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41 虽将百死吾往矣
作者:观门  |  字数:4041  |  更新时间:2019-08-16 23:55:35 全文阅读

到了最后一步就不能照猫画虎了,否则就是猫不猫虎不虎了。生脉境讲究的是身体里的真元和天地元气的契合,方才能取信自然达到修行者的本意。白闹将身体里的真元从每一个毛孔放出,让这些真元在天地元气中寻找归属,寻求愉悦。这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妖族青年扒开一点云层,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白闹,白闹在那儿站的已经很久了,脸颊有汗水流下,眉头也紧皱着,妖族青年冷笑了一声,心想“弱者就是弱者。”但他还没有冒然发动攻势,因为他觉得弱者总是诡诈的。在小心的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妖族青年发现白闹的身体开始颤抖,他联系白闹之前突然增强的力量,自以为是的认为白闹是吃了什么秘药现在遭遇反噬了,这个推论让他欣喜若狂,他一锤击散了眼前的云,另一个大锤高高扬起,妖族青年在进行最后的蓄力,誓要一击必杀,大锤上开始燃起了火,火焰跳动的有多欢脱他此刻的情绪就有多欢脱,“哈哈哈哈!”妖族青年狂笑着,俯冲下来,燃烧的大锤直指白闹。

  这种喜悦没有多长时间就渺然无踪,大锤马上就要代替白闹那讨人厌的头,杵在白闹的脖子上了,妖族青年看见白闹身边兴起一团红,但他没有退缩,他已经准备好了胜利的嘶吼,突然白闹周遭的元气一扫而空,没有元气,也就没有空气,没有重力,没有风,妖族青年的身形定住了,尽管他努力挣扎,不动就是不动。 

  白闹不断将体内的真元放出去,得到的不是自然的接纳,而是自然的排挤,真元放出去又被压回了体内,一次两次,失败又见失败,白闹血液里的戾气一股脑地涌了上来,“好!你不接纳我,我就打服你!”白闹一咬牙,将身体里的真元全部放了出去,淡红色的真元缠着元气,一点点的绞杀,吞噬。 

  自然对违背它准则的人从不会手下留情,越来越多的元气涌了过来想要抹灭这些非同寻常的真元。压力大,反抗也就越大。白闹体内这些真元的数量自然没有天地元气多,但他那真元可不是简简单单的真元,里面还夹杂着体内那滴天地不容的血的血脉之力和层层凝炼的内劲,在这种对抗之下毫不显下风。自然仿佛很是尴尬于现状,只能舍弃那些被白闹的真元缠上的同类,然后团结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向白闹站着的地方压过来,白闹面不改色,像一个将军,指挥着真元迎面而上,两股力量瞬间交集,没有声音,没有异象,这沉默让人觉得可怕,真正切身有感的人就是正好冲上来的妖族青年了,一瞬间天地元气消失,体内妖元凝固不动,这是他作为一个好战高傲的妖族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好在这种瞬间的压抑去的快,妖族青年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砸在了被他重新燃烧着的金瓜大锤砸出的坑里。白闹面不改色的等着受惊的尘土和沙砾飞溅到自己身边,又奇异的全都停在了他的面前,安然的飘到了地上,去到了他们应该去的地方。

  “站起来,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白闹凌驾于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妖族青年,眼睛里印出来的却不是那只尖角,里面有星辰转动,有江来潮起,有风涌云动,绝没有这个小小的妖族。妖族青年一手支着大锤爬了起来,他还是听不懂白闹的话,但是同样的蔑视他还是能看的清的,他起手就将一个大锤直接扔向白闹,这一锤平淡无奇,偏偏搅的空气混浊,白闹只是随意的伸手就接了下来,甚至于大锤上面留下了一个拳印,妖族青年见状大为惊讶,不信邪的他再次扔出了一个大锤,这锤更是朴素,隐隐如破空而来,似是携风雷之力,摇摇晃晃,这一锤的力量来这大锤本身都承担不起,可见力量的无穷,妖族青年一味追求力量惊人,却没有在意速度,哪怕是个孩子都能躲得过去。白闹没有躲!

  同样是一拳,力有多强反弹就有多大,那大锤直接粉碎。白闹这睥睨众生的姿态由不得妖族青年不认真,他一跃而起,直接化出本形,果然是一头蛮荒牛犀,浑身闪烁着金属般黑色的光泽,有几条紫纹模糊不清的盘踞在上,狰狞的面部一只尖角最为突出,白闹看到妖族青年的本体失声笑到:“果然是畜牲样子!”一伸手,金光四射,一杆长枪缓缓从手心而出,不再是黝黑的模样,两道金纹似是两条金龙从掌心钻出来,蜿蜒而上直到枪尖,在这金纹的加持下,白闹能明确的感受到天枪中暗藏着的毁天灭地的力量。收获多大,付出就有多大。

  就在先前电光火石的一刹那,白闹可谓是险象环生,也多亏了自然本来的意图只是他真元中的那些杂质,在那种高强度的挤压下,无论是那血脉之力还是内劲都被硬生生的塞入真元中,和他的真元合二为一,变成了一种全新的真元,这是进化,也是发展,天地元气不得不承认其存在。白闹刚刚放出的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势气了,也可以称之为法相,真元随之悄然而至布满了枪身。

  “你这个畜牲!”白闹狂啸一声,枪身那巨大的力量,心头憋屈的怒火,让他忍不住出手了,一招穿云直指蛮荒牛犀,不单单有势气的锋芒,更有真气的震撼,两道金纹幻化成两条金龙随着枪尖一齐向蛮荒牛犀冲击而去,蛮荒牛犀看着这等异象避无可避,只能硬着头皮,用自己的尖角撞了上去,就在交手的那一刻,他瞬间知道了自己的单纯,一开始向他刺来的也只有那杆枪而已,那两条金龙左右散去,狠狠的撞向了他的两侧,要不是一声毛发坚如钢板,恐怕他现在已经灰飞烟灭了。

  一击无果,白闹自然感觉到失望,也勾起了他好斗的心思,刚刚经历的一场变故正需要人来磨合,蛮荒牛犀成了他最钟意的对象。穿云过后,落日来袭,白闹凌空而起,长枪狠狠的向蛮荒牛犀扎来,两条金龙盘踞于身伺机而动,蛮荒牛犀的尖角正因刚才的针对作痛,哪里敢硬接,赶紧向后跃去,白闹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长枪一挺,又追了上去,一人一兽纠缠到了一起。 

  蛮荒牛犀不愧是妖族的王者,一个妖元境的后辈而已,就能硬生生的抗下现在的白闹的数十击,战斗到此,白闹还是风轻云淡的样子,蛮荒牛犀已经是油尽灯枯,在做最后的挣扎了。

  白闹停下了攻击,看着大喘气的蛮荒牛犀,只是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是的,蛮荒牛犀还有绝招没有拿出来,那是他们妖族每一个部族与生俱来的战斗天赋,白闹想要印证自己的实力,这正是一个最好的途径。蛮荒牛犀对白闹这样侮辱性的举动十分恼火,他俩蹄腾起,像人形站立,又一下放了下来,空中一道气浪无形冲击来。

  蛮荒牛犀鼻子里一直喘着粗气,眼睛瞪的通圆,猛然间向白闹冲了过来,“蛮犀冲撞”,蛮荒牛犀浑身都着了火,这种两败俱伤,同归于死的战斗方法,就是他们的战斗天赋!白闹毫不畏惧,长枪消逝,两条金龙悍不畏死的向着蛮荒牛犀撞了过去,在那堆火面前,化为了硝烟,星星点点的元气又顺着来时方向气馁的回到了白闹的身体里,给白闹带来了讯息,那团火,可烧真元。

  这是白闹自离谷出来,第一次一个人直面杀招,他闭上了眼,意识全面放开,手慢慢放在了背后背着的怀云剑的剑柄上,嘴里默念道“三”“二”“一”,白闹拔剑而出,一道璀璨的无与伦比的剑气撞上了冲来的蛮荒牛犀,蛮荒牛犀因此而身形一顿,剑有两刃,紧接着白闹提剑劈了过来,剑出亡魂现,蛮荒牛犀被劈成了两瓣。白闹有感于什么,他没有就此打住,剑气狠狠的向蛮荒牛犀放射出去,随意洒脱,杀机四伏,蛮荒牛犀死也死了,还被轰成了渣,就如徐宇死也死了,还是尸骨全无。半晌,白闹停下了手,睁开了眼。他看着怀云剑,豁然开朗。只是耳边,突然此起彼伏的传来“放啊!”打断了他的思绪,他降到了半空,看着地面上的惨烈,愣住了。 

  士气,对一场战斗有多么大的作用啊!白闹力敌残暴的妖族青年,让所有的人族士卒都振奋了起来。但重新拿起武器需要时间,但重新拾起勇气需要时间,士卒一个个觉醒,一个个上去送死,前卫有时间再举坚盾,后卫有时间张弓搭箭,左卫和后卫没有,他们就身在战场中,他们看见了食人还享受的丑陋面孔,他们看见了血肉横飞,他们的精神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他们杀的忘我也难以弥补不足,就在士卒放下武器的那一刻,损失就太大了。开始,有一个人把目光看向了前卫和后卫,接着,有第二个人把目光看向了前卫和后卫,最后,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前卫和后卫。前卫和后卫把头低下,不忍看这些殷切的目光,这种战斗的默契是没有人能懂的,除了他们。

  左卫和右卫已经撤退不了了,只能拼死搏杀,既然如此,那就都死在这里,宁可被自己人射死,也不愿被妖族的屠刀残杀,也不愿妖族肮脏的嘴在自己身上留下牙印。

  “放啊!”有第一个人呐喊,就有第二个人呐喊,到最后排山倒海的传来“放吧!”于是不忍,于是不能不忍,于是成全,于是不得不成全。第一支颤颤巍巍的箭出,第二只颤颤巍巍的箭出,然后倾巢而出,如雨下,箭如雨下,泪如雨下。前卫举着坚盾,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每走一步,则高喊一声“嗨”,坚盾敲击地面的声音清脆而又摄魂,这是送葬的声音,这是营门对死去的同伴最高的礼遇。

  左卫和右卫不约而同的笑着,第一个人先唱了起来,第二个人跟着,最后变成了齐齐的大合唱: 忆昔时,龙台轩辕剑,战袍加身 忆昔时,弱冠请长缨,子散妻离 忆昔时,长街十里送,风发意气 今朝君不见,黄沙平千里,血液成河 今朝君不见,绿洲草不见,尸骨积堆 今朝君不见,黑云雷滚滚,断戟残旗 莫道报国且无门,铁剑长枪奏喜音 试看英魂回乡日,业安家兴万民勤 这是认识几个字的士卒们写的,这是属于他们的赞歌。文人墨客们可以不当一回事,但不敢否定它的意义。 箭落下,人倒地,妖族的眼里出现惊慌,人族的眼里都是狂热。 

  “快射啊!快吧!把箭都射完!”士卒们不可一世的喊着,现在这世界就是他们的。白闹眼看着一支支仇恨的箭扎在人的身上,有的甚至透体而出,“不!”他撕心裂肺的喊着,为从未深交却并肩的战友们悲哀,他要冲过去,去拦下一万支箭,却被后面伸出的手给拉住了,转头一看,是张占,现在的他并不怎么威风,头发散乱着,衣不遮体,有伤口在流血,“不用去了,你我都没用!”张占眼睛没有湿润,只是眼圈红了,“这是我们最后的约定。”白闹去了没有用,张占去了没有用,除非是死脉境的强者,但大人物又岂会注意到这边陲小地的风雨。

  “以死报国!”这四个字,张占掷地有声! 当最后一支箭落下,瓮中的鳖和渔夫没有侥幸存活的,风来,有反应的只有一杆大旗。 云散,前卫的盾撤开了,后卫收起了弓,他们走进了战场,捡起了枪,手里拿着,捡起了刀,腰里插着,同伴既然死在了他们的手下,他们就要带着两份荣耀更勇猛的活下去! 

  “战争,从不会结束!死的,也不只是我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