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39 死刑下放入兵营
作者:观门  |  字数:3121  |  更新时间:2019-08-02 23:56:00 全文阅读

白闹比樊争天和金甘露清醒,依靠敏锐的听力,远处那兵甲和鸣的声音让他瞬间就捕捉到自己这一行人的位置,沛城边境!对阵妖族的前锋大营!

  收了雷拳和元气,白闹安慰了众人一番,让大家在原地就静静的等待着那群士卒们的到来。

不大一会儿就有数十个戎装的人围了上来,领头的当先一步道:“我是我朝右卫子将张占,你们就是水牢里的死囚?”

  白闹的脑筋马上高负荷的转动着,显然,这群士卒是忠于夏朝的,也是忠于那个糊涂的官府的,在这种敏感的情绪下,无论他们做什么解释都不成立,甚至还会激的这些士卒搜寻各种漏洞,想来想去,他也只能照实说话。

  白闹装出一脸无辜样对张占说:“军爷,我们确实是被关押在水牢中。”

  张占听得,上下打量了一番白闹,心里暗骂一声小小年纪就不学好,然后对白闹说:“行了。就你们这些人啊,平常对我族人是狠辣的不行,现在妖族来袭迫在眉睫,我倒是想看看你们,见了那些丑八怪,还能不能拿出你们的狠辣,在我这里为国出力来!”

  白闹一阵叫苦,张占那板上钉钉的语气由不得他求情,只能乖乖接受,幸好有樊争天一行人的陪伴,他的心里还是舒服一点的。

  张占看白闹及后面的人没有任何大逆不道的反应,皆是顺从的点了点头,心里也纳闷这群刀尖上舔血的人的识相,就喊来了手底下一个手段还比较温和的副将徐宇,吩咐道:“这些人归你了,好好训练。” 

   白闹可是倒霉的可以了,在国教的阴谋下,他现在的日子可不舒坦。每天被徐宇压榨着,白天训练厮杀,晚上站岗巡山,实在是苦不堪言。不过这营门毕竟是上阵杀敌肉搏的,训练的这一套也是血腥,确实对他的内劲有无数的好处,白闹自然苦中作乐,乐在其中。徐宇在日常的训练中也慢慢发现了白闹的特殊,对他的训练也是亲力亲为,在几次的交手中,白闹发现现在的自己也只是堪堪能敌徐宇,看来那些涌进的真元不会用就形同虚设。

  入营一个月了,白闹虽然得到了徐宇的赏识,生活还是一成不变,别说后门,就是门缝徐宇也没有给他打开。

  半晚的巡守,眼看着东方开始泛白,来交接的人总算是到了。白闹伸了伸懒腰,和往常一样,没有直接回营门,而是找了个隐秘的地方去修炼《雷拳》,不料刚刚准备好,天空一颗蓝色信号弹亮起。白闹惊呼道:“敌袭!”收起内劲匆匆忙忙的向营门赶去。

  白闹是见过世面的人,白村里的鬼族的数量可是比人族严阵以待的妖族多多了,不过那也是局限于一方而已,那时的自己毕竟是一个人来去自如,而现在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就摆在自己眼前,万人对万妖的宏大场景可是第一次见,震撼也不能形容透彻。

 “白闹,归队!”徐宇看到了呆呆站着的白闹,以为是被吓怕了,失望的出声命令道。出乎他的意料,白闹爽朗的应了一声“是!”就跑进了卒伍。

  还没有等徐宇提醒白闹什么,就听见最前方张占抑扬顿挫的声音:“兄弟们,妖族这帮畜牲不如的东西,屡次三番犯我人族,食我同胞肉,喝我同胞血,今日,我们多杀一个,他日,我人族就少一人被害,兄弟们!为了身后的家园,为了你们的亲友, 杀!” “杀!” “杀!” “杀!”

  白闹的四周响起了一声声冲天的呐喊,称为咆哮也不过分。张占起身跳在天空,一马当先,稳稳落下到背后出现的那个巨大的猿猴的头上,而后直接冲入了妖族的阵营。

  看着将军无敌的风姿,士卒立刻炸了锅,右卫举枪,左卫出刀,前卫竖盾,后卫张弓,“杀!”几千人冲向了敌方阵营,快而不乱,营门的素养由此可见。 

  在这样的环境下就是一个懦夫当前也会被感染,更何况白闹这样听着妖族食人的恶行长大的铁血的汉子,“杀!”白闹张狂的吼了一声,实力再无保留,雷拳凭空而出,像他这样临时入伍的人本就没有编进任何建制,在这纷乱的环境下比老兵可是自由多了,跨着无畏的步伐,白闹甚至跑到了前卫前头,成为了继张占之后第一个和妖族短兵相接的人。

  妖族本就是莽荒出来的蛮横种族,这白闹挑衅一般的做法自然激起了他们的怒火,无数的妖族开始涌围住白闹。不言不语,上来就打。白闹就是一双拳头,但舞的是出神入化,扎,刺,挑,劈,崩,出则溅血,妖族这些低等的种族遇上只有一个死字。白闹现在只有一个感觉,就是畅快淋漓,那本《雷拳》上的五则招式被他一一演示了出来,“穿云”“破天”“弑神”“九回”“落日”!

  当然这种畅快感,只是针对自己身体上的,要从整个战局来看,并没有那么明显,毕竟没有血海的加持,雷拳五式的威力差了太多!

  纵然妖族的前锋再多,都是人族枪下一亡魂。白闹这不要命的冲锋激励了人族的士卒,杀的兴起,他们脱了衣服,露出健硕的肌肤和狰狞的伤疤,哪还管什么战阵,脑子里,眼睛里都是妖族,没有他人。

  白闹这样肆无忌惮的杀戮,自然吸引了妖族阵营里大人物的注意,一个鼻上竖角的青年撸起了袖子,提着两把金瓜大锤,气冲冲的向白闹冲来,身还跃在半空,一把大锤就扔向了白闹,白闹瞬间感应,诡字诀出,向后一跃就躲开了这来者不善的大锤,但他忘记了,他背后除了妖族,还有人族。

  士卒们哪有能力接下这一招,被一锤砸死的加上被那巨大的冲击给震死的,不计其数,这一幕白闹尽收眼底,看着那些人被轰成渣,被压成饼,血溅出来到他的脸上,到他的盔甲上,纵然这样,他们眼神里只有短暂的惊愕没有退却。弱肉强食的可怕这一次比白村的种种来的鲜明,来的果断。白闹的眼睛红了,那些人因他而死!暴怒之下的他全身内劲外放,身体里的元气汹涌的流动着,携着凝实的内劲澎湃而出,身上的盔甲瞬间被震碎,古铜色的肌肤露了出来,

  “你!不!得!好!死!”白闹指着那个妖族青年咬牙切齿的说道。龙爪现,银河送葬打头,白闹径直冲向了那妖族青年,妖族青年叫嚣的怒吼了一声,大锤往地上一砸,又是数不清的妖族和人族身死,壮若疯狂的撞向白闹。

  哪怕带着无边的愤怒,也没法弥补境界的差距,刚一交手白闹就陷入被动,妖族的特性让他力不从心,现在拳上的这点力道根本破不了这个妖族的肌肤,而那巨大的锤子蕴含的力量却让白闹胆战心惊,在多数人看来,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

  白闹一招“穿云”,刺向妖族青年,人家防也不防任那拳头冲过来,而后抬手就是一锤砸下,一击无果,闪避不及,白闹只能横起拳头硬生生的接了下来,那巨大的力量震得白闹全身内劲一顿,如果不是龙鳞闪烁,不用想白闹也知道这个时候肯定是骨断人亡了。

  自是不能认输的,白闹内劲疯狂涌动,龙爪更加锋利,“九回”!白闹暴喝一声,高高跃起,拳头狠狠的劈了下来,然而,妖族青年只是简单的扬起头来,鼻子上的尖角直接穿透了拳气,除此之外,毫无损伤。

  势气被限,白闹动不能动,妖族青年大锤直接砸来,一击,白闹内劲散,人影飞,妖族青年并没有得意,迈着步伐,在地上踩出了一个个厚重的脚印,追上了身在空中的白闹,又一锤酝酿而下,砸中则白闹卒。

  白闹此刻那还有什么余力来应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大锤向自己砸来,天真的祈祷着自己强悍的复原能力能让自己硬撑下来。 

  大锤带着风,白闹的头发都被吹起,千钧一发的时候,斜下里突然冲出一条巨大的赤纹枪,枪尖撞开了那可怕的金锤。

  “徐宇!”白闹惊喜的喊道。他艰难的动了动自己的头颅,他看见徐宇的脸色异常白,肩膀上有一个令人发寒的伤口,里面的肉翻出来,里面的血涌出来!

  这一击,哪怕是徐宇也没有完全抗下来!他一手拔出自己插在地上的长剑,一手握紧了赤纹枪,怒吼一声,向着那妖族青年冲去。

  “徐宇!别去!”白闹的心里狂喊着,可是自己受创太重,只是一口一口的吐血,根本喊不出来,只剩下焦急的呜咽,和刨了一个一个小坑抓了一把一把土的手。

  “你打不过他啊!”白闹无力的呐喊着,又一口血出来。

  本就重伤的徐宇怎么能敌得那妖族青年,没有三个回合,白闹就亲眼看到,妖族青年砸烂了赤纹枪,一锤一锤的锤扁了徐宇,然后提了起来,左右一甩,徐宇的尸体软绵绵的耷拉着,他挑衅一般的看着白闹,一口一口,慢慢的,似乎在享受,吞噬了徐宇的尸体,然后满意的拍了拍肚子,伸出舌头舔干净了嘴唇的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