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21 饥中送肉赏反囚 内劲消散再出岔
作者:观门  |  字数:4130  |  更新时间:2019-08-26 20:17:37 全文阅读

三天,田回春的日子过的是千篇一律,夜里元气满满的救死扶伤,白日心力交瘁的酣然入睡,一分一秒,一举一动都在压榨着他的精神,同时受煎熬的,还有各个打手,毕竟他们只是个喽啰,并没有决定生死的权利,守牢治乱中,擦枪走火虽属难免,但死伤太多也会受到惩罚,所以他们一面关注着白闹,一面还要瞅一眼那暴乱的四个囚徒,每日里望穿秋水的水波眼神真叫人不忍。

这三天过得滋润的就要数王三和刘当归了,看着白闹日渐红润的脸庞和缓缓成型的经骨,两个人带着对田回春的赞美,大口大口的咀嚼着美味,狼狈的吃相馋得无心吃喝的打手都不禁跟着留下了口水。

“哎吆,能动了?”就在所有的囚徒都将头埋进碗里的时候,整个牢里突然传出了一声讥讽。目光由此瞬间就被吸引过来,原是一打手不经意的看见那次暴乱的四个囚徒居然能缓缓匍匐到牢边拿饭了。见此,打手们虽说多少安心了些,但一想到乱局伊始是这四个人就气不打一处来,语气没落个好,还呼朋引伴的,手里举动皆是下贱的没边,就在囚徒刚刚够着碗壁的时候,打手们立刻就把碗向后移了几分,挑衅的看着囚徒,大言不惭的调戏道:“来呀,加把劲,马上就够着了。”

这四名囚徒也是高冷,并不理会打手们小人得志的模样,尽力的蹬着双腿,尽力的伸着胳膊,尽力的去触碰那碗壁,脑子里除了吃再没有别的什么。

受伤有轻有重,速度自然有快有慢,三名囚徒普遍都还离饭碗有一手远,一人就已经够着了。打手这次没有立刻阻止,等囚徒拉着快到牢边了,才上前拿脚轻轻一扒拉。受伤的胳膊用不上劲,饭碗轻易就脱了手滚到一边,青菜叶子搭在脏乱的地板上。打手蹲下身子去,带着得逞的奸笑,将这囚徒的头发一把揪住,说道:“不是能打吗?怎么连个碗都抓不住了?”

这囚徒没有回应,只是愤愤的看着,旁边人见状,自是怒火中烧,各自用尽全力够前去,一把将饭碗打翻。青菜叶子飞着沾到牢杆上再慢慢的滑落,馒头滚了一地,从白到黑。

囚徒有志气,打手们也有傲气,他们各个飞起一脚,将囚徒狠狠的踢进了牢内,动作整齐划一,语气也不乏狠辣:“好好耍你们的威风,我看你们能耍到什么时候!”

王三一直在侧耳听着事情的进展,到此刻,冰冷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一点笑容,他扫视了一眼饭盒里剩余的两只烤鸭,而后冲着面前伺候的两名打手挥了挥手,说道:“来,把这两只给我送到那个牢里去。”

打手先还是满心欢喜的跑过来,听到这吩咐脑子一阵发蒙,轻声试探性的问道:“三爷,您说是哪个牢啊?”

“哪个牢?”王三知道这打手是明知故问,所以眼睛一提,露出一副狰狞面容,声音也不自觉的高了一倍的威胁着:“还能是哪个牢?就是你们不给人家饭吃的那个牢!”

“三爷,这肉您自己吃了不好吗?那些个混蛋...”

打手这边话音还没落,衣领子就被王三一把揪住,而后整个耳膜就被接下来的那声怒吼炸的发痒:“老子就想让他们吃!”

不敢再理论了,打手低声下气的回应道:“好好好,听您的,听您的,我这就给您送过去。”说着,手已经开始收拾饭盒了。

就在打手慌里慌张的跑出牢门的时候,王三又补了一句:“告诉他们,这肉是爷给的,爷就欣赏他们这种汉子。”打手内心叫苦啊,可又不敢不从,只得无奈的应了一声。

至于后事,王三没有去管,他相信打手们不敢不作为,哪怕是自己的名头压不住,可还有杜支花这个变态的名头呢,于是擦了擦手里的油星,将目光盯在了隔壁满地散落的罗汉竹上,一肚子馊主意正在酝酿。

“动了,动了。王大哥,动了!”这次的声音是刘当归的。为了安全起见,白闹一直放在这边牢里没有搬移过去,由刘当归日夜专心守候在侧,自然是对白闹的变化有所警觉,在那手指头刚扒拉杂草的第一下,刘当归的目光就跟过去了,他一面呼唤着王三,一面扑上去检查白闹的身子。

“怎么样?”王三激动无比,差点就脱锁而出了,若不是旁边还站着个打手紧张兮兮的看着作为提醒,可能真的就要暴露了,于是,他赶忙再恢复宠辱不惊的模样,说道:“老子说老子没把他弄死吧。”

刘当归没有理会王三的前言不搭后语,他的全部心神都在白闹的身上,上下检查一番后,等再抬起头来时,是又喜又惊,复杂的情绪堆在稚嫩的脸上,显得无比的有趣。

默不出声的样子让人觉得难以捉摸,王三错愕的看着这一切,舌头都有几分打结,又怂又嚣张的问道“咋...咋...的?你别吓老子啊!”

“好了。骨头都长好了!”刘当归呆滞的回答着,“才三天,这是什么身体,太恐怖了!”

“耶!”不能喊出声来,王三刚在心里这般叫爽,旁边哄然响起一阵更高的“耶”的欢呼声。原是听得刘当归的宣判,守候的打手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喜笑颜开的出了牢门奔走呼号去了。

“那小子醒了哎!那小子醒了哎!”语气太过真实,满嘴的欢喜都要溢出来了。随着这两声的通告,牢房里立刻传来奔走的声音,踩踏的灰尘闯进每一个牢房,而后不断的填充着。转眼间,牢门就被打开,打手们全都涌进这个狭小的屋子里,弯着腰低着头,在白闹的上方凑成一个圆。

估计是刚刚醒来,白闹毫无一点廉耻,他将所有的脑门浏览了一遍,张嘴就来了一句:“要尿尿,我要尿尿。”

打手们互相看了一眼,之前所有的喜悦被这话冲击的退了几分,而后有提盆的,有脱裤的,有把持的,眨眼功夫就都准备齐全,像是供祖宗一样的供着白闹,哪怕腥臭,哪怕泛黄。

一番折腾下来,白闹安静的闭上了眼再不想搭理这些人,打手们自以为是他需要休息,识相的散开来,冲着刘当归小心说道:“小大夫,这人都好了,那刀和这些竹子还有用吗?没用的话我们这就给搬出去。”

人都好了,自然无用了,刘当归毫无所谓的一挥手,正要张嘴,却被王三一阵剧烈的咳嗽声给顶了回来,马上就改口道:“还有用,他刚刚恢复,需要多活动活动,可身子骨又太脆,我得用罗汉竹给他撑一撑。”

“那就麻烦您了。”这理由是足够充分的,打手们也不怀疑,对于王三的咳嗽更是不敢多问,躬身拜托了一声刘当归,就先后退出牢门,然后一个个的打着哈欠离开了。

只剩下自己人了,王三也就随意了,他冲白闹叫喊着:“嗨,小子,感觉怎么样。”

“疼!”纵然虚弱的没有力气,但白闹还是扯着嗓子把这一声喊了出来,激得王三幸幸的缩了头,再不好意思多问。

疼是真的疼,但这种疼不再是撕裂的疼,它是胀得疼,它是困得疼,它是压得疼,痛感都来自于经脉,那些个平白无故多了的和本来就存在的,都变得太狭小,太拥挤,根本不够足量的血脉流淌,在硬生生的冲击之下难免有灼热而火辣的感觉,这也就罢了,可不要忘记中间还夹着个骨呢。受白闹血液浸泡的骨头晶莹剔透,坚实无比,此刻表面更是缠上了一层淡淡的白色甚至隐隐还有增长的趋势,挤压着两边的经脉不断缩小。于是,剧痛变成了小痛,爆发式的变成了折磨式的,这一切,都需要白闹去慢慢适应。

直到傍晚打手们再来巡视的时候,白闹才能在刘当归的扶持下慢慢的一步两步的活动着。

“身体有什么感觉没?”王三看着白闹利索了,打手们也走了,忙把白闹招呼到近前来说道:“也是你命好,这水龙炮向来都是怼妖族的玩意,一般还真就轻易撞不上。你这一次性的断了总好过一次两次的折磨。”

“命是好,差点没了。”这次白闹是真的生气了,那置身在水龙炮中的窒息感和渺小感到现在还萦绕在脑间,没好气的驳斥着王三。

王三自知自己嘴误,狠狠的抽了自己两巴掌,陪着笑脸的说:“是哥莽撞了,是哥莽撞了,哥给你陪个不是。你快先跟哥说说,你有没有感觉到你的骨间有一股火热的气息在堆积,还有,有没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不吐不快!我骂你的心不吐不快!”白闹蛮横的回答着,因激动而颤抖的身子带动了脆弱的经脉,龇牙咧嘴的倒吸一口凉气。表面上是置气,但白闹看王三的神情也知道自己兵字诀的第一关已经过了,于是按照心法之后的记载,开始搜寻体内的所谓的内劲。

王三看着白闹沉下心来,知道他也正在努力,不敢打扰,安静的在一旁带着满眼的星星盯着看着。

应当是缠绕骨间的那股白色的气息,可当白闹按照兵字诀的记载开始调动时却发现根本不如人意,因为这股气息一漫过左右两条经脉就如泥牛入海再不见踪影,任他怎么呼唤都不曾显现。出生入死,到最后却是一场空,换谁谁也会失控,白闹盛怒之下,一股脑的将全身的白色气息都漫过经脉,这才有一点点白色气息溢出身体,形成所谓的内劲,看着也似是进了兵字诀的门。

从外观上看过去,白闹的周身只是浮起一层单薄的白色外罩,但就是这层不仔细看都难以发现的薄膜,点燃了白闹的希望,也鼓舞了王三的信心。王三痴呆的看着,语无伦次的叫着,像是一个看见糖葫芦的幼儿。

“怎么就没了,怎么就没了!”一闪而过,白闹失落,王三更是癫狂,他紧紧的抓着铁杆,疯狂的摇动着,一瞬间还真的晃下来几块石头渣子。

白闹睁开眼睛来,看着王三垂头丧气的摇了摇头,回应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股气息只要越过我的经脉就不见了。”

“不见了?”王三狐疑一声,虽然他是体修,但醉心于市井琐事的他,根本对兵字诀没有深入研究过,此刻也知道恼怒和不甘,再无其他的法子。倒是刘当归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适时的说了一句话,这才打破了两个人的尴尬局面:“我想,应该是你的内劲太少的原因。毕竟你的体质我们大家有目共睹,肯定是你的血脉太过霸道,内劲又太过稀薄,借道而过却难以匹敌,自然是被吞噬。”

一言出,王三和白闹都沉寂下来,皆是若有所思的皱着眉,半晌之后,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有道理!”

“来来来,小子,别的不谈,雷拳四式你这两天先不能落下,当然,鉴于你的身体状况,你可以少打几遍,但绝不能不打。另外,还有五天那狗屁三花盛典就要开始了,来,我先教你兵字诀的功法,你且看好了。”找出问题所在的王三,刹那间又恢复了平日里指点江山的气概,他往后退了两步,给自己腾出一个空间来,就开始了表演:

“兵字诀,八式,皆以骨之坚破万物,八式习通,则浑身骨骼皆可为利器。第一式为铁拳,讲究骨关节之法,握拳保证关节外凸,而后内劲顺经脉缠于关节,成五个漩涡,拳出则漩涡旋转,剿表皮而拳击内在。第二式,肘杀,讲究肘部之法,内劲沿骨而下且不加阻拦,任其冲体而出,破体瞬间,肘杀出,内劲之冲劲叠加肘部之力道,一击出则生死定。第三式,膝撞,讲究膝盖骨之法,膝撞出前凝大量内劲于膝盖,积而不发,凝坚胜盾,再次出击,则敌表面无伤,内力经脉寸断...”

白闹听着,也看着,一面忙着记忆,一面则忙着感叹,兵字诀从拳,肘,膝,踝,肩五门创厮杀之法,更以腰,腕,脖三门成辅助体系,八招组合,则人成兵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