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44 墨甲虫妖追兵至
作者:观门  |  字数:4012  |  更新时间:2019-08-16 23:55:53 全文阅读

“白闹啊,你那办法还真有用啊,这一路走来我还真是安心了不少。”张占满怀感激的对白闹说道。山间小路,最令人头疼的不是什么猛兽蛮禽,而是那些偷偷摸摸的蛇虫鼠蚁,士卒们抹上了白闹击杀的铁甲牛的血液,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铁甲牛的气息,也是缘法凑巧,如果白闹带回来的是白额虎,或许还会有些不开眼的小东西冒死尝试尝试,可惜白闹带回来的是铁甲牛,一种这个丛林中所有生物都懒得去攻击的物种。

  白闹随张占立在空中,盯着前方一片绿,说:“将军,不要高兴的过早,前方那片毒雾你可有应对方法?”张占笑了一声,对白闹说:“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下了一场雨,那片毒雾早被稀释,士卒们吸进去一点也无妨。”张占对下面等候命令的伍长喊道:“让大家随意找一块布,用水浸湿了,蒙在脸上。”“是!”伍长得令,赶忙跑去吩咐了。待周围只剩他们二人的时候,白闹问道:“将军,还有多远?”听到白闹的问话,张占先还眉飞色舞,现在一片愁云惨淡。“很远,后面的路更不好走!有个心理准备吧!”

  ……

  还是相同的土壤,还是相同的阴暗,还是只透着一点光的亮。树,长的有点丑,扭曲着身躯摆出鬼脸。入眼都是一片绿,士卒们只能听到自己“咯吱咯吱”小心谨慎的脚步声,再无活物,再无一点生命的迹象。张占走在前面,白闹守护后面。他们两修在生脉境,来去自如,自然不需要面罩的保护,一前一后,耳听八方,这是他们之前定好的。

  行不过半,张占一摆手势,全军停下,白闹早已经手握长枪,两人一脸肃穆的左右观察,士卒们不知缘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茫然。顷刻之间,树木摇动,毒雾里亮起一盏盏灯笼,紧接着无穷的针袭来,闪着的是瘆人的光,带着的是幽绿的雾。张占怒喝一声,背后猿猴法相出,往前一跃,挡住了张占和士卒,猿猴嘶吼一声,身体里涌出无穷真气,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些针。这一通下来,张占不敢松气,他相信白闹的实力,但是白闹最多同他一般也只能挡着一面,而这一圈的偷袭注定要给这支历尽磨难的军队带来灭顶之灾,人群里传出一声声的闷哼,揪着张占的心,张占终是忍不住的回头看了一眼,一脸震惊,只见白闹手舞长枪,活生生的接下了那些刁钻的针,而左右两边各有一条金龙盘旋,虽显模糊,威猛惊人,那些莫名而来的针都被这两条金龙拦下。然而,这世上并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管两人如何卖命,总有一两个漏网之鱼溜进来。

  “哥们,快告诉将军,让他带头往出冲!”白闹听着士卒中时不时出来的闷哼,焦急的对身旁一人说道。这人得了白闹的指示,推推搡搡的从拥挤的人群中走到了张占背后,可是费了一大把子力气!听到白闹的传言,张占高呼道:“伍长集合。”几回呼吸之间所有的伍长全部集合到了张占跟前,张占命令道:“听着,所有人呈三才阵,前卫持随军铁盾,后卫弓箭待变,跟我往外冲!”伍长一声“是”,纷纷散开四处,士卒们一阵移动,三才阵成,张占听着伍长的回报,真元更是无限量的往出涌动,猿猴法相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每一步都是山摇地动。张占走一会,停一会,等着后面的士卒跟上来,白闹边挡着针,边靠意识感觉着周围的环境,往后退着。

  一行人保持这样的姿势,虽说针密又集,但还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暗中的人好似也知道再射下去也是无济于事,攻势停了下来,一个个显出了身形,白闹警惕的看着这些生物,非人非兽,那便是妖了,四肢着地,尾巴竖起,末端在些许的日光下闪着光。张占没有停,士卒没有停,白闹自然也不会停!白闹指着这些丑陋的妖族,问旁边的人:“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那人也是老兵,恭敬的对白闹说:“启禀高将军,这是墨甲虫妖,是虫类妖族里最为难缠的角色,此妖百毒不侵,只靠尾巴末端的毒针而攻击,中则身体麻痹,难以动弹,最后毒液爆出,遇骨则蚀。”白闹点了点头,瞥了一眼留在后面的身死的士卒,果然一个个的正化为脓水!估计张占自己都没有想到,这次妖族居然还会派出这种东西!“呀呀!呀呀!”这墨甲虫妖的叫声实在是难听,偏偏还不绝于耳,搞得人心烦意乱。就在众人神情出现一点厌倦的时候,墨甲虫妖冲了上来。人族对他们的记载是不完整的,除了尾巴上的毒针,他们还有一嘴锋利的牙齿。张占掌控着猿猴,最先迎了上去,在这里这就是屠杀,猿猴法相一拳又一拳的捶向地面,被轰的死无全尸的墨甲虫妖不可计数。白闹的真元在守卫左右,自然做不到张占那样的大范围杀伤,但他这里也不是说突破就能突破的,一手龙虎枪,一手怀云剑,舞起来。而左右在白闹的真元和士卒们心有灵犀的配合下,打斗的实在是轻松。

  墨甲虫妖不断的支援着,像是乌云,黑压压一片从林子深处过来。张占深知不可恋战,下手更重,猿猴法相手脚并用,前路一片光明。“保持阵型,跑步前进!”张占一声令下,先向前跑去,猿猴法相左撩右拨,这一条路难见一个墨甲虫妖。这一来,前面的人相对安全,后面的人则压力倍增,被甩后去的墨甲虫妖们全部扑了上来,尤其是白闹,不仅要注意左右还要死战面前,心神损耗极大。也亏得白闹守护的是一支军队,遇强则强,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士卒们给白闹分担了很大一部分压力。

  终于,有人看见了出口,那里一片光明。众人欢呼起来,被耗损的几近于亏空的力气一下子又重新回到了体内。“冲啊!”士卒们嘶吼着,手底下的力道更是重了几分。白闹看着出口的光,每一个出去的人都留下一道长长的背影,很是欣慰,长枪刺出去的底气也更加足了。

  一片光越来越近,包括白闹在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然而,他们的敌人没有泄气,墨甲虫妖集结在一起,不在盲目的冲锋了,尾巴高高竖起,白闹暗道一声不妙,真元直接收回,长枪横摆,说时迟那时快,墨甲虫妖的针齐射了过来,白闹拼尽全力挡下的也只是寥寥,背后的士卒们防守不及,不用回头白闹就知道死伤几何,因为他体内的那滴血又开始蠢蠢欲动。不用犹豫,白闹直接冲回去,向着那群墨甲虫妖,想要背后的他们活下来,那么就要从根子上下手。这一冲依仗着纵横天地的自信,白闹相信只要自己想走,这些小东西还是留不下他的。“你们撤!不用管我!”白闹最后的声音留下,士卒们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没有扭捏作态,呈战斗阵型向出口跑去。这是信任。

  白闹被缠住了,无穷无尽的墨甲虫妖悍不畏死的扑到白闹的枪尖上,近乎自杀式的举动让白闹很是疑惑。但这还没有完,白闹注意到出口附近涌出了更多的墨甲虫妖,跑得慢的士卒们都已经化为乌有了。“各个击破!”白闹失声喊了出来。妖族的意思已经再明确不过了,放出张占,留下白闹,或者是拖住白闹,毁灭张占,两种情况无论是哪一个都是可怕,细思恐极,白闹开始向出口扑去。

  一切为时已晚,墨甲虫妖太多了,多到尸体都逼得白闹没有地方可站,想要飞起来,可是刚刚离地就落了下来,头顶有一股力量弥漫,过于强大,强大到他生不起反抗的心思。白闹有犹豫,墨甲虫妖没有,凭借头顶的那股强大的力量,它们肆无忌惮,张着大嘴露出锋利的牙齿,饿极了的样子。白闹不是懦弱的人,没有挣扎又怎么能轻易定输赢。龙虎九回枪,这是继龙虎穿云枪后白闹又领悟的一大杀招,几天的摸索,这是第一次使出来。九回,九枪,先如神龙摆尾,横扫千军,再如天坠陨石,生灵不近,没有完,猛虎下山,岂是这些杂碎能挡得住的,枪尖化出虎头,一声吼,内劲从虎嘴里喷射而出,没错,龙虎九回枪不同于龙虎穿云枪,它能将内劲如同真元一样放射出去。

  白闹没有注意,在他头顶的树枝上伸出一条胳膊,搂起来挡住目光的树枝,看着在下面浴血厮杀的白闹,“这人族还真是耐打,罢了,先让那些没用的东西再磨一会吧!”白闹如果能听见这声音的话一定会惊讶,因为这妖族口吐人言!

  游荡在身边的魔龙真元本就模糊,现在更加虚幻了。白闹再这么强势也只是刚入门而已,遇到消耗战,他体内的真元和内劲的耗损太过于厉害,更不用提他还要一直留神压制体内那滴血的躁动。墨甲虫妖也感觉到了白闹力量的衰竭,远远的又一轮齐射开始了,白闹的面色瞬间变了,他有自知之明,现在想要接下这势如暴雨的攻击可真是痴人说梦啊。由不得白闹多想,针到了,白闹将所有的真元和内劲放出,金龙清晰了一些,仰天长啸,天枪亮了一些,挥舞起来。“嘿嘿!好机会!”树枝上藏着的妖族看见白闹现在的这幅模样喜上眉梢,一只大锤扔了下来,不可小觑。大锤一出,白闹就感受到了,金龙真元直上,迎上了这大锤。现在不再是消耗了,是压榨!白闹的真元要是能扛住这一锤,他活,接不下来,死,被砸死,被射死,万针穿心,最终是不得好死。白闹体内最后一丝隐藏的真元和内劲都被他强行拉了出来,无力感和死亡的阴影接踵而至。大锤落下来一分,金龙消散一分,第一根毒针破了防御,第二针跟着过来。死,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没有了特别待遇,白闹体内的那滴血这下可是能痛快的吸个够了。四周死去的墨甲虫妖的血液开始流动,流动到了白闹的身体里,一如以往,白闹感觉自己的体力在一点点的回复,虽说是反感,但也不得不妥协,想到是妖族的血,白闹心里还是好受了一点。血脉之力的汹涌注入,真元开始疯狂的循环起来,外面那两条金龙真元得到支持,变得栩栩如生,那只大锤已经快要到面门了,却被两个龙头狠狠的顶了回去。刺入体内的毒针,也被逼了出去,从哪里来,逼到哪里去,墨甲虫妖又是一片死伤,至于偷偷摸摸进来的毒液,被那股血脉之力覆盖,掀不起什么风浪。树上的妖族没有想到白闹还有这么恶心的后招,从暗处走到明处。白闹看见人影闪出,又一道龙虎九回枪,斩杀了一片墨甲虫妖,升上了空中,墨甲虫妖再怎么用力也够不着了。“废物,退下吧!”来人说了一句,白闹不懂,如潮退去般,墨甲虫妖消失了。两人站在同一水平面,白闹看着那张脸,很是熟悉,尤其是那支鼻子上的角。

  “怎么?似曾相识吗?”对面的妖族突然蹦出了一句人言。白闹一愣,“哈哈哈!很好奇吗?渺小的人族。”

  “不好奇,只是很讨厌,你和之前的那个家伙一样令人讨厌,让我忍不住想要掰断你的角。”白闹大概猜出了来人的身份,蛮荒牛犀一族。

  妖族来人轻蔑一笑,说:“那是我弟弟。我最疼爱的弟弟啊!你杀了他,那么,就该拿出你的命来偿还。”

  白闹没有畏惧,哪怕感觉到了敌人身上汹涌的力量,“哈哈!他该死,我不该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