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61 巨武现身说鬼兵 恩人成师谈西兰
作者:观门  |  字数:5168  |  更新时间:2019-09-21 22:41:32 全文阅读

“啊!”

白闹忽听得一声尖叫,整个人瞬间精神了不少,如惊弓之鸟般一跃而起,四下张望着,但未发现任何异常。循声而去,才注意到是在自己头顶。那半空中不知何时凝聚出来一面镜子,洁白的面,金红色的边,其内正有人影上下蹿动,白闹定睛一看,正是自己。

里面的场景很吸引人,白闹越看脸色越红,哪怕结束了,都羞得眼神躲闪,不敢抬头:只见得其内的白闹时而捂面,时而偷窥,时而左瞅,时而右观,时而惊慌失措快步逃跑,时而面色死灰纹丝不动,时而一腔热血拳脚无眼,时而气势颓靡抱头下蹲,最主要的,他对的一直都只是空气。这,正是昨晚白闹的一举一动。

“你可看清楚了?”一晚的折腾,使得白闹的神经无比敏锐,他准确的判断出来人就是他赵之丰,一抬头,正对上那双带笑的眼眸,“可有鬼?”

白闹慌忙爬起来,顾不得自己还踩在哪里,忙回应说:“小子不知,看似没有,可又明明见过。”哪怕有证据摆在眼前,白闹依然没有办法摆脱那份不安,因为他第一时间不是让自己相信,而是让自己怀疑:或许鬼只会让想看到的人看到,或许鬼只有将死之人才能看到。反正他心里找了无数个理由,为那不存在的东西的存在而狡辩。

“倒底是倔啊。”赵之丰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训斥,也没有责备,而是转身向外走去,说:“修武者,不念得失,不信轮回,不惧天地,方能突破桎梏,沉迷于鬼神,身不可立,神不可破,智不可开,还何谈体修。”

白闹不懂,跟着追问道:“前辈,昨日的鬼没有,那我亲眼见到的鬼呢?那些灭我满门的鬼呢?”

“昨日的鬼没有,那么前日的鬼自也是没有。至于究竟是人是鬼,还是别的什么,需要你自己探寻,那不是我的事,我只负责带你入门!”

先听得有些失落,因为言语间赵之丰还是不愿意多管闲事,再到听完,白闹的精神马上就来了,“带你入门”四个字在耳边炸响,精神随之一震,白闹赶忙跪在地上,揪着赵之丰的衣角问道:“前辈!您愿意收我为徒了?”

“不,不是我!是我女儿,你就在我女儿的门下吧。”说罢,赵之丰将跪地的白闹一把揪起,而后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着,直到身形被密林隐蔽。

“女儿?赵小姐!前辈,您这是什么意思?”赵之丰的做法让白闹心神不宁起来,他赶忙追上赵之丰追问道。

赵之丰也不想细答,只是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来递给白闹,封面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手语集》,而后也不知是安慰,还是解释,悠悠的说道:“我有我的用意,以后你会知晓。只要是入了赵家门,闻道的所有就都不会藏着掖着,去吧,学好这本书,拜师去!”

赵之丰的速度骤然加快,快到白闹跟不上,快到白闹这次也只是看见一个衣角,和昨晚的情形一摸一样,眨眼之间,连最后的衣角也没有了,身形就此消失。

一方面是心大,一方面是对赵素雅有种莫名的信任,白闹甩了甩头,将他脑海里的所有不合时宜的想法都甩了去,心里暗道:“算了!只要能学到本事,管他入谁的门呢,想来前辈大半夜的跑出来也不是逗我玩的。”

也不敢回去,赵之丰的吩咐是要熟悉了这本书再去找赵素雅,白闹干脆盘腿坐下,大白天的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压碎了几个骷髅也无所谓,看着《手语集》不断的记忆和比划着。

或许是有了内劲的缘故,又或许是自小读着《启闻录》的缘故吧,白闹很快就沉浸在书中,里面的种种也随之轻松的跃到脑海里,一时三刻,就记熟了,虽然手里的动作跟不上,但这是个实践的过程,至少现在简单的表达和听读没有任何问题了,于是,白闹站起身来就向沛城方向冲去。

起的急了,腿不由得陷到身下的枯骨中,白闹用力的抽出来,又突然看着那白骨一阵失神,若不是天上有鸟叫了一声,那紧皱的眉头是松不开了,心里暗暗的记下来,白闹先去忙他的拜师去了。

一路上左手翻着<手语集>,白闹安定的入城,脑海里都是各样的手势变化,丝毫没有注意到四周对他一身脏乱差的指指点点,身前更是留下一条宽阔的路。

迫不及待,一回到赵院里,白闹就直奔着赵素雅的闺房而去,可惜,几经敲门不见回应,他只得垂头丧气的转身向屋内走去,行至一半,心血来潮的回头,目光直射向屋顶,惊奇的发现赵素雅正端坐在屋顶之上。

朝晖外披,白云点缀,娇羞成一朵雏菊,白闹一时间痴了。

“糖葫芦嘞!”院外突然有商贩叫喊,惊醒白闹。

“糖~葫~芦~嘞!”许是知道走进了深门大院,小贩的声音不免加大了几分,更是拖上了长长的尾音。

一声还好,赵素雅只是扭捏了下身子,两声传来,她便不安分的开始四处打量,脖子也伸长了几分。一直关注的白闹正好把这细节捕捉到,直冲向院外拦住了小贩,风尘仆仆的拔下一根糖葫芦转身要走,马上就被小贩拦住。

这时,白闹方才记得身上是不带钱的,当时便觉窘迫,小贩的眼神越发炽热,白闹只得不安的闪躲,脸色憋得通红。就在气急败坏的小贩要夺回糖葫芦时,白闹忽然感到身旁一阵冷风袭来,他下意识的伸手接住,摊开手一看,居然是两块铜板,正是这串糖葫芦的价。小贩不等白闹递来,马上从他手上夺去,喜笑颜开的推着小车离去,顿时只剩下白闹和他的一脸疑问。

当载满糖葫芦的小车从眼皮底下溜走时,赵素雅渴望的眼神马上转为失落,紧接着又立刻恢复一脸的淡然,一如既往的淡然,但眼球还是跟着车轮转的,所以没有发现白闹已经悄然跳了上来。

当暗藏希冀的眼神遇上那串糖葫芦时,马上就迸发出光和热来。赵素雅不确定的指了指糖葫芦,又指了指自己,白闹连连点头以回应,只是她扭捏着几度伸出手来却不敢接。就在纠结之时,白闹一把抓住她的手,郑重其事的将糖葫芦交到她手中。

凉凉的,软软的,刹那的接触,让白闹久久回味,大拇指不断的摩擦着刚刚触及佳人手背的手心。

赵素雅显然也是被那个攢汗的手心吓了一跳,猛地低下头,一阵红晕爬到脸上,恰如此时半空的朝霞,她低眉颔首,眼珠惊慌的上下翻动了几个回合依旧没有平复,只得赶忙咬了一口糖葫芦,企图通过咀嚼转移注意力,然而,这糖葫芦里面是有籽的!

有了咯牙的小插曲,两人的尴尬气氛总算是缓和了很多,他们并排坐在屋顶,或是低头看路人匆忙,或是抬头观夕阳退散,好不温馨。

“你知道吗,这是我第一次吃糖葫芦。”

“我自小体弱多病,于是父亲对我管教颇为严格,令赵叔叔时刻陪在我身边,见不得雾始山的草树,吃不得街边的美食,稍有逾越就立刻扳正,每天只能在屋子里看书,在武馆里看书,可是,我是不喜欢武功的啊!”

“这段时间,父亲突然性子大变,他同意我和赵叔出城了,甚至我都呼吸过雾始山底的空气了;他也带我去吃了路边摊,甚至我还喝了两滴酒,其实挺难喝的。”

“这两天,我感觉身体哪里都疼,每分每秒,夜不能寐,饭不能咽,我好像明白父亲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了。”

赵素雅自以为白闹不懂手语,于是有什么一股脑的说予他听,为了避免影响的他的情绪,还努力憋出一脸的微笑,尤其是当她边比划最后一句,边转头看向白闹时,笑靥如四月桃花:

“我日子不多了。”

对于手语,白闹并不熟练,他紧紧的盯着赵素雅的动作,记忆疯狂调动,才堪堪跟上她的节奏,想着看书的那一句,白闹也知道了赵之丰的意思,有道是书读百遍其义自见,成为赵素雅的徒弟,相当于他拥有了整个闻道书馆的书库,当下喜上眉梢。

其实,这只是赵之丰的第一层意思,第二层, 等他的实力到了自然会明白。

喜悦还在心头,思维跟着继续往下,到最后一句,赵素雅比之前慢太多了,一字一顿,一顿则脑海一炸,至此,他忽然想起了那两个铜板飞出来的细节,包括破窗而出,包括来源方向,凭借莫名提高的记忆,他敢肯定正是来自赵之丰的书房。

“不,不会的,你这么善良,老天是长眼睛的。”白闹倏得一下站了起来,激动的回应赵素雅,但有白村灭门在先,他越说越没信心,至于心法的事情,早就忘到九霄云外了。

不管白闹的心情,此刻赵素雅是以手捂嘴一脸的不可思议,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耍小聪明”啰嗦的几句居然被白闹都听进去了。

反观白闹,身体还处在恢复阶段,激动之下,气血攻心,身上的伤口又开始作痛,不得已捂着胸口,弯下腰来,而后慢慢蹲下身去。赵素雅见状赶紧将白闹拉着坐了下来,来回缓缓抚摸着他的后背以示安慰。

待得剧烈的疼痛平稳下来,赵素雅很明显不想让话题继续停留在自己身上,于是谈起了白闹最感兴趣的事:“百鬼夜行的事我多少听过一些。”

赵素雅很会选题,这个话题,白闹没法去转,他本来忧郁的眼神跟着立刻变成了锋利的刀,眉头紧皱凝如霜,刚刚暗沉的气氛随之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估计是这样的眼神有点刺痛了赵素雅,她刻意的闪避了一下,继而比划着,其内容与白村卫长和林爵所描述的大体一致,不过又添加了一些新的东西,白闹安静的坐在旁边,一字不落的看着,也一字部落的刻在脑海里:

“老人们常言,天下名言八百句,西兰一城占一半。百鬼夜行的石碑被挖掘出来之后,朝廷第一时间就把它运送到了西兰城。那时的西兰城不同于现在的西兰城,它还是人族境地上汇集文人墨客最多的一座城池,一首首瑰丽的诗,一片片惊世的文,都是从那城门出来继而流芳百世的,一度成为人族的精神领袖。”

“在这么多才子佳人的汇集下,想要破解那点东西自是简单,短短三天,石碑上关于百鬼夜行的东西就全被解密出来,而后被人抄在纸上,不断的在西兰城内流传着,时间一长,这张纸就跟着来往的商旅去了外面的世界,百鬼夜行自然也在大陆上掀起了波澜。”

“时值国教准备北上关头,冷不丁遇到这么一招釜底抽薪,南部信徒的心神都稳不下来了,还怎么北进,只得作罢。也亏得国教想的出来,他们第一时间不是去考量石碑的内容,也不是去考量那石碑的真假,反是号召信徒围攻西兰城,据说,那些疯狂的信徒有在城下自焚的,有用城门上吊的,还有给城主送血的。”

“国教这么大的反应,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大部分群众不知道内情啊,一时间,人心惶惶,颇有末世降临的意思。在国教这样的压力下,夏王朝逼不得已的行动了,它责令西兰城公开百鬼夜行的石碑,并砸碎以平民愤,方才终止了那些信徒的中伤,而后又开始缉捕主要研究石碑的人,就连那一任的城主也没有落下,全家跟着对夏王朝忠心耿耿的才子们命丧黄泉。至此,百鬼夜行的传说被打了蜡成了个宝贝疙瘩供着,被伤透心的文人们也不再听朝廷调令,纷纷归隐。”

“明令禁止又是追忆痛心的事情,那些西兰城文人们不会去做,要说还有人敢冒大不敬,那必然是世代史官,追求真相的司马家族了,若官府无法查明,你倒是不妨上圣城去拜会一下。”

“司马家族…司马家族…”白闹这边默念着,却注意到赵素雅又开始比划了:

“不过,司马家族潜心史学,除老爷子以外,家人常年四散在外考古,唯有每年八月十五会齐聚一堂,在族中邀天下名士或英才交流见闻以考究史学,世人称为博古会,博古会对参会人员要求特别严格,除了战力和学识,还需要看品性和名望。但你也不用过于担心,等我父亲想通了,你上有巨武这个师傅,下有我给你恶补一些知识,就应该差不多了。”

说的差不多了,赵素雅知道再下去对白闹受到的刺激会更大,也看到自己挑起的那悲伤的话题已经调过来,赶忙装作是突然记起来是白闹找自己的样子,一脸认真的问道:“噢,对了,你找我来干什么?不会是专门给我送糖葫芦的吧!”

“不不不!我还有别的事情。”扭扭捏捏,白闹说不出口,可又想呆在赵素雅身边多了解一些西兰城的事情,硬着头皮的低声说道:“巨武前辈让我来拜你为师!”

“什么?拜我为师?”赵素雅的情绪比白闹还激动,手上比划的速度越来越开。

“对!没错!”说着,白闹就跪倒在赵素雅面前,拜倒在她的碎花裙下,开口就说道:“师傅在上!请收弟子一拜!”

不管赵素雅接不接受,反正白闹的拜师礼是行了,生米煮成熟饭的事情,赵素雅不好在推脱,心里暗自给赵之丰记了一笔黑账,把白闹给拉了起来,比划到:“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父亲要这样做,不过,既然你是我的徒弟了,我一定会好好教你的,你可要保护我噢!”

“我会的!”不用赵素雅说,这就是白闹心里所想。

“这段时间,我会慢慢的把问道武馆的知识一点点的灌输给你,你有什么不懂的随时可以问我!”

这么一说,白闹猛然间想起早晨的疑问来,想来以赵素雅的知识面应该是可以解释的,张口就来:“正好,小...师傅,我现在就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你说,鬼兵为什么不会在白天出现?“

这样的问题白闹也有答案,无非就是老生常谈的那几句,赵素雅自然是轻易就能搭上来的,他说道:“很简单啊,鬼属阴,白日里阳气太重,自然不敢出来的。”

这样的回答正对白闹的胃口,白闹赶忙追问道:“鬼属阴,相对的,人就属阳,是吧?那为什么,阴不敢见阳,而阳能见阴呢?”

这一问,算是问住了赵素雅,她仔细思考了片刻,看着手在比划,可还不成句子,就马上自己停下来了,这样的纠结在赵素雅的身上存在了很长时间,最后不得已的承认道:“好吧,我承认我这个师傅不太合格,这个问题我答不上来。”

赵素雅的话对上的正好是白闹失落的眼神,他长叹一口气,说道:”哎,我真能找到真相吗?“

赵素雅很肯定的冲着白闹摇了摇头,她的眼神会说话,明亮亮的闪出两个字来:“会的。”

只要与赵素雅在一起,白闹的心总是很轻易的就被俘虏,剔除了仇恨的双眼不再透漏出分秒必争的倔强,所以看这空荡的小巷也是主看春深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