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30 脱离险境始历练 貂牵情缘交山人
作者:观门  |  字数:5111  |  更新时间:2019-09-07 21:16:04 全文阅读

白闹和王三都是拖着布料遍缠的腿,平地行走都很艰难,更别说在这树根丛生的密林里了,自十二虽说外表好端端的,可裂齿虎一爪震击下,气血翻涌难以平静,身子也是软绵绵的趴着。走是走不得了,只能靠刘当归,这边拖着走个百十米,那边回去再拖一个过来齐整整的摆着,再立刻折回去把最后一个给拉过来,如此往复,不出三个回合,没有内劲傍身的他是劳形苦心,精疲力竭啊。可怜刘当归,除了几块遮羞布,身上的衣物都充当了包扎的纱,没有被兽群所伤的身子,却被那树木的荆棘给划出道道猩红的伤口了。

战斗开始时最省力的是刘当归,战斗结束后最受苦的也是刘当归。

“行了,就这儿吧。”白闹看着刘当归弯着腰的样子有点心疼,估摸着这距离也差不多了,就在自十二最后被拖过来时,出言阻止道。

这一声,刘当归久等了,精神和身子都跟着松懈下来,于是无穷的疲惫感就席卷了身子,但他还是担忧着,气喘吁吁的问道:“这...这就行了...行了嘛!不怕...不怕其他的...野兽吗!”

“没事,没事。”白闹摆了摆手,自信满满的说道:“这个地方正好,一面有银背狼和裂齿虎散发的一点气息,寻常野兽不敢来打扰,一面又离战斗中央有点距离,即使受到波及,也不会太严重。你且放宽你的心,歇息会儿吧。”

安顿好了刘当归,白闹转过身来和王三,自十二闲聊着:“两位哥哥,不知你们见过那种层层叠叠的力量吗?”

“什么意思?”王三和自十二听着白闹的问话都是一脸的懵懂,他们没有感受过裂齿虎的那一击,所以他们压根不知道白闹想表达的意思。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又或者说是,自己词藻匮乏,言传不了,白闹仔细思考了半天,无奈之下只能如实说道:“是这样的,我刚被裂齿虎拍了一下,就这一拍吧,本身对我的伤害并不大,但好死不死的,它这力量进了我体内是先弱后强的,一波接着一波的折腾我的身体,后来你们也看到了,我最疼的时候连话都不能说,所以我就问问两位大哥,有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攻击方式,我也想学学。”

“想也别想!”王三听得白闹的描述,果断的打了个叉,说道:“我们人族确实是万物灵长没错,但你别忘了,每个生命都有他的特性,就像我们人族能思考,而那些低等野兽连个想法都没有一样,你说的那种攻击方式,可能就是裂齿虎的特性,你冒冒失失的去模仿,去学习,保不齐哪天就血脉失控,走火入魔了。”

“那不一定,说的不好听点,我们和裂齿虎,不都是四个爪子一个脑袋么,能差些什么,我觉得白闹你可以试试学学。不过,这种攻击方式我从没有见过,估计和三哥说的一样,是裂齿虎的特性,我建议你啊,可以跟着裂齿虎看看,但是,千万别跟这么大头的。”说着自十二朝着远处还在搏斗的那巨大的裂齿虎努了努嘴,“你可以先找一个小个一点的。”

“你别出骚主意了。”要不是中间还夹着个白闹,要不是身体虚弱的抬不起胳膊来,王三真想冲着自十二挥一巴掌,“白闹,别听他的,这个裂齿虎我估计我全盛时期都难以匹敌,说是小个的,可你知道那小个的藏着多少东西吗?我可不想成为林帮第一个兄弟被野兽咬死的当家。”

左右是两种声音,竭力的表达着自己的想法。白闹认真的聆听,汲取了每个建议的担忧之处,心里默默的记下来,独自想着应对的法子。应对的法子?没错,白闹还是打算去,哪怕王三言语里渲染的再可怕,白闹还是决定走一遭。经过这次越狱,他见识了太多,身上背负的也太多,由此,白闹越发感到自己渺小,为了力量,为了得到能撼动国教的力量,他无所畏惧,向死而生!

如果赵之丰知道白闹现在的想法,一定会很欣慰,当初那个趴在自己脚下,苦苦哀求自己出手的少年,终于有所成长了,他开始敢想自己变强,他也开始敢想去面对国教,他开始对力量充满渴望,那是一种不惜赴死的渴望,哪怕他现在对赵之丰还是抱着鄙夷的心态,但时间和阅历总会消融一切。

“好了,两位大哥,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不过咱现在该考虑的,还是怎么恢复自己的身子。”争吵从有目的的提醒,变成了毫无意义的对骂,白闹听多了,一个头两个大,只能在中间劝阻着。

很明显,争执中的王三太激动了,以至于和白闹说话都是锋芒毕露:“你小子担心什么,身子壮得和个野兽一样,我猜你小子,用不了一天,又开始活蹦乱跳了!”

“真的假的?这么重的伤...”

“那还能有假?我和你说啊...”

白闹的耳根子这下是彻底的清静不下来了,这两个老男人的友谊来得太快了,这会又组成了一个对口相声,捧逗分明,金句频出。

白闹的判断并没有错。裂齿虎和银背狼血战了三天,最终裂齿虎不敌,被银背狼分食而尽,这三天,没有任何一只野兽敢靠近这个区域,多数都是远远的盯着白闹这一行四个人,留了半天哈喇子,而后逼着自己转身离开。至于三天以后的日子,就更好过了,银背狼吃的是肉,对血和骨并没有想法, 于是裂齿虎的骨散落一地,血流淌在下,没了外在那副躯壳的包裹,血和骨将属于兽王的那份威慑完全的散发出来,这下,不明就里的一众野兽只以为是哪只天赋异禀的壮年裂齿虎在这里盘踞,连敢盯着看的也没有了。

时间匆匆流逝,一晃就是五天,白闹的身子这才恢复的七七八八。当然,王三和自十二的对赌也以王三失败,输了半年的堂俸告终。非是白闹不尽力,真的是裂齿虎的那道力量太难消化,引得白闹前几日刚塞到心底的想法又蹦了出来。

又过了两日,裂齿虎的气息逐渐开始淡了,白闹意识到这里再不能停留,于是一个拖着自十二,一个拖着王三,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开始向密林深处走去。

原始密林茫茫,白闹和刘当归将背后的两人各自用树藤绑在自己后背,而后识相的徒步穿梭其中,虽说是步履艰难,但也不失为两全之策。一来四人中,作为主要战力的两人重伤未愈,要尽量减少对他们的伤害,二来囚徒的越狱消息相信国教已经得知,不仅国教和三花会有可能派人过来,就连世家,林帮和大夏官府也定会来人查探,说不上谁先来,以四人的身份,此时要是再大摇大摆的搞出点动静来,无异于找死。

山林是个好地方。人族的先祖最初也是带着蛮荒的气息在远古的山林中艰难的生活着,经过了无数年的学习和进化,这才有了无可匹敌的力量和料事如神的智慧,体修,也是在这期间诞生。

王三和自十二都对白闹说,内劲的修炼不一定要死板死眼的按章程来走,如白闹刚生出内劲一样,那是在遍体凌伤的身体状况下日日夜夜地修习,最后自然就涌出来的,所以再没有一个可以安稳静心的环境中,王三并不推荐白闹日日夜夜去打那雷拳四式,反是给了自十二一个为人师的机会。

都是自残,但不同于王三,自十二从小所用的方法是战斗,那种生死难料的战斗。所以,自十二用几天来生出的一点内劲,强行闯入白闹的身体,将他所有的穴位封住,挡住了内劲流逝和外放的渠道,之后,四人就带着白闹游荡在山林中,让白闹用本身的力量不断的去挑衅着和对抗着那些无辜而又凶残的野兽。

一个靠的是赤手空拳的搏击,一个靠的是心狠手辣的摧残,修行是一人一个法子,究竟哪个更有作用,白闹不知道,那就干脆付出更多的努力和时间来。凭借着自己超乎常人的恢复能力,白闹白日里与各类野兽搏杀,晚间又在重复着雷拳四式,到了深夜,再开始运转兵字诀,期间还顺便按动田回春指点的穴位,让汹涌的血气不断的冲刷着自己的骨骼。

日子就这样充实而忙碌的过着,白闹修炼的火热,也带动了刘当归,一路上任劳任怨的他,第一次向王三和刘当归提出请求,收获的自然是满满的赞赏和严格的管教,虽说程度不及白闹,但对于刚入门的人来说,也是极其残忍的,只是跟着自十二学了几招应敌的招式,就被打发着去和野兽搏斗去了。

“啪!”说不上来是第几次了,白闹又被野兽一巴掌拍在了地上,这是一只羸弱的金钱貂,个头还达不到白闹的一半。

近日来,四个人几乎找遍了山林中的所有层次的野兽,无论是强大到即使王三看见心里都打怵的野兽,还是弱小到自十二能一个指头捏死的幼崽,现在的白闹和刘当归,对上都是见面倒,王三和自十二的心也由最初的坚如磐石,到了失望的坚如磐石。

所幸,白闹面前的这金钱貂的攻击还不是太快,至少肉眼能捕捉的到,就算打上生疼,还有个招架得机会,一时半会还没有什么生命危险。打着憋屈,心里自然也就憋屈,虽说当年也是在这丛林里被欺负的主,但那时候自己手里还有把刀具,身旁有人指点,哪有这样的甩手掌柜,于是,几日来的不满都一股脑的迸发出来,白闹边躲闪,边对着王三和自十二喊道:“你们这两,是不是调戏我们啊!这,这,这,你不用内劲,你给我过来打一个看看。”

王三和自十二那新生的胡子都被气的飞起来了,他们一狠心把头撇都一边,看都不看白闹一眼,心里则暗骂道:“这个废物!”

气死人了!白闹上蹿下跳,一不小心又让金钱貂在身上留了个爪引。由此,内心疑惑更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回想起内劲没被限制的时候,他的一拳不敢说是力道万钧,但对付这么个野兽还是绰绰有余的,怎么没了那一点点的内劲的扶持,身体的力量好像就都被弱化了。

“爷爷!爷爷!你看,有个哥哥在被小貂欺负,我上去帮帮他吧!”白闹正在挣扎间,耳旁突然传来一声稚嫩的呼喊,找了个机会他转头一看,是一老一小的组合,各背个竹篓,穿着野蛮中透着朴素,两张兽皮,一张斜着裹在上半身,露出一个膀子来,一张裹在下半身,挡不住膝盖,只挡住了隐秘部位,头上各扎一根麻绳。脖间出于装饰的需要,老者缠着一条兽齿项链,有趣的是,那个孩子并没有。

老人听到孩子的呼喊,把手里拿着的镰刀放在身后的竹篓中,蹲下身去,给孩子把竹篓解了下来,亲切的叮咛道:“不要打死哦!带回去养着,可以给你母亲过节穿件好的,我们也能吃个新鲜肉。”

声音不大,但刚够白闹听见,这一声声的扎着他的心,尊严什么的都化为乌有,“吹吧你就!别等那孩子被这野兽锤死,你再哭!”白闹忿忿的想着。

征得了长辈的同意,这瘦弱的孩子一撸袖子,就冲白闹这边冲来,一旁的王三刚想出言阻止,但看到对面老人眼里的欣慰也就停了下来,拭目以待。

金钱貂先还忘我的往白闹身上扑着,这回马上就把招式变得阴险起来,大概也是感觉到了背后那孩子的来势汹汹,它想先把白闹这个弱者给就解决了,直接就扑向了白闹的眼睛。

这狡猾的畜生,白闹招架不住,只能心里暗骂一句。

王三和自十二看着情况紧急,自是于心不忍,正打算出手,岂料这时候金钱貂的身形却停了下来,四人定睛一看,那倒霉的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逼近,一把抓住了金钱貂的尾巴,而后凶狠的抓着金钱貂左一下右一下的在地面上砸着。

这一举动看傻了白闹,交过手深知不易,他也曾尝试抓过金钱貂,岂料这野兽力大无比,远非现在的白闹能掌控的,三下五除二就甩脱了自己的束缚,而现在眼前的这一幕,冲击着他的心神,王三和自十二也是点着头走到了白闹面前,什么话都没有说,却足够让白闹羞红了脸。

“原来这孩子还真能能空手打倒这野兽啊!”感叹一句,白闹顺着王三和自十二的目光盯着这个孩子,惊奇的发现,这孩子举手之间内劲暗露,更让人惊讶的是,小小年纪积攒的为数不多的内劲他居然可以随意调动。

不用思考,刚刚他之所以有那么快的速度,大概就是将内劲集中在了脚上,现在摔打金钱貂时,内劲又都集中在了胳膊上,王三由衷的赞叹道:“真是个好苗子啊!”

至于白闹,现在冲过去给这孩子背后的那个老人跪拜的心都有了,要知道,他现在的内劲也是稀薄的不像话,正愁着怎么能将这点东西发挥最大的作用呢,若是能按照这孩子的手段来,那么他的内劲就真的可以运用到战斗中了,而非像现在这样,成一帖一帖的狗皮膏药,只是简单的贴在自己身上。

没折腾了多久,可怜的金钱貂就被摔晕了,孩子快速从自己头上解下那根层层紧绷的麻绳,然后麻利的将金钱貂的四肢和头绑住,继而再拖在身后,跑到他爷爷跟前,从竹篓里拿出一个铁套,套在了金钱貂的嘴上,最后丢在里自己的竹篓里算是收工,一种老练猎人的画风迎面而来。

王三看得这种情况,眼里的赞赏更加,又转身撇了一眼白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哎吆,人家从小也在山里,你也在山里,这估计还差个四五岁吧,怎么就成这样呢了?”

白闹正羞红着脸四处躲闪着,那边的一老一少就完全收拾好了。只见得老人带着孩子前来,对白闹这一行人行了一礼,说道:“几位小兄弟,这金钱貂你们若有急用可以拿去,哦,我们不要银两!”

身旁的孩子正想说什么,老人一早已经预料到,轻轻的在脖子上掐了一下,孩子就安安静静地呆着,尽管眼神里有诸多不乐意。

看着这孩子的表情,白闹的尴尬消去了几分,就连一向冷漠的自十二都忍俊不禁,哈哈一笑。王三对老人摆了摆手,说道:“叔,客套了,我们要这东西也就算是一顿饭,让这孩子送给母亲,比送到我们肚里实惠多了。”

孩子听到王三的回话,高兴的一跃而起,嘴里也开始哼哼唧唧的唱着小调了。老人看着王三爽朗的样子,内心欢喜,就近拍着王三和白闹的肩膀,说:“在这山林里倒是少见你们这样明事理的外人,走,跟我们回家,今天叔做东,补你们一顿饭!”

山里人做事向来这样,哪怕和外界隔的太远,但还是按理做事,凭心而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