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11 三花盛典始筹备 神经老头下毒咒
作者:观门  |  字数:3354  |  更新时间:2019-08-07 23:07:09 全文阅读

四下里安静漆黑,压抑;言语间争执对冲,狂躁;牢门外命悬一线,恐惧;白闹的神经紧绷如弦,王三恰好拨动了它,又恰好是杂乱大力,于是,这根弦崩断了。

白闹提着一口气,把自己拔了起来,先是低着头不知何意,又听到王三的一声冷哼后,忍不住的冷笑起来,而后将那因激动而青筋暴起显得狰狞的面容递给王三,说道:“还我?你拿什么还!没错,我也是一条烂命,但我这条烂命不是像你一样随随便便就能交待的,我背后还有一村子的冤魂追着我。”

“一村子的冤魂?”王三当时没有反应过来,但紧接着想到了白闹和他弟发生摩擦的文武巷正联通着官府,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他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你就是白村的那个小子?”

“白村,白村啊!”白闹没有说是,也没有否认,只是重复着那个伤心的地方,不自觉的掩面而泣。

不是没有流过泪,只是没有出过声,当那所有无法承担的再死扛不住时,当那压在喉间的第一声哭嚎蹦出时,一如大河决堤,一如雷鸣贯耳,止不住,低不了。

没有回答,但回答的又很明确。王三看着自己打人的手,如同看着一条毒蛇,懊恼的冲着墙面狠狠地砸着,任铁锁铁链在其上划出沟壑来也不罢休。

因为有过相同的境遇,所以容易理解,王三收了自残的疯狂举动,静静的看着面前那个十一岁的孩子耸动的肩膀,也不活动,也不喘粗气,这种时候,声音越多越会让人难受。

安静让白闹更好的宣泄。

其实对白闹来说,入这大狱也不是坏事,至少他离开了那个烟火人间,至少他看不见那些亲子和睦,孑然一身,就被世界抛弃,就蹲在阴暗面哭泣,也不考虑未来,也不在乎颜面。

可惜,这样的时光白闹并没有办法长享。也怪感官灵敏,通道伊始的脚步声刚刚响起,就被他捕捉到,于是赶忙擦了眼角的泪站起身来,伸手挡在王三前面。

伤痕累累在目,甚至有碎肉耷拉着,四肢在颤抖,不协调的左右摇晃,指甲呈青紫色,手掌里还有东西在蠕动,这些,都一个不落的让王三尽收眼底,他脱口而出:“千刀万剐刀,破指银条,虎头钳。”

王三终于明白了白闹失控的由来,作为林帮三当家,他对三花会太过了解,这所有刑具齐上的事例前所未有,于是,内心对三花会的恨更深了些,对白闹的爱更多了些。就这小小的一些,足够让王三赴汤蹈火。现实点来说,在白闹伸手一挡之前,王三只会找机会搭救,但在这伸手一挡之后,王三便会使出浑身解数,不达目的不罢休!

心照不宣,刚刚的不愉快随着情绪的冷静消散,所有同仇敌忾的气势荡漾在身形间。

进来的还是杜支花,身后跟着四个打手,他一如既往的嚣张,脚还没踏进门,声音就先传到了耳里:“抱歉啊三哥,兄弟这么晚才来看来,我们这些个混账没有亏待你吧!”

如果没有之前的事情,白闹真会觉得这杜支花和王三是什么过命的交情,因为他关切的笑容太真实,因为他伸出的臂膀太宽阔,不等白闹拦截,就把他推到一边,仅仅的抱住了王三。

王三回应给杜支花的,是一个更大的问候,坚硬的牙齿直接扯下了杜支花半个耳朵,而后他呸了一声,扔到地面,狂笑着说道:“哈哈哈哈哈,兄弟,你可不要担心,他们把老子照顾的紧呢!”

白闹对杜支花的改观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之前所有娘娘腔的看法都消失无踪,因为丢了半个耳朵的杜支花只是捂着,吭都没有吭一下,而后意味深长的冷笑了一声,说道:“谢谢三哥给我送的大礼,不过我也有份大礼送给你。来呀,解了。”

杜支花的命令很明确,但身后的四个人却没有敢上前的,他们面面相觑着,一再确定刚刚听到的那个“解”字是不是真实的,毕竟王三在道上是出了名的狠辣,若是来个反扑,在场众人估计都要成为他黄泉路上的伴儿。

眼看着没有动静,杜支花心里恼怒,挥着那满是鲜血的手,一巴掌抽到了离他最近的那人的脸上,那人脸上当下就鼓起一个鲜红的手印包来,而后杜支花又气冲冲的呵斥着其他人:“他不过就是半死鬼,怕什么?你们怕什么?你们的命有我金贵吗?我还在这里呢!解开!”

受了打击,这些人也不敢再拖延,忙跑上前去,在王三的铁链上一顿摸索,白闹感觉机会来了,赶紧把目光瞥向王三,但是他马上就泄气了,因为王三的眼里明晃晃的刻着六个字:不要轻举妄动,他只能在杜支花打量的眼光过来时,赶紧低下头去。

“哦吆,还有想法。怎么的,还没受够刑是吧,要不要老子再给你活动活动...啊!”杜支花盯着白闹,正在出言教训呢,突然腰间一阵剧痛传来,紧接着身子就控制不住的飞了出去,撞上那坚硬的铁牢,不用去看,杜支花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摆着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说道:“三哥,你这就不够仗义了!”

原是解困的王三看不得杜支花对白闹的嚣张,耗尽刚刚积攒的力气,以头相撞而来。

眦着牙,咧着嘴,王三又重重的在杜支花胸口钻了钻,威胁道:“对一个十一岁的孩子用那么残忍的刑具,你也不怕天打雷劈!”

很明显王三已经虚弱的不行了,这一撞只是让杜支花有点意外,根本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害,杜支花轻易就将王三的头向地上按下去,而后冲着左右使了个眼色,只见一人立刻自腰间拿出一个翠绿色的小瓶就向王三走来。

王三有种底气,全来源于他背后威武的林帮,他确信三花会现在还不敢和林帮撕破脸皮,也不敢对他下毒手,于是他拿着坚定的眼神对上杜支花,未有丝毫的胆怯。

事实也证明确实如此,打手凑近王三,捂着口鼻,掀开瓶盖,将其在王三的鼻子下转动了一圈,便赶忙收回收藏在胸里。

打一闻,王三就知道是什么东西,还记得他深陷群围,大杀四方之际,杜支花就是持此让他浑身酥麻无力,从而倒地,故技重施,王三内心不免对三花会又轻视了几分。

王三知道是什么东西,但白闹不知道啊,他看着强如杜支花也是捂着口鼻的模样,只以为是什么杀人不眨眼的毒药,当下气血上头,直冲了过来,这一次的他,再没有任何的犹豫,再不做任何的取舍,脑子里的一根弦,变成了身上的一股劲。

“回去!”王三没有料想到白闹会为自己如此冲动,赶忙呼号,但是,他的唾沫是伴着杜支花的凌空一脚的。白闹还来不及听真切,身形再次倒飞。

杜支花并没有就此罢休,少不了的是一顿拳脚相加,还呼朋引伴,对王三不愿出的怒气都强加到白闹身上,皮开肉绽是轻的,白闹本身也就是皮开肉绽了,重的是各处的骨骼传出的噼里啪啦的响声,比炒豆子还密集。

王三有心阻止,可是虚弱到连喉结都鼓不起来,只能看着,只能听着,只能心里记着。

直到白闹变成一滩烂泥,和王三一起摊到地面,扶不起来,提不利索,杜支花这才停下手来,也不管死活,转而蹲到王三跟前,捏了捏他的脸蛋,告别道:“三哥,你再委屈一下哈,我先走了。”头也不回,就出离开。

王三一走,只留下四个打手在场,互看一眼,眼神里都是无奈,只好两两一组,将王三和白闹向外抬着,沿着漫漫的通道,向尽头走去。

一路上过来,整个暗牢守卫重了几分,但牢内却是空空如也,王三和白闹一阵狐疑,直到拐了个弯,下了个台阶,左右再无守卫,这四名打手把两人放在地上稍作休息的交谈时,白闹和王三才明白了各种缘由:

“我就说跟着那娘们兮兮的人没好处吧,你看,本来赶着走就行了,非要打残了让咱抬着,多累啊!”

“行了行了,为了我们的三花盛典,忍忍吧。好在这次我们老大上榜了,咱们也能跟着坐坐上桌,想想那美味佳肴,就当给咱自己空肚清肠了!”

“甭说了,先把这两人搬下去,搬完就了了。”

四人你一言我一句,聊得尽兴,熟不知,白闹和王三听得也尽兴,眼神相对,计上心头。

连下三层,直晃得白闹胸口闷,脑壳疼,待有火光穿透黑暗攀附在衣领上,四周嘈杂声音起,他们的目的地终于是到了。

两人只以为会有更残酷的折磨在等待,内心正在构建那个百折不挠,临危不惧的英雄身影的姿势,却不想只是被安静的抬着,沿着狭小的通道往内,没有丝毫要搞“特权” 的意思,唯一等到的,就是恶毒的诅咒:

“你有病!”

“你有病!”

“你有病!”

“你有病!”

“滋滋滋,没救了!”

一行人先后过去,自打头的开始,临近的牢内就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如是说道,浑浊的双眼扫过打手,扫过王三,最终落到了白闹身上,开口就判了死刑。

白闹只以为这人得了精神病,也不搭理,艰难的转了转头,将视线投到别处,然而,他的这种躲闪避不开命运的安排,前面一个拐弯,两人就被扔在了地上,他们的牢房就在这神经病老头旁边!

对王三的优待是必不可少的,那些打手们熟练的自腰间拉出缠着的铁链,三下五除二的就把王三固定好,而后勾肩搭背的,一路趾高气昂的离开。

这边前脚刚走,那边就来了劲,估计是神经老头不满于白闹之前的不理睬,这次他直接抓住栏杆,冲着白闹这边就叫喊道:“哎,你没救了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