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43 道阻且长隐血兽
作者:观门  |  字数:4440  |  更新时间:2019-08-16 23:55:47 全文阅读

启程不到半日,瓢泼大雨就来。远方的毒雾被稀释,只是沼泽更加泥泞,也不知天公这是作美不作美。

  一行人浩浩荡荡,看着威风实则叫苦不迭。人族居于平原,凭利器而驰骋,兽者隐于山峦,凭地利而苟活。士卒们和妖族作战自然是气势汹汹,一来到这群峦就显得拘谨,手脚被限制施展不开,只有被野兽突袭的份,没有反抗之力。张占和白闹走在最前,他们不需要担心这些不入流的攻击,只是心忧士卒。“嘶!”又一条九响蛇悄然来袭,一名士卒闪躲不及,被一口咬伤了脖颈,白闹听到惊呼立刻赶来,终还是迟了一步,士卒面色发青,口吐白沫,毒性深入骨髓,难以救治。一人拿着花名册慌不择路的跑过来,从腰间掏出一支笔,舔了几口笔尖,做好了记录的准备。空抱着一具尸体徒伤悲的战友,没有哽咽,没有流泪,面目表情的说:“张小二,兖州土城张家村人士。”这名战友心里自有计较,身为军人,什么长命百岁的祝福都显得虚假,唯一真实的感情就是,你死了家人我养的承诺。

  白闹不是第一次看见这让人心疼的一幕了,曾经他也天真的放出意识,以为来得及应对,结果还是死的人太多,他记不清名字,只有这份无能为力的渺小感一如既往。不能再不闻不问了,白闹下定决心,一定有办法的。行进的队伍突然停了下来,陷入沉思的白闹一头撞向了前面人的背,“怎么了?”白闹问道,话音未落,队伍最前面的一棵树直接倒下,白闹放出意识一探,计从心来。他跑到张占身边,和张占低头窃语了几句,张占一脸担心的看着白闹,满是怀疑的问:“你行吗?”白闹朗然一笑,答:“没问题。”罢了,白闹飘然而去,在张占的命令下士卒们席地而坐,就地休息。

  修行有得就是舒服,白闹心里这样想着,还记得在雾始山从林子这头跑到那头都要靠自己的脚,要多慢有多慢,现在直接凌空而起,避过一棵棵巨树倒地掀起的风波就够了。白闹藏身在角落,定睛一看,是一头巨大的白额虎和一头铁甲牛的战斗。白闹心里不由得后怕,幸亏二者提前相遇,倘若再晚一点,士卒们岂不是要遭受灭顶之灾。这两兽你来我往打得凶狠,白闹不急着露出身形,安静的呆在一旁,准备来个渔翁得利。可是这鹬蚌太不给力,铁甲牛的甲过厚,愚蠢的白额虎还一直把爪子往人家身上拍,白额虎的力大,铁甲牛不开眼的一直拿角和人家对顶。白闹刚还在心里给两边加油鼓劲,一看这形势,心里咒骂了起来。不能再等了,白闹长枪一现,双龙盘身,就在铁甲牛全力防御白额虎的攻击时,他穿云枪法出,直指铁甲牛。“叮!”白闹的巨力之下,居然刺不进铁甲牛的身体,反倒把自己的势气给弄弯了。铁甲牛一甩头就撞向了白闹,白闹不得已只能暂时放弃尝试,一跃后退拉开距离。“这下可真是托大了,这皮怎么这么硬。”白闹心里如是想着,先暗杀铁甲牛,再力挑白额虎的美梦一下子就破了,反而让两头猛兽有了提防,他们本就对人族的仇恨无限大,现在一齐恶狠狠的看着自己。自然造物,向来公平,人类有了修行的可能,猛兽也就有了自卫的资本。

  两头猛兽对着白闹一阵嘶吼,这种同族之间的团结互助实在是感人,也让白闹一阵头疼,什么时候这些野兽的情商也这么高了。白额虎磨磨唧唧还有什么顾忌,铁甲牛凭借坚不可摧的防御肆无忌惮的向白闹发难,顶着两根巨大的尖角就向白闹撞来。对付这种庞大而又笨拙的野兽,白闹就算穿不透护甲也是信心满满,一闪就躲过了袭击,而后长枪直接刺向那毫无防御的牛头,铁甲牛对这种攻击已经见怪不怪了,一低头就将头部埋进了胸前,只留下一堆铁甲。白闹见状立刻刹住了攻势,枪头一转变刺为挑,身子也跟着运动到了铁甲牛的下面,再次攻向那深埋的头,白闹轻蔑一笑,讽刺意味极重,铁甲牛对白闹这快速的转变有点惊愕,但也不显得慌乱,只是一抬头,天枪又一次狠狠的打上了它的铁甲,铁甲牛侧着头,眯着那本来就不大的眼,讽刺意味极重。不等白闹调整姿势,身后传来破空声。“麻烦了!”一心沉醉于和铁甲牛的争斗,白闹忘记了背后还有一头白额虎。白额虎看见白闹屡次进攻铁甲牛不下,早就做好了偷袭的准备,当白闹的枪尖刺中那厚甲的时候,白额虎毫不犹豫,暴起发难,那张宽大的虎掌马上就要打碎恶心的人类的头了,白额虎洋洋得意,讽刺意味极重。

  虎掌,在离白闹的头一米远处停了下来,因为有一把剑出,率先刺入了他的掌心,怀云剑!内劲是战斗本能和身体力量的综合,白闹经过连番苦战,种种奇遇,内劲无限增长,战斗本能也是强的离谱。就在白额虎袭击的一刹那,白闹都不用放出意识,就能感觉到它的虎掌会从哪个方向落下来,剑出,头也不回,必中,讽刺意味极重。白额虎可没有铁甲牛那种变态的防御,在白闹一剑下,吃痛嗷嗷的叫着,铁甲牛一看白额虎被创,凭尽全力向白闹撞来,那坚挺的长枪慢慢的被压弯,无奈之下,白闹只得舍弃了白额虎,一剑劈向了铁甲牛。不愧是利器,这一剑在铁甲牛厚重的护甲上留下了白色的划痕,然而无济于事,势气被挤压着,出现了奔溃的迹象。盘绕在身上的两条金龙真元这时候开始暴躁的翻腾起来,白闹暗骂自己的愚笨,直接将金龙真元再次的附在了势气上,长枪立刻变的坚硬。一桩未了,又一桩起。背后的白额虎攻击又到,这一次它吸取了教训,没有再大意的直接把掌心露出来,而是利用锋利的爪子向白闹划来,白闹一手握枪和铁甲牛对抗,一手挥剑挡下了这犀利的一击。前后都是力大无穷的猛兽,都是竭尽全力,白闹在这样的夹击下岂能好过,就在身体刚出现疲软的一刻,就被白额虎一爪击中,就被铁甲牛撞了过来。这要是被撞上,不断骨也得掉层皮,机智的白闹立刻放弃了抵抗,硬生生的接下了白额虎的这一爪,身子飞了出去,看看躲过了铁甲牛的袭击。铁甲牛去势不减,撞不上白闹就向白闹背后的白额虎撞去,白额虎旧力刚尽,新力未生,哪能躲避,被铁甲牛撞中,跟着白闹的节奏飞了出去。白闹在远处看见这一幕,开心的笑了起来。

  铁甲牛撞上白额虎后,明显一愣,白额虎发出了恨铁不成钢的咆哮,夹杂着白闹的狂笑,铁甲牛彻底被激怒了。它一转身,强壮的四蹄飞起直接向白闹践踏而去,白闹有身上盔甲的保护,再加上强健的体魄,白额虎这一击算不得什么,他一滚,就躲过了这笨重牛的攻击。白额虎在铁甲牛一撞之下,暂时失去了战斗的能力,白闹现在只要专心对付这铁甲牛就可以了。只是这牛不仅甲厚,更是力大无穷,白闹正面根本打不过,只能一直躲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铁甲牛开始着急,白闹也开始着急了。铁甲牛依旧是老套路直冲过来,白闹也是老办法闪身躲开,这一次就没有那么顺利,白闹刚刚站定,心头立刻有威胁警示。在战斗中进步,不只是白闹的特质,所有的野兽都有这种能力。屡次交手铁甲牛对白闹行动的规律早已经掌握,这一次他佯装进攻,实际上是暗藏玄机,就在白闹躲开的瞬间,铁甲牛把准备好的牛角杵向了白闹,事出突然,铁甲牛留给白闹的空间太小,来不及拔剑,来不及横起长枪,眨眼之间,牛角逼到面前,白闹做了一个毫无自信的举动,扬起拳头,虎拳!白闹刚刚学到的军拳,没有经历过一次实战的军拳。来不及细细琢磨了,虎拳出,内劲随,真元凝聚成一个虎头,撞向了牛角。铁甲牛没有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白闹都有应对方法,再加上所有的力量都用在那一冲的做戏上了,这一角上的力量平淡无奇,白闹轻而易举的接了下来,甚至虎拳爆发的十足后劲直接击退了铁甲牛。礼尚往来,白闹没有沾沾自喜,虎拳去,龙拳出,一拳轰向了坚硬的牛角,一条青龙摆尾而出,龙爪抓住了铁甲牛的牛角,白闹的拳也到了,耀眼后,牛角裂。白闹落地,激动的心情难以平复,这是他的攻击第一次对铁甲牛奏效,铁甲牛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被龙拳击中的是脑袋,直观的看是角断了,其实脑袋也被揍懵了,白闹再次手捏龙拳向铁甲牛冲去,同样的场景,铁甲牛的另一个牛角也断了。可是这些都没有用,他的拳只能打动铁甲牛,却是打不破铁甲牛身上的护甲,唯一能挑下他的护甲的也只有自己的势气和那把怀云剑了,怀云剑在自己手上没有任何作用,那么就剩长枪了。白闹想着这龙拳和虎拳是靠内劲,势气也是依靠内劲,能不能把龙拳的招数用到《天枪》中。想到即做,白闹提着一把长枪,穿云而出,向铁甲牛刺去,半空中,他将龙拳运行内劲的方法穿插在穿云枪法中,长枪突然极速的转动,白闹能切实的感受到如果这是一把普通长枪的话,自己的虎口肯定会被枪身磨破。铁甲牛瞪大了双眼看着飞袭而来的这把长枪,好似青龙,它能明确的感受到枪尖上可怕的力量,但它来不及挣扎,因为白闹的快,因为白闹的稳。长枪碰到了铁甲牛的护甲,但并没有被阻挡,疯狂旋转的枪尖从那厚重的护甲一穿而过,狠狠的插入了铁甲牛的身体,白闹没有记着把长枪收回来,他尝试着再穿插入虎拳运行内劲的方法,外面看不到,只见枪尖凝聚出一个巨大的虎头,在铁甲牛身体里爆裂,铁甲牛纵然一身铁甲,但身体内部还是如同常人般软弱,直接被冲击的力量震死。白闹感受到铁甲牛的气息消失了,才把长枪拔了出来,这一次简单的尝试,给白闹提了个醒,他终于知道以往使用《天枪》的招式为何会那么羸弱,也终于知道龙拳和虎拳会沦为军拳。这两者本就是息息相关,互为阴阳的。《天枪》的基础就是龙拳和虎拳运行内劲的方法,龙拳和虎拳修炼的意义就是为了加强《天枪》的威力。可怜的世人,只能得其一,又怎么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呢!铁甲牛死了,白闹把目光投向了还没缓过劲来的白額虎上,白額虎也感觉到了白闹嗜血的目光,它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确实站不稳,又倒了下去。趁你病要你命,白闹又是一记混合了龙拳的穿云,直接绞的白額虎血肉模糊。白闹狂笑一声,看着自己的长枪,欣喜若狂“好!就叫你龙虎穿云枪吧!”白闹沉浸在自己的强大中,好一会才缓过劲来,开始做起了计划中的事。收集兽血!

  白闹撕开白額虎的毛皮,刚想感受一下血的气息,身体里突然传来一阵悸动,紧接着就有一股吸力把白額虎体内的血液全部吸进了自己的身体,现在白額虎身体干扁,根本不像刚刚死去的样子。白闹眉头一皱,这种状况在那场战斗中出现过,可是他昏迷了,什么都不知道,现在他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场景,觉得可怕,一脸惊愕。白闹体内的那滴血吸收了白額虎的血液,一如以往,炼化,吐出,融入白闹的体内,白闹感觉到自己体内多了些什么,总得来说就是力量,蠢蠢欲动的力量,白闹颓然坐在地上,不为别的,只是这种方法过于邪门,而且太不人道,还来的太过于莫名其妙。白闹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好暂时接受,心里告诫自己以后一定要小心。有了白额虎的教训,白闹也不敢肆意的去查看铁甲牛,他拖着铁甲牛的身体,在丛林间快速的奔跑,向队伍赶回去。

  张占远远的察觉到有异动,立刻飞了过去,诧异的盯着白闹背后的那大块头,问:“不是只要血吗,你把整个拖过来干嘛?”白闹拖这么大一个野兽回来,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的对张占说:“一,一,一言,难,难尽啊!”然后又大喘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起伏的腹部,说:“将军,快,你让大家从这铁甲牛身上取一点血,抹在自己的身上。”张占应了一声,回去召集部队向这边走来。

  这就是白闹本来所计划的,利用高级野兽的血遮挡住人体的气息,恐吓那些低级野兽,减轻被袭击的概率。只是白额虎的血液一不小心被自己吸光,不知道这有一个铁甲牛能不能达到预期的作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