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47 单刀赴会妖有情 幸灾乐祸人无义
作者:观门  |  字数:5304  |  更新时间:2019-09-15 17:33:57 全文阅读

“接下来,我们将进行最后一件物品的拍卖。”压轴的东西往往是最吸引人眼球的,那些一直没有出手的都把目光投射过来。

只见得八个下人抬着一个红布遮挡着的巨大的方形物品走上台,缓缓的摆放在了桌子前。方七儿扭动着身体上前一把掀开了红布。

刹那间人声鼎沸,妖族不语。一个笼子,里面囚禁着一个长有三条尾巴的少女,眉眼之间透着美人的坯子,只是头顶的两只毛茸茸的耳朵有点破坏美感,当然这只是白闹自己的评价,至少宇文制的眼光里流露的都是爱慕。

少女的遭遇看上去就觉得惨烈,身体遍布伤痕,都是鞭子留下的印记,衣衫更是破烂不堪,嘴被封着,泪在流着,妖族女性初初萌发的成熟的气息加上这楚楚可怜的模样,当真是我见犹怜。上台来,有点慌张,也有点害怕,她瞪着水汪汪的大眼,无时无刻的不在盯着台下的妖族,那都是她悲痛之后的依靠,可惜的是没有一个妖族会直面她这求救的眼神,也没有一个妖族给她心安的肯定的回答。

“诚如诸位所看到的,我们现在拍卖的艳尾狐妖可不是凡品,三尾,在艳尾狐妖族群中可是象征着王族,怎么样,七儿给各位爷准备的礼物还喜欢吗?废话不多说,开始拍卖,底价五百金,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金。”

妖族是个崇拜强者的种族,他们从不会去理会被俘虏或被抓获的族类,但兔死狐悲的心理也使他们不至于会参与到这种肮脏的交易中来,所有的喊价都是在人族阵营里爆发。

白闹听着这四周吵嚷的人群,和那些污秽不堪的言语,有史以来第一次对妖族产生了同情,也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对人族产生了反感,无比的厌恶袭上心头。

拍卖会正进行的火热,大门“轰”的一声被推开了,打断了人们乐不思蜀的进程,只见得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披着阳光的阴影立在门口,颇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看不清面容,只能看清他们的形体。一人背后六条尾巴,一人背后四条尾巴,看来是家长找上门来,白闹一面担心着方七儿和这黑店众人的安危,一面则有点小小的期许,盼望着少女能得到拯救。

“叔叔,我让你快点,快点,你拖拖拉拉的,看,小妹被他们带上台了吧!”

“慢点,慢点,反正都是抢,公开抢和私底下抢哪个更刺激一点啊。”

视若无人,抢这个犯众怒的字眼被两妖轻易的表达出来,霸气如斯。笼中的少女此刻早已经泪流满面,不是伤心,都是激动,难得在这样的利益场上见到一副温情场面。

出乎白闹意料的是,所有的人族并没有被吓倒,也没有一点点理亏,反而转过身去更加激烈的竞争,仿佛当着这二人的面才更有成就感一样,价钱一时被哄抬到一千五百金。

白闹不解,但他很快就知道这些人病态心理的由来,那都是因为有一片允许邪恶滋生的土壤。再回头去看门口时,狮子吼张固已经带着一众宵小悄然间将来妖团团围住。

“侄子,你打小的,这个大的归我!”中年狐妖嘱咐了一声后当先出手,直指张固。

站在大厅后面的那些自知实力弱小,财力浅薄,不堪入流的围观人群,在战斗爆发的第一时间就往外逃窜,于是,先前还人山人海的大厅里转眼间就剩前面几排寥寥几十人。白闹左右张望,惊奇的发现这几十人依然没有放弃拍卖的打算,价钱还在不停的上升着。

“轰!”中年狐妖不可小觑,其貌不扬,却身怀几近大妖的实力,张固虽然凶名在外,却也是隐隐不敌。房屋震动,点点沙尘飞了下来,一个怕压着了侄女,一个怕压着了顾客,双方默契的将身来到门外,种种神通,万般手段齐施展,气势如虹。

同外面那紧张的节奏相比,大厅里狂热的叫喊声显得更为激烈,其间还伴随着对在座诸人先辈的问候。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白闹这才觉得王三的可爱,相比之下,王三的脸皮比这群丧尽天良的人薄到不像样了。

最先支撑不住的是妖族的少年,尽管四尾看着唬人,但毕竟艳尾狐妖并不是什么高阶的物种,天赋和手段平平无常,在一众打手的围攻下体力渐显不支,身上旧疤添新伤。

残酷的远远不止这些,少女的笼子正对着门口,她不用费力就能看到她的哥哥溅出来的血,眼里的期望变成担忧,满心的欢喜变成说不出口的决绝。

价钱还在悲哀的上升,方七儿扭动的身形的幅度愈发的大,两千五百金的收获让她喜上眉梢。

“为什么我们人族也会做这种事情!我一直以为,我们是受害者的!”白闹的内心不断的问着自己,每一次对少女的专注,每一分上涨的空间,都在狠狠的鞭挞着白闹的心。

“我怎么看着我们人族比妖族更加的下作?”白闹再一次的把问题抛向了王三,那个在他彷徨之际总能能给予他指导的人。

王三叹了一口气,只能缓缓的说:“有一个妖族的奴隶是人实力的象征,同样,能端回去一盘人肉,也值得妖族在同乡面前一番炫耀。”

“真够虚荣的!”白闹鄙夷了一句。受难者和施虐者的身份颠倒,固有的认知被破坏,王三也不能解决的迷茫充斥在白闹的心头。

门口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少年被擒拿,可大厅里的战斗还没有终止,叫价越来越凶,没有一个人族对背后的妖族有过担忧。

“咚!”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一步一步,一声一声直指人心,人们这才回过头来盯着门口。

那里是有着六条尾巴的英俊无比的中年狐妖,手里提着的是张固的头,他没有任何言语,只是不断的向前走着,沾着血的衣袍和脸庞有种莫名的威慑力。不自主的,下人松开了对少年的擒拿,不自主的,妖族同仁们全都站了起来,不自主的,人族呼喊的声音降低,不自主的,方七儿直往笼子后面躲藏。

中年狐妖在门口站定,张固的头被很轻易的扔了出去,扔在了众妖面前,又说了一些什么话,可惜白闹他们不懂,只能感觉到里面的苍凉和祈求。

然而,众妖没有一个抬头面对中年狐妖的,没有面对,自然没有回答,也就意味着拒绝。

中年狐妖仰天苦笑一声,一步一步向着笼子走去,身形开始晃动,脚步开始不稳,看来和张固的战斗并没有那么的尽人意。

少女忍不住的摇头,忍不住的呼喊,出不了声,所以她只能听着,听着中年狐妖的唠叨:

“慢慢的,慢慢的,叔叔马上就过去了。”

“等叔叔过去了,叔叔就带你去吃糖葫芦,带你去看荷花,给你去买最好看的衣服。”

中年狐妖是在出声安慰少女吗?不!他在出声鼓励自己,因为他不确定自己的体力还能不能走到笼子面前,每一步的移动都包含着满满的疼爱和无穷的美好的回忆,而每一句话又都是一把刀子刺透少女柔弱的外表和柔弱的心。

少女现在的泪,不同于之前,有点温热,可又有点冰,那个为她遮风挡雨的伟大的男子,那个雪地里奔袭数万里潜入人族给她买最爱吃的糖葫芦的男子,那个父母被人欺凌至死唯一一个站在他们兄妹两身后的男子,那个省吃节用给她攒钱买最好看的衣服的男子,恍若昨天,一幕一幕生动的在一滴一滴眼泪里放映出来。

恃强凌弱的方七儿看出了那个狐妖已是强弩之末。这天底下最为温情的画面本不应该被打扰,但嫉妒的心,不满的心从中作梗,方七儿出手了,一道内劲来的迅捷,刚踏上台阶的中年狐妖被扇飞了出去。

“好!”一阵叫好声和鼓掌声翻天覆地,同情和善意在这群人的脸上难寻踪迹。

中年狐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前脚拖着后脚,向笼子里的少女继续移动,方七儿不识相的再一次出手,他照样应声而飞,剧情重复着,没有转折,叫好的人不觉得累,捣乱的人乐此不疲,那跟着而来的四尾狐妖青年也再次被打手囚禁。

方七儿的脸上泛着笑容,白闹为自己先前沉醉在这样的人的容颜下而感觉到羞耻。

值得一提的是,中年狐妖这样的困境并没有让在场的妖族觉得丢人,哪怕没有帮忙的打算,也是将身体挺直,向那个心怀挚爱的狐妖敬佩的鞠了一躬。先前斩杀那个压制着众妖不敢造次的张固的战绩已经足够说明他的强大了,对于一个强大的人,他的感情用事绝对不是弱者的表现,而是有血有肉,至情至理的侠者风范。

鼓励和赞赏的眼神足够成为动力,中年狐妖趴在地上,上身不断的努力抬起,向前爬着,如扭曲在潮湿密林里的蛇,蛇头高扬着,信子不断的吐出来,随时随地都在为守护自己的领地而准备进攻。

膝盖磨出了血,硬撑的手掌磨出了血,妖元已经散尽了,命也该终止,可那个笼子依旧是那么遥远。

白闹的心神一直都放在这感人至深的一幕上,其他人亦是,都忘记了白闹怀里的那个小屁孩将未了。所以,当他突兀地出现在场中的时候,五个人才猛然向身边看去,白闹双手垫着的,已空空如也。

将未蹲在男子的身边,拽了拽他的尾巴,毛茸茸的,滑溜溜的,有点握不住。

妖族盯着将未,眼里的杀意弥漫,而将未从最血腥的深山老林里摸爬滚打出来,脚底下踩的血,脸上溅的血,那颗纯洁的心灵早已经鲜红,他毫不畏惧的转过头来盯着那些形色各异的妖族说道:“看什么看,你们也不敢真的杀了我。”童言最是无忌,也最是可怕到一针见血,将未轻易的就扒下了众妖那虚伪的慈善的面具。

人族盯着将未,眼里都是赞赏,而将未却把这些对妖族的深深的嘲讽全部反摔到他们脸上。童言最是无忌,也最是可怕到一针见血,将未轻易的就羞到这些没皮没臊的人通红着脸低下了头:“看什么看,以为我和你们一样只会落井下石吗?搞得好像是你们把人家打垮的一样。”

宇文制当先站起来高呼道:“这个成语用的好,用的好!”

“你以为我说的人没你吗?”

宇文制一阵尴尬。

将未拽了一通尾巴无用,只好将用力的目标转向了中年狐妖的两条胳膊,纵然身高和体重怎么看怎么差,但将未凭借自己耕地捕猎积攒下的一股子力量硬是拖动了这个男子。

事到如今,明眼人都知道这个孩子要干什么了,他正在帮助这个中年狐妖实现最后的遗愿。

“这是谁家的熊孩子,能不能管好了。”方七儿刻薄的声音再次响起,很明显她知道这个孩子是从哪里来的,所以重点看向了白闹。

白闹正想张嘴,岂料将未再次语出惊人:“你闭嘴!同样都是女人,怎么连我妈的脚后跟都比不上呢,心肠这么歹毒。”

宇文制“噗嗤”一声笑出声了,只是碍于先前将未的无差别打击让他赶紧捂紧了嘴,生怕再遭到这孩子的炮轰。至于白闹四人,更是一脸的目瞪口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孩子是这么的刚硬。

方七儿企图通过白闹逼退将未的算盘落空,恼羞成怒的她直接内劲汇聚,向将未袭去。

白闹心生感应,龙身缠臂,铁拳轰出,顶着那道凶横的内劲就直接逼近方七儿。毕竟刚从杀戮里走出来,不说实力,光是满身的血腥味也让人觉得难受,眨眼间,白闹的手已经捏住了方七儿的脖子,威胁道:“像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我有一万种方法杀你,但我不会,因为杀你只会脏我的手。”

“哥哥,哥哥。”将未终于把中年狐妖拖到了少女的笼子前,只是少女被笼子里的绳索限制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这个满身伤痕的叔叔,什么都做不了,将未人小胳膊短,只能求助于他这个风一般的护驾的哥哥。

白闹撇头看了一眼,另一手内劲集结,托着方七儿的身形就冲上前来,一拳砸下,整个笼子都被毁的干干净净。

将未抓着中年狐妖的手,缓缓的递给了那个少女,他尽量保证自己的脸上推着的是人畜无害的让人感觉安稳的神情,纵然他已经恨透了在场的这堆无耻的垃圾。

中年狐妖露着笑脸,说了句“谢谢”,只是他的话语将未听不懂。将未侧着头看着男子和少女紧握着的手,脸上绽放出纯真的笑容,却没有注意到中年年狐妖的眼睛已经缓缓的闭上。

拍卖会就在这样的插曲下草草的落幕,关于九尾狐少女的处置,黑店最终决定流拍。至于那名侥幸存活的少年则在男子最后证明自己的实力的前提的委托下被众妖簇拥着走了。

方七儿今日的处境很糟糕,是自她被调动到这边工作的一年以来第一次这么糟糕,于是,怒气未消却又实力不济的她只能苦着脸从柜台的屏风后绕过去,沿着狭窄的沙石通道,嗅着浓浓的黄土清香,来到隐藏在这黑店后的一处宏大的地下宫殿来。

很难想象,外面的城堡简单而丑陋,内里的宫殿居然是如此的辉煌。四周不见土石,被青铜掩盖着,左右各有三根画柱,雕着入海的蛟龙,视野的尽头是三段阶梯,继而就是无边的黑暗。

尽管看不得里面的情形,但方七儿还是躬身行礼,说道:“掌灯,奴才有事禀报!”

这一声不敢用力,轻言细语言的,唤醒了左右的灯,火焰慵懒的爬了上来,照亮了那黑暗背后的情况。先夺人眼球的是一把椅子,并不高,材料也不奢华,之所以让人关注,是因为它尽都是骷髅搭造而成,有妖的,有人的。火焰继续上爬,光芒跟着外延,于是,那椅子上端坐的身影就露了出来,是只妖!大妖!身体被青色的毛发盖着,头顶是两只尖角,眼角小而长,下巴有一戳子胡须辫了一个小辫,也是青色的。

藏青羊妖!一个生性温和,接近自然,妖元自然随身的种族,一个被万妖贪婪的盯着,肆意的吞噬,早该消失在妖界的种族!

“说!”藏青羊妖的眼神没有看向方七儿,而是直接穿透了地板,射到外面的那黑店里,众生百态,瞬间就浮现在他的眼前。

又是忽视,方七儿心里自然恼怒,但面子上还要尽量显得温驯和善,回应道:“今天有五个人,破坏了我们的拍卖会,导致本次压轴流拍。小女子弱不禁风,不能敌,张固大哥又被他们所杀,所以特来请掌灯出山坐针!”

不管张固是谁所杀,反正那中年狐妖已经死了,方七儿自然就推到了白闹一行人身上,是非黑白都出自她的一张嘴,闪烁着狡黠的眼神,等待着藏青羊妖的雷霆手段,毕竟以她一年来的见闻,凡在黑店闹事的,没有一个能从藏青羊妖手下活着出去。

“噢!”藏青羊妖只是应了一声,也没有想出手的意思,眼皮缓缓耷拉下去,四周的灯火跟着熄灭,方七儿还来不及催促,身形就被甩出了宫殿。

摔的很重,差点吐血,方七儿心里的那张嘴刚张开,却发现四周多了不少破空声,定眼看去,原是整个黑市负责维护秩序的高手们都从四周涌来,钻进了宫殿之中。

“哈哈哈哈..."这一发现,方七儿所有对藏青羊妖的恨意都没了,心里默默的为白闹一行人哀悼着,兴高采烈的哀悼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