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33 不知死活战将勇 窘迫处境羞再提
作者:观门  |  字数:5295  |  更新时间:2019-09-08 23:52:57 全文阅读

王三和自十二的伤耗了一个月才彻底恢复。是慢了点,但至少为了遏制将海的伤势而磨损了的内劲没有白费。

一个月里,全村过的最充实的人,大概就是白闹和刘当归了,一个沉醉于修炼无法自拔,一个努力回想着田回春的药方配出各色的药汤,终日里不见人影,见之则是风风火火的模样。

“将勇大哥,准备好哈,我来了!”

城门下,白闹和将勇对立站着,外面一圈围着的是站岗的汉子们。这是自十二给白闹的任务,每日里都要和村里的人过过招。当然,这只是自十二给白闹的交代,给村里的汉子们交代的,是不留情面的往死里打。

“来吧,小兄弟!”将勇应和一声,双腿分开,稳稳的就扎在了地上。

一直都讲究个先发制人,不等将勇动手,白闹捏着积雷拳就直接冲了过来。下田是有用的,新生的内劲沿着血脉筋骨凝结在拳头之上,跑圈是有用的,速度赫然加快了几个档。将勇只感觉一阵微风拂面,白闹就已经逼到了近前,那粉嫩的拳头冲着自己的面门就砸了下来。

不紧不慢的,将勇的拳头随意扬起来,正对上白闹的攻击。这场战斗没有白闹想的那么艰难,因为一个照面他就输了,输的干净利落。将勇拳头上弥漫的内劲,那是在山里数十年积累下的,绝非白闹一个月所能及,若不是还特意留了几分力道,估计白闹的整个胳膊都要随之报废了。谨记着自十二的叮嘱,将勇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他伸出一脚,内劲相随,将白闹狠狠的踢飞了出去,而后欺身逼上,冲着那无助的身形就是一通的拳脚相加,直把白闹打得是满地找牙。

“小兄弟,你别怪我啊!”输了本已经够丢人了,还要边捱着,边听着将勇在耳边的唠叨:“是你自十二兄弟让我这么做的,你要是心里有恨啊,就冲自十二兄弟撒去。”

“啊!”心里有气,身上有痛,白闹终是忍不住了,憋屈的吼了一声出来,引得围观的众人轰然大笑。

...

白闹再回院子的时候,已经不是那昂首挺胸走出去的样子了,前面是将未这个小人儿开道,背后是两名汉子前后抬着,中间则是他自己,瞪着一双愤懑幽怨的眼神,引得路过的姑娘们都是一声声“心疼”的“滋滋滋”。

“吆!又是被送回来的?”自十二刚才茅房出来,远远的就看见这一行人,等到了近前,刮了白闹一眼,没好气的讥讽道。

相处的久了,对于这样的话语,白闹已经学会了免疫,他忍着痛翻了个身,给了自十二一个花纹兽皮的脊背。

在将未的招呼下,两汉子将白闹缓缓的放在院子的凉席上,而后冲着自十二说道:“自大哥,人我们送到了,可能有点那个啥,您那个啥...”话还没有说完,没法再接着说了,因为两个人都感知到背后有一条毒蛇在盯着他们,好像随时都能冲着他们的脖子来一口,赶忙匆匆的跑出了院子。

白闹看着,这才收回了自己的眼神,长舒了一口气,暗叹着自己的这点小尊严总是保住了,却不料,他忘记了将未,那个懵懂无知的孩子,只听得一声稚嫩的话语响彻这个小院:“大哥哥被打得老惨了!”

一口老血喷出,白闹差点晕厥。

“好了,好了!”白闹从没有现在这么爱过刘当归,就在将未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刘当归从厨房里跑出来,左右扫视了一眼王三和自十二,说道:“这药汤熬好了,你们,快,谁过来尝尝。”

王三听得,胃里突然翻滚,他下意识的就捂着自己的嘴巴,求救的看着自十二,却发现自十二的模样更甚,蹲在茅房下的墙脚,抱着头再不愿抬起来。

刘当归失忆了般的说道:“怎么一个个的都这幅神情啊!相信我,这一次绝对成功!”

不由得回想起了前两日的那碗药汤,自十二的头更加疼了,他就是轻信了刘当归的这句“绝对成功”,在将海身上引了一点幽蓝色的气息过来,豪爽的将这药汤一饮而尽,结果毫无作用不说,自己还差点被这幽蓝色的气息给吞没了,脑袋更是仿佛有数百只蚂蚁在里面建穴,仿佛有数万只蝗虫在里面祸害,一时间疼痛和耳鸣纠缠,整个头都要炸裂了!

不由得回想起了前五日的那晚药汤,王三的胃口紧缩了着,他就是轻信了刘当归的这句“绝对成功”,在将海身上引了一点幽蓝色的气息过来,豪爽的将这药汤一饮而尽,结果毫无作用不说,自己还差点被幽蓝色的气息给吞没了,胃里更是仿佛被杜枝花揪住,仿佛杜枝花还在搅动,一时间疼痛和呕吐纠缠,整个胃都要揉成个球了!

“三哥,十二哥?谁来尝尝啊!”对于两人内心的痛苦和煎熬,刘当归并没有感觉,他还恬不知耻的不断在王三和自十二之间徘徊,轻言慢语的询问着。

“你滚!”不约而同的回忆,也不约而同的呵骂,王三和自十二的狂躁的声音骤然响起,惊得刘当归差点撒了碗里药汤。

“别这样嘛!你们再相信我一次,绝对成功的!”

“滚!”

“好吧,那这碗药汤我就倒了,到时候,翠清姐姐在你们跟前哭的时候,你们也可别再看我了...”

刘当归跟着王三也学会了审时度势,他看着这两人死活不入套,立刻就摆出一副甩手掌柜的模样,就要反手将手中的碗来个底朝天,这一下,王三和自十二不淡定了,虽说刘当归不靠谱,但好歹也是田回春的徒弟呀,现在将海的伤势还真得靠着他,所以,两人都是先后跑过来,一个端着后面,一个扶着前面。王三满脸歉意的说道:“刘大夫啊,你别生气啊,这样吧,这碗药十二兄弟会喝的。”

说着,王三从刘当归手里接下碗来,就递给了自十二。自十二忿忿的看了一眼王三,心不甘情不愿的接过碗来,在鼻子上闻了几下,实在是难以鼓起勇气,又抬头对王三说道:“三哥,你见多识广,你喝了才能提出一些有用的建议。”说着,这碗又送到了王三的面前。

“你喝吧。”

“你喝吧。”

“你喝吧,你不喝我不喝,还有谁能喝。”

 正推脱间,这两人突然停止了手中的举动,他们若有所思的互相盯着,脑海里同时蹦出两个字来:白闹!

可怜的白闹,身体的伤还在折腾着心神,又突然没来由的打了个喷嚏。听得耳边的争执再没了,他缓缓的转过身来,却是正好对上了王三和自十二奸笑的脸,也不等问个清楚,就被两人抬着进了屋,来到了将海的面前。

王三负责抱着,防止乱动,自十二负责捏着白闹的手伸向将海。每每试药,白闹都在外历练,自然不知道这三人在搞什么鬼,只能无奈的叫喊着:“哎,你们干什么,喂,喂喂喂!呜呜呜呜...”听着心烦,王三直接就将白闹的嘴给堵住了。

白闹的手一触碰到将海,那幽蓝色的气息立刻就弥漫了上来,经指甲,矛头直指血肉。也不知道白闹这两天积攒的内劲能不能防住,自十二不敢懈怠,立刻从刘当归手里夺过药碗,在王三将白闹的嘴扳开的功夫,一股脑的就倒了进去。

本来牢里的相处是信任刘当归的医术的,本来是怀疑王三和自十二两个大男人没有担当的,但当这碗药进入了自己的口中,所有的本来立刻被推翻了。白闹咂巴着嘴,那种苦涩和恶臭的味道还在舌尖弥漫,喉咙更是想被刀子划了一样的难受,至于再下面的肠和胃,都是翻江倒海的,若不是有王三抓着,可能早就开始在地上撒泼打滚了。更可悲的是,朝夕相处的三个人,没有一个关注自己的,不,应该说是没有一个关注他的其他部位的,所有的眼光都在盯着他的手。

幽蓝色的气息被自十二的内劲遏制着,只是在白闹的手掌转悠,外表的肌肤已经裂开,里面的血肉跟着火焰的跳动一点点的翻出来,出奇的,白闹并没有感觉到疼痛,相反,他的手,乃至于身上所有的伤都被一阵冰凉的气息笼罩,不仅没有不适,反而有点舒服,像极了温柔乡。

身上的苦痛是去了,但体内的剧变还没有,白闹的肚子突然有巨痛感传来,紧接着,整个肚子就被撑得鼓了起来,下体更是失守,不断的向外宣泄着压力,凝成一声声的臭屁,直熏得背后的王三眼睛带泪。

“啥味儿!噢吆,你小子放屁就放屁,咋和个炸药桶一样。”说着,王三腾出了一只胳膊来,挥了挥自己面前的气味。

这一下,给白闹腾出了机会,他一把挣脱王三的限制,手也抽了出来,捂着屁股就直直的冲着茅房冲出去。动作幅度越大,那股子冲动就越激烈,地上落下了道道黄色的痕迹,惹得盯着的王三和自十二都是一阵嫌弃的撇头。

蹲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王三数星星数的烦躁了,自十二闲呆的呆的郁闷了,刘当归拨弄着碗也拨弄的手抽筋了,将未更是在院子里都玩着盖出了一间小土方来了,白闹还是没有出来,甚至连他嗯嗯呀呀的声音也消失了。

等待是无奈的,王三和自十二对视一眼,又转而放在了将海身上,双眼被幽蓝色的气息填充了,他们这才想起来白闹的手上还残留着可怕的东西。两人忙不迭的站起身来,沿着地下那黄色的痕迹就冲着茅房冲了过去。

今日之屈辱和羞耻势必会紧紧跟随白闹半生,往后每每如厕都会被纠结的心神折磨。

正悠然自得蹲着,茅房的门突然被拉开,紧接着,王三,自十二,刘当归以及那个小人儿将未齐整整的站着,四双眼睛来回的扫描着。应该是盯着白闹的胳膊,但白闹总感觉光秃秃的屁股有阵阵凉意。

也不觉得臭,也不觉得尴尬,五个人就这样对视了许久。肚子里又有巨痛传来,紧接着再次开始了宣泄,舒爽之下,白闹这才醒过伸来,他指着一众人就破口大骂道:“你们神经病吧!”

王三对白闹的激动置若罔闻,只是冷漠的问了句:“完了没!”

“完了!”王三的脸色太过凝重,白闹看着有点害怕,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又害怕再有什么阴谋,赶忙摇了摇头,说道:“没...没完。”

一直都在想着屁股的白闹,没有看过自己的胳膊,但包括王三在内的四个人在替他关注着,此刻那幽蓝色的气息已经自手涌上,占据了整条右胳膊。迫在眉睫,危在旦夕,这是王三脑海里第一时间蹦出来的形容词,当下也不管白闹的处境,走上前来一把将他拉起来,就向着外面拎去,期间还撇下一句:“没完没了了你还。”

被这样拎着,白闹生不起来一点反抗的心思,如果不是门口的将翠清喊出了那一声的话。

“啊!”不仅是将翠清,还有将未的母亲将红,还有四五个妇人,此刻都是围在门口,正对着白闹那吹弹可破的屁股。十一岁的年纪,正是刚知羞耻的时候,白闹立刻咬了王三一口,然后捂着自己的屁股就着急忙慌的满院子的找着掩体。

“看这孩子,比我家那小胖子还白啊,是不,红嫂子。”

“人家这外面的孩子就是不一样,细皮嫩肉的。”

“行了,行了,咱先走吧,看把这孩子羞得。”

所幸白闹有屁股的吸引,胳膊上那淡淡升腾的幽蓝色气息并没有吸引这群人的注意力,也没有引起将翠清的担忧,继而勾动了那不值钱的眼泪。

妇人们嘻嘻哈哈的离开了,但白闹知道事情不会这么轻易结束,他那个屁股势必会被翻成几个版本,随着那一张张棉裤腰子般的嘴,在这个村子风传着,于是,白闹一脸的生无可恋,又一脸的怒不可遏,指着王三叫骂道:“王三,我杀了你!”

“先看看你的胳膊吧。”王三对白闹这个大条的神经实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只得伸出了手,替他指着那冒着幽蓝气息的胳膊。

不看还好,一看,白闹心里一惊,他唯恐沦落到将海那样的地步,立刻把所有的内劲都冲着自己的胳膊上输送了过去,企图将其镇压。

和庞大的幽蓝气息来比,白闹这点内劲,多少有点杯水车薪了,不仅没有压制住,这幽蓝色的气息还越发旺盛,甚至企图漫上脖子。王三和自十二暗道不妙,立刻跳到白闹身边来,一前一后的揉搓着他的胳膊,顺便还给里面不断的灌输着内劲。

有两大体修者出手,所有人都是放下了心,包括白闹自己,毕竟他们可都是轻眼见过将海的伤势是怎么被遏制住的,然而, 所有人都错了,因为所有人都忽略了白闹体内那条爱折腾的血脉。王三和自十二的气息一进白闹身体,就被那血脉剥夺的七七八八了,真正能用到救火的,和白闹自己所能调动的量相差无几。

遏制不住,只能蔓延,眼睁睁的看着蔓延。王三和自十二懊悔着,也焦急着,不断的把内劲过给白闹,有多少过多少,但那条血脉也跟着起了哄,有多少它吸多少,幽蓝色的气息只是被剿灭了一点,更多的还是在骄傲的燃烧着。

“当归!快想想办法!”眼看着内劲如泥牛入海,王三再没了别的办法,只能冲着刘当归喊了一声,投以一个求救的眼神。

刘当归比王三和自十二,或者说比白闹这个当事人都更能感受到事情的严重,早已经回屋去拿自己的家伙事了,此刻,嘴里高呼着:“来来来,我来了!”脚下生风着,离着还有几十寸远,身形就跪了下来,膝盖直直的划到了白闹跟前,而后手里的卷布一摊,来自于将头的银针重见天日。

“我把它这个血脉暂时封住,然后你们再用内劲压制那股气息。记住,我也不确定我能压制这血脉多长时间,你们一定要快准狠,不要害怕弄坏啥,弄坏了我再重新帮他塑!”

“准备!开始!”

一声令下,王三和自十二不敢懈怠,立刻将剩余的所有内劲都灌到白闹的胳膊上。这几针多少让人重新信服了刘当归这个大夫的身份,内劲真的可以越过血脉直接到达和幽蓝色的气息对阵的最前沿。

好景没有延续多久,两股内劲只是刚刚接触到幽蓝色的气息,白闹胳膊上的银针就开始猛烈的颤抖起来,一开始刘当归还能按的住,但随着白闹体内那股莫名的躁动越来越多,刘当归也是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只要丢了一根,其余的也跟着接二连三的被逼出去。

当最后一根银针被拔出的时候,不仅顺着刘当归按着的手传来一股巨大的反噬,就连王三和自十二也和他们的内劲彻彻底底的断了联系,白闹则完全没了意识,昏昏沉沉的倒在地上。

这并不是最惊奇的,还有。

在场的众人居然分明听得一声吼叫,那声吼叫离得很近,仿佛就在他们的脑海里,那是一声愤怒的吼,那是一声悲怆的吼,那声吼带着蛮荒的气息,那声吼带着亘古的灰尘,那声吼将他们所有关于生存的渴望都切断,那声吼又把他们所有关于死亡的畏惧都驱散。那声吼,遮掩了思绪,蒙蔽了意识,在所有人的脑海里留下了一片空白。

如果这些人真的见过龙的话,那么他们就不会疑惑的看着白闹,也不会费力的猜想发出这声音的物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