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13 四式雷拳备越狱 妙手仁医指生途
作者:观门  |  字数:3405  |  更新时间:2019-08-17 22:01:10 全文阅读

王三最终还是屈服了,他再倔也不敢拿白闹的性命作赌注。

眼看着憋着一口气的就要背过去,王三转身瞪了一眼那青年,而后极不情愿的费力将白闹摆正,并给其注入一股内劲,将白闹硬生生的撑直,接着按着青年的指导,自上而下,缓步操作。

开始时,王三是带着质疑的,还有几分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无奈,但当他第一掌下去,所有不合时宜的想法都烟消云散,因为他看见白闹的脸色居然出现了一抹红润,到了收尾的那一指,更是自喉咙处剧烈的喷吐处那不知堆积了多久的一口黑血,散在地面上,发出一股股恶臭的气味,直熏得人睁不开眼,张不开嘴。

累赘没有了,白闹不仅呼吸顺畅了许多,就连整个人的身子都松弛了下来。恢复意识,白闹感觉到王三怀里的温暖,内心一阵激动,他艰难的转过头来,对着王三深情款款的说道:“谢谢大哥了!”

虽然声音中气不足,但却是吐字清晰,王三激动的直拍脑门子,当然也不忘关切的询问道:“小子,还疼不?”

说不疼是假的,毕竟龇牙咧嘴的样子就摆在那儿,白闹如实回应:“还有一点,放心,我自己能行。”说着,白闹就回过头去,蜷缩在王三的怀里,一如既往的抱着自己的身子,将指甲扣在肉里,静静的开始自我疗伤。

对白闹关于贪生怕死的印象,早已经随着王三舒心的那口长气顺出体内。看着这个享受完三花会的套餐还有余力思考的少年,此刻却在那剧痛下缴械,王三终于明白了自己对白闹厌恶的由来。是的,这个少年的坚强已经不知不觉让自己给他贴上了成年人的标签,可是,他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啊,在突如其来接二连三的天灾人祸面前,在树大根深门徒遍地的庞然大物前,茫然和恐惧让他拿不出成年人的那种气定神闲来,甚至拿不出得过且过的猥琐心态,更别提更需有勇气的无畏的气势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的去抓,去抓从他身边过的飘在苦海里的每一个物体。

白闹一个人越孤独,越心酸,王三的记忆就被调动的越积极,二十年前流浪在沛城街头的那个弱小的身影,二十年前躲避着棍棒呵斥的那个无助的身影,二十年前委身于断壁残垣的那个单薄的身影都与此刻的白闹何以一体,然后化成热泪,苦泪,掉在二十年后的这个糙汉子的脸上。

回忆挺消磨时间的,王三前半生才放映了半幕,眼前已经有双手挥动:

“大哥,你没事吧?我好了,不疼了!”

白闹原以为王三是着急的失了魂,但他没想到王三能失魂到连他起身,整衣的大幅度动作都唤不醒的地步,不免担忧的打扰到。

代沟被感同身受化解,回过神来的王三转身拭去了老泪,在回以一个温柔的笑,方才慢悠悠的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这样的风格不像林帮的王三,倒像是一个邻田的大伯,白闹一时难以接受,脸上摆着一副错愕的深情。看着白闹的样子,王三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马上换上一副大大咧咧的表情,狠狠的锤了白闹的胸膛一下,打趣道:“我说你小子,受刑的时候壮的像个牛犊子,犯病的时候,像个娘们!”

“嘶!”王三是个练家子,白闹是个重伤的半吊子,这一拳又来得意外,白闹难免不自觉的倒吸一口凉气,不过还好还在可承受范围之内,还能冲着眼前熟悉的王三傻乎乎的笑。

“对了,对了,还有个恩人没感谢呢!”虽说白闹之前意识已经浅薄,但青年关心的语气还是在他脑海里留下了印象,接收完王三的好意,他立刻转身向隔壁的青年走去,隔着厚重的牢,鞠了虔诚的躬,双手抱拳过头的仪态,皆是按林爵描述的大夏的最高礼仪来的,而后起身朗声说道:“感谢恩公仗义出言,不知恩公贵姓,白闹定当铭记心头。”

“对对对,谢谢兄弟了。”江湖中人,只要对了脾气,一切皆兄弟,尤其是白闹已经愈合的前提下,王三下意识的就站在了白闹的立场,跟着出言感激。

青年看着白闹行动自如,分明是欢喜的,嘴一咧露出了笑容,朱红的嘴唇下马上就突出了两颗牙来,比其他的都靠前,孤零零的伸出来,像是山里的野猪。或许是青年自己也想到了模样,生怕被人嘲笑,马上收回,低下头去,一字一顿的呆板的回应白闹:“铭记心头就不用了,学医的,应该的,我免贵姓刘,刘当归,怀里的这是我师傅,叫田回春。”

“刘当归,田回春,好名字,听着就...”

“田回春?”

白闹和王三关于那相同的三个字,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不过一个只是场合性的奉承,一个却是不可思议的惊讶。王三一把拽开白闹,视线穿过微弱的灯火外的黑暗,直直的射在刘当归怀中的田回春上,上下仔细打量半晌,才弱弱的问道:“敢问当归兄弟,你师傅田回春可是人福堂的田回春,田大夫?”

人福堂是什么不清楚,但王三眼里的尊敬却是真心实意的。事实上,只要早十年在沛城的人都听过人福堂,那可是享誉整个邳州的医馆,里面坐诊的田回春大夫更曾是人才济济的圣城里的妙手。整个医馆,救济不论身份只看病症急缓,更可拖欠费用,分期返还,若不是田回春早在十年前下落不明,以白闹父母的诚心,说不定白闹也能和这位大名鼎鼎的人物有点交集。

刘当归听得王三一口就叫出了他们的来源,虽说在这个牢里已经见识过千百次这样的场景,但他内心还是多少有些窃喜,只是可惜不敢表现在脸上,只是淡淡的点了个头。

王三看见刘当归的肯定,又往田回春的身上看去,不忍和愤恨无处安放,只能看向白闹让他接收,而后一下跪倒在地,刚收回的泪喷涌而出,他冲地面连磕三个响头,斩钉截铁的说道:“田大夫,当年您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本想待小有成就之时再回报于您,不料您却突然失踪。十年来,我日日夜夜不曾断过调查,可恨三花会做事周密我反应不及,今日天意安排你我见面,我王三必将竭尽全力救您脱离苦难,赡养您终。”

说罢,也不看刘当归怀疑的眼神,王三直接坐回自己的铁链旁,冲白闹一挥手,低声问道:“你小子是不是听力很好?”

面容太过严肃,严肃到让人胆寒,白闹不敢把话说死,谦虚的说道:“也不是很好,就是听得远一点。”

“别给我整虚的。”扭扭捏捏这一点,是王三现在唯一看不上白闹的,呵斥了一声,说:“我现在教你修行,你接下来勤加练习,不过不要一头扎进来,留点心神注意下外面的人,行动之前,我们可不能被发现。”

这一下,白闹知道王三开始部署了,他哪怕不为了田回春,为了自己,也不敢大意,认真的点了点头,而后乖巧的坐在王三面前,全身心的注视着王三,就等王三张嘴。

“你且听好,我入的是体修一道,学的是捡来的功法,无门无派,全靠琢磨,按我的套路来,你免不了吃苦受罪,其中艰辛常人难以想象,不过,你既然想要出去,那这个苦你是吃的也得吃的,不吃也得吃的。”

不等白闹做什么坚定的回应,王三就自身下扳下一根枝来,在面前画着,强硬的给白闹教授道:“此法不知名,我自命为雷拳四式,我要求你三天之内将其记下,并丝毫不差的打出来。第一式,携雷掌,气劲凝于掌心,动则风雷以和。第二式,引雷落,身形旋转高跃,气劲积于足心,落则万山压顶。第三式,积雷拳,气劲集掌心而紧握,指虽弯却硬如铁,腕虽松却紧如绳,而后掌心气势内流,拳,肘,肩一气贯通,出则光阴难追。第四式,横雷腿,气劲汇铁棍,串联关节,肌肉聚钢盾,整齐划一,扫则无坚不摧。“

“雷拳四式通,则体修门槛进,而后我再细细打磨你的身子,培养你的意识,你且对图领悟,稍后修行我自会指点。”

笔落,四个造型不同的小人就印入白闹眼帘,也不知是画的好看,还是缘分的安排,白闹的心神全都被吸引其间,也不管王三,也不管牢外。

王三料白闹也需要时间,不再追逼,自顾自的捡起周边地下的铁链,在身下小心的摆好,而后避开缺口的链接到一起,搭在了那个西瓜大的圆环上,远远看过去还真恢复了那难逃生天的模样。欣赏着自己弄假的手段,王三心生佩服,不由得揉了揉一头杂乱的发,沉醉于自己的聪明机智不可自拔。

然而王三忽略了个问题,装是装好了,但却太脆弱,一阵风吹来,铁链摇晃之下就不对付了,接二连三的有清脆的砸地声音响起。看着自己的成果被破坏,又没感觉到有人接近,王三的火爆脾气就上来了,捡起地上的铁链碎块,转过身来就要骂人。

转过去了,但牢房里还是很安静,王三并没有骂出来,因为这股风是白闹带动的,哪怕王三千万个不愿意,此刻也只能忍着,毕竟总不能打击到一个新人的积极性和自信心呀,王三只能苦着脸的再次开始了自己的伪装之路,顺带着还留下了一句:“才看了几遍,记得住吗?年轻人,浮浮躁躁的。”

白闹一从画里走出来,就遵从王三的吩咐将心神往外放了几分,自然不会错过王三这辛辣的点评。当“浮躁”两个字出来时,白闹的内心就莫名紧张起来,犹如去见丈母娘的新女婿,左右思考着自己的不足。

毫无破绽,现在的白闹只能给自己这样一个评价,因为他就连抬手的高度都未曾改变,只能在不断的重复,不断的摸索中,寻求王三贬低的原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