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14 虚惊一场妙计生 硬汉王三威严增
作者:观门  |  字数:3427  |  更新时间:2019-08-18 22:55:27 全文阅读

用王三的话来说,一天把拳打熟不算本事,一天把别人的拳打成自己的这才是本事,这里面就不仅有对记忆的考核了,还有对悟性的。很明显,白闹不属于悟性很好的,至少一天下来他都只是在照猫画虎,临到晚上了,还惹得王三生气,那各种污言秽语跟着从嘴里蹦出来:

“拳是这么打的吗?你轻飘飘的摆个动作能伤人?咋的?是想把敌人给骚死呗!”

“雷拳,雷拳,为什么叫雷拳?速度快,力道猛,这才是雷拳,你看看你,大妈扭秧歌庆丰收呢?”

“胳膊直,再直,再直,停,感受感受,出拳就这样子,这样,你先来个五十遍的。”

一回想起王三说的苦,白闹只以为是修炼的苦,却不料,修炼只是枯燥,真正的苦来自于王三的嘴,喋喋不休也就罢了,出口即脏也就罢了,关键是里面的那种夹杂着恨铁不成钢的讥讽让人是说不得,顺不得的难受。

“还不是个样子,你小子看着挺机灵啊,怎么学东西一点悟性都没有,行了,行了,先这样吧,算时辰又到饭点了,先收拾了。”王三边摆弄着自己手腕上的铁链,边招呼着白闹过来帮忙,当然,眼神里都是嫌弃。

心里有些失落,所幸从小学得一手精湛的自我安慰的手段,白闹稍加调节,就兴冲冲的跑了过来,将王三的铁链整理完毕。

前边刚收手,还来不及盘腿歇息,尽头就有开锁的声音响起,白闹知道那是送饭的人来了,因为涉及到三花盛典的事情,所以他的耳朵马上就竖了起来,紧紧跟着打手们的步伐。

“嗒,嗒,嗒。”悠扬的声音沿着光滑的壁,擦过蒙蒙的水气,传到白闹的耳朵里来。白闹听着,也是长舒了一口气,没错,是驴蹄子鞋的声音,和说要参加那几个三花盛典的那几个打手穿的鞋一样,转而冲王三点了点头。

这几日,需要上心的事情太多,少一件算一件,王三也是满意的跟着白闹长舒一口气,还随意的扫视了一眼,却是正好对上了白闹紧皱的眉头,刚放松的心神立刻又提了起来。

“不对,”白闹心里暗道,马上冲王三轻声提醒:“这次的脚步声太重,肯定比之前的那个人胖。怎么办,三哥,会不会三花盛典已经开始了?”

不同于白闹的慌乱,王三的眼神立刻眯了起来,闪动着嗜血,也闪动着狡黠,毕竟是见过风浪的人,他泰然自若的说道:“不着急,等他们过来先让我试试。”

“试试?怎么试?这些人可是三花会的人,怎么可能给你这个林帮的大哥和盘托出呢?”此刻的白闹,不仅仅是急了,还乱了方寸,说话间都有几分随处乱烧的火气在。

王三看着白闹不争气的样子,连同死活教不会的笨重的身影一同提拎了出来,没好气的呵斥说:“你慌什么!我自有我的办法,若是狗屁三花盛典开了,我们就煽动牢内人一起造反,背水一战,若是没开,我们就慢慢构思,从长计议就得了,你慌啥玩意!”

听着王三语气里的轻松自在,白闹嘴边还积蓄着一句话:牢内的这些人都被驯化了,怎么能煽动起来。只是这句话,白闹不敢说出来,因为现在的王三被折磨的已经是个炸弹了,自己这根引信可不敢再靠近了,于是退到一边,默默的关注着事情的进展。

不消片刻,送饭的人就来到了牢内,确实不是同一个人,但态度确是神奇的一致,同样只有王三一人的饭,同样是轻声轻较的不敢打扰,甚至连步子都迈的同样大小,看来整个三花会的打手都被王三撞杜支花的那一下撞怕了。这人麻利的碗筷摆在离王三不远的地方,躬身说了一句:“您的饭到了。”而后缓缓的抽离由白闹放在门前的用过的碗筷,转身就要快步撤离。

人还未到门边,王三故作睡觉的眼就挣开了,冷冷的问了一句:“怎么?跑的这么快?饭里下毒了?”

应该是用了些别的手段,洪亮到整个牢房的人都循声看过来,不仅如此,里面还有一种更胜三冬的寒,就算是一旁的白闹听着都是鸡皮疙瘩起一身,更别提送饭的人了。

这人颤颤巍巍的转过身来,脸上堆着一层由褶皱构成的假笑,弱弱的回应说:“您看您说的是哪儿的话啊。您可是杜头领特意交代看护的人,我们怎么敢给您使手段呢?”

王三这一生中,唯一喜欢杜支花这个名字的只有这一次,毕竟给了他条直路,省去了费尽心机的铺垫的麻烦,马上跟着逼问:“杜支花让你们看护老子了吗?他送我进来的时候那几个跟着的人呢?让他们给老子送饭,老子只信他们!”

王三说话的语气很神奇,低了听着平易近人,高了声音带着尖刺,现在,他更是利用自己的内劲将这句话包装的空前响亮,在整个通道内响起回音来。

这人也是个明白人,知道再在这里呆着恐怕又成为整个地牢里囚徒的笑柄了,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要逃离:“行行行,我出去让他们给您送进来。”

“换个人去通知,他们没来,你就别动,若是胆敢出这牢房一步,我让你血溅当场,你信不信?”王三自然识得此人的缓兵之计,出言就将路堵死,而后再不做理会,自顾自的耷拉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时间,没人敢说话,整个牢房里都是那句“你信不信?” 的回音,听着霸气,听着激奋。

“信的,信的。”这人最终还是不敢挑战王三,他马上将头伸出牢外,对另一名送饭的打手叫喊着:“别发了,没听见吗!快,让上面那几个都下来,就说我们三爷钦点 头他们送饭1”

事情进展到这一步,白闹心里多少放松了一些,毕竟这人没有推诿,没有求情,没有说要打个商量,看上去也是个有底气的,私下里冲王三使了个眼色,示意点到即止。

白闹想的片面,王三谋划的可长远,他对白闹的小动作置之不理,还是冷峻的面色,分不清喜怒哀愁。

离去和归来的脚步,先后差不过几个呼吸,声音太嘈杂,白闹分不清,只得把目光打在牢房外。

说是要参加三花盛典的打手还当真没有离开,老远就听见了他们讨好般的招呼:“哎吆,三爷,受累了您嘞。”边叫喊着,这群人边闯进牢门,有着急的还被拌了一脚,顿时整个人群就四仰八叉,连滚带爬的撞到了王三脚下,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敢懈怠,抬起头来,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说:“三爷,您要吃啥,您说,我给您送,您发发慈悲,饶了我们这兄弟吧!”

王三看着面前这人的模样,直接吐了一口口水,而后才悠悠的说道:“老子要吃肉!以后一天三顿,你都给老子送好了!要是差了一顿,老子以后一口都不吃了!可还告诉你,老子要是饿瘦了,就得和杜支花好好说道说道了!”

“别呀!不就是个肉嘛!三爷我马上给您备好,这点小事,不值当惊动一次杜爷,您说是不。”

不只是因为王三的实力,还有对杜支花的恐惧,当王三张嘴闭嘴的就抛出那个娘娘腔的名字时,白闹看见所有的打手都齐刷刷的打了个冷颤,不由得联想到了自己被折磨的一幕幕,也是跟着的一个冷颤。

“滚吧!麻溜的!”王三眼见这人姿态卑微的厉害,轻飘飘的打发他们离开,可就是这轻飘飘的一句,却像狗皮膏药一般,紧紧的贴在牢房的角角落落,紧紧的附在囚徒的耳畔头侧。

如梦大赦,这几名打手感激涕零的冲着王三磕了几个响头后,赶忙冲出牢房,其速度可比猎食的兽。

没有一人敢回头,自然没有人看见王三睁眼看四周时眼里透漏的那一抹狡黠。不用再费力的观察,因为所有的囚徒都站在牢房的边缘,将头尽可能的向他们这边伸着,各自眼里的彷徨和内心的小九九被王三尽收眼底,他们皆是有种就做反抗的兴奋在荡漾,而后化成一股热血经跳动的心冲上脑门,可惜,途中不免遇到一种叫做担忧的犹豫所阻挡,一路上被磨损的七七八八,到最后只剩脑子里的臆想,肢体不敢有任何举动。

“还差一把火!”王三心里暗道,也是天公作美,与此同时,“贴心”的打手们正好把这把火的火苗给王三点着。

被王三的气焰打击到的打手们自知在这牢里威严难在,所以刚离开王三的视线,他们就尽可能的还原平日里那嚣张跋扈的样子,吹着吊儿郎当的口哨,踩着风轻云淡的步伐,呵斥着围观群众的无知,佯装着抽鞭痛打的动作,言语里将不敢对王三说的,都给了那些畏缩的囚徒!

“滚!”牢房内,王三怒喝一声,洪亮的声音夹杂着不知何处来的风,转眼间就席卷了这几名打手的身子。

只感觉无情,无情到声都是带着刀的,只感觉寒冷,寒冷到风都是带着刀的,这几名打手再顾不上自己的颜面,慌忙抱头鼠蹿,嘴里还不停嘟囔着:“三爷饶命,三爷饶命,我们这就滚!”说罢,倒真有几个马上就是听话的往外滚着。

王三还不罢休,他看见每名囚徒的眼里都闪起了一丝亮光,虽然昙花稍纵即逝,但刹那间的风情也是让人久久不得安宁,于是再添了一把火,冷冷的说道:“欺弱怕硬的垃圾!”

还是没有人敢还嘴,打手带着恐慌,囚徒忙着思索,哪怕王三已经继续安稳的弯下身子了,可就连往日里清脆的上锁的声音,此刻也是如闷葫芦灌水。

“三哥,你这不是多此一举嘛!”白闹不解王三的做法,担心树大招风,不免好心出言提醒道。

王三听得,轻笑一声,扬着半面脸,带动着一个眼角的上提和一面嘴角的上提,意味深长的对白闹说道:“小子,你不懂,我啊,这是在点燃一把火,能够将那狗屁三花盛典变成一盘三花烧烤的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