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72 密林暗斗三净世 荤戒大开众门徒
作者:观门  |  字数:5350  |  更新时间:2019-09-25 23:25:39 全文阅读

事实上,白闹的身形并没有那么的伟大,和进来一样,这暗道太滑,只是脚下稍微用了点力,身子就一屁股向后坐去,而后沿着暗道就往外滑去。

所有关于生死的心里准备都是多余的,白闹可以看见那前方的窗口,直射进来的光是那么的强烈,强烈到刺眼。

呼啸着出来,耳边都是风,这种感觉太过于畅快,白闹忍不住的想喊出声来。

“啊!”确实是喊出来了,但这一声喊叫里面听不出舒爽的意思,反而是有点慌张。

比枝桠先闯进眼帘的是真元,明晃晃的三道真元。幸亏有了和张林王云的接触,白闹再面对道修没有之前那么手足无措了,他右眼瞬间跳出鬼火来,造化缠身而出,将那侧身的千寻铁金光对着真元,只一触碰,就都吸收到了体内,趁着造化的掩护,白闹身后内劲推动,立刻从通道里直冲而出,冲着地地面直撞下去,堪堪化解了此次危机。

站起身来,顾不上去拍身上的土,背后又有真元再次弥漫了起来,白闹赶忙闪开,这才有时间打量了一眼这守门的三人。

从衣服上来看,也是净世,白闹心里暗道不妙,因为他们的手中都是握着一把纯黑的小刀,一如他们真元的颜色,那是他们的法相,天生就是为了杀伐的法相!

双方都是谨慎的左右打量了一番,白闹的眉头越发紧皱,而净世一个个面露不屑。战斗就在日曜闪烁的一刹那爆发,三名净世仗着强劲的实力和默契的配合,一股脑的往前冲着,不留后手。白闹则是借着树木的林立和枝桠的纵横,不停的向边上闪退,始终不出手。

真元确实充沛,但打不上人一切都是白使,这三名净世觉得是被耍戏,内心自是暴怒,又受地形限制,三人不再紧密相连,各自散开,尽一起可能的向着白闹靠近。

有人运气好,前面无遮挡,轻易就能跟上白闹的身子,有人运气差,边收拾乱七八糟的树枝,还要边注意白闹的动向,自然被越甩越后。

最近的,再努力一下,伸手就能抓住白闹的衣角了,所以这人手里已经有真元积蓄起来,全都注入那把匕首之中,而后冲着白闹就冲了过来。

好机会!白闹感知到后面的手段,心里暗暗叫爽,示敌以弱是真的有收获,内劲悄悄的布满龙爪,燃气幽蓝色的火焰来,就在那法相匕首就要触及背部的时候,白闹的直接反身躲开,而后龙爪出,不是铁拳,是抓,直直的往那法相上抓。

这本不是白闹的想法,白闹只想着等净世逼近了一拳轰过去,但谁让那净世改了手段呢,不仅有他有机可趁,更是检验了修行的结果。有了齐意的加持,白闹一眼就能看出那真元和法相链接的点,就在那匕首顶端的系着的红须上。想来三字秘技中的拉,在对付内劲时是要找到终点,那在对付真元时找的就应该是这一个点了,白闹的龙爪就是奔着这个而来。

紧紧的握住,用力的往前一拉,那名净世的身形就控制不住了,冲着白闹就撞了过来,冲着造化从龙爪中伸出来的龙头张着的大嘴就冲了过来。

说死就死,不仅没有落下一个全尸,就是连法相都被造化吞了进去,这个馋嘴的龙当真是饿极了。

只是看了一眼造化,白闹立刻就收回感知,他可没有忘记对面还有两个人呢,然而,等得目光穿过期间,哪里还有什么人影,除了晃动的树枝,就剩下飘散的叶了。

天灵感一冷,白闹有感,身形立刻跳开,只见得剩下的两名净世的身形立刻穿梭而过,手中的匕首因为愤怒,积蓄的真元更多!

“长教训了。”默念一句,白闹不再废话,内劲凝结,和这两名净世对上,没有投机取巧的手段,就是真实的血腥的搏杀。

赶时间,白闹的打法也跟着奔放了许多,眼看着对面两名净世前捏着匕首已经逼近,但白闹不闪不躲,手里的铁拳也是一直搭在腰间蓄势待发。

近了近了,扎上了,一把匕首扎上了!

之所以说是一把匕首,因为确实是一把,另一把根本靠近不了白闹的身子。“铁拳推!”叫喊了一声, 关于三字秘技和兵字诀结合的第一次尝试,白闹就在这动人心魄的战斗中开始了。

铁拳的力道没有以往那么刚猛了,撞上一名净世的肘关节,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损坏,只是让那匕首改了个方向,在碰到白闹的身子前改了个方向。这个改动的方向正冲着他的同伴。来不及收手,那名净世刚把匕首刺进白闹的身体里,就看见了自己的末日。

造化又适时的出来,一口吞了尸体,而后将瘆人的目光合着白闹阴冷的视线,一同射到了对面那名净世的身上。

“杀!”身上的真元自有血脉收拾,白闹不需理会,他乘着造化的身子,在那名净世一脸的错愕之中就逼近,而后头被踝削削了出去,身子被同散落在天地间的真元齐齐被造化虐食干净。

再不用焦灼,再不用内疚,再不用夹在恩情和亲情间纠结选择,白闹脚下生风,身轻如燕,还隔着赵院一条街呢,就扯着嗓子叫喊着:

“赵叔!赵叔!”

“小姐!小姐!”

白闹希望他这迫不及待的声音可以穿透面面粉墙环护,道道游廊曲折,提前把这份喜悦和激动传回赵院,所以他的声音和他的脚步同步,重而急。

也不知道赵宽有没有听见,反正左邻右舍都被搅得不得安宁,纷纷开门来看,白闹不管不顾地挺着腰杆,自豪的穿梭在那一份份关注的目光中。

越近赵院,围聚的人越多。白闹先还以为是自己嘹亮的嗓门太过招摇,待抿着嘴唇走近后,撞上的是一个个后脑勺时,才发现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将整个街道堵的水泄不通,甚至于还有喜形于色的人流在不断的填入,熙熙攘攘,摩肩接踵。

上头的喜悦在一次次的撞击下终于被抑制下去,恢复了清明的白闹瞬间就升腾起一股不详的预感:巷子里的左领右舍都是寻常人家,偶有风波也掀不起如此浪潮,有如此影响力的,唯属闻名天下的闻道武馆了!

“快走快走,闻道武馆被官兵包围了,好像国教的也在。”

“谁知道出什么事了,那么厉害的一个地方说被包围就被包围了?”

硬着头皮往前挤,白闹终于遇见几个有目的的观众,当然也曾抓着他们询问,却得到一堆也许大概,发狂的白闹失礼的将人一把掀开,引得人群一阵怨声哀悼。

得知出事的确实是闻道武馆,白闹再耐不下性子随着人流起起伏伏,搭着旁边人的肩膀起身一跳,高数十尺,而后抓着阁楼的窗,跃上屋顶。他选择性的忽略了被他借力的那名青年的肩骨是如何的凹陷,也选择性的忽略了被他扰乱的片片瓦片是如何的伤人,一心只有奔袭和冲刺。

远远的看见红三角龙旗飘扬,不同于青三角龙旗的军权,黄三角龙旗的王权,红三角龙旗是夏庭法治的象征,旗帜飘扬则枷锁作响,死门大开。

近了,人也惊了,官兵的红和殿清的白交相辉映,赵院和武馆里不时的闪出一把把尖枪反射出的光。白闹站在屋顶,可以清晰的看到两个院子里的情形:师兄们都集中在武馆院内,背靠背的围着圈,眼神里压着火,拳头一直未松,赵素雅则淡然的坐在赵院枣树下的石凳上,旁边放着壶茶和一只杯,时而轻启一下,赵宽垂首躬身侍奉在侧。

“赵小姐,您再守着可就是犯了包庇罪,按<夏律>整个赵家当和白闹,赵之丰一同量刑!”

有道是“文吏一张嘴,阴间添新鬼”,这声音太过阴柔,白闹还正出神望着呢,身体就被刺激的一个战栗,再细细听过去还有些熟悉,定睛一看,居然是那安南山身旁的第一刀笔吏。

阴森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赵素雅笑了,虽然是对着那名刀笔吏,但那一下浅笑犹如昊日洒辉,照耀的白闹整个身子都暖洋洋的。只见得朱唇轻启,杯中茶晃,赵素雅用她温柔如水的双眸对上了刀笔吏暗藏杀鸡的鼠目,再无任何动作,倒是旁边的赵宽往前走了两步,俯下身来,给赵素雅再满一杯。

“好好好!我倒是要看看是你赵家厉害,还是我大夏王朝厉害!来呀!拿下!”

一声领下,四方云动。不仅官兵逼上来,那些白衣殿清也蜂蛹而上,同样的情况发生在两个院子里,地位不同,各人反应也截然不同,赵宽依旧垂手,赵素雅依旧浅笑,而以卓一新为首的师兄们看得官府动了杀机,也各个露出狠色,不遵王命只听师训的武者们瞬间出手:

三人一组,并列前行,左右开弓,攻防兼备。只见得修有内劲的在侧翼护卫,未有内劲的居中捡漏,冲则互相扶持而前,战则百米内内劲汹涌无人生还,偶有侥幸也被当中那人斩杀。枪头纷飞如秋天落叶,鲜血洒溅如立夏骤雨,碎布木屑成冬天飘雪,狰狞伤口成春至花开。

官兵每日清晨只知嘲讽这些狼狈归来的武者为土村乞丐,却从未去深入的了解过他们,而时时布控的殿清天天反馈的情报也不过就是斗兽练体,根本无法准确推断他们的战力,而今眼见得这帮青年一击必杀,杀人如麻的刽子手模样,一个个的寒了心,颤抖着,再不敢轻敌,也再不敢冲锋。

“天呐!杀人这么简单的吗?看那一个个熟练的样子,还不知道造了多少孽!”

“要不是今天官府来了,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和一院子的杀人犯住在一起。”

“唉唉唉,李家大嫂,怪不得他家这小妮子是个哑巴呢,幸亏你家小子没有娶了她,老天这长着眼呢!”

“对对对,你看人家赵之丰大侠就是高风亮节,知道自己家长久不了,也不给我家添累赘!”

所谓的街坊们正挤着可怜的笑容说着可憎的话,却有一股寒流突然袭击全身,像是暗中有条毒蛇正在吐着信子偷瞄,立刻收声,惊慌的向四周看过去。

卓一新一行被层层围着,听不见这些风言风语,卯足了劲冲刺到赵素雅面前护在身旁,而白闹不同,本就听力惊人的他,还置身在这堆人潮之中,这些幸灾乐祸的话字字诛心,他立刻扭头从人群中揪出这几个声音最大的人来,正要动手格杀,却被一阵鼓掌声打断。

“闻道武馆,确实有意思,教出来的人也这么不入流,还能享负盛名!”

话间,鼓掌的这人从殿清深处缓缓走出来,背后的法相明晃晃的就是三尾妖狐!迟朴从未受伤!

白闹并不知道先前那屋里被赵之丰伤了的人就是此人,乱局中倒是看见了个后脑勺,不过在国教几近统一的发型下,白闹也无法配对,更不知道迟朴好端端的意味着什么,如果他知道躺在明清殿里的就是眼前这人,现在必然无比担忧赵之丰的处境。

“来吧,冲我来,让我看看巨武的传承究竟有多厉害!”

迟朴站定,负手而立,随着他话音落定,背后的妖狐也冲天怒吼,身子伏地,三尾飘扬,眼中荡漾的不是挑衅,而是蔑视

巨武门徒的血性被这三言两语刺激出来,个个请命出战,但因为来人不清不楚,都被卓一新按住不敢造次,唯有一人,不出言不示意,安静的走出队列,与迟朴面对面的站着,正是前段日子在白闹的注视下刚修成齐体的王铮。

沉默寡言的王铮就连阵前日常的狠话都不会放,只是板着脸,毫无感情波动的说到:“我不一定能杀了你,但师傅对我有救命之恩,养育之情,侮辱他,我不同意!”

内劲瞬间洋溢全身,肉眼可见的,王铮的身子强壮了不少,他捏拳直冲向前,招式一如他个人,朴实无华。迟朴冷眼静观,就在那拳头就要触及他面门的时候,这才抬起手来,明明很慢,慢到轻而易举就能捕捉到痕迹,却偏偏能赶上王铮,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拳头,而后抬腿一撩,王铮整个人就倒飞而去,上衣被震碎,裸露的肌肤刮着石板而过,留下一道道白色的印迹,在那一片黝黑中格外显眼!

出师不利,王铮嘴角挂着血,惹得众师兄惊呼,但他本人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铁青,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王铮眼里的杀意并没有因为敌人的强大而退减,相反更加旺盛。

再次出击,再被击退,继续出击,继续击退,迟朴的强大让赵宽到侧目,可是,王铮依旧没有倒下,精神愈发饱满,拳风更加犀利,到最后甚至隐隐有内劲相随。

“外放!内劲外放!”作为本代弟子中唯一拥有此手段的卓一新一眼就看出了王铮的情形,不免失声大呼。

本是巩固提升的大好时机,但王铮却无法把握。巨武秘术说是三字,事实上,其内科目旁支错综复杂,典籍更是繁多,像王铮这样按部就班的人,毫无贪心,对现阶段之外的典籍莫不关注,此刻只知莽撞的挥拳,磨损着来之不易的机会。

所幸,卓一新及时出言指导:“力随意,意控万孔。意聚则力出一孔。”

王铮听得,立马舍了迟朴,一跃退后几丈远,嘴里不断念叨着这几句话。巨武教学自有法门,这运用内劲的方法紧紧衔接他们平日里练习的控力法,意早就聚集全身,力也早就出过万孔,此刻只不过是借助内劲向外冲击的惯性将两者结合为一。

不消片刻,王铮就抬起头来,炯炯有神的双眼倒映着烈日白云。忽而双脚蹬地,闪身消失,只留下原先脚踩的石板上的道道裂纹,再现身时已经逼近迟朴。

迟朴显然没有想到王铮的适应速度这么快,也来不及再摆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仓皇退后中,立刻令三尾妖狐挡前护卫。

王铮可不管你这妖兽系道种是如何的稀有,也不管三尾妖狐有多大的威能,只当做雾始山里的普通野兽,一往无前,无所畏惧,哪怕未撼动妖狐丝毫也不受挫,或砸,或锤,或撞,或踢,或扫,或劈,斗志昂扬,杀意弥漫,尽情的巩固着自己的新能力。

王铮所有的变化白闹都看在眼里,那种无我的境界,那种无畏的精神,身体好像有什么随之被唤醒,正在茁壮的成长。

乱拳打死老师傅,自视甚高的迟朴压根没想到自己会伤在王铮的手下,尤其是当王铮再次绕过妖狐一拳打中他的肩膀时,怒火中烧的他终于发挥了真实的实力,一闪身站到妖狐的眉心处,整个人和妖狐融为一体,妖狐的身形也随之暴涨,毛发根根亮丽分明,眼球灵活的转动开来,四肢的指甲更是闪着逼人的寒光。

王铮的脸色依旧没有变化,重复着他一直重复的动作,捏拳,冲击!三尾妖狐站起身来,狂怒的吼叫,惊得风倒流,而后直冲出去,撞上王铮。

看似一直虎虎生风,其实王铮自己知情,这一场外放下来,他身体里的内劲已经不剩多少了。

败了!败得一塌涂地!王铮被妖狐的爪掠过,坚硬的体魄立刻就浮现出一道伤痕,但妖狐并没有满足,两爪连挥数十下,尾巴更是大力的抽击,将伤痕累累的王铮狠狠的掷在脚下,然后抬起那硕大的脚就向下踩去。

王铮奄奄一息,但目光依旧狠辣。赵宽还在守护着赵素雅,寸步不离。卓一新已经动身飞奔过去,可惜无济于事,这样的速度根本不是他这个学徒能跟得上的。

来不及了,除非白闹出手,这个唯一有三字秘技中诡技在身的巨武门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