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18 一间动乱牢难宁 这台唱罢锣再鸣
作者:观门  |  字数:3800  |  更新时间:2019-08-24 01:28:33 全文阅读

又是一个不安的早晨,又是一个被误解的早晨,如同昨天。

临睡前捏了好几下左胳膊的穴位,上足了发条的血液带着骨屑不停的旋转,不用再费力的重复,白闹这才能坦然的入睡,也不知时间,也不念王三,安心的休息着。

王三盯着白闹已经好些时候了,眼神冰冷到一旁的刘当归都能感觉到刺骨,可偏偏白闹不知情,甚至还知死的翻了个身,嘴里传出吧唧的声音。这一下,将王三这个火药桶彻底点炸,怒喝一声:“臭小子!你找死!”而后探着身子往前,一脚将白闹踢飞到铁杆上,所幸王三顾及铁链,不敢太过靠前,这一脚也只有五分力道,并没有对白闹造成什么不可弥补的损伤。

力量的差异这就显现出来,仅仅是五分力道,也足够白闹喝一壶的了,他的身形狠狠的撞上铁杆,右胳膊也跟着发出清脆的一声有了断裂的意思。吃痛之下,白闹这才醒了过来,他没有来得及盯着自身,第一眼就给了王三,给了那张冷冰冰的脸,给了那双望穿秋水而恨铁不成钢的眼。

一个憋火着,一个躲闪着,谁也不先开口,气氛一度陷入尴尬。白闹自知如此僵持下去显得自己没有方寸,于是吞吞吐吐得开口解释道:“那个...我...”

话说一半再说不出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自抑的冲动和不可控制的张合,又有一股粘稠的黑血沿着舌苔冲了出来。也是因祸得福,白闹昨晚积蓄在嗓子眼没有涌出来的黑血,都被王三齐齐的被震了出来,当下,所有呼之无感,吸之无味的涩都退散了去。不仅如此,王三看见这幅情形,误认为白闹是被疼痛折磨了大半夜方才睡过了头,脸色也稍有缓和。

“不用多说了,体修者向来都是向死而生,我希望你能勤勉,今天,是最后一次!”王三摆了摆手算是了了,继而将头撇到一边不敢去注视白闹,深怕白闹看见他眼里的柔波而失了上进,深怕白闹看见他的温情而失了冲劲。王三冷静一番后又赶忙恢复无情的模样,冷冷的说道:“作为惩罚,打十遍雷拳,不得有丝毫偏差!”

“啊!”听得吩咐,白闹不由得叫苦,莫不提昨晚针下损伤的气血还未恢复,单是耷拉的左胳膊就无法实现这一点。

“怎么着?”转过来是吃人的眼神,王三冲着白闹喊道:“没错,现在是修行,但若在战场上,你胳膊断了就能不战斗了?你胳膊断了敌人就会饶你一命啦?练!”

最后一个字铿锵有力,容不得人提出质疑,白闹赶忙将自己的身体直起来,一招一式的比划着雷拳。之所以说是比划而不是练,全是因为现在的白闹达不到那个条件,高低,方向,准度,力道,每一方面雷拳都有自己的标识,反观白闹,为了追求形式的等同,他抛弃了准度和力度,全靠右手扶持的左手打出的携雷掌软绵绵的,翻身带动经脉的双腿劈下的引雷落软绵绵的,内收牵引背部的右手挥出的冲雷拳软绵绵的,抬腿激荡血液的左腿扫出的横雷腿软绵绵的。

看上去无差,可惜只具观赏性,王三内心压下去的火焰又噌得一下烧了上来,就在白闹第二次重复着软绵绵的举动时,他直接从斜下里飞出一角,再次将白闹踢飞。这一下很重,因为王三不再顾及自己精心设计伪装的铁链,每一块都齐整整的坠落下来,就连那个链接的缺口开的缝隙都是同样大小。

“再给我打出这种娘们兮兮的拳,我把你的脑袋扭下来。”王三只是扫了白闹一眼,也不管这一脚他能不能接受,自顾自的转身回去,趴在地上一个个的捡起铁链拼凑着。

白闹愤愤的爬起身来,满腹的委屈又不敢出声,只得憋在心里,憋着憋着,化成了豆大的泪珠挂在脸上,憋着憋着,化为了低声的啜泣响在喉间,但也只能继续,埋头继续!

今天的时间走得太慢,那唯一能喘口气的饭点来得更是太慢太慢。听得尽头的开锁声,白闹所有的力气都随着钥匙的一插而松懈,整个人瘫倒在地,再没有爬起来的想法。

“来,吃饭了!”打手们敲着牢门吆喝着。或是沉睡,或是玩闹,所有的囚徒都被这声给吸引,尽力的把头伸出铁杆,尽力的把手伸出铁杆,妄图在这些打手的手里多讨些食物,但有一间牢房里外,也是这一间的汉子第一次向打手提出公平对待的要求。

这一间,五个人,一个躺在身后的杂草堆上,从头到脚盖着那四个人的上衣,应是死了,四个并排坐在地上,都是光着上半身,应是守灵,整个牢房显得肃穆而悲情。

作死的打手并没有觉察出来,他无情的敲打着牢房等待着那一双双乞讨的手,哪怕是被四双泠冽的眼神盯上,还是装作人道主义的拿着饭篮子显摆和诱惑,嘴里还挑衅道:“绝食啊?吓唬谁呢!麻溜的起来拿饭,吃一顿少一顿的!”

情况和打手预料的一样,确实有人站了起来。只见得这人先是看了一眼身后的尸体,又扫视了一圈整个牢房,边叹息,边向牢边走来,垂头丧气地说道:“哎,确实是,吃一顿少一顿的。”

“哼,花架子!空壳子!”这打手心里鄙夷一声,阴阳怪气的冲着那囚徒说道:“对,这想法就对了,难得你们今天有个乖的,爷爷我给你多加个馍。”

正说着,囚徒已经走到了这打手的身边,看着他递出来的两个馍,苦笑着摇了摇头,而后眼神突然发狠,伸手一把将那打手的手拉进了牢房,亮出满嘴的尖牙就咬了上去,身后的那三人看得这架势,也不摆出苦大仇深的姑娘模样,像是饿狼,一头头的扑了上来,围着那打手的胳膊啃食,刹那间,鲜血淋漓,碎布纷飞。

不是没有想过把胳膊抽出来,但他一个人应付一个尚且可以,对上四个满脑子冤仇的壮汉怎能随心,哀嚎着,一如破了嗓的绵羊,求救着,一如落了队的雏雁。事情发生得太突然,突然到其他的打手反应过来将那四名囚徒驱散时,这打手的整只手都只剩下了森森的白骨。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了他们!”这打手很明显已经被吓的失了理智,瘫坐在地上,裤裆里不停的往下流着恶臭的液体,他揪着同伴的裤脚,冲着他们急切的叫唤着,却忘了是杀是放,从不是由他们决定的。

这一尿,平日里根根棍棒,鞭鞭鞭子,日积月累,点点滴滴积攒的威严和震慑都付诸东流。自是嫌弃,但嫌弃归嫌弃,这样的先例不可开,于是打手们一个个的将那人踢开跟前,而后打开牢门,一个个的手持狼牙棒冲了进去,看人就挥,不论姿势,见人就砸,不分死活。

若是棍棒只加身于自己,这些宣泄完的囚徒倒也愿意承受,但千不该万不该,打手们不该将狼牙棒对准了那个躺在杂草上的尸体,那个上一次被他们活生生打死的囚徒的尸体,只一棒下去,囚徒们怒火再烧,一个个的拼尽全力护着,推着,反击着,转眼间这间牢房就乱成了一锅粥。

鸡鸭鱼肉肯定是没有了,白闹能听得见那个饭盒被打翻,被踩碎的声音,还有那些油腻的肉被踢飞,被抢夺的声音,想着自己正在成长的身体,他不自觉的叹了一口气。

所有的嘈杂和喧闹延续了没有半个时辰,毕竟怒火这种东西只能逞一时之能,它突不破日渐消瘦的身体的枷锁,也补不上赤手空拳和全副武装的差距。再看过去时,囚徒们一个个都是横七竖八的躺着,身体不断的抽搐,嘴里不时的冒出血来,至于打手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面对着殊死拼搏,又不敢大开大合,起手留情之间难免有点空子,被囚徒趁机在身上撕下几块肉来,现在一个个也是衣衫褴褛,头发散乱,几处血肉模糊。

“呸!”收了狼牙棒的打手心里还是气不过,冲着这四名囚徒就喷了一口口水,而后转眼四望,骚乱的牢房瞬间恢复了安静,那些还在啃食的囚徒来不及隐藏,只能顶着油嘴滑舌,只能捧着满手油腻,木纳的看着,哆嗦的看着。有机会,旁边的人看得这种情形,也是恶向胆边生,当着打手的面就从狱友手里一把夺过烤肉,狠狠的撕下两口,紧接着,该轮再旁边的狱友抢夺了,一个挨着一个,刚刚恢复安静的牢房再次热闹了起来。

“反了天了!”一名打手受伤也算轻,活动自是自如,看着这些囚徒的猖狂举动,一阵邪火出,忙不迭的跑到牢房尽处,自那阶梯的夹层里抽出一根粗壮的水管来,而后将那开关一拧,一条粗壮的水龙喷射而出,嘴里叫骂着:“渴不渴!渴不渴!老子请你们喝水啊!”

无差别攻击,所有抢肉的,没抢肉的都被这水柱钉在墙上,强压之下难得动弹,更是有伤筋动骨的声音不断传出,一时间整个牢房哀鸿遍野。

“水龙炮!这东西好。”王三听得声音,也知是什么由来,冲着尽头处的打手就招呼道:“来来来,这里还有一个,快来,快来。”

听得王三的呼唤,怒气冲头的打手们这才响起来这牢里还有个杀神,多少收敛了一些放肆。左看右观之下,他们的目光都齐刷刷的射到了当中最为凄惨的尿了裤子的人身上,企图以伤口之惨烈博一个同情。

无奈之下,这名打手只好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腥臭味,急匆匆走到这边尽头,先是冲着王三一拜,故意漏出手上的森森白骨,而后自古多情的安慰道道:“三爷您见谅,这些杂碎不晓得规矩,打扰了您的休息。”

“别那么多废话!”对于这种伎俩,王三一向是看不上眼的,他内心有多鄙夷,声音就有多高,指着白闹就说道:“这个小毛头天天偷吃我的肉,上次你们收拾的不够利索,这一次,正好你们的水龙炮拿出来了,来,过来滋他!”

听得王三对水龙炮的称赞时,白闹心里已经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此刻得到验证后,心里骂娘的冲动都有了,毕竟那些七七八八,起起落落的碎骨声可还在耳边回荡呢!

听得王三不是问罪,这打手心里一阵舒爽,自然不会再珍惜那一点水,于是再急匆匆的跑回去,从同伴手里一把夺下水龙炮,抱着就跑了过来,当把那龙头对准白闹时,这人还不忘提醒王三:“三爷,一会有水打到您身上,您可多担待。”

“磨叽!快点的!还有,我饿了,今天等这么长时间,给我再多两份肉!”无情是什么,且看王三,就连听着的打手都不忍,他还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白闹看着,也不知是该夸演技精湛,还是该骂残暴冷血,但,不管是干什么,白闹都没有时间了,因为那一声开关的扭动声太刺耳,紧接着,粗壮的水柱再现。眼帘里再无其他,白闹只看见一股子花白正在冲撞过来 ,速度之快,压根来不及反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