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81 白闹饮血血蛟废 赵宽落败造化贪
作者:观门  |  字数:3597  |  更新时间:2019-09-26 20:49:54 全文阅读

还是不能动,现在的造化相当于师傅,比白闹那个师爷还严厉的师傅,看那架势,若是不能将得到的知识化为己用,造化注定是不会放开白闹的手脚的。

造化的存在一直是白闹纵横的底气,然而现在,他刚有多庆幸,就有多恨。

眼看着蛟就要翻腾过来,白闹躲不走,闪不及,血域被限,内劲更是淤成堆,所有的手段都落了空,只得硬生生的挨了这一下。

仅一下,只感觉如天崩地裂。肋骨断折的响,肌肤撕裂的响,声声乱耳;獠牙刺脸的痛,鳞片刮身的痛,道道钻心。蛟就这样挂着白闹腾空,穿梭在犄角旮旯中,乱石拍打着身子,但有穿头而过的獠牙卡在坚硬的龙鳞边上,倒也是保证了白闹不会下坠,只是脸被划的难看。

一路来所有的痛,让白闹对生命再没有丝毫的敬畏,只剩下麻木。他声也不吭,只是冷眼看着自己移动的轨迹。

蛟一股脑的往前冲着,因不知白闹死活,每行一程就要低头看看,但每次对上的都是一副生死无关的面相,于是,恼怒,挂着白闹再往上飞,尽捡些坚硬的石柱根部撞。

疼痛已经影响不了意识,倒是撞的时候影响视线,不过,也多亏了这撞击,让白闹看到了被自己忽视的那个血域,内心不禁生出一计来。

蛟不自知的载着白闹还在翻腾,几次经过血域旁边,奈何飞得过高,难以利用,看它那模样似是不打算下来了,白闹只得自己动手,借着它再次冲撞的劲,把身子一侧,借坚硬的龙鳞主动凑了上去。

“轰隆!”随着这声滔天的巨响,巨石整个都被撞碎,三者力量交错,蛟完全失了把控,头向侧方垂去,白闹把控机会,身子再次一荡,引得蛟头就向血域上方倒去。

眼看就要进入血域了,白闹为防万一,淡然的脸马上就换上了一抹狠色,直接双腿蹬其头,咬牙把身子从獠牙中拔了出来,而后坠向血域。

与此同时,白闹总算是将《功法》上所记载的记住了,身子得以行动。

纵然脱离了掌控,但内劲未生的白闹还是没有蛟下坠的速度快,打破的血域有不少鲜血淌出,饥渴的造化只以为是到了天堂,自主开始吸取起来,于是白闹的内劲也瞬间恢复,他从天而降,穿过血域,龙爪显现,向着蛟龙的头强压下去!

血域不再是个球,被白闹这样引动,形成了一杆鲜红的枪,枪头就是白闹的龙爪。

这一招,唤为血色天罚。

血色天罚下,蛟的头一如白闹的脸惨不忍睹,碗大的伤口自头顶冲入,断角,破甲,而后直进体内,由此,眼球爆出,牙齿飞出,舌头掉出,不仅如此,龙爪还在往下,活生生的将蛟从头劈成两半!

落地,白闹不敢放松,正要补刀,却不料造化再次作祟,许是发现这股力量没有之前那血域之中的粘稠,自以为被白闹所欺骗,带着更多的贪婪,带着无理的怨恨,撞击更胜于前。

就这样,白闹眼睁睁的看着蛟再次钻回血潭,忍不住冲着身体爆了一段粗口。

造化感受到白闹的情绪,自作多情的以为是挑衅,满心想要白闹认清自己,变本加厉,撞击一次次的又添凶狠。

果然血潭是蛟生命的源泉,下去不多一会,马上就又浮了上来,不过这一次,它不敢再嚣张了,带着满脸的杀意和必胜的决心。仔细看过去时,它的伤口还未恢复,虽然被鳞片挡着,但依旧有不少漏洞可供血稠钻出,至于头上的独角,断就断了,不见重生。

说时迟,那时快,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又是无法挣扎的白闹,蛟就挺着那四根不知死活的獠牙再度发起了冲锋。

背水一战吧!别无他法。

蛟的獠牙刺进白闹的身体,然后推着他直向后去,沿途不知经过多少凹凸不平的石头的问候。白闹也不是头脑发热的人,身体早早调转过来,獠牙皆是刺进龙鳞中,两硬相遇,互相难以动弹。

“来呀,你不是要吗!我给你!”一声绝望的怒吼,带着同归于尽的志气,带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赌气,白闹张嘴就咬上了蛟的脖子,哪怕鳞片咯的牙生疼,也不管不顾的强塞进去,龙爪更是直插进蛟的眼中,看着活脱脱一个苦大仇深的主。

一面是吮吸,一面是掠夺,这才把暴躁的造化压制下来,它美滋滋的感受着这不用出体,送货上门的美妙时刻,乐此不疲的四处奔波于角角落落。

很明显,蛟这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大起大落,面色的变化太过明显。先还对白闹这种小孩子打架的手段嗤之以鼻,转眼间感受到血液的疯狂流逝就慌里慌张的,继而努力拱动身子想要逃离。

白闹怎么可能允许,借着造化高兴的劲,源源不断的释放内劲于龙爪,将蛟死死的按着。

手里吸力越来越大,赌气的吮吸也变成了快乐的挖掘,双管齐下,齐心协力,不消片刻,庞大的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一副骨架,灰溜溜的逃回血潭,速度之快,让见识过赵之丰的诡字决的白闹都哑然。

“呸!又想死而复生?没门!”

白闹冷冷的讽刺一声,低下的头缓缓抬起,露出那张冷峻的脸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右眼里那跳动的状如鬼火的幽蓝色火焰里,将造化那抹高傲,冷漠完美的继承了过来。

就在蛟的骨架刚刚沉入血潭,白闹也无所畏惧的跳了进去。他要断了蛟的所有生机,所以一面龙爪展开,一面大口吞咽。

入口苦涩的感觉就不谈了,鲸吞海饮之下,最麻烦的是白闹的肚子,造化贪多嚼不烂,导致白闹整个人一下子浮肿了许多,胃袋更是要炸裂。白闹只得赶紧停了所有的动作,安心盘坐炼化。

这是蛟土生土长的地方,自然游刃有余,白闹胃里的难受刚去除,它就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瞪着阴冷的眼眸,打量着端坐的白闹,爪子不停的勾动,时而捏,时而松,内心的犹豫一览无遗。

最终还是没敌过报复的快感,蛟出手了,带动满池的涟漪,直取白闹。

白闹的意识一直留意着蛟,它刚一动身,立刻有感,但依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打坐着,其实,暗地里右手已然悄然变成龙爪。

蛟仿佛已经看见了白闹被他压在爪下蹂躏而苦苦求饶的模样,脸上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而后速度更快,嘴巴张的更大,獠牙好似也变得更加锐利,冲着白闹就是一咬。

白闹也看到了蛟的表情,所以他也笑了,不过这个是嘲讽的笑。诡字决发动,身子顺着蛟引动的湖水向前划去,而后左手一点银光闪,又是熟悉的力量钻进蛟的体内。

蛟感受着这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一切,瞬间就后悔了,但已经来不及了,白闹一个跟斗翻起,左腿直接劈下,将蛟的嘴巴闭合,同时,右手也高举从血潭中汲取力量,呼吸之间就已经凝成一个巨大的血球,白闹龙爪在其内一抓,于是一道血色天罚跟着直落下来,再把蛟扎了个透心凉。

虽然可以恢复,但也是要时间的,血潭中有鲜血结成片,一片片的覆盖到了蛟的身上,正在竭力弥补蛟的损伤,白闹眼看着这副情形,内心不禁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敢想敢干,白闹向来如此,直接冲到蛟的身边,张嘴再次咬上脖子,龙爪亦是如此,不过不再是眼睛了,他的位置比嘴还靠前,甚至凭借其硬度和利度直插进骨头里。

把蛟当成吸管,这就是白闹的想法。

一切和白闹预想的一样,血潭回馈给蛟的,与白闹自己吸取的大不相同,其内少了不少杂质,也让白闹省了太多过滤和炼化的麻烦。当然,除了血潭,还有别的收获,全是依靠不经意间的进骨带来的。

蛟的骨头是最平常的家禽的骨,甚至还不是一种家禽,杂七杂八的,毫无惊喜可言,全是靠着其内包裹的一层金色的鲜血支撑,想来它能飞天遁地也是因此。既然撞见了,白闹自然也就笑纳了。

这真的是戳到了蛟的命门,本还是“逆来顺受,半推半就”的它,一感到自己所仰仗的正在被蚕食,自然不敢懈怠,用尽力气的想要逃出来。

求生的欲望太强烈了,别看只剩一个骨架,力道大的很,就算白闹内劲全开,也只是堪堪保证不被甩出去,更何况还有被鼓动的血潭,也一并向白闹拍打而来,四面八方,打的生疼,刚刚吞噬进的血液,就这样被打了出来。

白闹竭尽全力想要把嘴再送过去,奈何蛟的舞动断了他的一切念头,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这生龙活虎的蛟的身躯再一点点的恢复。

正在发愁之际,造化在体内突然开始上下翻腾,或许是因为三四次的进餐受阻,惹得他难受吧,不过这一次他没有针对白闹,他针对的是汹涌的血潭:

所有盘踞于体内未被消化的血液,此刻都像是活了一般,从白闹的龙爪钻出来,然后随着造化的舞动,该上的上,该下的下,该前的前,该后的后,硬是撑出了一片朗朗晴天,一片把蛟囚禁,把血潭隔绝的朗朗晴天。

造化这样一折腾,白闹的压力立刻随之减少,他心里不得不暗叹一声鸟为食亡,然后抖数精神,直接翻身上蛟,龙爪再出,不过这一次他捏成了拳,重重的锤了下去,与此同时,整个红色空间倏的一抖动,自白闹顶上一道血柱跟随其拳,也是直扎了下来!

白闹和造化的合作一击太过可怕,蛟在这样的力道下瞬间被打晕,白闹趁着这个空隙,跳下蛟身,拖着它的尾巴,一把扔出了造化营造的空间,悲催的蛟,最后都逃不过吸管的命运。

感受到血液的充沛,感受到内劲的增长,白闹满心的欢喜,甚至快要溢出来了。也或许是索取的过程过于安逸了,白闹的眼神又不自觉的瞄向了造化的这一方空间,心里暗自想到:“不知道我创造的血域能不能和这招融合啊!”

目光被血潭挡住,白闹看不清外面的事情,感知沉醉于蛟血,白闹觉察不到赵宽的状况,如果他有心露头,那么他必然不会这么闲散:

赵宽鲜血淋漓的倒飞到血潭边,尽管半空中努力的保持平衡,却还依旧是半跪着,在地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很明显,他打不过那个黑衣人。

看样子,赵宽已经没有力气了;看样子,黑衣人也不是善主。

狂笑一声,咄咄逼人,身带真气,指并成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