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49 乞丐出手山河变
作者:观门  |  字数:5777  |  更新时间:2019-09-07 21:14:34 全文阅读

大刀上泛着淡淡的元气,箭头上泛着淡淡的元气,千万大军就那样明晃晃地隐在火光深处。风一吹,火焰跳动,他们的身形就随着摇摆几分。这幻象太过于逼真,逼真到一根一根的马毛都清晰可见,逼真到一声一声的呐喊都震耳欲聋,逼真到妖群和白闹三人的眼睛和耳朵都被欺骗,继而有箭射出来,有铁骑冲过来,或是穿过白闹的身体,或是穿过井然有序的营帐,又或是穿过杂七杂八的妖族,无论经过哪里,哪里都是一副安然,除了地面留下深深的马蹄印外,再无其他。

妖族在这奇景之下有一点呆滞,包括和白闹交手的那两名妖族,白闹趁机脱身,赶到老树身边,问:“怎么回事?”老树把他找到的那封信递给白闹,说:“我估摸着这里本来就死的只剩那天将一个人了。我们看到的那些,只不过是那个天将特意营造出来给妖族看的。”用幻象吸引妖族的注意,然后直接擒王,明将这一手以退为进玩的倒是漂亮。“那我们?”白闹话都嘴边又实在是说不出来,既然这里没有人族了,那么他们的存在也就没什么意义了,可是要在妖族面前认怂逃跑他却是说不出来的。坏人一向都是老树来当,而这种时候往往才能显现一个真正的男子汉的气概,“撤吧。再拖下去对我们不利!”

老树已经很是果断但依然晚了一步。当他们如无头苍蝇在妖群中左冲右突的时候,谁也没有料到可以去而复返的血蛟回来了,他依旧是扭动着身躯,在那里彰显着自己的不凡和高贵,血蛟大摇大摆地回来了,那么明将肯定就是落败了,他的气势比之前更盛,那么明将的血液肯定是被他吞食干净了。血蛟吐着老长的信子,一口一口的热气向着他们三人吹来,这是挑衅,对他有感觉的人族强者的挑衅。老树一改往日的不正经,面色加上那不讲卫生的污渍,整张脸让人想起了黑芝麻糊,严肃的可怕,白闹和路河都被他护在身后,内劲疯狂运行,势气弥漫在三人周围,头顶上一根烧火棍缓缓成型。血蛟看着老树的架势犹豫不前,如果遇到的是气修,妖族凭借身体条件完全不用畏惧,只是这次是一个体修,境界还和自己相仿,下手之间就要有轻有重了。

路河一直以为老树只是一个比较厉害的生脉境修行者,现如今感受到这磅礴的气势之后瞬间泄气了,对老树所有的怀恨之心都化为虚无。白闹则是调皮的问老树:“老头,能不能一巴掌拍死他。”老树很是不满的给了白闹一个白眼,说道:“你闭嘴!”

说时迟那时快,血蛟那巨大的尾巴横少了过来,碍于身边的二人,老树不能躲,他伸手抓住烧火棍往身旁一挡,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一招。尽管这样,血蛟这一击还没有退去,蛇尾缠上老树的烧火棍,一用力就把烧火棍从老树手中夺走。与此同时,老树直接一掌将白闹和路河二人送走,还顺便说:“白闹,看好了!”只听得“砰”得一声,烧火棍炸裂,血蛟尾巴上的鳞片被炸的纷飞,老树纵身一跃,穿过那碎裂的势气,这些势气又点点滴滴的跟随着他,重新凝炼成烧火棍。“我们体修的势气,不同于那些气修的内劲,它是靠我们的内劲凝结的,我们想要他炸就炸,想要他聚就聚!”白闹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再听着老树的解释瞬间感觉到这世界的奇妙。血蛟停下了手,他斜着眼重新打量着老树,这个身材矮小,无比猥琐的老头可是比刚刚的金甲将军还要危险啊!老树不知道血蛟的想法,趁热好打铁,烧火棍往起一扬,龙拳内劲运行于中,一瞬间烧火棍好似火焰腾腾,“当头棒喝!”老树如同这招式一般疯狂地喝了一声,烧火棍重重的落在了血蛟的头上,鳞片被巨大的势气冲击的冒起火花,期间还伴随着一两滴滚烫的血液。“嘶!”血蛟吃痛,长长的信子全部吐了出来,发出一声刺耳的长鸣,绿色的眼睛都被仇恨占据,尾巴高高扬起,泛着红色的妖元向老树横抽过去,白闹自以为老树会伤在这一招下,惊呼道:“小心!”岂料老树毫不介意,另一只手又快速化出一根烧火棍,一出手就是虎拳内劲,烧火棍化出千万根,并排立在身前,形成一堵密不透风的墙,血蛟的尾巴撞上只是引起一圈涟漪。而这边的烧火棍直到破开血蛟的鳞片,翻起里面的肉才罢休,老树一闪身,带着已经力尽的烧火棍退到一边。血蛟很是稳重,他没有大意的追上去,而是浑身一抖放出一片血雾,身前的妖族争先恐后的投入到这血雾中,血液全部化为红色的血线钻到血蛟的身体中,至于肉体就只剩下脆弱的肌骨和干瘪的皮肤。随着血线的注入,血蛟那被撕裂开的鳞片居然在快速的恢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生长出来覆盖在原先的地方。老树心里做好了准备,自然也没有为这点事大惊小怪,只是观察了半天依然没有发现血蛟释放这种天赋时有什么命门,失望的叹了口气。血蛟伤势好转,对给予他伤痛的老树也是杀机重重,没有任何预兆,血蛟的身体突然就弹射了过来,白闹他们这个境界的人只能看见一条红色的线,老树却是可以实实在在的捕捉到他的身形,就在血蛟逼近来的一刹那,老树两手都显出烧火棍,一根按虎拳内劲以掌心为中心疯狂的旋转起来,血蛟的角虽是锋利,但遇到这种不硬碰硬的防御,好似陷进泥潭中动弹不得,头被困,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随着烧火棍旋转的旋律而旋转,老树手中的另一根烧火棍这时候变的很是诡异,捏在他手中的这一端毫无变化,而另一端却在无限的增粗增长。“啪!”老树拖着这根巨大的烧火棍直接砸向了血蛟,血蛟怎么冲过来的又怎么倒飞了飞去,但这还没完,老树把那根主管防御的烧火棍扔向了血蛟,又在其身边炸裂,而他本人则持着这根烧火棍追了上去,一击中,则继续炸裂,而先前炸裂的烧火棍又正好凝结出来,老树捏在手中,再继续追上去,又一击中,继续炸裂,如此往复,一时间血蛟被老树这雷厉风行的打击压制着,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白闹在下面盯着老树的一举一动,神情却都是惊讶和诧异,他嘴里不断的念叨着:“错了!错了!都错了!”现在白闹终于懂答应给他力量的老树为什么一直无动于衷了,因为他在体修的岔路上走出太远了,哪怕是老树都扳不回来,只能想办法顺着他的路子弥补。雷拳那是种手段,连心法都算不上,它们的存在只是给体修在战斗中提供了作弊的可能,而白闹却把二者当作运行内劲的无上法门,甚至于将血脉之力都融合成魔龙图的样子,怪不得拳风不肯进入其中,高傲的它们怎么可能会居住到这种不三不四的地方。白闹正在想着心事,身体突然传里一阵剧痛,定睛一看,原来是被他忽略的树妖趁他失神之际用锋利的树根刺进了他的身体,只不过因为他的身体过于坚硬,这树根也只是进了分毫刚刚伤及皮肤。

白闹瞥了一眼身后的路河,发现在力量面前他除了发抖什么也不会做,心里的不爽也跟着涌出来,是的,平时可以护着你,但现在大家都生死难测,谁还会惯着你的脾气。白闹一只手紧紧抓住那树根,另一只手里势气凝结,长枪刚出就被白闹投掷了出去,树妖有心想躲,奈何一根树根被白闹抓着,这长枪顺藤摸瓜难以闪避,这时候石妖从天而降想用自己坚硬的肌肤挡下这一招,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白闹的这长枪会如此锋利,狠狠的插进了他的胸膛。白闹逼退树妖的攻势,从路河腰间挂着的刀鞘中抽出刀来扔下了他的面前,说:“你自求多福!”路河不明其就,焦急的对着白闹离去的背影呼喊道:“喂!你们不管我了?你们这什么人啊?”

  ……

骂骂咧咧的声音不绝于耳,白闹也懒得多理,直接找上了树妖和石妖。二妖还是之前的套路不变,石妖凭借过人的防御缠着白闹,树妖在后面寻找机会出击,白闹刚刚看过老树对内劲的熟练应用,自己也正想练习,有石妖这样的木桩自然是最好不过了。心里暗念一声“爆”,之前插在石妖身体里的长枪猛然爆裂,毫无准备的石妖自然是血亏,白闹一跃而起,还没有吸收回那些势气,一把长枪又出现在手中,只不过这一次长枪中那属于血脉之力的紫更加明显,和老树一生积蓄的内劲相比,白闹的内劲简直是稀薄的可怜,然而在他那奇异的血脉之力的效果下,他的内劲可以代替内劲,血脉之力可以代替内劲,也是刚刚好能使出老树那样的战斗技巧。这紫色的枪穿透力更是恐怖,石妖迟缓的速度丝毫跟不上白闹的节奏,一闪身,这把枪又插进了石妖的身体,这次爆了之后,那磅礴的力量险些冲击上白闹自己。树妖一看情形不对也坐不住了,十几根树根张牙舞爪的向白闹冲来,天地之间只留下一道道残影,白闹心意一动,拳风呼啸,悬挂在身后的五把剑瞬间围着自己的身体狂转起来,这些树根刚靠近就被斩杀,而自己持枪逼近树妖,同样的方法,再次印证在树妖身上,树妖没有石妖那样完美的防御,在这一击下自然是受创,绿色的血不断的往外流着。

石妖一看树妖被伤,愤怒的他不断的敲击着地面,每敲击一次,这大地就会有一层层的涟漪向外扩散,每敲击一次,他巨大的拳头上的黄就会厚重一分,他本是大地的一份子,他的所有力量也都是大地的恩赐。白闹感受着石妖的那一次次力量,也不过如此,岂料刚放松警惕,他就开始控制不住自己,脚下放佛有无数只手在拉扯着他,把他从半空中活生生的拽到地里,还在不断的陷入。树妖这时候也忍着剧痛落了下来,扎根在这里,又是一层层绿色的生命气息蔓延开来,树妖的根生长着,在大地的滋润下,变得更加粗壮,数量也激增,围着白闹活生生的长出一圈树根,身体半陷在土地中的白闹居然有一种进入呀原始密林的感觉。

二妖都停顿了一下,仿佛是在给白闹最后一点享受生命的时间。突然间,周围的树根齐动,有从上半身明晃晃的冲过来的,有从土地里偷偷摸摸的偷袭来的,关于土地下的小举动白闹没有感觉到,所以所有的拳风都去斩杀头顶那些难看的树根去了,而下半身不出意外的被树根扎中,一根之后,再来一根,“啊。”这样的疼痛白闹忍不住,痛苦的嘶吼了一声。魔龙内劲齐出,在地下疯狂的搅动。

拳风出了,内劲又因身体被限难以自如施展,魔龙内劲都奔着树妖去了,白闹所有的手段都使干净了,隐藏在暗地里的妖也该动手了。白闹正欣喜若狂,他等不及看树妖被雷电击打,烈火焚烧的模样了,心头又突然升起一丝警觉,暗道不妙,白闹赶紧驱使兵字决立在面前,果不其然,兵字决刚到,一个拳头顶着一根尖刺就出现在了眼前直接撞上坚不可摧的兵字决,白闹清楚的看到这力量让兵字决不断的颤动着。来人隐在暗中,只能看见拳头,其余的都模模糊糊,这是人形且善于暗杀的妖。

暗杀者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石妖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向意识不清的白闹冲去的时候,隐在暗中的那名人形妖是先畏手畏脚的绕到了白闹身后,事实证明,这样的小心谨慎确实是有作用的。白闹需要更多的血脉之力去控制身体里暴走的力量,所以那种邪恶的吸力又一次从白闹身体中迸发出来,在混乱中倒地的小妖的血倒是其次,被白闹的长枪几次三番破防的石妖成了重点照顾对象,他刚刚带着力拔山河的气概冲过来,却悲哀地发现身形已经不由自主,又变成带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无畏精神向白闹靠近。暗杀者虽在潜行,依然不断地观察周围的环境,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石妖的异变,赶紧停止攻击折身而返,立在不远处死死地盯着石妖。

石妖被吸着距离白闹越来越近,最终在离白闹一步远的地方停下来。现在石妖能清楚的看见一切,包括这周围聚拢过来的鲜血,包括自己的血液无情的倾泄,包括白闹时而眨动一下的眼睛。等待死亡和看着死亡,石妖的心理就算怎么坚强也被打击的六神无主,撕心裂缝的迎接着死亡的到来。

这边事情刚了,白闹却又突然听到老树的一声惊呼,刚刚放松的心神马上就又紧绷了起来,真正的大敌还没有退去。

“血煞钻!”老树惊呼一声,慌忙动用最后一点内劲挡在身前,他也知没有用,也对白闹不抱有什么希望,无非是生死关头一点挣扎的本性在作祟罢了。

血煞钻是血蛟一族最强的天赋之一,其力道可想而知,血蛟整个身躯都变成了一道红光,狠狠的撞上了老树最后的一点内劲,不能说是摧枯拉朽也差不多。

老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势气一点点的瓦解,血蛟的角不断的放大,放大,此时,一声嘹亮的龙啸响彻天际,燃起了老树死灰一般的心的最后一点生的希望。距离太远,白闹的速度来不及,他只能无脑的往出扔着所有的手段,最先到达的就是他刚刚凝结出的魔龙,所幸魔龙吸取了血脉之力还保留着它的特性,直接缠绕在老树的势气上,一道普通的势气被渲染成一面龙鳞密布的坚硬的盾牌。纵然如此,也只是耽搁了眨眼的功夫,龙鳞承受不住这惊天的威能,一片一片的横飞出去。

“到了!”白闹怒喝一声,眨眼,足够他到达老树的身边,眨眼,足够银河送葬袭上血蛟的七寸,眨眼,足够他站在老树和他的势气之间,眨眼,足够他给老树过渡一些应急的内劲了,眨眼,也足够老树猜测到白闹的想法了。在接受了白闹送过来的一些内劲后,老树并没有撤退,而是将那些内劲压缩,形成属于自己的力量,全部注入到那面龙形盾牌中,白闹也没有闲着,内劲不断的倾泄而出,魔龙的身形越发逼真,带着老树的内劲,两只龙爪死死的抓着血蛟的角,让他动弹不得。银河送葬,到了!

这个局倾注了白闹和老树的所有手段,成则安然无恙,败则身首异处。血蛟感觉到了银河送葬的存在,也知晓了它的目的,只是身体被困难以招架,匆忙下,血蛟不惜拼着两败俱伤,一道红色的血雾从他身体里弥漫而出,只不过不是在收集血液,而是瞬间炸裂,不仅这样,白闹和老树所处的地面上喷发出无数的红浆,满是妖元,可也有一点血腥味。

“血爆天崩”,血蛟最强的天赋之一,也是最不计较后果的天赋,二人满脑子想着杀敌,独独把敌人的反噬给忘了,所以当遇到这样的场面时束手无策。

银河送葬,如期而至,击中了血蛟的七寸,可因为白闹的弱小也只是刺进了不多的距离,留下了不大的伤口,有没有造成生命危险不得而知,老树本就羸弱的身体受到血蛟血爆天崩的一击当场就吐出一口老血横飞出去,而白闹也是受了重创,身在半空中,大口的喘着气,当几近瓦解的魔龙缩回身体时,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吐着一口一口的鲜血,一如以往,芳香弥漫,扰动着群妖。

白闹盯着血蛟,那个盖世强者嗅着血液的香味,眼睛里有肃穆,有赞赏,也有疲倦,总之是虚弱的不像样,正在积极的调息着,而白闹得益于老树的保护和血脉之力的变态,不消片刻就恢复了行动能力。

好机会!白闹内劲出,忍着剧痛一跃而起,狠狠的向血蛟的头扎下去。  

人在空中,没有落下,白闹转身看着昏迷的老树,那里有一个人俏生生的站着,手里是冰冷的短刃,那个一直隐在暗中的人形妖。“你敢动我父亲一下,我就杀了这老头。”声音清脆。

“女的?”白闹试探的问了一下。那妖忿忿的说道:“别用你们人类肮脏的性别污染神圣的妖族!”白闹赶忙改口道:“好好好!母的?”话音未落,那妖就把短刃深入了一分,白闹只得出声讨饶。

两边都有人质,两边都有击杀人质的能力,作为父亲的小棉袄的女儿不会这么做,作为老树的亲密无间的小友也不会这么做,二人各自默念三声后,就都舍弃了人质,各自回归。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