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34 铿锵兄弟不畏行 势逼风云气贯顶
作者:观门  |  字数:5485  |  更新时间:2019-09-08 23:58:58 全文阅读

当白闹醒过来的时候,对上的是三双关切的眼睛。

一愣神,白闹赶忙跳将起来,下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眼睛盯着屁股转了一圈,在确保再没有什么走光的地方,方才长舒了一口气,在众人的注视下,不紧不慢的拉了一把凳子出来,一屁股稳稳的坐上,手自然伸出来去拿桌子上的茶杯。

“嘶!”手刚搭在杯上,白闹掌心就有一阵剧痛传来,他慌忙摊开一看,原来自己的掌心不知何时居然多了一道狰狞的刀口。这一刀直破开表皮,划断了血脉,尽管已经开始愈合,但损伤毕竟还在,白闹直接怒视着王三,呵骂道:“姓王的,你又对我做了什么!”

从三哥,到王三,再到姓王的,白闹的称呼将对王三转变的态度表现的淋漓尽致,这一点,王三自己也知情,立刻陪着笑脸说道:“白小子啊,别生气啊,这个可不是我干的,都是当归那个小孽畜干的。”

王三越讨好,白闹就越生气,他鄙夷的看了一眼王三说道:“别说了,你们这,一丘之貉!老实交代,他平白无故划我干什么!”

“白小子啊,我想你还不知道你晕倒之后发生了什么吧!”王三连连点头哈腰道,“那天你虽然晕倒了,但是你体内的那股血脉却发威了,不仅把我和十二兄弟的内劲全都吞噬了,连你胳膊上的那股子气息也给吞了。你知道吗,气息没了之后,你的那条胳膊我们也能看见了,那真是完好如初啊,一点损坏都没有。所以,当归兄弟觉得你这血液神奇,就每天取一点的,去研究怎么给将海用了!”

本来听着是救人用了,白闹心里多少还舒坦了些,但转而又听到后面的陈述,白闹不禁勃然大怒,斜着眼冷冷的说道:“每天取一点?”

“偶尔,也会多取几次!”

“我!”白闹一时气堵,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他咬牙切齿的问道:“我昏迷了几天。”

“三天!哥哥,你昏迷了三天!”这次回答的不是王三是将未,没了白闹的陪伴,他的生活一下子枯燥不少,眼看着白闹醒来,听了半天听到的却是什么什么鹤的,好不容易有一个听得懂的问题,立刻插着嘴答道。

“吱~”

白闹肚子里的火还来不及倾泻,面前的门就被推开,只见得刘当归一手拿着碗,一手拿着刀,满面春风的叫喊道:“三哥,我来...”话音未落,正对上白闹那吃人的眼神,冷冽的风经他的背岔开,直闯进门里,吹的众人的体形一阵颤抖。

“跑!”王三吼了一声,伴着刘当归扔碗仍刀的动作,伴着白闹从伸着胳膊前扑的动作,现场乱作一团。

...

“吆喝,白闹兄弟又来了挑战我们大哥了?”清早的城墙下,站岗的道道身影面前多了刚结束修行,内劲又被王三封住的白闹一个!

“不!我不挑战将勇大哥了,我挑战你!”挑战谁,王三并没有额外交代过,为了避免自己再被打得生活不能自理,然后那群损友再趁机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白闹也不打算刚开始就来地狱模式了,他指着和他搭话的一个汉子,就摆了个挑衅的手势。

白闹的选择,一时间引得人声鼎沸,更让将勇侧目,他在两人身上来回兜转了一眼,就冲着那汉子点了点头,还特地背着白闹冲那汉子挤了挤眼睛。

在将勇心中,这个还经不住自己一拳的小子应该是打不过这个汉子的,于是抱着手,带着一脸的期待盯着战局,至于这个期待在期待什么,那肯定就是在期待那个他家婆娘说了几多遍的白闹的雪白的屁股!

两个人照例敌视的看着。只见得面前这个人眼睛里有一些白闹不能领会的东西,比如好奇,比如求知,比如...一丝丝的猥琐。

不管这些,白闹站直一喝,尽管没有内劲,但那几个大穴位还是跟着一抖,把一些力量填充在内,由此,白闹的整个气势也不同于之前。这个起手,在上一次面对将勇时,白闹只以为是友好的切磋,并没有展现出来,这一次,他展现了,也就意味着,他认真了!

说时迟那时快,白闹后脚一蹬,冲天飞起,而后旋转而下,引雷落出,携带着杂风,携带着土泥,宛如一只扑食的雕。村里的汉子见过的野兽太多了,何况区区一直雕,自有对付的法子,先是按兵不动,等白闹落到近前,方才一矛刺出,直取白闹下颚。白闹见此,也不纠缠,半道变招,一个翻身,从矛顶越过,而后直直落下,期间横雷腿横扫而出,正踢在那汉子胸膛。

亏的有矛身护着,白闹这一击也没有对这汉子造成什么大的损伤。

落地,跺了跺脚,白闹傲然看着在场众人,沐浴着众人眼里的震惊,享受着这属于他的高光时刻。反观对面的汉子,只以为是白闹长进了,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抖掉了身上的土,郑重的将长矛一横,冲着白闹突刺过来。

这一刺,差点把白闹的魂给刺没了,分明就是个木质的矛身,可白闹只感觉上面有万千内劲汇聚,再细看下去,这汉子的脚上,手上居然也都布满了内劲,所以速度之快,力道之稳,白闹不敢直直的对上,只能闪身撤离。

再来,刚站稳脚跟,这矛又出现在了白闹眼帘,白闹只得再次闪身,看来这汉子也是认真了。白闹这边躲着,那好奇着,长矛不同于拳头,他是怎么做到这么快就转变方向的,而且力道速度丝毫不减,反而隐隐有增长的趋势。

思索间,那边的长矛又送过来了。白闹这一次闪身,特意把眼睛没有离开,他依旧在盯着这汉子,紧紧的盯着。一次,两次,体会不出这里面的深奥来。应对的焦虑间,忽而想到上次缠着王三的样子,立刻转守为攻,捏着铁拳迎上长矛,那汉子见得,嘴角一咧,竟真的跟着想和白闹来个对撞。

眼瞅着就要碰上来了,白闹立刻收拳,身子贴着长矛趴在地上,而后双手一撑,双腿一蹬,就直奔那汉子冲去。白闹这动作只是个假动作,可那汉子是真的,收不及,一不小心就让白闹近了身。

近了身,长矛没了作用,白闹毫无顾忌的抱住这汉子,体会这那最后一刻出矛的感觉。原来,这汉子的内劲不仅只密布在手脚,而是丝丝缕缕的全身都连在了一起,汇聚于胸膛之中。每一击所消耗的内劲,立刻就有后续补上,每每收招出招,靠的都是内劲间的联动。

搞懂了,白闹也不好意思再缠着这汉子,立刻跳下来,远远的跑开,边跑边回头,说了句:“谢谢啦!”

总算是明白了王三的苦心,这个与世隔绝的村子,祖祖辈辈传下来太多关于内劲使用的方法,接触的时间越长,白闹越感觉人体之奇妙。

白闹是走了,远远的消失在了麦浪中,但这群守卫可是离不开城墙的,他们一脸错愕的互相看着。白闹最后那一下怎么看怎么都是占便宜,尤其是那汉子到现在还是双手交叉抱着胸的样子。

...

没有受伤,还学了一招,白闹怎么想怎么感觉值,兴冲冲的回到了将海家的小院里,大大咧咧的叫喊着:“小爷我回来啦!”

这一嗓子,有点宣告的意思,白闹趾高气昂的站在院子里,抖着腿,等待着王三这些人带着满脸的不可思议来迎接,但前后等了许久也不见人,只得耷拉着脑袋,小心翼翼的推开了屋里的门朝内看着。

将头在,将红在,将未在,将翠清也在,王三在,自十二在,刘当归也在。除了刚来村子的第一天,人再没有凑的这么齐过,而且脑袋也凑的很齐,一个挨着一个,一个顶着一个。

白闹心生好奇,也把头给靠了过去,却不料,这时候众人突然一声叹气又把头抬了起来。不幸的是,王三的头正直直的对上白闹,躲闪不及,一个照面就砸出了一个红印来。

“你干嘛!”前几日的怒气还没有消散,自以为是故意的,白闹张嘴就是呵斥。

又一次试验失败,王三本就泄气,一肚子火冲着白闹就撒了过来,用更高的分贝叫喊道 :“你干嘛!”

“行了行了,别吵了!”自十二看着这两个怒气冲冲的人,虽也是失落的不想多言,但还是不得不出来调和道:“当归兄弟用了你的血,先研制出了一种药膏,我们正在将海身上试呢!”

“结果怎么样?”作为唯一一个凭身体就能扛住那股气息的人,白闹这问话里多多少少带了点显摆的味道。

“不如意啊。”刘当归站出来摇了摇头,而后又突然眼睛一亮,将白闹拉到将海身前,说道:“白闹兄弟,我能不能再借一下你的血?”

虽然不知道刘当归用意如何,但看着将翠清那殷切的眼神,白闹还是点了点头。得了允许,刘当归立刻就从腰间掏出一把刀来,把白闹的手伸到将海身上,而后一下划烂。

鲜红的血液沿着掌心的纹路一点点的滴到将海的身上,那些幽蓝色的气息果然开始退避,每一滴血,驱赶出一片祥和来。不过,好景不长,当白闹的血沿着胸膛滴到将海腹部的那道源头伤口时,不仅没有任何异象,反而是白闹的血受了阻碍。落不下去,被浓厚的幽蓝色气息包围,蒸发成了一道轻烟飘去!

这一次尝试,应该又是失败了,所有人的头低得更深了,将翠清的神经再也受不住挑逗,开始小声的啜泣起来,至于将头,整个身子一下瘫倒在地,将红也是眼睛通红的样子,王三在懊悔的砸门,自十二在角落里闷声蹲着,所有的景象,都有种办后事的感觉。

“我明白了!”因为寂静,刘当归这惊喜的一声感叹显得分外嘹亮。王三呆了一下,和白闹异口同声的问了一句:“明白什么了?”

“白闹兄弟的血能克制这气息,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你们是否还记得那天白闹兄弟体内的那声莫名的巨吼?”白闹知道刘当归指的是什么,这个故事,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当下心里也一紧张,害怕旁人追问,幸亏刘当归话赶话,没有给众人一点插嘴的机会,继续说道:“白闹兄弟的血,一离开他的身体,或者说,离开他体内的那股力量,就会失去生机,自然也不能起到持久作用,对上顽疾更是无用,所以,我觉得,我们必须要给白闹兄弟的血里面再加点东西,就是那种强大的兽王的血,既能保证白闹那滴血的新鲜度,又能凭借兽王的气息震慑这道鬼东西!最后,让王三大哥和自十二大哥以内劲合力将这股新的药液送进将海大哥体内,这样一来,一面逼退,一面剿杀,何愁这鬼东西不灭!”

刘当归分析的合情合理,但一想到这几日来所有的不靠谱,和话语中涉及到的兽王,王三还是小心的问道:“你确定?”

“我想,八九不离十了。这段时间我把我师傅曾经使用过的所有药方都试验了个遍,老感觉缺点东西达不到效果,就在刚刚我确定了,一定是缺一个能够完全震慑这气息的东西。”刘当归斩钉截铁的回答道,而后又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气息阴冷,那么,我们就需要找一个刚烈的兽王,最好是带火的那种。”

王三和白闹听得都是一脸的振奋,深思熟虑的只有自十二了,他也没有去管刘当归的嘟囔,张嘴来了句:“田大夫手段通天,他能找到的东西,你确定是我们这几个人能寻得到的?”

“没关系。师傅再厉害,找的无非也就是发挥驱赶,吞噬的作用的,你别忘了,我们还有白闹兄弟的血,搭配搭配,肯定可以。”说着,刘当归就转身问将头:“村长,您知道这山里哪有火属性的兽王吗?”

“火属性的?”听得问话,将头低头沉思了片刻,方才答道:“我倒是记得先人曾经说过,沿着我们这村子直直的往西北走个百里,有一处岩浆,下面住着一个可怕的野兽,好像是,是只鸟!”

“好!就这只鸟了!王大哥,自大哥,白闹兄弟,怎么样,冒不冒这个险!”刘当归此刻已经完全被一个大夫的职责冲了头,也记不得曾经出现在面前的那只名叫裂齿虎的兽王的实力是有多么恐怖了,双眼发亮的盯着在场的三个人。

沉默,一片沉默。刘当归记不起,可白闹记得起,王三记得起,自十二也记得起,他们盯着面前的这个半截身子已经入土了的男人,在思考,在权衡。

“那个,先吃饭吧。”将头看着面前的窘境,招呼着四个人下来出门去,也推着将红让把将翠清带出去,这个老人有他自己的想法,沉默代表了拒绝,他不希望这四个一直尽心尽力的年轻人再被什么道德的枷锁锁住,安排着将红和将翠清去做饭,也安排着白闹,王三和自十二准备吃饭,哪怕现在压根不是什么饭点。

这,是个台阶。将翠清不在场,众人再看不到那双包含着乞求和希望的双眼,他们可以继续沉默下去,继续拒绝下去,这也是将头的希冀。

都是人精,对于通情达理的将头的安排,众人心领神会,不过,更令他们惊奇的是,那个视夫如命的将翠清也没有任何的声响,甚至把所有的煎熬都压在心里,把所有的眼泪都压在眼里,把所有的哭声都压在喉咙里,她在尽力的不给他们添加压力。是的,哪怕是亲人,但他们都不希望拿四条命来换一条命。

跟着将头走出房门,侧面就是将翠清和将红张罗的身影,看上去不是很认真,烧水的会忘了点火,等着凉锅起开水,切菜的会忘了放菜,拿着菜刀砍案板。

日头正热烈,打在五个人的身子上,在背后那间黑暗的房里投下五道修长的影。

将头当先走着,走着走着,忽然觉得背后没了动静,一转身正看见四个人齐齐点头的场景,内心瞬间有一股不详涌起,再等听得他们的对话后,更是慌张的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王三:“搞不搞!”

自十二:“搞噻!”

两人再盯着白闹,白闹狂笑一声:“我早就想搞了,等将海大哥缓过神来,我还要问问他这股气息的来历呢!”

王三:“好,搞起!”

“叮!”厨房的菜刀摔在了案板上。

“啪!”厨房的锅打翻在地上。

将红拉着将未,和将翠清一前一后的站着,不可思议的盯着那三个伟岸的身影。至于旁边的刘当归,早兴奋的跳了起来,在屋内积攒的失望随着这三人的狂妄的回归全都消失:“你们等会,我去收拾药箱!”说着,急冲冲的就要跑出去,但被白闹一把拦住了。

王三不愧是默契的搭档,他转身从屋内拿出碗和刀来放到白闹面前。白闹也不磨叽,挥刀再将自己的掌心划破,挤了满满的一碗血,强行塞给刘当归,然后附在耳边轻声说道:“你留下,如果我们回不来,还有你!”

刘当归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局,张嘴想表达什么,但被白闹拍在肩膀上的那巴掌给堵了回去,被王三拍在肩膀上的那巴掌给堵了回去,被自十二拍在肩膀上的那巴掌给堵了回去。

没有道别,也没有管院子里的将姓人跪在地上的送别,三人就这样昂首挺胸的沿着乡间小路出了门。

“嗨,白小子,你们这打算干什么去啊!”守着城墙的汉子们看着那披着金甲走过来的三个人,不由得出言问道。

白闹也没多说,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杀野兽!”

“杀野兽,你行吗?”听得白闹的回答,城墙上笑了一片,毕竟中午白闹还落了落荒而逃呢!

这次白闹没有回答,事实在说话。

王三一挥手,将所有封印白闹的内劲的力量都收了回来,刹那间,这段时间的修行积攒的所有的内劲都爆发出来,凝成一道巨大的龙卷风冲天而上,差点就将这个简易的城门吹散,也差点把那些守卫的汉子们的下巴吹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