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42 初学军拳营门迁
作者:观门  |  字数:3483  |  更新时间:2019-08-16 23:55:40 全文阅读

不管有多少舍不得的放不下的,战斗就这样结束了。六个百夫长全部战死,也多亏前卫和后卫的建制还算完整,伍长全体运动,代替了百夫长,打扫战场和清点人数,开始紧锣密鼓的进行了。 白闹落地,向英灵们深深的鞠了一躬,这是种他从未见过的大义。张占拍了拍他,请他入帐。白闹举目四望,死者未矣,生者铭记,转身随张占而行,脚步轻快。这一刻,白闹对未来那场风暴再无担忧,人族,自应无敌。

  进帐,张占端坐正中,白闹立于案下,“姓名,籍贯,军衔。”张占开口问道。“白…”白闹放松的心思差点让他失言了,赶紧改口道:“白闹,本州人士,家居沛城白村,月前从水牢移交到您手中,后交于百夫长徐宇。”

  张占盯着白闹,在他的记忆中点点滴滴的搜寻着白闹这张脸,最后终于放心的哈哈一笑,说:“看来你小子天资不浅,这么快就可敌妖族直系。”

  白闹谦虚道:“将军言过了。生死之间不能破也破了。”张占听了白闹这话,颇为赞赏的说:“说的没错!生死磨练才能铸就力量!”接着张占话锋一转,说:“白闹啊,如今整个大营只剩前卫和后卫了,百夫长也是全部战死,百废待兴,我现命你为前卫百夫长,你可愿意?”张占此言一出,那刚有几分冷却的热忱又霸占了白闹的心房,他想都没想就应道:“竭尽全力!”张占激动的站起来,走到了白闹身旁,一把拉住了白闹的手,直呼“好!好!”在这种困难时期,能得到一个可以左右战局的强者的鼎力相助,无异于痴人说梦,现在得到白闹明确的回答,张占早已语无伦次。 

  这一战,人疲马倦。火头兵拿着厨刀,站在瞭望塔上,站在箭楼上,不到百人,却将监视覆盖了大营外的每个角落。就在他们背后是十几口不见红烧肉只剩汤汁的大锅,是就地而眠,战甲为被的士卒。他们在尽他们所能守护这些勇士。 

  …… 

  天亮,从大帐里走出两道魁梧的身形,顺着初生的太阳,一人走向军鼓,一人立于营前。这就是营门,无论你昨天经历了什么,今天你还是要照常过。想要在这个要命的环境里不送命那就只能拼命! 

  白闹不忍的最后看了一眼酣睡的士卒们,双手挥起了鼓槌。

  “咚,咚咚,咚。”鼓声一轮刚结束,士卒们就带着朦胧的睡眼站了起来,毫不迟疑的赶紧打水洗漱。不多时,张占点头授意,白闹这里又一轮鼓声响起,此时的士卒们早已经穿戴整齐,手持兵刃,齐整整的排列。白闹早已经知道营门军纪严明,可是他没想到在经历昨日那一场大战之后今日的营门还是营门,心里的敬佩各种深重。“兵刃离身!”张占又一道命令下,士卒们立刻行动。“龙拳三遍,虎拳三遍。” 

  “嘿,哈!”大营里传出一声声底气十足的呵声。白闹好奇的看着士卒们的演练,隐约之间士卒们身上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仔细体会,白闹突然意识到是内劲!没错,他们大开大合中内劲自然而出。这一发现让白闹欣喜若狂。要知道他现在的内劲和元气不分你我,一方壮大,两者受益。白闹站在军鼓台上不禁跟着士卒的动作练了起来,形似,毫无韵味。 

  看着白闹的笨手笨脚,张占毫不留情的笑了起来,冲着军鼓台喊道:“白闹啊,过来,过来。”白闹知道自己这两下别扭,被张占发现更是难堪,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问道:“将军,何事啊?”

  张占看着明知故问的白闹,直接戳穿:“白闹,对我们这军拳有兴趣啊?”白闹难为情的点了点头,已经做好了接受嘲笑的准备,哪想张占拍着手连声叫好,说:“如今人总是忙着筑造高台,根基扎稳者寥寥无几,能有白闹你这样的觉悟的人不多了!”

  白闹好奇的问:“将军,此话怎讲?”张占拍了拍白闹的肩膀,背负双手,很是惋惜的说:“自国教一脉兴后,修行一道定天下,他修之法都成旁门。世人只以为修行成大道,却不懂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各种修行之法殊途同归。可怜盛极一时的体修之法最终沦为营门练军而用啊!”

  张占看着白闹的样子,认定了白闹是一个不经世事的后辈小子,耐心解释道:“当年,人族疆域百舸争流,主张修炼自身的体修,主张修炼武器的器修,主张修炼天地元气的道修,三脉修行者互不相让,多有死伤。恰逢妖族大举来袭,各修掌教携有识之士,与吾王,国教掌教共聚灵山商讨此事。经吾王整合,天下资源共同对抗妖族,体修一时风盛,受天下修士追捧。自那以后,太平盛世起,守家卫国不敌坐下青灯,道修依靠众多信徒,星火之光瞬间点燃世间,体修和器修再难入世人眼。” 

  传闻轶事大多不可信,但对后事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哦!原来是这样!”白闹本着三分信七分疑的态度听完了张占的解释。

  张占带着白闹来到了一片空地,说:“既然你有心想练,来我教你。看好了!”张占言罢,就给白闹演练了起来。“这是龙拳!共十二招。”不愧是体修之法,一招一式,环环相扣,浑然天成。白闹紧紧的盯着张占,出拳蹬腿都被深深的描摹在脑海里。“接下来是虎拳!共五式。”一套龙拳打完,画风突变,刚还是腾云驾雾的青龙,现在就变成了咆哮山林的猛虎。白闹不出声,细细观摩,虎拳和龙拳有太多的不同,龙拳其势如荼,咄咄逼人,虎拳稳如泰山,照应八方。不多时张占就收拳而立,带着一丝戏虐的眼光问白闹:“学得怎么样啊?”

  白闹仍然处在龙拳和虎拳的震撼中难以自拔,对张占的问话毫无反应,他发现这两套拳法和自己的血脉有异曲同工之妙,他越想越觉得神奇,不由自主的抬起了手,有板有眼的打着这两套拳法。一拳出,青龙缠身,一拳出,猛虎印头,张占如痴如醉的看着这一幕,那些训练的士兵也呆若木鸡的看着这一幕。

  白闹没有意识,他越打越觉得畅快,内劲四处游动着,元气也跟着四处游动,就在肌肉的缝隙,有一点点小小的内劲,与以前毫不相同的内劲,钻进元气里,元气立刻壮大了几分。一遍一遍的演练,白闹毫不觉得烦躁,动作越来越标准,出拳越来越犀利。张占从嗔目结舌中解脱出来,训斥了发呆的士卒们,又仔细的看着白闹,心里断定他不是一个凡人! 

  日上三竿,白闹总算是从明悟出醒来。定睛一看,士卒们早已经散去,只有巡守的人走过来走过去。白闹满意的摸了摸鼻子,向张占的营帐赶去。 

  一掀帐帘,营帐内肃穆的气息扑面而来,看着正襟端坐的张占,白闹知道出事了,安安静静的走到张占身后站定。

  张占看见白闹醒来也是欣慰一笑,对下面的几个老资历的伍长吩咐道:“下去吧,收拾收拾准备开拔。”白闹听到这个消息也不觉得古怪,这种小规模的队伍,一场大战后,开拔跑路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张占从案桌上抽出一张纸递给白闹,白闹草草一览心情顿时变得沉重。

  不出张占所料,此一役人族军队损失惨重,除了他们所部,只有地将中军还算完整,其余各部或许有残留,但相信用不了多久也会被妖族肃清。

  纸上所言还有地将给张占的指示,让他们前往康城西部的流海山脉汇合。

  张占颓废的坐了下来,声音略显疲惫,说:“妖族这次来势汹汹,每队都有王族后人随行,实在是打了我们人族一个措手不及啊!”

  妖族青年吃人的情景又一次浮现到了白闹的眼前,恨意更重,他对张占说:“将军,莫想太多,我们先撤离再说。”

  张占从桌边拉出一张行军图,指着黑色墨汁的山水对白闹说:“不容易啊!你看,据探子回报,这四周都已经被妖族占领,要想赶去流海我们只有两条路,一条要从包围圈中撕开一个口子,另一条虽说妖族守卫少,却有无穷猛兽毒虫,更有沼泽毒雾,不容易啊!”张占狠狠的锤了桌子一拳。

  白闹天真的问张占:“难道地将不能派人来接应一下吗?”

  张占摇了摇头,说:“不可能。这次圣朝给予营门最大的调兵权限就是五万人,我们这里已经损失了两千人,地将中军现在绝不会超过一千人。”

  白闹一惊:“怎么可能?五万人?”张占也是颇为疑惑,不知缘由,只能对白闹点了下头,补充道:“五万人!”

  白闹拿着行军图仔细看着,虽然看不懂标注,但两条红色的线还是能看得见的。仔细对比了半天白闹指着一条线对张占说:“走这条吧!”张占一看,是第二条,危险重重的第二条。

  “我相信,我们都是宁可死在猛兽的爪下,也不愿意让那群畜牲对我们的尸体为非作歹。”这时,帐外传来一声“报!”打断了张占的思绪,“进!”张占吩咐道。

  从帐外跑进一魁梧汉子,禀报道:“将军,部队已经集结。” 

  张占一招呼白闹,向外走去,“就按你说得来吧!”。帐帘起,士卒现,一个身负重物,像是背着沉重的壳。“丢弃行囊,只带干粮,轻装出行。”

  一阵窸窸窣窣。这时候张占才给士卒们介绍起了状况:“兄弟们,妖族已经包围了我们,地将下令,要我们前去流海山脉汇合。实话说,这一路并不容易,我希望大家能够有个心理准备。”这话很是掉士气,只是张占不得不这么说。 

  “我们不怕!”下面的人是一声笃定的回答,统一而又利落,看不出他们有胆怯的心思。“看吧!大家都不怕的!我们不一定会活,但也不一定会死。”

  生死的事情,白闹经历的多了,但他现在还是活生生的站在这里。希望,是他学到的最后的东西。 

  白闹一身轻松,当先走去,张占紧随。这一行,不知道这些忠勇志士还能存活几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