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80 银河送葬血蛟袭 黑市功法威名显
作者:观门  |  字数:5155  |  更新时间:2019-09-26 20:44:54 全文阅读

五妖构建了一个庞大的阵,阵眼自然就是蓝尾了。而今阵眼破,则阵自然崩,强横的整体涣散成羸弱的个体,任你黄尾尾长,任你绿尾毒强,任你青尾针尖,终不过是一拳的事。

出手干脆,速度飞快,白闹消耗的内劲也不是很多,然而他还是不自主的伸出了手,对五大蛇妖的血一阵掠夺,那是身体的本能,也是生理的呼唤,顺其自然到让人生不起一点反抗的余地。

惊奇的是,这些血液再不是造化的专属,大多都随着内劲,被带到精血深处,经过一轮又一轮的筛选,精华融入血脉,杂质被内劲淬炼,不仅弥补了之前的消耗,更是将力量再度拔高。

气势依旧保持着恢弘的状态,白闹心里还在惦记着那个垂手而立,昏昏欲睡的紫尾,自然不敢在这些变化上作过多逗留,诡字诀全力运转,转身就逼到紫尾身边,龙爪闪烁着寒光,直接挥了下来。

只以为紫尾会刹那爆发宏大的力量,白闹全身都紧绷的准备着,却不料爪都要挨到脸上了,依旧是眯着眼,没有一点反应。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有了蓝尾的教训在前,白闹立刻收手,左右前后,不停的打量,细致观察着紫尾周遭的变化。

这边还在小心的看,那边却突然莫名倒飞了出去,甚至吐出了一颗洁白的牙,吓得白闹以为来了什么强敌,内劲瞬间全部激发。

等了半晌,等不来破空声,白闹满脸疑惑,却又听到了紫尾站起身来拍打身上时的喃喃自语:“好疼,打不过,撤!”说罢,便真的转身朝外走去,没有一点留恋,没有一次回眸!

白闹还以为有诈,积蓄的力量,握紧的左手,抬起的龙爪都不曾松懈,直到那蛇妖扭着身子进了丛林深处,被密密麻麻的叶遮挡住身子,方才错愕的松了一口气。

久久不能平静,同样的,还有刚刚走出来的赵宽,来到白闹身边,也是诧异的说道:“那一下,好像是他自己打自己的吧!”

“嗯...”白闹一时语塞,索性就不再去管,假借着观察紫尾的名头,向四处看去,想要搜寻出那第一个帮他的人的身影,可惜,凭他的眼力又怎么可能捕捉到。

赵宽在旁,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老夫毕生醉心血修,深知精和清缺一不可,你是怎么做到的?”

白闹仔细想了想,却也没法和他解释,血清是血精的加油站,其重要性可想而知,总不能明晃晃的告诉他:我可以凭借我造化血脉的吸血,代替血清补充精血吧!于是,打了个马虎眼说道:“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只是感觉我的两股血脉好像不缺那一星半点的。”

照实说了,或许也只是让赵宽对白闹的未来有所怀疑,这么一张嘴,马上就让赵宽对自己的未来,乃至于过去和现在都充满了怀疑。一脸的黑线,赵宽也不敢直面白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道:“打完了,把这些血什么的先放了,看着渗人!”

白闹心里一凉,他倒是想放,奈何这群血液不是他说放,说放就能放的呀,于是,赶忙搬出此行的任务回应说:“等等,事情还没有办完,我有个朋友的本源可能就在这个蛇窝里!”说着,白闹指向了那个藏在两颗古树之间的洞穴。

拉着赵宽临近,白闹是铁了心要带着赵宽趟这趟浑水了,毕竟光是这些门口的守卫就让他差点折戟,还是在紫尾发疯的前提下,更别提里面的凶险了。

其口不过两尺宽,幽深笔直,常有腥臭味,又添了可怕的寒气。赵宽的胡子冷不防就被冻的瓷实,而年轻的白闹则是头发。

一个忙不迭的拍打,一个则失了神的静站。

白闹脑海中,放映的都是尖枪和鬼兵,过场的尽是烈马和冤魂,嘴里不停的默念着:“是!是!就是这种感觉!没错了!没错了!”

“是你朋友的本源吗?”赵宽顾不上抬头,胡子的样子太影响形象了,随口问道。

“不仅仅是,不仅仅是,你知道吗?”说着,白闹一把揪住了赵宽,吓得赵宽拽脱了不少胡子,也不管这老人满脸的幽怨,自顾自的说道:“鬼兵,鬼兵,就这种气息,就这种气息!”

好像真相就在眼前,白闹欢呼雀跃,却又哀伤不已,之前构思的什么谋定后动,什么推赵宽当挡箭牌的什么都抛到脑后去了,直接一个翻身,掉进了这个深不见底的蛇窝!

“哎!哎!哎!”赵宽沉醉于胡子无法自拔,反应过来时,是叫也叫不住,伸出手想要阻拦也只是刚刚碰了个衣角,心里暗骂一声混蛋,立刻跟着跳了进去。

对于急切的白闹来说,这通道哪怕只有一尺也觉得长,对于赶着收拾烂摊子的赵宽来说,这通道哪怕有百十来尺也觉得短。不管心态如何,通道是不会变的,两人就在这矛盾的情绪下,一前一后的冲出来。

下方是一个巨大的血潭,其血液之浓稠,似是北方糊窗的浆,饶是白闹修行伴血,依旧是恶心反胃。

感受到上方有生命下降,这血潭深处的存在顿时不淡定了,许是饿极了,也不看来物,张着大嘴,冲出血潭就是吞噬。

当下方有气泡开始一个个鼓起时,白闹和赵宽就心生警惕,此刻倒也不惊奇。赵宽不慌不忙的闪身,瞬间就撤离战场,白闹直接龙爪出,身前磅礴的血液瞬间凝聚于手心,杀招血域再次展现,直盯着那异物的头砸了过去。

巨大的血球压进异物的血盆大嘴,而后直接在它嘴中炸裂,四溅的血花打碎了牙齿,撕烂了舌头。白闹借此机会,也闪身降落在血潭旁,而后张手一吸,血域倒飞,牙齿的碎片,舌头的碎肉都随之被带出,散落在这天地之间,当然,那下面的血潭也有部分跟着冲来,只是质量太重,吸力太小,仅仅有丝丝点点。

一轮正面,异物惨败,双方各自拉开距离,这才开始互相打量,眼前这异物依旧是蛇的模样,不同的是,体型硕大,头有独角,四个獠牙突出,左右两两排开,一朝天,一指地,无脖有颚,成三角形链接上下,四肢萎缩只见红骨不见肉。

“蛟!”最先辨识而出的是赵宽,当年他随军征战百兆山,途中有蛟拦路,神勇将军出手斩其于马下,并解剖其体为众兵伍讲诉,他这才知晓天地还有这一异物。

毕竟人族关于上古异兽的记载已经丢失了太多,白闹不知情也正常。在那不解的眼神下,赵宽缓缓张口解释道:“古时有龙,呼风唤雨,凌空立仞。后又有蛇,无腿无骨,畏缩天地。蛇偶见龙,心生向往,趁龙酣睡,偷龙涎而食,遂进化成蛟。蛟不容天地,常有雷劈,遂以血为被,借污秽遮挡天眼,以血为食,借腥臭贴补真气。”

鲲的故事听太多了,白闹误以为上古异兽都是瑞兽,却不料蛟的名声这么恶劣,于是,怜惜尽藏,杀机涌现。

也是讲的精彩,也是无知的厉害,白闹沉浸于对蛟的鄙视之中不能自拔,殊不知,暗中已经有黑手伸出,冲着白闹就是一道雄浑的力量。速度之快,已经超过了白闹对空间和时间的认知,一时间只知道看着那攻击闪烁,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赵宽也只此等力量不是白闹所能抗衡的,立刻挺身而出,红色的内劲缠绕于胳膊之上,然后交叉放置于胸前,死死地顶住了这道袭击。

“噢?体修?”赵宽的力量好像引出了来人的兴趣,停下了杀伐,若有所思的说道:“噢!不!是血修。哈哈哈哈哈哈...”像是抓住了什么不得了的宝物,这人癫狂的笑着,接着食指指来,嚣张的说道:“你们两个的命,我要了!”

算是下的战书,这人马上就席卷无穷元气直逼了过来,而蛟也听话的冲着两人撕咬。赵宽见状,先是轻飘飘的一巴掌直接扇飞了蛟,而后对白闹吩咐道:“你对付蛟,那个交给我。”说罢,迎头直上,与那雄浑的元气相撞。

白闹想要表达些什么,已经来不及了,一来赵宽和那神秘人的速度太快,刚一交手就进入了白热化阶段,难舍难分,二来蛟龙已经欺身,丝毫不给诉衷肠的机会。

那便打吧,白闹左手食指一点,内劲夹着元气冲锋而去,其内可见点点金蓝,直接将蛟龙腹部扎出一道细小的口子,这一下,白闹的眼睛也随着亮起来,应是有了什么领悟,但来不及验证,赶紧龙爪高扬,血气伴身,又是一招血域扔出。

蛟先被狙击,再见血球,眼里仇恨更深,借着还耷在血潭中的尾巴,立刻引动一堆血稠,眼见着血潭渗出一道道红,红到亮光,沿着蛟的身子闪动的直上,而后自口中喷射出来,直接将整个血球包裹,于是,血域反成了别人的血域。而后,直接张嘴冲着白闹撕咬过来。

争斗中,白闹也没时间苦恼,起身一跳,左手撑着蛟的头就越过其嘴,而后左手再次一挥,然后瞬间收回,紧接着再来来回回的扭动着手腕!

只见得半空中先是内劲集结横推,元气紧随其后,随着白闹的举动,其表面马上又缠上了一圈又一圈的内劲,引动着元气也纷纷攀爬上来,将这道攻击包裹的严丝合缝,远远看过去,先是一层混沌,再往里是纯白,而后有点点金蓝点缀,赏心悦目,独具匠心。这一招,为银河送葬,以蛟练手,才不辱其名。

内劲,元气,血脉,当今世界上所有修行体系无不出去三。白闹这一击,不仅是银河,更是人族千年积淀下来的精华,这一击应是威力无穷。

这一击,确实威力无穷。蛟悍不畏死的想拿前肢硬接,却不料这道攻击轻易就断了它的爪,而后威风不减的直奔身体而去,将蛟活生生的截成两段,白闹并没有打算就此收手,他趁着银河送葬的掩饰,直接举着龙爪就接近蛟,趁对方片刻的失神,一跃而起,左手弹出元气攻向左眼,龙爪生风直奔右眼,短短片刻就将蛟打成了个残疾。

打完收工,半空中一个漂亮的后空翻,白闹稳稳落地。还来不及高兴,整个右半身就突然传出来一阵剧烈的疼痛,站不能站,腰不能直,只得半膝跪地。

白闹定神感受过去时,居然又是造化作祟,或许是刚刚和蛟的交手,让他感觉到了庞大的血脉之力,贪婪的他,想要破体而出,却被自己的意识死死束缚着,不惜以体撞击而示抗议,要知道,现在造化可不仅仅是条血脉那么简单,他影响着白闹体内近乎一半的精血和内劲,这就相当于半个自己在打自己啊,使得白闹一阵阵的苦不堪言。

若是光是体内的麻烦也就罢了,不知不觉中,那本应是尸体的蛟居然溜回了血潭,再出现时,整个身体居然完好如初,前后不过一息时间,那满脸的猖狂还是那么熟悉,这一次,它带动着无边的稠血向着白闹进攻而来。气势之恢宏,更胜于前!

怕的就是发狠,这一下,白闹避无可避,被罚站着,硬生生的挨了这一击。

龙鳞再坚硬,也都没有作用,透过撞不烂的身躯,有一道道力量闯进身体里,搅得经脉错乱,血肉震荡。不仅是在里面折腾着,还有几股冲击力耐不住寂寞,从毛孔里钻了出来,直把白闹的上衣撕碎,炸起阵阵血雾不说,所有藏在怀里的东西都被抖落出来。这其中,就包括了白闹在黑市里得到的那本名为《功法》的书。

书页被震散,接连向后翻着,翻到最后一页方才停止。这个角度看过去,白闹正好看见那刻画在封皮上的东西。

有点模糊,白闹把身子往近靠了靠。不料光顾着满足眼的需求了,没有注意到身上留出的血,滴下来污染了书籍。

常和血为伴,白闹自然知道那血干了是怎么样的一副场景,暗道一声“不好”,急急的伸手出去想要将上面的血抖落干净。

忙则生乱,白闹忽略了自己的手比身子更脏,沾染的血液更粘稠,而且,还有一个叫做龙爪的锋利的东西。

越清理越脏,越清理书被划的越烂,无奈之下,白闹只得接受这本书报废的时候,拿在手里也不挣扎。

身体里的血还在往外流动,随着白闹站起来的身子,缓缓地融入手中的书中,不知不觉中,那书籍的其他页面居然开始慢慢脱落,而后漂浮于天地,一点点的分解成元气,仅留下那面封皮还在。

血还在往龙爪流动,白闹惊奇的发现那已经不是因伤口的存在而被动的流了,是主动的,是自发的,是心甘情愿的。

低下头去打量,封皮的形状明显的小了一圈,而且还在继续缩小着,在那分外的关注下,这才找到了封皮的去处,它化成了点点金光,融入了造化的躯体中,随之而来的,就是造化那双眼眸深处的缓缓觉醒的光彩。

造化是龙,龙毕竟是龙,随着身体气息的增长,有股威压从白闹体内爆发出来,蛟眯着眼看着,种族之间的压制让他不敢妄动。

封皮消融的速度是先慢后快,尤其是当白闹看见造化的欢脱后彻底放松警惕的时候,半个封皮瞬间就被造化的血液吞噬。

一时间,造化的身体金光大作,都其中在头部,准确的来说是集中在双眼之内。

等金光收敛完毕,白闹好奇的打量着造化,由下而上,视线所过皆是平淡无奇,可到了眼眸,心跳一阵加速,因为他明晃晃的看到了,造化眼眸里有嘲讽的意思,还有高傲,这可不应该是他这个依靠血脉而出现的死物应该有的神情啊。

仿佛是受够了白闹的礼赞,造化动了,带着那双不可一世的眼眸动了,他先是在血脉深处一阵翻腾,对内劲彰显着自己的实力,而后盘踞于血海之上,对着白闹沉进来的心神,对着限制着他的意识一阵嘶吼。

不得已退出了那血脉,退出了身子,白闹只感觉识海激荡的难受,头被一波一波拍的阵痛,紧跟着,五官没了知觉,摇摇晃晃的站也站不稳了。

好在这种感觉只持续了片刻,不然那蛟必然会就此发难。折腾这一番,白闹累了,造化也累了,一个颓然的坐在地上,解读着脑海里涌进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一个无聊的趴在血里,转动着新有灵气的眼睛思考着千奇百怪的东西。

“这是…功法!真正的功法!”

待白闹将脑海的所有看了个遍,心里暗道一声爽,因为脑子里赫然充斥的,就是以造化为主的功法。

白闹现在方才知道造化存在的意义,也是现在方才知道拥有血脉的幸福。造化本身就相当于心法,而且还是自我运行,生生不息的心法,有了赵宽那踏足血修的一切铺垫,再加上入门心法的启迪,现在的白闹只需要伺候好造化就已经是血修了,哪还需要修炼别的什么。

或许蛟也是感知到了白闹那异常提升的实力,此刻再不敢懈怠,哪怕顶着造化的威压,它也要冲过来,冲过来将这个危险的白闹撕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