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41 罪由己出破炼狱 苦命鸳鸯戏黄泉
作者:观门  |  字数:5103  |  更新时间:2019-09-14 23:32:43 全文阅读

且说王三进入秘道追上将红一行人后,面对将未对白闹踪迹的询问,只能用“垫后”来含糊回答,也引的众人一阵担忧。

少不了哭声传来,也少不了叫骂声,这一行人中不乏那些没来得及撤离的人的妻子和儿女。王三打眼瞧过去,手里的火把刚够照清脚下的路,借而投射在地面上的影子都是绝望和恐惧。习惯了多少年的抬头挺胸,此刻却不得不僵硬麻木的弯着腰,重复着左脚靠右脚的动作,没有灵魂,没有活力,除了憋屈,还要求生的沉重压抑在每个人心头。

体力是不够用的,要哭泣就要承担撞头的风险,所以渐渐的听不见嚎啕,只听得见憋不住的啜泣,以至于有鼻涕喷出来的声音。想着模样也很狼狈,幸好秘道足够长,足够黑,足够所有中年的人把大难不死的后怕和心头人身死的悲痛藏起来,足够所有青年男女把处事不深而遇变大惊的软弱藏起来,藏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藏到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在那里他们可以勇敢的站起来,然后带着下一代鼓足勇气去接受前方的光明。

王三跟在最后面,脚下的土壤不断传来恶臭而新鲜的味道,他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所以内心对往日里村民们的认知也随着全都洗牌重来,只有将红除外。

这个时候,将红显示出了她的强悍和独立,站在上升的秘道出口,她抱出了孩子,拉出了老人,帮着一些小伙抬出了将海的担架,虽不言语,但敢挺直的腰杆无形成了一面大旗,飘扬在这群村民的心头,指引着方向。

在将红的影响下,村民们那被吓得丢失的责任感全都找回来了,王三也得以心安的跳上枝头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不用很费力,轻易的就能看到那片幽蓝色的气息席卷着树林,火焰跟着吞噬山岗而来,王三知道,那群刽子手就隐藏在其中,而自十二,也在那幽蓝的后面。

将红曾经跟随将头去过沛城,站在原地仔细的确定了一下方位之后,她很果断的指定了一个方向,带着身后的众人就疾行而去,不仅如此,在她的安排下,全村持有刀具的青壮年分立两侧,都严实的把老小妇护在当间,而她一手拿着镰刀,一手拉着将未,袖子卷起来,裙子绑在两腿,在最前方,一副巾帼风范。

王三还没有下来,他在树上欣赏着那渐渐绵延出去的痕迹。如此前行自是在防御着山林里不开眼的野兽,面面俱到,滴水不漏,原本对将红的欣赏此刻更是进化成敬佩,跳下来,安静的跟在众人身后。

老人是山里的老人,孩子是山里的孩子,翻山越岭是他们一辈子的必修课,所以走的很稳,所以走的很快,又加上秘道的直行,一行人和鬼兵的距离拉的很开。然而还是没有安全,能感知到身后鬼兵的王三知道,这种差距会在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中被拉近,毕竟身后的那群人可是逢山开山,遇水架桥的,而村民们尽管秩序尽然,但受累于老小拖累,更别提前后全是两条腿,相比之下,和那四蹄齐舞的急行军逊色了不少。

幽蓝色火蔓延着来,比那些时而跳脱出来的野兽更加凶残,也更为张牙舞爪。没用多长时间,那火就映在王三的眼眸里,紧接着眼球变成幽蓝色;映在兽皮上,紧接着兽皮变幽蓝色,映在人群中间,紧接着人群变的慌乱。

火势比鬼兵更加凶猛,而比火势还凶猛的则是死亡的阴影带给人的恐惧。由此,骚动出来,不安出来,那些被人用纯真掩藏住的自私自利也全部的出来。

风言风语在人群中弥漫着,“这将海真是的,死也死不利索,把我们拖累的。”一个已近中年的妇女如此说道,声音不大,刚够身边的一两个人听见,也刚够吊在最后面的王三听到。

王三自是不屑于做什么,只是简单的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女人。仿佛感觉到背后那火辣辣的注视,这出言刁钻的女人转过身来就要张嘴,待得看清王三冷峻的面容后,赶紧识相的闭口不言。

风浪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压下去的,尤其是守护村里的那份质朴的只有王三一个人的时候。当身后的火触及到王三的衣角时,寒冷的气息已经提前一步钻进人的骨头里,于是被先前的话语挑逗起来的情绪开始成堆成堆的涌现,或许是给王三面子,声音压的很低,只是偶尔朝着将海瞥过一眼的目光,写的满满的都是吃人二字。

将翠清无法争辩,不争气的泪水流出来,同时咬着下嘴唇逞强着,直到嘴唇流出血来,一部分和着眼泪低到衣服上,一部分顺着口水咽到胃里。

“加快速度!”王三在身后猛然喊了一嗓子,自己则脱离了众人,一头扎到茫茫的幽蓝色火焰前,无穷的内劲放出来,活生生的撑起了一片诸邪不侵的墙。

作死的村民们并不是想着伸长脖子的逃跑,一个个闻声看过来,当即面色苍白,退步着,退步着,被脚下的树根绊倒。

生命的渺小一下子展现的淋漓尽致。

明明是个死物,可当那幽蓝色的火焰印在这时候的众人眼里时,居然出现了迈开的脚,伸来的爪,以及残忍的笑着的脸,它在勾魂,在夺魄,尽管有王三的阻挡,但它的邪魅没有受到一点影响。

慌忙的爬起来,后面的人头也不回的往前挤着,前面的人又因为有将海的担架挡着一时间难以前进。将红赶忙赶过来,站在高出沙哑着嗓子尽力的引导着。

毕竟是一个妇人,嗓子的构造就有不同,尽管声音也已沙哑,但她还是指挥不动这群被死亡吓破胆的人了,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和将未一起看着,那所有经不起考验的人性。

先前出声的那名妇女从人群中跑出来一把从抬着将海担架的人中揪出一名汉子就往前跑去,是的,因为恐于自己的丈夫被碍手碍脚的难以逃离,所以她说出了那些歹毒的话语,紧接着,也有两个女人模仿着,只剩下一个刘当归尽力的撑着。

幸亏这些人是一两个的走着,让将海有时间调整好挨摔的姿势,让将翠清有时间去应付悬空的把手,让刘当归有余力去拿腿撑着所以,当担架被重重的摔在地面上时,将海并没有太大的震荡和疼痛。此刻再也忍不住了,将翠清一倒头,趴在将海的身上便嚎啕大哭。

跟前是人来人往,有的人如释重负,有的人同情泪滴,总之,没有一个人停下逃亡的脚步。

将红拉着将未从拥挤的人群中挤过来,她拍了拍将未的头,说道:“去,和你婶婶一起抬前面。”将翠清抬起头,用那红肿的双眼盯着将红,而将红的手早就放在了担架的一头,只是冲着将翠清使了个鼓励的眼色,将翠清感激涕零的点了点头,哭和笑都洋溢在脸上,让嘴唇周边的肌肤不正常的上扬着。

“不用忙活了!”当将翠清把手放在担架上时,将海那宽大的手掌也覆盖过来,紧紧的握住了她的发妻,满面微笑的说道:“这下我死也死的有理由了。”而后又一仰头,对着王三喊道:“三哥,我这不算寻短见了吧,最差也是一个舍己为人呢!”

眼神里确实有泪含着,但坚毅的面容没有慌乱,也没有恐惧,说是安详毫不为过。

“把我放在这里吧!你们走!”将海将面前的两个妇人和一个孩子一把推出去,怒喝一了声:“走!”语气不急不缓,残缺不全的他已经接受了这死亡的安排。

然而,将翠清不会接受,她一把上前抱住了将海的头,嘶喊道:“不不不不!不能这样,不能这样,不能把你留在这里,不能把你留在这里,将红姐不要把他留在这里,不要,他已经孤孤单单的躺了那么长时间了,我们不能再把他抛下的,不能!”转而看向将红的眼神,将翠清由恳求变成了乞求,饶是将红胆识过人,在这样的目光下也只能避而不受,她也不想放弃将海,怎奈实势逼人,如果将海自己想要活下去,她不会冷眼相待,如果将海心落不忍,她也只能忍痛,毕竟自己也想活下去。

将翠清没有注意到将红的神情,她的目光只是射过来一下,其余时间都在盯着将海。透过那张胡子拉碴的脸,依稀还能辨识那年轻时的俊俏。

将海浅笑着,伸出手来,给将翠清擦干净眼角的泪,动作温柔,一如新婚时捧在掌心的呵护,悠悠的说道:“翠清,别麻烦将红姐了。能娶到你这样的妻子我这辈子已经够了。记住,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一个人要坚强点,像将红姐那样,不要动不动就哭,还有你要收起你的小性子,不是所有人都会像我这样任你欺负的。出去以后,找一个好人嫁了,不过不要太着急啊,至少得等我过了头七!”

将海的声音似是从被黑云遮住的月光上传递下来的,飘渺而动听,直到最后一句,才转变成男子特有的那种日光般的灼烈,“走!”再次一把推开了将翠清,这一下,他把全身的力气和此生积攒的爱恋都使了出来,弱小的女子和孩子一下被他推出去十几米远,“将红姐!拜托了!”

将红眉头紧皱着,不忍,但也不能不忍。冲着将海重重的点了点头,追上去抱住了就要扑过去的将翠清,和将未合力往前拖着。

王三身体受限,但他的耳朵可没毛病,听到了众人的远离,他也放弃了抵抗,一步一步的走过来,脚底下仿佛踩的不是肥沃的土,而是时间,走到将海身边时,这个一向健硕的汉子居然生了几个白发,配上疲惫的面容,看着苍老了许多。

自腰间取下酒葫芦,将海递给王三,说道:“这路上冷,喝点暖和暖和。”王三爽朗的一笑,接过酒葫芦,打开来,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口,然后合好,扔给将海,说道:“谢了!”

将海的动作比王三的动静大,他一拳捶烂了那葫芦,所有的酒都从里面倾倒出来,一股脑的倾泻到他的嘴里,待得最后一滴尽,抬起头来,对着王三说道:“三哥!谢了!”这一谢,谢王三的救命之恩,谢王三的宽慰之情,谢王三拖延时间便他一诉衷肠之义。

王三看着,牙齿一阵打颤,眼角要红了,但他赶紧忍住,转而赞叹道:“想想那几天要死要活的娘们样,现在才是个真正的爷们!”

转头就走,诀别要有诀别的意识,壮士的告别不能见泪洒满襟。

“告诉白兄弟,我受伤之处,是在三鸟原上!”背后又响起将海的声音,王三的脚步不由一顿,转身搭救的想法迸了出来,只是,最后,他还是没有转身,高喝了一句“走好”,脚步再不见拖拉。

行不过百米,王三感觉到前方人影闪烁,细一看时,将翠清已经从他身边穿过,而将红就站在前面,茫然不知做何。

王三一眼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转身想要追上去的时候,将红出声阻止了他,“让她去吧。省得以后孤零零的日子不好熬!”这话是对王三说的,但里面的悲伤其实是将红自己的。王三感叹一声,终究还是没忍住向后看了一眼,背着手的往前走了。

……

白闹的行动比那些鬼兵慢了一点,所以他一钻出秘道便凌空而起,当看到那幽蓝色的火似是被什么阻挡而难以移动时,便料定王三在那里停留,内劲紧跟着外放,速度自又是快了一倍。

只是,那团幽蓝色火焰耽搁的功夫根本不够白闹追踪的,以为王三出了什么问题,白闹心里又懊悔又焦急,不时的往地下望着,隐隐间看见幽蓝色火焰中挣扎的两个人影,赶紧降了下去。

还未落地,半空中只听得:

“不要你担心有没有人让我欺负,大不了我跟你下去欺负你呗!”

“翠清,你傻啊。”

“不傻我会守你那么久嘛!”

“翠清!啊!啊...”接着便是无法形容的惨叫。

听出是将海和将翠清的声音,白闹赶忙魔龙往身后一放,借助那庞大的身子直接砸到了地面上。落地,震得自己都双腿发软,然而还是迟了一步,那些幽蓝色火焰已经缠绕到两人身上,腐烂的气息吞噬着他们的生命,白闹只来得及看见一点血肉,不过眨眼间也消失不见,成为了白骨。

“啊!”白闹嘶吼一声。

罪由己出。白闹把二人的身死都揽到了自己的头上,当再回头,看着那仅剩的白骨也一点点的瓦解,白闹站不住了,精疲力尽的跪在地上。

魔龙自然不会去感知白闹的情绪,所以也不会安慰,他只会贪婪的张着嘴,他只会穿梭在山林间,若不是不能离开白闹太远,估计他早已经一头扎向茫茫的鬼火之中了。

..

没有了将海的拖累,很明显的可以感觉到人群里“轻松”的气氛,至少那几个扔下担架的汉子的喘息声没有那么沉重了。

将红黑着脸拉着将未照样走在人群最前面,王三依然跟在后面。舍己为人和舍人为己的抉择过后,各个都在扪心自问,所以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前方树林里传来的“沙沙”声。

“轰!”“沙沙”的响声变成了刺耳的砸地声,堵在了将红的前面,堵在了一行人的前面。

松了手,再握紧,镰刀在将红手里跟着她急促的呼吸不停的起伏着,也在不停的转动着,由不得她不紧张,面前是活生生的五个鬼兵,没有骑马,手里也不是长枪,乌黑的长刀翻腾着幽蓝色的火焰,赤裸的上身有三条鬼纹缠绕着。

王三早已经反应过来,前冲的身形踩着不知多少人的肩膀和头,暴喝一声就冲进其中。本以为是一击必杀,交手之间方才感觉到这几个鬼兵的强大,硬生生的受了他一拳,也只是让那攻击轻微的停顿一下,仅此一点就能看出力量的差别,和先前的村子里的鬼兵相比,这五个才更像鬼。

时间是用一点少一点,尽管还没有好好的掂量分量,但王三还是捏着拳头就冲了过去,这一招,唤为积雷拳!时间鬼兵有,底气鬼兵也有,所以他们自是不慌不忙,一鬼从当中跳出,手中长刀诡异,劈下来和王三的拳头对抗着,除了被震飞的退了几步,再没有其他的损伤。王三不信邪,蓄着携雷掌就逼近了五鬼。先前出手的不再动弹了,两边的三鬼自主的冲出来对上王三。一时间拳头和长刀叮叮当当的撞击的响着,王三是沙尘掩体草叶遮身,鬼兵是气息逼人鬼纹大亮,铁打的拳头和地狱来得到刀拼得火热!

三个鬼兵应对王三一人有余,剩下的两个则盯住了人群,长刀拖在地上,慢慢的靠近。

村民们最大的依靠无非就是王三,现在王三受限,他们只能一步一步的退着,直到后面的幽蓝色火焰烧上来,最后方的村民停下脚步,再没了生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