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40 几近败北血脉威
作者:观门  |  字数:4594  |  更新时间:2019-08-08 23:13:45 全文阅读

白闹只能看着,眼睁睁的看着,眼睛里流出赤红色的泪,或者说是苦涩的血。

   传闻是传闻,现实的血腥味和被撕碎的一块一块的肉就活生生的摆在眼前,白闹对力量的乞求从没有如此强烈过,徐宇只是第一个,而他是第二个,最终不会是最后一个。

  “啊!”白闹的泪伴着血喷涌而出,在那一锤的重创下,几近于腰斩,血液不断的流出来,从嘴里,从腹部,那些和元气混合的血有一种奇异的香味,瞬间弥漫了整个战场,无论是大个的还是小个的,只要是妖,注意力都被这香味吸引,他们顶着士卒的长枪和利箭,疯狂的向白闹冲去,不顾一切。

  妖族青年离得最近,扔下了手中徐宇残缺的尸身,提着大锤就跑向白闹。正在空中和妖族前锋打斗的张占最先发现了战场上奇异的变化和人族士卒不知所措的呆滞,他直接使出全力,配合那巨大的猿猴兽王汇聚了全身的元气一拳砸向了妖族前锋,这前锋没有料到刚才还不温不火试探他的张占会突然发难,不敢硬抗,只能闪躲,张占借这个机总算是看清了战场的形势,他暗道一声“该死!”立刻下令:“全体放行,围而剿之。”

  言罢张占拳头一握,背后的猿猴兽王捶胸顿足的咆哮了起来,他开始全力对付那个妖族前锋,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击败他。这并不是对自己下属的不信任,而是他发现妖族战阵中有一妖鼻有尖角,那可是妖族里的高阶种族啊,蛮荒牛犀!

  张占作为一个子将很清楚妖族的状况,鼻生尖角已经不同于那些送死的妖兽境的杂兵了,那是货真价实的妖灵境,除了他,自己阵营里没人可敌!

  围而剿之,自然人没有把白闹的安危放在眼里,因为这就是战场,为了大局个人是小的战场。白闹的血越流越多,意识开始昏沉,就在闭眼的最后一刻,他隐隐约约的看到无数的妖族向他奔袭而来,狗头的,猫头的,蛇身的,还有那个长角的。当最后一缕香味钻进了他的鼻子,白闹闭上了眼,带着不甘和无奈。

  人族军队的令行禁止是妖族大能们最为羡慕的。张占一下达命令,士卒们立刻行动起来,不再拦截冲撞的妖族,前卫高竖坚盾,后卫满弓拉弦,右卫左卫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徐宇已经死了,剩下的五个百夫长东西南北各个方位排列着,就站在前卫的坚盾后面,一个巨大的包围圈形成,而妖族自然成为了瓮中之鳖。

  “后卫准备!”“后卫准备!”“后卫准备!”“后卫准备!”“后卫准备!”

  “放!”“放!”“放!”“放!”“放!”

  包围一成,五个百夫长的命令就先后下达,声音有前有后,只有射出去的箭异常统一,箭头包裹的有仇恨,有怨念,总得来说都是肃杀的。万箭齐发,那些被白闹血液的香味吸引的妖族们被贪念占了头,后背全部留给了人族,箭毫无情面的,准确的扎入了毛发掩盖下的肉块,像农户收割麦子一样,妖族成片成片的倒了下去,妖血顺着窟窿吐了出来。

  巨大的妖族青年刚刚伸出手指抹了一点白闹的血,放在嘴边尝了尝,露出了些许的笑,下一秒连绵的箭雨就袭来,纵然如他,在后卫的攻击下也难以稳住身形,不多时就有刁钻的箭从刁钻的角度狠狠的刺入了被无数箭击软的地方。

  妖族青年恼怒的看着这四周的人族,暴跳如雷,他对四周的妖族“嗷嗷”的叫唤着,那些妖族也从白闹血液的吸引中清醒了过来,他们跟着这青年叫着,人族听不懂,只看见他们选了一个方向,顶着狂暴的箭雨冲了过来。

  箭还未停止,一轮一轮的齐射,没完没了,直到妖族涌了上来,前卫坚盾拉开一条缝,迫不及待的左卫和右卫就杀了出来,和这无脑的妖族交上了手。先前还有白闹左右牵制,白闹倒下了,这个青年的可怕才凸显了出来,只见他大锤乱飞,搅的尘土飞扬起来,搅的天昏地暗起来,左右卫在他跟前不值一提,一个一个的飞上飞下。

  五个百夫长对视一眼,一跃而起,有人持枪,有人拿刀,在元气的加持下向着妖族青年冲去。妖族青年毫不畏惧,紧握一双大锤站在人群中等着他们走近,直接一锤子砸出,地动山摇。五人不敌这青年,摆出战阵互相配合下也只够自保,只能期盼张占能早点解决对手回来坐阵。

  白闹躺在地上,身上有箭,所幸方才那个妖族青年在旁替他分担了太多,还不至于变成刺猬,即使这样,他还是濒死。

  死亡的阴影笼罩而来,生命总会自我的挣扎一下,白闹身体里的元气,内劲快速的流动,尽力的弥补着伤口,与此同时,那滴被他和赵之丰的元气共同镇压的血开始活动起来,先是悬浮到了胸口上,开始猛烈的转动,继而四周流在地面的血被硬生生的吸到了白闹的身体里,全部集中在那滴血中。

  那滴血仿佛在同化又仿佛在过滤,进去的血杂乱不一,出来的血带着同样的气息滋润着白闹的身体,先前还伤痕累累的身体现在完好如初,只要不刻意去看那些结痂,没有人会想到白闹经历了怎样的创伤。

  白闹恢复了点血气,脸色浮现出红润,感官又重现,听着耳边震耳欲聋的厮杀声,他艰难的睁开双眼,身边人来人往,都在为生存拼搏,懒得低头看他一眼,白闹扫视了左右,看见了那条赤纹蛟散落一地的鳞片,也看见了一根根带着点肉的被血染红的骨头。

  “原来,他也挑食,还会吐骨头啊!”白闹确定了之前所有的惨绝人寰都不是做梦,他悲怆的想着,为一个尽职尽责的百夫长哀伤,为一个死无全尸的族类哀伤。痛之后就是怨,白闹杀意越来越重,只可惜受创太重,他只能等着,等着更多的鲜血涌进来,他只能听着,听着远在视线之外的妖族青年的不屑的笑声。

  五个百夫长只不过是五个普普通通的武者,这妖族青年玩也玩了,开心也开心了,他终于要出狠招了,明明是个地上的,偏偏可以凌空,妖族青年周遭妖元狂暴,他怒喝一声,直接冲进了云层,似乎是很享受这种俯视众人的感觉,也似乎是给五人最后一点享受生命的时间,他欢快的在云层里穿来穿去,速度越来越快,五人诧异的盯着空中,是的,他们的战阵只是用来对付地面上和他们实打实的过招的,对飞在空中的无能为力,所能做的就是小心提防,及时应对。

  很明显,这妖族青年是知道这一点的,他正对日头而飞,穿过又一朵云层,身形有云拦着,有日头照着,直直的消失,而后猛然落了下来。

  地面上的五人被那阳光刺的睁不开眼,哪还能观察到妖族青年的动向,突然头顶传来一声高亢的“死吧!”的声音,五人慌了神,连忙举起武器想要格挡,还是晚了,只听的一声巨响和五声闷哼,接着就是闷哼变惨叫,和妖族青年猖狂的笑声。

  待尘土散去,只见诺大的战场中留下了一个不小的坑,而妖族青年正在卖力的侵蚀着五个人的血肉,一片寂静,只能听见磨牙声和绞肉身,还有吐骨头的“呸”声,所有人都在张望着,妖族面露狂热,随后爆发了来潮一般的欢呼,人族一个个垂头丧气,徐宇被吞食只有白闹一个人看见,震撼和哀伤也只是一个人的,而现在,大庭广众之下,震撼和哀伤是每一个人的,其中不乏有老兵,他们见识多了,除了叹息无事可做。

  张占和那妖族前锋也被那一声巨大的冲击声给吸引了,张占感受着低迷的士气,看着自己的老部下被吞食,急红了眼,刚想冲过去就被妖族前锋截了下来,张占哪管的了这么多,猿猴仰天长啸,一拳就轰向妖族前锋,妖族前锋没有闪躲,和之前相比,情急之下的张占简直是漏洞百出,妖族前锋妖元聚于掌心,一掌而出,金光闪闪,直接击中了张占的腹部,击退了数步。张占捂着肚子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意识到了自己的过失,开始静心凝气地面对这个妖族前锋,毕竟急已经没有用了。

  妖族出了个瘟神,而人族没人抵挡,心态不好的士卒已经开始丢盔弃甲了。

  “哈哈哈哈哈!”妖族青年边吃边笑,妖族看的爽,人族看的哭。心智最坚定的前卫也有坚盾倒地,妖族的杂兵看着萎靡的人族士卒,有些贪心的率先扑了上去,接着越来越多的扑了上去,有人在反抗,少的可怜,大多数还是在默默承受早来的可怕。

  就在心灰意冷之时,喧闹的背后白闹站了起来,冷冷的说道“你们吃够了吗?”

  “你们,吃够了吗!”或许前一声还有人忽视,但这一声是惊天地,没有人注意到那些在地面漫无目的的流动的血都已经汇聚到了白闹跟前,所以很多人不理解白闹为什么会从血池里站起来,为什么他的发梢,为什么他的肌肤都有血在滴下。

  “我在问,你们,吃够了吗!”白闹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印着地下横七竖八的尸体,印着断裂的斧钺刀叉,好像一个浴血魔神,他在质问这些带罪的人。此刻的白闹已经不是以前的白闹了,从骨子里透出的冷漠,从骨子里迸发的嗜血和那种高贵的蔑视,全不是以前的白闹所有的。那些妖族看着霸气的白闹,一个个呆若木鸡,只有那个妖族青年扔下了手里的食物,提着大锤向白闹一步步走来,妖族部众在这种无声的鼓励下,又转身向着白闹杀来。

  人族需要个杀神,所以白闹醒了。他看着有恃无恐的妖族青年,看着有恃无恐的妖族,握紧了拳头。

  一阵狂风吹来,吹动白闹的裤腿,他一手划银河,另一手聚内劲,迎向了一眼勉强望尽的妖群。

  前行的脚在地上划出了一道痕,白闹一拳砸穿一个狗头妖族,而后跃空而下,直接将又一个妖族劈裂,齐整整的劈成两瓣。

  “你们!都该死!”白闹狂喝一声,不退反进,雷拳出,表面平淡无奇,却掀起无穷的气浪,靠近者死,元气大开大合,没有华丽的作秀,飞出出见血,隐约有龙扬虎啸,风云变幻,靠近者死!

  白闹带着这佛阻杀佛的气势直接对上了妖族青年,这一次他没有退缩,没有来回不定,元气格挡,硬生生的接下了落来的大锤,左手内劲出,引动无边血气,妖族青年不明就里,自然不敢硬接。

  同样的场景,不一样的结局,再生的白闹在双血的加持下岂能只用力大无穷来形容。

  “咚!”白闹的拳头枪钻入了妖族青年的身体,不仅如此,他还狠狠的转了一圈,利用锋利的魔爪,再抽出来时枪头还带出一堆肉丝。

  “啊!”妖族青年吃痛狂叫了一声,巨大的双眸盯着白闹,白闹无所谓地舔了一下嘴角,问道:“痛吗?”

  妖族青年听不懂,但是藐视的意思却是看得懂的,他一锤砸出借白闹格挡的瞬间拉开了距离,又飞到了空中,隐于日耀后面,人族士卒担心的看着白闹,生怕刚升起的希望之火又熄灭。

  妖族青年很机智,但他天真就天真在这机智上,白闹不是那五人,他还有无比雄厚的神识,所以毫不担心,反而动了别的杀念,毕竟妖族青年上天了,可是地上还有妖族,白闹毫无压力的屠杀着。

  身在空中,妖族青年以为白闹分心了,从空中直冲而下,但他不知道他的铁锤在白闹意识里早已经浮现,白闹闪身一躲,直接银河送葬冲出,正中妖族青年肩膀,吃痛的妖族青年只能落荒而逃再次升空等待机会,这一击对白闹没造成任何影响,反而砸死了不少妖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妖族青年先后仅仅出手两次,都无果,而白闹毕竟只是一个人,在妖族的围攻和妖族青年的威胁下,他开始被击中,身上开始出现伤痕,白闹惊奇的发现自己伤口愈合的速度很快,但毕竟伤就是伤,尽管能愈合,但那一下一下的痛感却是真的,白闹的精神一直在受着折磨。

  看见白闹如此英勇,如此坚韧,人族丢失的勇气总算是找回来了,第一个对妖族刺出长枪的人被后面的人模仿,盔甲被重新捡起来穿在了身上,“杀!”又是一声嘹亮的呼喊!

  白闹看见重整旗鼓的人族没有激动,没有欣喜,似乎他天生就是这么冷漠,也应该是这么无情。茫茫的人族冲进了茫茫的妖族中,这是较量,这是一个种族和一个种族底层的较量。

  白闹一跃出了人群,从头到尾这些妖族这是开胃菜,他真正中意的大菜是藏在空中的那个胆小鬼。

  “好!你不敢下来,我就上去!”

  白闹稳下心神,他在做一个尝试,一个大胆的尝试。

  “劲凝于形,外劲内敛,形满而充。”白闹疯狂吸收天地元气,不断凝聚于身,直到身体出现了胀痛感,直到元气在多余的天地元气的排挤下开始出现向体外运动的趋势。

  “水满则溢,劲足而出,势则大成。”被排挤的元气堆积在白闹体内,想要出来却碍于身体的阻隔只是一丝一丝的流漏出来。

  “劲出成势,势不可挡,首尾相连,意识而出,控势成型,而成势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