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46 帝貂美酒千寻铁 略施小计热心肠
作者:观门  |  字数:5571  |  更新时间:2019-09-15 17:32:25 全文阅读

将红用了宇文制的丹药身体恢复的很快,虽然还是虚弱,但至少能入食了。

解决了后顾之忧的五个人围桌而坐,在宇文制的各种奇妙言论下都是哈哈大笑,最让白闹欣慰的是,自突变之后将未冰冷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笑容,尽管那种血腥可能还会深藏在他幼小心灵的深处成为挥之不去的梦魇,可总归是笑了,这样就会有化解的希望。

反观宇文制,接触的白闹多了,自然能看穿他满是灰的装扮后藏着一张怎样的脸,不由得和他记忆深处那张白闹的画像是重叠再重合,脑海里也不由得浮现出他爷爷宇文博的监视和他父亲宇文云的结交的截然相反的指示,踌躇之间,只好决定边结交,边监视,这样一来既不违背爷爷的期许也没有违抗父亲的命令,当真是一举两得。由此心情转好,话匣子也随之打开。

“开拍了!各位爷!”这时候大厅里爆出一身嘹亮的吼叫,穿透房板直接往人耳朵里钻。

很强,这是白闹的第一印象。雄浑的声音既要让人听到还不能让人感觉刺耳,其间分寸全靠呼喊之人对力量的拿捏,准度如此精准,实力自然不俗。

然而,王三生气了,因为他刚端起酒杯就被这突兀的一声吓得浑身一哆嗦,继而杯里的美酒全都洒了出来,他自然不高兴。不满堆积,正要发作,只见宇文制果断站起来,对众人说:“走吧!拍卖要开始了,既然是狮子吼张固发声,看来这次会有好东西啊。”

“那走走走!”王三迫不及待地夺门而出,白闹则拉着将未和一行人慢吞吞的跟在身后。

将未有点胆怯,用眼神请示了一下将红,得到明确的回答后,脸上再次洋溢起如释重负的笑容,上半身任由白闹带着,下半身开始蹦蹦跳跳起来。

出了房门,下了楼,来到大厅里时,白闹这才注意到原先的桌子都已经撤离,现在只留下椅子齐整整的排列着,柜台前也摆上了一个由红布遮住的桌子。

刚接触拍卖这种新奇的形式,白闹多少会有点局促,更不用说已经有数十人落座,幸而跑得最快的王三并非什么都没有做,老远就对白闹挥着手,这老滑头一人占着五张椅子,模样真是滑稽无比,就连宇文制都不由的怀疑这作风真的不像他父亲口中的强者。

落了坐,将未在白闹怀里安静的呆着,人也熙熙攘攘的涌进来,令白闹不解的是,所有的人都坐在右面的椅子上,哪怕人满,后来的人站也是站在右边,而隔着一条走廊空出来的左边却是无人问津。正想向宇文制求教,这时有第一个从二层下来坐在了左边,接着,前门涌进来的,客房里出来的,不大一会儿就占满了左边的椅子,照样也是熙熙攘攘。

拥有人形的毕竟是少数,大部分都毫不避讳的露出自己的本体,不用质疑,这就是妖族!

白闹眼里的杀意弥漫,金乌的死又浮现在眼前,翻滚到已经遏制不住的时候,王三适时的伸出手来,按在白闹的头上,被仇恨冲昏头脑的白闹一下就醒过神来,只听得耳边响起王三的警告声:“你安静一点,在这里动手我保证你不会活着走出这个大门。”

用死来威胁白闹是老树做的最错的一件事,话出口就连王三也后悔了,赶忙补充道:“你也不可能一下子杀光这么多妖,惹恼了他们,最后遭殃的还是这里的人族。”

话到此,白闹总算是安稳一点了,即使他痛恨妖族,也痛恨和这群妖族狼狈为奸的黑市里的人,但毕竟都是人命,见识过太多死亡的他不想再因为自己而徒添亡魂。

众人坐定,少不了一阵嘈杂。人族私下里嘲笑着妖族的不伦不类,妖族则是眼生火,鼻出烟,无奈的摆出苦瓜脸。直到一袭妖艳红裙的方七儿上台这些窃窃私语才算是终止。

先前白闹执迷于和王三的争吵,没有留意这个方七儿,现在瞟上一眼就深深的沦陷,身材高挑,前凸后翘,占全了一个美女应有的标准,暂不提薄如蝉翼的双唇在朱红色的点坠下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咬上去的可口的,也不必提挺拔于平原般的脸庞上的鼻子,光是那双剪水的双瞳里时刻转动着的水灵就让人忍不住怜惜,方七儿的美带着狂野的媚意,也带着无可名状的柔弱,忍不住占有的冲动和止不住的爱护在每个男人的心里纠结的生存,诱惑随之而来。

“啪!”可恶的王三专等着专白闹的心神陷进去之后才一个响指把他从相思的边缘拉回来,然后就是坐看白闹的窘态。

被唤醒的白闹先是恼怒的看了王三一眼,继而慢慢的醒悟过来,警惕的重新去打量着方七儿,果不其然,这个女人除了外表不一般外,实力也非同小可,一手媚术炉火纯青,饶是白闹心神坚若磐石,不留神间还是中了此道。

仿佛是享受够了这群异性的膜拜,上台来一直闭口不言的方七儿现在才缓缓出声道:“欢迎各位爷光临,我是七儿,您的伴侣。”如从九天之上来,旷远而悠扬,白闹心里早有防备没有被吸入其中,而大部分,不分种族都莫名其妙的开始无尽的叫好。

方七儿摆了摆手,媚术的施展也到此为止,清了清嗓子,说道:“今天我们共有六件物品拍卖。来!上第一件。”

下人慌慌张张的跑上来,手里捧着一个小小的方盒,脸上的恍惚神情估计也是因为先前方七儿那跌倒众生的演技。

方七儿接过方盒,小心翼翼地打开来,芳香味瞬间布满了整个大厅,朗声说:“此药名为萃伤丸,于修行无用,唯一的疗效便是去腐肉养伤体,七儿推荐各位妖族收藏。底价五金。”

大厅里一阵沉寂,半晌后妖族阵营里才有一人举手叫价道:“五金五百钱!”

一人族听得这报价当时就忍不住嘲笑:“一次就加五百钱,你们妖族是有多穷啊。”言罢,高呼道:“六金五百钱。”那名妖族狠狠的咬着牙,继续往上抬价到七金,人族又有一人冒出来不依不饶的直接叫道:“十金!”

妖族们鸦雀无声,这种无声的反抗最为要命,时间一长不仅拍卖台上的方七儿面露焦急,就连刚刚报价的人族也是一头冷汗,毕竟他的十金报价只是为了拿妖族乐呵一下,如果此刻妖族忍痛割爱的话,他估计回去就会被媳妇骂死。

冷寂,冷寂。

“十金五百钱。”在场的人都能轻易的捕捉到这名妖族后牙根咬的吱吱作响的声音。

之前的那名人族提着的心也放到了肚子里,也再不敢去玩弄,毕竟十金早就远超过这颗丹药的价值了,玩心跳这种事情做一次两次就够了。

“十金五百钱,还有客官加价吗?”价格固定下来再没有起伏的趋势,方七儿温柔的声音才传了出来做着最后的确定:“十金五百钱第一次,十金五百钱第二次,十金五百钱第三次。成交!恭喜客官获得萃伤丸一颗。”

 “好!接下来,我们请出我们的第二件拍卖品。”旁边有两个下人跟着方七儿的节奏费力地抬着一个坛子走上台来,在桌子跟前放顶,方七儿一掀盖子,浓浓的酒香扑鼻而入,“此乃妖族酿酒世家帝貂族酿造的绝世美酒,普通人喝一口迷离不知东西,喝两口沉浸于美好宁不复醒,喝三口则内劲弥漫,淬骨练体,延年益寿。修行者饮入更能大大提升您的真气和内劲的品质以及数量,七儿推荐人族的修行者收藏。底价五十金。”

天道好轮回,刚刚人族还在调戏妖族,岂料此次拍卖的东西都不是可有可无之物,揭晓后都让人不能自已。

人族们面面相觑,妖族们颇有兴趣,尤其是报价的那名妖族和使绊子的两名人族,表情好不丰富。

白闹看着周遭的一切,正寻找着哪个长有倒霉蛋的衰样,身边突然传来一声高喝:“一百金!”势如长虹,而在白闹耳朵里则是雷霆霹雳,他转身一把拉住了几欲扑倒那酒坛子上的王三,一巴掌抡圆了冲着他的脸扇了过去,眼睛里寒芒四射,质问道:“怎么样,还买吗?”

王三头一撇,身上的那种宁死不屈的气质展露无遗,白闹气结,根本不知道怎么整治。

大概是看到王三对这坦酒的热诚,妖族的人玩心大起,瞬间加价道:“一百五十金!”

王三面上的喜悦直接凝固,纵然他身上有两个钱袋,但加起来也就一百金多一点,还要保证各种开销,买到手是不可能的,看来只能抢了,主意一定,就笑眯眯的对那个妖族说道:“兄弟,你牛,这酒归你了,喝的时候给我分一杯好不好?”

看似是请求,里面的杀意被方七儿和宇文制完美的捕捉,白闹则一拍额头,痛恨自己无知的跟着来参加了这场注定丢人现眼的拍卖会。

那名妖族一脸懵懂,恐怕他死也想不到自己随意叫喊的一百五十金居然真的吓退了先前还誓死不从的王三,整个人直接瘫在了椅子上,大写的生无可恋。

“噗嗤”台上的方七儿看着那名妖族的模样,再看王三满嘴的哈喇子,半边身子向前探着的姿态,不由得笑出声来,“一百五十金,还有客官要加价的吗?”

“我出二百金。”白闹身边又有动静传出,这次是宇文制,毕竟是云州第一世家的公子,出手就是阔绰。

出于关心,白闹这根搅屎棍又拉了拉宇文制说道:“我知道你家有钱,但别这么浪费啊,该收敛收敛一下。”

这次轮王三扇白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人家有钱,你管人家干嘛?”接着一脸谄媚对宇文制:“大哥,我们一起喝好不好。”

宇文制本是大家公子,规矩礼数长留于心间,可他毕竟还是一个少年,在白闹和王三这老少不正经的面前,平日里积压在心底的吊儿郎当也爆发出来,他对着白闹拱拱手说:“酒买来给白兄弟你这样的朋友喝,再贵都值得。”

“二百金第一次,二百金第二次,二百金第三次。恭喜这位公子拍得这坛佳酿。”

拍卖还在进行着,白闹和宇文制边看着人族和妖族的勾心斗角,边畅想着那坛酒的美好,而王三则因为宇文制前面请酒喝的话语中没有提及自己,一个人赌气的伤着心,头快要扎到自十二的怀里了,如果自十二不躲的话。

  “美酒完了,我们该上灵药了!现在请出我们的第三件拍卖品,门鹤枝!”这次的物品并不是由下人抬上来的,而是方七儿转身从先前呼叫的张固手中拿的,足以见得这东西的珍贵,“这来自于妖界百花潭下的门鹤枝乃是毒古血蛟王以百花之精华,结自身之精血酝酿而出,我手中这株虽只是一截枝,亦具备部分功效,可清身体杂质,可增血液活力,可补肉身缺陷,实乃体修者和妖族查缺补漏,增益后发的最佳药草。起拍价一百金。”

当听得血液活力时白闹已经心动了,更不用提后面说到的,也是白闹最需要的查缺补漏,增益后发了。毕竟白闹属于半路出家,虽然自小捕猎,但碍于身体原因,并未多加训练,身体强度自然不能和体系内的体修者相比,最简单的一点,没了内劲,王三还是王三,可没了内劲,白闹就是哑火的炮,没米的粥,无根的树,打也没劲,逃也没劲,轻轻的一风出来就倒。

一百斤不是个小数目,尤其是对白闹这种身无分文的人来说,他轻轻的推了推王三,说道:“哎,三哥,这东西真这么管用?”

王三知道白闹的想法,瞥了一眼说道:“那可不!妖王后花园里的东西,能是凡物?”

“原来如此。”百花潭是什么存在,白闹并不知道,但拿后花园一比,他立刻就明白了,举国皆知,后花园可是夏王铁扶眷养灵兽的的地方。志在必得,但要伸手要钱,难免有些扭捏,白闹吞吞吐吐的说道:“哎,那个啥,你那个袋子里,有多少钱。”

王三得意的一捂自己胸膛,也是捂着那钱袋子,装作为难的样子说道:“不管有多少钱,够是够了,不过,这钱可脏啊,你这么纯洁的小子会用这个?别逗了!”

白闹赶忙上前一把将王三的胳膊抱住,求情道“哥!三哥!不脏,一点都不脏,那是三哥您辛辛苦苦,拿您的双手和汗水赚来的,怎么能说是脏呢!”

“哦吆,你小子翻脸倒是挺快啊,算了算了,三哥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当先借你了。”说着,王三直接一举手,在那激烈的人群中,又添了一道声音:“两百金!”

顿时,整个大厅里噤若寒蝉,所有人都带着怒火的看向王三,毕竟争了半天,大家都是五百钱五百钱的慢慢试探,突然闯出来这么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所有人的计划立刻被打乱。

“天呐!两百金!我们这位先生加到了两百金,还有人加价吗?如假包换的门鹤枝噢!”

方七儿看着王三这一阔绰的出手,也怕吓住了众人,极尽其魅惑的吸引着众人,诱惑那些靠下半身思考的生物加价。

美丽是美丽,但没钱就是没钱。众人面面相觑,向后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台上的门鹤枝,最后也只能放弃。

“两百金一次,两百金两次!三次!成交!恭喜先生获得门鹤枝一株!”

别看方七儿嘴上说得挺甜,其实心底里已经骂将大厅里坐着的人骂到了各自的祖宗十八代了,要知道,他可是以五百金的成交价在掌柜的跟前保证过的。

其实怨不得别人,也不是技术上的问题,而是运气。方七儿死也想不到,在沛城的严管下,真正有钱有势的主顾为了避免搜身盘问的麻烦,早已经懒得进进出出了,现在大厅里坐着的,不过是最普通的刀口上舔血的流浪汉。

六件稀物眨眼间拍出去四件,当然,一律都是叫不上价,当第五件呈上来时,在场所有的人都沸腾了,包括王三。然而并不是高兴的沸腾,而是惊讶和不满。

“这样的东西都能上台?”“这什么鬼?”各种质疑声此起彼伏。因为下人抬上来的是一快长长的铁条!

方七儿临危不惧,嘘嘘声再多也挡不住她赚钱的热情,“此物相比大家都知道,名为千寻铁,和百断铁一样可以吸收内劲和真元,只是它太过于轻薄,不够实用而被人遗弃,今天难能可贵的是我们得到了五十米长,两米宽的千寻铁。”说着,方七儿把千寻铁朝向大家推了一把,它立刻从桌子上延伸出去,覆盖了中间的过道。“底价一百金。”

人潮里窃窃私语声瞬间传出来,时间也一分一秒的推移,天色近黑。

人族最后方站着的人群中,有一人弱弱的举起手来,报道:“一百金五十钱。”

先前在萃伤丹上被玩弄的妖族趁势喊道:“一百金七十钱。”不敢多加,这千寻铁要之无用,生怕砸在自己手里,他只能一点一点的给这名人族使绊子。

“一百金一百钱。”那名人族沉默了很长时间,眼里的坚毅都被白闹记了下来。

“一百金二百钱。”

“一百金三百钱。”

“一百金四百钱。”

每一次的加价对这名年过半百的人族来说都是煎熬,他就在痛苦的得失的取舍中坚持着,可是囊中羞涩毕竟是客观事实,最后一次,他的眼里出现了松动:“一百金五百钱。”

那个妖族依然让人讨厌的跟上说道:“一百金六百钱!”

或许这个妖族觉得自己这样很酷,但白闹越看越觉得恶心,捉弄他的又不是这个人族,当下开口喊道:“一百金六百零一钱。”这样的加价绝对是这个拍卖场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方七儿愣住了,妖族愣住了,人族愣住了,只有王三和自十二两人哈哈大笑着。

“一百金七百钱?”

“一百金七百零一钱。”

妖族那人的声音总算是低沉了下来,他不敢喊了,因为再下去他也会随之承担巨大的风险,更何况即使他赌赢了,对面也不过是多付了一钱而已,这样的结果让他毫无成就感,也不再加价了。

白闹得意的冲那名人族使了个颜色,那名人族打结的眉头化解开了,大声的喊道:“一百金七百零二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