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1 始神创世格局定 山城少年缠疾病
作者:观门  |  字数:3591  |  更新时间:2019-09-01 23:44:02 全文阅读

《启闻录》载:界始为暗,不分黑白,难见日月。后有光,五千年方一闪,源于雷泽,雷泽五千年一现。万雷袭界,界裂缝,受雷为阳,缩界为阴,乃分阴阳,阴阳交汇而产元气。元气孕物,经暗界碾压,受雷电雕琢,而出始神。

《启闻录》载:始神睁眼,有感于混浊,惨惨戚戚,怅然神殇,遂,抬手开天地,落手画星辰,甩毛发成万物,沉身躯为陆地,经脉化山川,鲜血涌汪洋,始大陆方成。

《启闻录》载:始神以身创世,留左右眼镇始界南北。雷电劈右眼,日征月伐,炼化始血于万物,妖族而成,其大能者为祖;元气熏左眼,日积月累,炼化始力于众生,人族而成,其大能者为圣。祖创妖族七十二洞,八十一山,一千零五湖,传奇术,定奖惩,开创妖族盛世。圣选人族双英,四十五文生,九十九武生,自小膝下学艺,成年则代圣遨游人世,行生死予夺之权。文生随一英,建国教聚我族思想,武生随一英,立王朝行管辖之职。双英者,一为国教始祖左木明,继承始神左眼之元气,创建道修体系,一位大华帝皇冷奕䜣,继承始神左眼之坚韧,创建体修体系,两者共分我族为九州一原:邳州,兖州,同州,冀州,云州,全州,龙城,圣城,常州,冰原,各州大华设官府,国教设明清殿,以起教化,督导之效,其中圣城位于南部中心,乃国教核心,龙城位于北部中心,乃王朝之核心。至此,始界大势定,两族疆域分。

《启闻录》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妖以先天身体之优,屡犯我族疆域,然,我族体修先强后弱,道修先弱后强,无岁月积淀,难以抗衡妖族凶猛,征战初期,高端战力不足,低端人手不够,屡屡败退,乃至于龙城几度易主。内忧外患之际,双英更是先后离世,无异于雪上加霜,所幸,我族之民,不卑不亢,知耻后勇,于大华废墟之上再度崛起,成新一代王朝大夏。大夏帝皇者,铁刑也,冷奕䜣遗诏人族新主也。

《启闻录》载:大夏之艰,不亚于始神创世。时逢九州动乱,冰原失陷,军队散乱,圣城被围,我族族人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铁刑先集兵力,闯入圣城,维系我族最后圣地,后以天纵之资,重建体修体系,集骨,血,器三门旁修于体修一体,并不论出身,不计前嫌,将法门传达于下,继而遣精锐潜出,寻找四散之兵卒百姓,授凡体体修之法,则优者入道修之门,从而建四方根基,命名青龙,玄武,朱雀,白虎。耗时五十年,圣城顶,朝教登高一呼,天下百应,四方军团动,中心修士出,方解我族困境。

白闹缓缓合上这部由人手书的《启闻录》,抬头看着面前那个青衣布冠,书生打扮的中年男人,眼神里闪烁的都是光,历史的厚重和山外的精彩,将这个年轻人吸引的心潮澎湃。

“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中年书生本名林爵,对出身来历只字不提,乃是白闹之父自雾始山上捡下来的,说是捡,也是因为那时的林爵已经身负重伤,奄奄一息。

初到白村时,林爵文绉绉的气派就让村里人反感,但他还不自知的硬凑上前去,哀求村里人将孩子交给他习文断字,引得村里人纷纷上门打闹撒泼,要知道乡下人睁眼是田,闭眼是兽,哪来的时间在书本上探寻,好在白父平日里广积善缘,一番道歉保证,算是保住了林爵在村里生活的资格,但是,白父管不住乡亲的嘴啊,林爵平日里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手不栽秧脚不踩田的懒散样子,少不了受一些风言风语的冲击,若不是某天白闹捧着个石子递给他,让他书写“白闹之墓”四个字,他估计都要压抑的自杀了。

对于全村唯一一个对这些不顶饱的书感兴趣的白闹,对于全村唯一一个让他看见有教化的可能的山民,林爵是说不出的温柔,他看着那双眼眸深处被他点亮的求知的火,眼里也闪烁出光来,但转而又熄灭,长叹一口气说道:“其实,你们本有机会去见识更大的世界的。当年夏朝青龙军团冲出边线,沿着雾始山楔入这妖族境地,建沛城联通青龙关时,曾号召周边村庄迁户入城,然而,咱白村的人不晓变通,死守故地,你看看现在,村风不开,日防妖,夜防兽的…”

每次都是如此,一提起沛城,林爵就喋喋不休的开始抱怨起来,白闹很是无奈的打断道:“先生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唉…”说着,白闹丧气的把目光投向窗外,里面的光不见了,换上一层浓重的死气。

林爵这才明白了白闹的意思,他看着这个从小就身负奇病,拖垮家境的孩子,有怜惜,有愤恨,当然,最后只能化成安慰的绵软语言。“别多想,命格不是定数,想破还是能破的。”

白闹从小听够了宽心的话,对林爵的安慰没有任何波澜,甩了甩头,将悲天悯人的情绪掩盖下去,对林爵说道:“先生,我自己的状况,我自己知道,此生到这,其实也无所追求,不过是想多尝试些东西,多亲近点家人而已,可是,我父母兄长天天奔波于外,为我筹款,实在是…”

这样的想法,无异于安享晚年,可分明才是个孩子啊,林爵内心一阵颤抖,又赶忙强装镇定,拍了拍白闹的肩以示鼓励,回应说:“他们没时间,可你是由一大把时间啊!”

一句话,如天上惊雷,炸响了白闹的心神,他立刻起身向林爵道谢,然后欢脱的冲屋外奔去,速度快到连林爵的后话都甩在了风中:

“等着别人走近你,不如尝试着自己走出去!”

自此,白闹沉迷于书本的时间就少了许多,留下林爵孤身一人独守白日,后来寂寞到干脆抗锄下田去了。

事没过几日,白父白母就风风火火的闯上门来,指着林爵的鼻子,气愤的说道:“好你个林爵啊,我还说你天天下田是浪子回头了,正高兴我们能省一份口粮了呢,没成想是你唆使我家孩子唆使的无聊了呀!”

林爵对白父白母本是尊敬无比,平日里是言听计从,不料今日,他却出口反驳道:“兄,嫂,并不是我唆使,二嘎子的情况,你们应该比我还了解,相比于那些碗里的药,他更需要的是陪伴,是关心。有道是,舒心百病平,指不定他心胸打开了,病情也能有所好转了呢!”

几年来,用够了正经法子,看遍了正经医生的白父白母,本身就已经对旁门左道有了些倾向,现在听着林爵这么个书生都搬出了俗话,内心多少有些触动,若有所思的对视一眼,转身就向外跑去,感谢的话随着风钻进林爵的耳朵。

自此,白村山里的狩猎队里多了一个小鬼头,自此,白村河边的洗衣妇中多了一个小鬼头,自此,白村村头的训练场上多了一个小鬼头,刚开始大家都难免有些不适应,就是白父白母白兄亦是如此,不过,好在白闹这孩子聪明伶俐,善解人意,时间长了,村民也自然而然的接受了。

如此的生活,七年往复,白闹的病情说不上好转,不过也算是稳定了,至少一天五吐血,变成了一天三吐血。

......

雾始山深处,狩猎的人还是白村的那几十条汉子,狩猎的地点还是雾始山的山坳,狩猎的时间还是日头高照的晌午,但熟悉的一切,终究被不熟悉的一切所碾压。

“二嘎子,小心!”白父突然一声暴喝,白闹转身正对上巨岩兽的脚掌,立刻闪身跳离,还未站稳,背后又有风浪袭来,白闹赶忙将身子缩成一团,滚了出去,白父趁此,立刻张开胳膊扑了过去,将白闹抱起,钻回人群之中。

“奇了怪了,这次怎么有这么多的野兽。”白父小心翼翼的将白闹护在身后,抬头看着四周逼近的野兽,心里狐疑道。

“先别想这么多了,冲出去再说,不然待会,我们就要被这群兽给踩死了!”四下里,突然传出一道声音来,将白父的不解掐断,然后安排道:“所有人散开,上树,从上面走,小谭峰下见!”

话音刚落,狩猎队的人立刻就近冲树顶爬去,而后像猿猴一般,荡着树藤,向外围奔袭,当然,白闹被白父抱着,也夹杂在这逃跑的人群中。

相比于忙着寻找出路的大人,白闹有更多的时间去观察,他看见地下奔跑的兽有相撞的,他看见空中飞翔的鸟有擦翼的,他看见缠在树上的蛇首尾相连成绳,他看见它们左冲右突,他看见它们手忙脚乱,它们的慌祥更胜于这群渺小的人,它们的恐惧更胜于这群平凡的人,它们不是出来觅食,它们是出来避难,一如这帮子逃命的村民。

雾始山深处有不少强大恐怖的存在,这是白闹进入狩猎队日夜铭记的训言,但自古至今从没有一头兽,能镇压住山内所有的存在,镇压的甚至于连对擦肩而过的美味的人肉都置之不理。

白闹的好奇心很重,他借着白父高高跳跃的瞬间将视线射向山林深处,意外的看到一团美丽的蓝色,状似火烧,内如水涌。其之美,恍如梦境,一而再,再而三,方才确定是人间物;其之艳,恍如魅魔,一回首,再回首,所有思绪被扣押。

“这都是些什么事呀,鸡不生蛋,地不长草,现在连山里都整幺蛾子,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落荒而逃本就一肚子委屈,再想到家里存着的那点不够三天的粮,白父一阵恼怒,开口抱怨了几句,又忽而想起怀里还抱着一个心思细腻的孩子,生怕白闹多想,立刻低头查看。

眼看着白闹面无表情,毫无反应,白父的内心才稍微放松,但当透过呆滞的眼睛,注意到白闹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时,白父又紧张了起来,生怕白闹被什么邪秽的东西勾走了魂,顺着白闹的目光向内看去,然而,除了野兽暴走的杂乱场面,他再没看见什么东西!

没有体会到白父的担忧,白闹沉醉于那美妙的幽蓝中,他没有觉察到自己心脏跳动的节奏已经慢慢跟上了那火苗,自己一呼一吸的频率已经缓缓顺应了那水流,他仿佛就是那团幽蓝,又或者那团幽蓝,本来就是他。

有种隔世的熟悉感,熟悉到勾引着白闹嘴角的血一点一滴的掉落下来。

观门
作者的话

告知:诸位读者,因仓促开文,我在前面情节的描写中多有失误,现正在步步调整,有前后不搭之处,还望诸位谅解并踊跃提出建议。 预计本月之内,本书的整个架构将调整完成。调整期间内,我会在对之前的章节进行修改或润色的基础上,继续推进后文发展。若诸位看官,在看完十四字章节名的内容之后,觉得作者的笔符合口味,可以先点个收藏给作者一点鼓励。 无以他报,只能一保顺利更新,二竭脑汁心力,给诸位看官一个精彩的阅读体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