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75 吞吐天下惊见鲲 联袂登场暴灭蛇
作者:观门  |  字数:3587  |  更新时间:2019-09-26 02:22:08 全文阅读

右手摊开,龙爪锋锐,龙鳞齐震,吞纳四方所有汇聚于掌心,左手冲出,金纹闪烁,血肉和鸣,八面湖水全都倒流而去!

一张一合,一吞一吸,都是身体的自然反应,无显摆,无做作,那是新生的两股力量的跃跃欲试。

白闹惊奇的抬起自己的双手,很难相信这样的力量是从自己身体迸发而出,于是,主观的伸出手去。

一切风平浪静。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幽深的湖底响起了一声轻微的“咦”,显得极其阴森。寂静片刻,波动再起,白闹不死心的连挥着自己的左右手,或拉,或推,都难以发挥出那等奇效,更是连湖水都没搅动多少,这样的力道大不如前,心里不免开始慌了,他努力的向湖面爬去,渴望见到赵宽一诉衷肠。

除了那诡异的能力,也不是全无收获,往日里向上游,不出片刻就精疲力尽,现在是越游精神越饱满,力量越充足,白闹就这样带着不断发现的欣喜自我安慰的向着地面靠近。

已然有光透进来,照的前路一片光明,白闹喜出望外,手脚的动作自然加快,然而,如此埋头前行数十息依然看不见天,心里不免骤然一紧,惶恐不安的慢慢移头向下看去:

只见得两股幽蓝色的光柱从湖底直射上来,先只是明显,到后来有点刺眼,与此同时,那冰冷的气息也更加严重。

白闹身上再次结起一片片冰霜,寒意入体,他下意识的开始运转内劲,刹那间,之前那种昙花一现的力量再次涌现上来,整个人又成了红金分明的样子。备受打击的白闹疑惑的缓缓伸出右手,湖水真的应势汇聚过来,再出左拳,轻轻一击,那光柱居然断了片刻,他顿时忧虑全消,陷入了收内劲放内劲的癫狂循环中,嘴巴的幅度也跟着越咧越大。

白闹自顾自的玩着,可暗里的生物是不会给他太多快乐的时间的,更何况他还挑衅的断了人家片刻视线,于是,那生物一张嘴,湖水骤然搅动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伴着无比的腥臭,将白闹硬生生的往进吸去。

白闹本来心里还有点犯怵,现在发现了自己力量的打开方式,底气大增,直接运转内劲,伸出右手和那湖里的生物对吸起来,周遭的湖水瞬间都被清空,一部分凝结在白闹掌心,一部分汇聚在那生物嘴里,如同塌方一般,双方的身形都明晃晃的体现出来。

那是一条幽蓝色的鱼,体型如山,尾似流星,小眼无鼻,嘴巴直接扯向两颊,唇不能合拢,锋利的三角牙齿整齐排列,之前那两道巨大的光柱正是从他全身体状最小的眼睛射出。

看得样貌,白闹大惊失色,眼前这生物和自小听到的传说一模一样,下意识的大喊了一声:“鲲!”

先是被搅了安宁,接着报复受阻,又有人类最令人作呕的大惊小怪,鲲的心情完全被破坏,杀意森森,两侧嘴里飞出数不清的幽蓝光芒,围绕着自己面前的漩涡快速旋转着,吸力骤然加大。

身子带着自己的漩涡开始缓缓向前移动,完全不可控,白闹不甘落后,内劲运转更是凶猛,寄居的造化先只是象征性的亮了下龙鳞,但被外面那层青白交接的内劲膜逼迫,不得已的把头伸到了掌心,张嘴一吸,和白闹并肩作战。

异兽罕见,能和其交手更是幸事,白闹虽然手下不留情,其实心里早荡漾起别样涟漪,趁着有造化发威撑腰,眼神不安分的在鲲身上游离,压抑着抚摸的冲动,感叹着天地的神奇。

出神间,鲲背后突然闪过几道影子,白闹敏锐的捕捉到去处,凝神跟着看过去,顿时失色,在鲲背后已经悄悄汇集了数以千计的水蛇。和鲲比,它们的身形如牙签,和人比,他们的身形如腰带,一条条洁白无瑕,吐着血红的信子,正向鲲袭来。

沉迷于追求报复的快感的鲲对危险的来临毫无感觉,只顾得给自己面前的漩涡不遗余力的添油加醋着,白闹不忍这异兽受伤,心里着急,又无法沟通,索性直接一个后空翻,左手举着那右手凝聚的硕大的水球,再注入不少金色的内劲,冲着那些水蛇就扔了过去。

鲲看着白闹的动作,感受到其上可怕的力量,以为是鱼死网破的挣扎,慌忙收了神通,向旁边避开。

水球直直的冲去水蛇堆中,骤然炸裂,水滴夹杂着内劲四散而去。如万箭齐发,整个水域不断的爆发出血雾,一声声哀怨的“嘶嘶嘶”随之传出,此起彼伏。鲲听得,慌忙向后看去,再转过头来时,刚开始现身的高傲已经换成了凝重,眼神在白闹和水蛇身上不断的切换。是帮忙?还是误伤?鲲绞尽脑汁想着。

对于水蛇的出现,白闹的想法和鲲截然不同。修行至此,理应适应一下自己的身体,熟练熟练新的能力,可伤害鲲又于心不忍,这一群水蛇的到来,正好让他大展拳脚,于是兴奋的扯着嗓子就冲了上去。

快快快,速度越来越快,仗着诡字秘技,白闹成一条银线穿梭其间。重重重,力道越来越重,仗着兵字决,白闹成一台绞肉机碾压一切。血肉互通,源源不断,右手一吸,然后捏爆,数十条水蛇哀嚎,成龙爪下亡魂,左拳一锤,然后改拍,上百条水蛇呆愣,成金纹下的糊涂鬼。

力无尽,体协调,耳听八方,眼观六路,体血结合的白闹比之前更强横,连斩上千条水蛇,依旧凶悍异常。杀的痛快,连日来蒙盖心头的阴影也全都消散而去。

已然明白白闹的用意,鲲在一旁安静的看着。先还为水蛇的恶有恶报傻笑,笑着笑着就蹦出眼泪来,然后呆滞的眼神传递出伤感和无助来,他从未将脆弱暴露的如此彻底过,这些水蛇仗着灵活平日里肆意欺辱他,他追不上,防不住,而今看见白闹替他出头,鼻子忍不住一酸,居然哭了起来。

其声本如空山响箫,应该清澈透亮,偏偏夹着辛酸,化成暗夜埙音,听者动情,见着落泪。

白闹以为鲲遇袭了,趁着击退一波的功夫,连忙扭头望去,上下仔细打量,怎么看都不像是被欺负的样子,倒像是个独守空房委屈巴巴的妇人,心里正疑惑,不料被一旁遗漏的水蛇钻了空子,一口咬在了左肩上,白闹吃痛,左右手齐齐开弓,一拉一拽,活生生的将那水蛇撕成两断。

节奏一乱,攻防就失了分寸,短短几息时间,身上就多了十数个伤口,而且,因为鲲那特别凄惨的声音,吸引了更多的水蛇向这边聚集,密密麻麻的叫声组成了湖下惊雷,炸的白闹头皮发麻。

当下舍了水蛇,白闹一个闪身就来到鲲的身边,然后在他脸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估计鲲也听到了水蛇游动的声音,马上止住了哭声,面色变得死一般寂静,浑身绒毛撑起,形成战斗状态。

水蛇越来越多,入眼都是雪白,难见湖水本身颜色,渗人的叫声连成片的直冲撞耳朵,饶的人心烦意乱。鲲看事态不妙,就要将白闹撞飞出去,可惜他块头太大,刚有动静就又被白闹拍了一巴掌,还被警告道:“乖乖的!”

鲲听不懂人言,但他能感觉到白闹凶煞恶煞下的温情,轻易的就解读出意思,又气又笑的摆动着自己庞大的身子,游到白闹上方,将白闹的身形遮挡的严严实实的。

鲲的行动引起了水蛇的注意,它们盲目的以为这庞然大物又想逃走,也不等队列排齐,一个个火急火燎的冲了上来,战斗一触即发。

幽蓝色的光芒再次从鲲体内爆发,所过之处,阴冷相随,刚刚冲上来的水蛇立刻被冻成冰棍,向湖底坠落,接着张嘴一吐,一个巨大的幽蓝色光球冲出,凡所触及,灰飞烟灭,上方俯冲下来的水蛇立刻被烧成白气,向湖面漂去。

两大杀招一出,战场立刻显得空荡,敌我之间露出了个不小的范围。然而,这只是暂时的宁静,冷血的水蛇对同伴的死亡都毫无伤悲,又哪会有什么恐惧,等齐整整的排列好,再次冲杀过来。

鲲来来去去就是两招,越到后面,间隔时间越长,面对密密麻麻的水蛇,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身子被撕下了不少血肉,至于白闹,尽管手段极尽施展,奈何鲲的身子太大,疲于救火,使得自己也是处处开花。

如此硬扛确实不是个法子,白闹下滑到鲲的眼睛前,冲他比划了一个逃跑的手势,鲲欣喜若狂,连连点头,若不是担忧白闹,它早就顶着那些锋利的牙冲出去了,也不等白闹坐稳,直接一头撞向了水蛇堆中。

破了封锁,一路向前,速度之快让白闹哑然,冰冷的湖水不断拍打在脸上,差点人魂分离。白闹紧紧扣住鲲的眼皮,转身向后看去,却发现那些水蛇居然能跟得上这样的速度,而且有鲲在前破阻,它们毫无压力,速度越来越快,追上两者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眼看不妙,白闹心生一计,转身来,冲着鲲摆出右手,释放出轻微的吸力,鲲马上领悟,冲着白闹点了点头。白闹很是欣赏的拍了拍鲲的脸颊,然后直接脚踩鲲的面门,高高跃起,运行诡字决,隐去身形。

浩浩荡荡的捕猎者贪婪的盯着硕大的食材,没有谁会注意那个不够分的白闹,争先恐后的身形足足持续了数十息时间,这才到了零零散散的末尾。白闹本想再做等待,耳边却想起了鲲的哀嚎,不得已现出身形,三下五除二收了掉队的那几条水蛇,而后伸出右手,再次以内劲逼迫造化,发出巨大的吸力。

刹那间,所有前行者的身形全部倒回,其中不乏有已经咬上鲲的水蛇,它们锲而不舍的吮吸着,最终还是以断牙收场。

身边的压迫没了,鲲也立刻调转身形,呼应着白闹,血盆大嘴张开,也是传出一股吸力。

一如刚才的较量,两个庞大的漩涡再次出现,不过要是仔细看过去,这次,他们的运行轨迹是截然相反的。

水蛇还来不及发现这一端倪,白闹和鲲就顶着两团漩涡开始飞速靠近。相近,漩涡争凶斗狠,各自运转,毫不妥协,于是随着双方的推进,一层层的较量,那数以千计的水蛇纷纷惨死在互不相让的漩涡的绞杀下。

幽蓝色的光芒和湖水的本色挡住了里面一抹抹鲜艳的红,阴冷更是冰封了腥臭的气味,待白闹和鲲收手,中间居然连一滴血都没流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