大门是轻易就打开了,但不是宇文制拉开的,而是被密密麻麻的往进涌的人群撞开的,要不是白闹两人反应够快,及时将将未和少女狐妖拉到一侧,怕是现在这俩孩子已经成了那慌乱的脚步下的亡魂了。

摩肩接踵,从白闹四人的左眼跑到右眼,推搡着好半晌才全都钻进店里,他们好奇的把脖子伸长了,从那门框下伸出一个头去打量着外面的情况。估计后进来的人群是黑市里所有的人了,空荡荡的,只剩下地上滚动的锅碗和顶上飘着的旗帜。

看着好像没有什么异常,但渐渐的,白闹闻到了一股怪异的气息,是从天上传来的,好像也是从熟悉的地下传来的。

“鬼兵!”后知后觉的白闹惊呼了一声,立刻抬头瞪大了眼睛朝阴云看去,果不其然,自那里,又有五朵鬼花降临。

背后本就是乱糟糟的一团,现在更加混乱了。方七儿的魅术还没有消失,被疑惑罚站的人群在见到血后,立刻开始反抗,两股人群瞬间就厮打成一团,桌椅板凳满天飞着,灯油四溅着,火星也跟着乱跑,刹那间,整个黑店就被照亮,一股股焦灼味直往人鼻子里钻。

祸不单行,也不满足于双行。

白闹为了尽快解决慌乱,只顾着穿越人群去抓那方七儿,所以没有注意到就在宇文制关门的刹那,外面黑市中不起眼的一间小窑洞里,渐渐的萌生出可怕的气息。

且说刘当归,当他扶着虚弱的将红撞开自十二和他的房间门时,正看见温馨的一幕:王三和自十二头对着头,在美梦里沉沦着,你鼻子上鼓起一个泡,我喉咙里蹦出一声响来,场面一时间让人多想。

“哇!”刘当归情不自禁的吸了口气,又马上满是鄙视的咂巴了几下嘴,发出“滋滋滋”的声响来。也正是这几下咂巴,刘当归和白闹一样,品出了那份熟悉的气息,赶忙跑向窗前推窗一看,双目正对上五朵气势汹汹的鬼花。

身子冷不丁的打个冷颤,将红也是绝望的摇着头后退着。事不宜迟,刘当归立刻从自己的药箱里拿出两颗解酒丸来,招呼着将红过来,一人一颗,给王三和自十二服了下去。

打了一个饱嗝,然后睁开惺忪的睡眼,王三和自十二齐齐甩了甩沉重的头,打量了一下自身和周遭后,一个激灵的清醒,因为他们也感知到了那漫天的鬼花和飘然而来的气息。顾不上唠叨,两人慌忙站起身来,招呼着刘当归和将红就向楼下跑去。只是,人刚到过道,大厅里乱哄哄的现象和白闹四人蜷缩的身子就印入眼帘,王三郁闷的冲着白闹喊道:“咋的了,我喝个酒的功夫,这咋就变成这样了。”

白闹看得是王三,瞬间感觉主心骨重新长出来了,正要张嘴,背后的大门轰然爆裂,一股灼热的气息直冲进屋内,仅拂面的一下,白闹的汗就被逼了出来,接着地面由颤动而改为翻腾,数不尽的岩浆喷涌而出。面世的岩浆扑灭了黑店里的火,也扑灭了人们生存的希望。就在那一瞬间,窑洞融化,沙石尽陷,于是,黑市不见市,黑店不见店,客栈不见客。在这壮烈的冲击下,白闹的目光呆滞了,王三他们的目光也呆滞了,他们下意识的就把鬼花和岩浆联系在了一起,开始考虑灭世的用时。

岩浆不管不顾的往外喷着,喷着,毫不停歇,眨眼间地面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人们推搡着,嚎叫着,向残缺的洞顶逃去,结果又撞上了悠然飘来的鬼花,不是被烧成灰烬就是被剃成白骨。

“愣着干什么!不想活了?”白闹面色土灰时,宇文制还在挣扎,没见过鬼兵的强大的他,自然可以无所畏惧。

“大哥哥!大哥哥!”附在耳边,将未边喊着,也边摇晃着身子,片刻后,见白闹那呆滞的眼神难以再焕发光明,这个小人儿直接强硬的拉着白闹穿梭在挥舞的火蛇之间,冲王三他们跑去。

将未当先,白闹在后,宇文制抱着妖族少女跟着,岩浆来势越发凶猛,其他三人的目光都在向前看着,只有白闹还有闲心往后瞄着,于是那隐藏在岩浆里的精怪正好被白闹捕捉到。

只见得在那岩浆的欢腾的最火热的地方,一个疯疯癫癫的老人推开房门跑了出来,与火为伴,不伤己身,破烂的衣衫,脏乱的灰发,不管是四周的景,还是自己的妆,硬是把好好的一个人衬托成了怪!

白闹看着那身影有几分熟悉,思量之间,瞥见衣服上的几块残缺的布,一个人影从脑海中跳出来。

“哈!原来是他!”这个人,正是在拍卖千寻铁的时候,白闹好心帮助的那个人族,只不过当时他还正值壮年,仅仅隔了半天时间,再看过去,已大限将至,如昨日黄花!

“成功了!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这名人族站在熔浆里,随着熔浆一点点的涨幅,他的躯体也一点点的下沉,但是,危机感并没有激发他求生的欲望,反是更为歇斯底里的叫喊道:“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夜晚的光明全都来自于岩浆那通红的颜色,映照在众人脸上有火辣辣的灼伤感。进不能进,退不可退。

想来这满地岩浆也和这人脱不开关系,于是,白闹立刻振作起来,将将未拦腰抱起,而后高高举着,冲着王三就扔了过去。安顿好将未, 也不给解释,他绕过宇文制,朝着茫茫的岩浆就跑了过去!

“疯了!”宇文制看着白闹的方向,不满的喝了一声,而后转头冲着王三喊道:“三哥,你不管管!”

王三很想管,只是胳膊被自十二拉住了。

仅仅用了两个字,自十二就把王三多余的关心给打散了:“金乌!”

王三这才想起来白闹可是得了金乌青睐的人,而那金乌,又有万火之祖的称呼,小小的岩浆怎能碍事,于是,带着一脸的高傲盯着白闹,准备欣赏美轮美奂的表演。

将未误解了白闹,宇文制也误解了白闹,他在黑店门口的呆滞,不仅有鬼花带来的震撼,还有身体的莫名的激动,那是对无边的岩浆的激动,那种激动在推着白闹去亲近。岩浆越欢腾,感觉就越强烈,到后面,白闹已经要把全部的心神用来对抗这种莫名的激动。金乌,白闹想起了那个伟大的神兽,也想起了那个伟大的神兽给自己注入的那道力量。虽然已经消失不见了,但白闹确定它还在自己的身体里,甚至给自己也带来了一些神兽的特性,比如说浴火,所以他才敢迈出那一步。

脚下岩浆化舞池,身边火是妖娆伴,就这样直直的跑过去,岩浆不见躁动,火苗不攀上来,白闹一把揪住那个怪异的老人。

虽然不知道这老人为什么能在岩浆中站立这么长时间,但白闹现在能确定,这人绝对不是他所认为的火焰精怪,因为透过手的传递,他能感知到其生命力的衰竭。白闹赶忙内劲弥漫,挤出一股幽蓝来,塞进老人的身体,护住了心脉。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对白闹的救命之恩,老人并没有任何的表示,只是闷着头的叫喊着。

这人的心神全都沉浸在可怜的自我价值实现的喜悦中,而被熔浆吞噬的人连容许祭奠收棺的尸骨都不曾留下,白闹怎能不恼,一巴掌扇向了这人,张嘴喝道:“他奶奶的,醒醒!我不管你成功什么了,来,你睁眼看看有多少人被你连累!”

人已疯狂,又何谈自醒。老人只是很轻易的瞥了一眼这人间地狱,脸上的残酷却又加深了几分,仿佛这天地间只能容得下他一人,他疯狂的呼喊道:“好!死得好!都死光,都死光。我最忠诚的伴侣啊,快,把他们都烧死,都烧死,不要留下一点点渣。”

白闹伸出援手本就是压着怒气,现在听到这番言论,自然是一发不可收拾,一掌抬起,内劲四射,直接朝这人头上砸来。

然而,这一掌并没有落下来,因为老人消失了,就在白闹的注视下被无边的岩浆一把给拉了下去,反应不及,白闹只剩下那半手的发,也只来得及看见那人左肩上纹着的一片叶子。

“白小子!回来吧!”王三确定了肯定是无功而返的结局,担心白闹孤零零的在外成了鬼花的目标,立刻冲着白闹呼唤道。

四周打量一番,岩浆还在翻涌,不断有新生的从地下钻出来,它们带着重见天日的喜悦,可苦了一直在天日下的人们,几百人各自抱团,分散在四处的沙石柱上,岩浆每涨一分,沙石就下陷一分,人们的尖叫也跟着尖锐一分。

这种时候,比拼的都是运气,十几道沙石柱都是光秃秃的,但就是有的被岩浆死命的拍打,一截一截的消失,有的被岩浆亲吻,一寸一寸的下落,“啊!”忽而听得一声惊呼,白闹赶忙转头看去,正好对上那人和妖一起掉入火海的场景,顷刻间,尸骨无存!

“不能走!”白闹看着那众生疾苦的模样,脑海中闪烁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不能走,所以他看了一眼半空中的鬼花,对着王三和自十二喊道:“三哥,自大哥,你们先对付一下那些鬼花,宇文制兄弟,你去抓住方七儿,让她撤了媚术,我去下面看看怎么回事!”

王三看着白闹若有所思的模样,自以为他有什么精锦囊妙计,结果苦等半天,就得到这么一句顶着头皮上的回答,慌忙把手挥着,劝阻白闹道:“哎哎哎,别冲动啊,那下面的岩浆可是真的烫人。”非是王三看不起金乌,也不是看不起白闹,要知道那力量之浑厚,想要炼化为己有,岂是现在的白闹所能做到的!不确定以白闹现在的特性能安稳的下到哪里,所以王三整个脸上写着担忧两个字,又生怕没有说服力,赶忙补充道:“再说了,我们你又不是不知道,那鬼花是我们能对付得了的嘛!”

宇文制没有经历将姓人的苦痛,不知道那五朵鬼花的威力,所以一行人中也只有他可以泰然自若。还不等白闹表态,一旁的宇文制信心满满的大包大揽着:“你们对付不了,我来对付!”继而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杆大锤来,上面积蓄着满满的真元。

不用看,光凭感觉王三也知道这富家公子手中的法器肯定是价格不凡,冷冷的回了一句:“不愧是大家子弟,这份担当真是叫人钦佩。”

估计是被王三夸的上头了,也没有去深究旁人眼神里的寓意,宇文制热血冲头,闪身闯进辉月,只见得一人一锤散发着纯白色的妖异的光芒,冲天而起,犹如天罚,身上还真的射出了几缕莫名的神的光辉来。

白闹看得宇文制如此莽撞,只得感叹一声,也不知是赞还是贬,意味深长的默念了一声珍重后,看了王三一眼,就一猛子扎入岩浆之中。 

“哎!”只来得及挥手,来不及传声,王三眼睁睁的看着白闹消失在火海之中。长叹了一口气,王三内心对宇文制的厌恶又加深了几分,踮着脚尖眺望了半天,等白闹的气息被岩浆的灼热彻底覆盖后,才一脸冰爽的拍了拍自十二的肩膀,朝着鬼花的方向努了努嘴,示意让他上前帮忙,而后收回心神来,盯上了方七儿。

对于王三来说,解决一个小妮子自然不在话下,更何况还是一个只会媚术的小妮子,更何况现在还憋着一肚子火,一时片刻,方七儿就被擒拿了下来。怜香惜玉好像一向不在王三的字典里,他从腰间解下一条绳子,将方七儿的双手向后绑着,打的是死结,越挣扎越紧的死结。

方七儿身子不能行动,王三想做什么自然能做什么,她是没法阻拦的,所以当王三那宽大的手掌捏上她的脖子时,她只能努力的闪动着眼,挤出泪来,摆出一副冤屈的样子。方七儿的内劲还是少了些,杂了些,她的媚术对白闹那血气方刚的少年有用,可对王三这种半生杀戮的江湖人士来说,和小丑有的一比,恶心之下,王三手上的力道不自觉的加重了。

窒息而亡或是缺血而亡,两种极端死法也必将随着王三的手劲陆续而来,方七儿怕了,胆寒了,身子开始颤抖了,她不怕同归于尽,她在乎的是比在场的所有人先死,于是,她只能低头认输,解除了众人深陷的媚术。

“三哥!”不等王三细细端详一下方七儿的脸,半空中自十二的声音暴响起来,王三赶忙抬头看向战局。

想来自十二也是在替宇文制求救,因为他现在虽说是艰难了点,但并没有到狼狈的地步,反是宇文制,不仅手里的法相碎裂的不成样子,里面夹杂的真元流失殆尽,就连肌肤也是染上了少许幽蓝,一时间疼的叫唤出来。

“自大!”心里暗骂一声,王三赶忙内劲齐出,直直的冲着宇文制弹射而出!

就在鬼花对宇文制形成包围的最后一刹那,王三赶到了,一如丛林的样子,内劲齐齐凝聚于双手,活生生的将鬼花推开。毕竟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调整,再加上那美妙神奇的帝貂美酒的功效还在身体里残存,王三的这双手也是今时不同于往日,至少推开面前的这朵鬼花没有那么费力气了。

宇文制比白闹精明多了,不用王三提醒,他趁着这个时候,赶忙闪身从鬼花的包围中钻了出来。救人的目的达到了,王三也不在里面再折腾了,双臂用力,内劲立刻爆发出来,将那朵鬼花推开数丈远,而后也脱身来到宇文制的身边,期间还不忘对自十二呼唤了一句:“兄弟,该你了!”

意思再明显不够了,自十二凭借着鬼魅的身形,在那鬼花中穿梭着,将身来到了王三和宇文制的头上,怒喝一声:“悬天帘!”内劲夹杂着真元涌现出来,天空中赫然出现了齐整整的五张纯黑帘子。

“妙!”看来自十二也没有停止努力的脚步,王三称赞了一声,立刻将雄浑的内劲注入那悬天帘中,宇文制见得,也知道自己的内劲上不了台面,但秉持着有一份是一份的心意,毫无保留的贡献了自己所有的内劲。

五张悬天帘,隔着五朵花,堪堪的护住了三人的身形,堪堪的保住了黑市大部分的生灵,也堪堪阻挡了鬼花逼近的脚步。

局势暂时还算是控制住了,宇文制由衷的对王三感谢道:“谢谢三哥仗义出手。”

感谢的话,此刻的王三是听不进去的,他喝骂了一声:“不行就不要逞能,半天磨磨唧唧的连一朵都没有收拾了,和白小子比真是差远了。”然后,再不搭理,全神贯注的盯着面前的悬天帘。

单从认识的时间来说,白闹比宇文制更早,再从脾气秉性来说,白闹也比宇文制对眼,还更不用提那些同生共死的经历,所以王三宝贝白闹比宝贝宇文制多得多,所以自打见面开始就带着关爱二愣子般的态度,对待白闹的宇文制得不到王三的认同,所以不合时宜的逞能打断了王三和白闹的对话,使得白闹上头的冲进岩浆的宇文制看不到王三的好脸。

宇文制怒不可遏又不得不遏,一面碍于实力和长辈的叮嘱,一面又是听到王三的表达里的意思是,白闹曾经消灭过一朵鬼花,心思半信半疑着。要知道,交手之初,宇文制已在后悔自己的莽撞和无知了,鬼花那诡异的气息和不可小觑的力量实非他所能对付的,所以他猜想白闹倘若真有王三口中的战绩,也必定是借着王三和自十二的荣光办到的,心里暗道:“等着吧,一会你们打的差不多了,我抢手给你们收拾了,到时候,你还敢说我不如那傻小子?”

计划确实很美好,然而,这一等,足足是等的宇文制口干舌燥,筋疲力尽,王三和自十二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打算,一直在依靠悬天帘的韧性被动的防御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