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斥候 > 正文
四十五章 五百石粮
作者:步白臣  |  字数:4151  |  更新时间:2019-08-18 13:43:56 全文阅读

大雪再次覆盖了青龙镇,山里寒冷,李虎依旧驻于在镇上,或许是因为心虚,担心潼关朝廷的军队杀出,敌不过,驻于青龙镇便于堵塞关门,逃至陕州。

李虎忧心着一件事,是有探子来报,上官云竟然回到了朝廷,那么纳兰炀和与独孤月或许还活着。他将那晚追击的几名校尉找来大骂一顿。

原来那几名校尉见上官云、纳兰炀和冬天渡筏子过河,必死无疑,回来众人口径一致向李虎禀报,说众人皆被射杀于江上被水冲流而下。李虎还真信了,他想着人都死了,以后若是朝廷平叛成功,真找他算账,也可以推给叛军,自己还可以在两边游刃。

李虎还惦记着一件事,那就是粮食。他也耳闻修筑回洛仓的时候,在陕州、函谷一带零星修建了几座秘密粮仓,上次只有五百石粮食送到潼关,而还有五百石肯定在秘密粮仓,而知道这一秘密的可能是司马错。司马家族在青龙镇盘踞上百年,且世袭亭长一职,县衙连个里正都不派,表面上司马错不想署理亭长一职,有事没事还让老婆出面,可除了他,谁能理得了这镇上的事务?

是夜,李虎在皇甫丹的貊炙店备了席,宴请司马错夫妇,司马错接到请柬,有些踌躇,他心里明白李虎请他吃席是为何事。可退是退不了,粮食是青龙镇续命的东西,而眼前的战事还处于胶着状态,胜负难分。一旦这五百石粮落入李虎手中,养虎为患不说,要是遇到大灾荒,青龙镇几百年的基业不保。

那次纳兰与独孤月受命调粮前往潼关,他冒着风险,将剩下五百石周转到秘密粮仓,以备不时之需,这周密之事自然是难逃李虎及慕容城等人的猜疑,只是没落实锤而已。

李虎叛变之后,驻于青龙镇,也无时不刻的观察时局变化,也曾后悔为夺功,参与坑害高仙芝和封常清,以皇族身份背叛大唐,而投叛军。他想事情也不至于绝地,他若在关键时刻再携控制的崤函之地回归唐军,又立一功,届时再像天子俱表,自己当初亦是不得已为之,定会得到原谅与加封。

当然,他在等待时机,只要潼关不破,安禄山僵持不了多久。虽然高、封二人被冤杀了,朝廷安西军、朔方军中还有能战之士。与安禄山这些范阳兵比起来,差不到哪里去。李虎的算盘就是占据崤函,静观动态。他知道,只要潼关不出兵,安禄山就无法逾越进入关中。待其疲惫之时,趁机反水,助朝廷一臂之力。而要在崤函呆下来,七八千人要吃饭,上千匹战马要吃草,所以粮草就十分紧要。

安庆绪肯定不会给他多少粮草,投降以来,南宫寒、纳兰炀和、独孤月没抓到跑了,没纳到投名状,如何被看成自己人呢?所以,粮草之事得自己自筹。他知道,青龙镇粮仓存有一千石粮食,纳兰炀和将五百石运抵潼关,另外五百石莫名被劫。而慕容城、宇文兰那时应该没有能力劫取这五百石粮食的能力,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司马亭长监守自盗。

他也曾听皇甫丹给他吹过耳旁风,说起过这镇上奇事。说玉酿坊老板闻人妤身世可疑,镇上那位大夫诸葛先生也不知从何而来……云云。李虎权当听过,这反倒激起了他对皇甫丹的怀疑,纳兰和独孤月为何盯住她不放,她主动投怀送抱仅只为找个靠山这么简单?

于是,他想与司马错见一面,探探他的虚实,别看他碌碌无为,一副只在意客栈生意,懒得管镇上的事的样子。可是镇上的发生这些事,他哪次不在当场呢?

司马错带万俟梅赴宴,到了貊炙店,进门见桌以备好酒菜,一只烤得金黄的乳猪摆在中间,屋外只有李虎两三个随从,门上挂了歇业的牌。

李虎见司马错夫妇来到,忙起身,司马错惊得忙上前抢先行礼道:“鄙人来迟,让将军久等,罪过,罪过。”

“哪里,司马亭长,折煞我也,我一降将而已,能请来司马亭长,荣幸,荣幸。铁蒺藜一事,望亭长不计前嫌,我也是迫不得已!”

司马错一听就明白了七八分,这是鸿门宴,忙谦卑得不能再谦卑地说道:“将军言重了,小民不才,不过世袭家中亭长一职,卑微得不能再卑微,能再将军麾下效力,实属大幸。”

看李虎怎么接这个话茬。

没想到此时,端菜上桌的皇甫丹说道:“我们青龙镇的百姓谁不知都以亭长马首是瞻啊,尤其是那些老户,就认亭长咧。开始我们刚到青龙镇,不知习俗,还吃过不少亏哩。”

没想到此时皇甫丹出来揭底,司马错自知此关难过,也只好嗫嚅道:“皇甫娘子知其然,不知所以然,我是真不想要亭长这个差事,可是朝廷不允,也不往这里派里正,我就勉强任着了。”

李虎对皇甫丹将司马错这一军,尤为满意,便道:“皇甫娘子,赶紧给司马亭长和万俟夫人斟酒。”见皇甫丹斟酒时,抛出了话题,“亭长,如今我呢,虽降了叛军,可那时是被逼无奈,高大帅要杀我,不得已叛了。你亦知道我是皇室宗亲,哪能说叛就叛了,我是心在曹营心在汉啊……。司马亭长,司马前辈,其他话我就不明挑了。今儿请你来吃席,是我有一事相求……”说到此,李虎没往下说了。

而这让司马错有些煎熬了,他不知如何接话,接得不好就落入了李虎的陷阱。万俟梅见状,接了话茬,“将军,你这么看得起我们,特意请我们过来吃貊炙,实在是荣幸之至。我们就是青龙镇上的平民百姓家,与大家差不多都是谋生混一碗饭吃。实在想不出能帮得上将军什么忙。”

李虎一听大笑起来,“帮得上的,帮得上的。”

万俟梅问:“如何帮得上?”

“来,先饮了这杯再说。”说完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司马错与万俟梅不敢怠慢,忙饮了酒。李虎见状又哈哈大笑起来,忙对皇甫丹道:“皇甫娘子,菜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忙你的去吧。”

皇甫丹很不情愿地去了后屋的貊炙炉。司马错知道李虎将皇甫丹想简单了,且看他如何说。

李虎用刀将乳猪背上最软最香的肉割了下来,送到司马错和万俟梅的盘子里,再次表示尊重。李虎喃喃地说道:“我知亭长非平凡之人,夫人亦是。亭长也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我们都是明白人,就不用明说了。”

司马错听后依然装做一头雾水不明白,道:“鄙人真不知将军需要在下做些什么?”

李虎又笑起来,变了口气说道:“既然亭长听不明白,那我就明了说了,我这崤函几千军士,要吃粮,青龙镇得给我筹军粮,月内筹满五百石。若是筹不到,那兄弟我也就不管青龙镇的死活了。这下司马亭长可听明白了?”

司马错忙回道:“将军这般说,鄙人倒是明白了,可是这粮食都还没开种,让我们到哪里去筹五百石啊?”

“我知道亭长有办法……来喝酒,喝酒……吃肉,吃肉,来……”

司马错夹起一块肉准备送入口中,听了此话,索性放下筷子,退到一边跪地叩首道:“将军亦为皇族后裔,看在大唐百姓遭此涂炭的情况下,相煎不可太急,如若弄得个鱼死网破,于将军亦无益处。”

李虎听了此话,暴跳如雷,大骂道:“尔等是给脸不要脸了,我几千军士还怕你小小青龙镇不可,我只不过是让你拿出那五百石粮食而已,这还拿鱼死网破来要挟我。老子还怕了你不成。”

说完站起拨出横刀欲刺向司马错,吓唬,吓唬他,哪曾想, “噹” 的一声,皇家御赐的横刀,断成两截,李虎手里只握了一截刀把,刀身大部落地。而随之落下的乃是一枚铁蒺藜。

李虎被吓得不轻,连在后院窥听的皇甫丹也气急败坏地走出来,大声叫嚷道:“什么人?敢行刺将军。”

屋外的几名卫士闻讯也冲了进来挡在李虎身前,另有几人将横刀抵住司马错和万俟梅。

万俟梅身子轻挪躲过横刀,一把拽住那卫士的手,往下一拉,肩膀立马脱臼,刀落于地。万俟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刀在手,将抵住司马错的横刀别开,将司马错护于身后。

这一下令李虎目瞪口呆,而皇甫丹正要使出幻术之时,司马错不紧不慢地说道:“皇甫娘子,想让你的貊炙店毁于一旦吗?”

皇甫丹听后,知道司马错必是有备而来,不仅如此,必是对自己的底细了解得很清楚,再加上她不宜在李虎面前暴露,故而收手。

司马错继续说道:“李将军,皇甫娘子,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道。我们亦是迫不得已,本来也不想与将军为难。如若执意为难于我们,将军几千军士可以将我们杀光,可是我们亦有能力取了将军的性命。”

李虎明白过来忙赔笑道:“亭长言重了,都是一家人,不必说两家话,一切都是个误会,误会。”转而对几名卫士呵斥道:“还不赶紧退下,我这和司马亭长正举杯畅饮呢,你们来凑什么热闹。”几名卫士赶紧撤了下去。

李虎和皇甫丹继续陪着笑脸道:“司马亭长,请上坐,万俟夫人亦坐,来来来。本人自罚一杯,为刚才的过错赔罪,赔个不是……”说完一饮而尽。

司马错亦借坡下驴道:“将军进驻青龙镇,保护青龙镇免受兵灾,乃镇之福气。刚才鄙人也多有冒犯,望将军大人不计小人过。”

李虎则和颜悦色道:“来来来,喝酒,吃貊炙……”

虽然经过此番各怀心思,但表面上还是推杯换盏,吃得尽兴。

差不多眼饧耳热时,外面的卫士来报,“将军,慕容将军来了。”

一听来报,李虎酒马上就醒了,向司马错投以目光。司马错知道李虎希望他和万俟梅回避为好,于是双双起身对皇甫丹道:“皇甫娘子,……”话音未落,慕容城、宇文兰、哑巴已经进到了屋里。司马错和万俟梅候到一边,司马错道了一句:“慕容将军也来吃貊炙啊。”

慕容城假装见到:“哟,司马亭长也在此,怎么?屠夫做的饭菜不合口味,来这换换口味。”

“正如将军所说,屠夫那厮现在不知为何,做饭难以下口,客栈也无什么客人,我和娘子便来尝尝貊炙。”

李虎便接着道:“我见亭长到来,与亭长喝了几杯,没想到慕容将军也来了。”转而吩咐皇甫丹道:“再去烤一只来,上一些好酒。”

慕容城颔首几下,微笑着道:“亭长来吃貊炙,外面怎么挂了歇业的牌子?”

李虎听了心里惊,却装着若无其事地问卫士:“你们几个厮,怎么将牌子挂反了,是要貊炙店歇业吗?”

一个卫士算灵泛,忙道:“将军,是小的疏忽大意,将牌子弄反了。我马上改过来,马上改。”

“你小子什么眼神,就不能长点心嘛。快去反过来。”

慕容城笑着坐了下来,道:“李将军请坐,亭长和万俟夫人也请坐。”

司马错忙道:“鄙人刚才多喝了几杯,就不耽搁两位将军议事了,就告辞了。”

慕容城道:“我来与李将军议事,与亭长也有关。要走,请万俟夫人先走一步就是。”

司马错知道更难缠的事情来了,于是让万俟梅先行回去。万俟梅有些不放心,司马错暗示了一下,道:“男人议事,你个女人在这里干嘛!回去。”万俟梅悻悻而去。

慕容城笑了道:“既然亭长议事不喜女子参加,宇文、哑巴都退下吧。我且与李将军、亭长说事。”

宇文兰和哑巴退了出去。屋里就剩下三人,待皇甫丹重新上了一只貊炙和好酒,筛好酒后,慕容城提议道:“来,我们三先同饮三杯,再说事。”

是什么事,司马错揣摩不到,李虎也不知,待喝了三杯,慕容城自顾自在貊炙上切了一块肉,嚼了许久,咽下,道:“亭长,我已接上封令,青龙镇年后凑五百石粮食。凑不齐,屠全镇!”

司马错坐不稳,一个趔趄,竟然跌到了地上。

步白臣
作者的话

真的久违了,有错请提出,我马上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