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明夜客 > 第一卷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第九十八章 长夜(一)
作者:狂歌笑  |  字数:2166  |  更新时间:2019-06-03 23:42:31 全文阅读

满座的千人乱吼,漩成乱潮,引起杂乱无章的震动,顺着钢铁结构向四周传递。即便今晚没有剑的战斗,也有无数人仍旧狂热。

扼笼赌场的地下三层,声音浪潮透不下来,只有石板上的砂石轻微地震动着,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动静,安静的像是废弃了多年的房子。

哒。

脚步声犹如空谷水滴,在这里面回荡。

宁独走进了通往地下三层的甬道。

邪哥站在第三层的入口,好似站在悬崖边,不能再往前迈进一步。他看着宁独的背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更何况现在说任何事情都已经晚了。宁独走进了这个门,就没有放弃出来的可能。

吱——砰!

铁门关上,断了所有的思绪。邪哥站在门前,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他需要盘算的事情有很多。

十丈的甬道走完,还是黑暗,宁独孤零零地立在黑暗之中。

灯忽亮,中央的场地显露出轮廓。漆黑的石地面,布满了刀剑的刻痕,犹如厨子用了多年的砧板。年代久远的血变成暗红色的斑点,不仔细观察看不出来。尽管场地落了一层灰尘,但还反射着暗淡的光泽,证明悠久的岁月在上面打磨过。

宁独走上了场。

安静。

四周狭窄的看台安静无比,场地也安静无比,好像这里就只有他一个人。

宁独的目光微转,向着四周扫了一眼,最后盯住了一个方向。

哒!哒!哒!

片刻后,连续的脚步声传来,一个人从黑暗中浮现出来。

束起的头发,披散在肩头,未束起的几绺头发垂在眼前,显得有些凌乱。面貌硬朗,眼神冷厉,有一道长疤在左侧脸颊,由浅及深,看得出是刀剑伤,不狰狞却透着杀气。他手上提着一个很重的袋子,露出各种武器的手柄。

咚!

此人将手中的袋子在地上一放,发出闷响,证明这袋子里的东西少说也有三四百斤。此人只一站,就犹如恶神,断了所有的去路与退路。

“剑?”

宁独盯着这个比自己高处两个头的人,心神全部凝在了其上面。

不同于计相院笔录官的震慑,不同于角兜的深不可测,也不同于叶红袖那样的高山仰止。这个人是切切实实的强大,是宁独能够完全感受到的,是在他目前境界中所能够体会到的极致。

这个人,完全不同于扼龙斗场上的对手,他的每一个方面都可以说是在见山境里登峰造极。宁独比谁都清楚,他赢不了!

以行难下境的修为,赢不了这个行难境巅峰!

“怎么,都不敢说话了?”言语中没有丝毫的嘲笑,只有越来越清晰的压迫感。

宁独手指轻动了一下,整个人的气势为之一凝,像是在大山下抬出了一条细缝。

“我想试试。”

“试什么?”

“杀你!”

那人静了一瞬,嘴角勾起了微笑。

“你可以求饶,但只有一次机会。”

接收到请柬后,宁独就明白了这将会是一场什么样的战斗。在与旬二以及邪哥谈过后,他更清楚他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

拒绝得了吗?

好像唯一的选择就是躲在青藤园里不出来,等十年八年后出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可等得起吗?

宁独或许等得起,但鱼龙街有很多人等不起。

所以宁独要来,他要来见识见识这是个什么样的对手,见识见识这是个什么样的天都,见识见识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十年前,有人可以杀人;今天,剑也同样可以杀人!

宁独的瞳孔正在收缩,焦点集中在了对方的手上。他的双脚正在凝聚力量,变得越来越重,也在极为缓慢地向后撤。他全身的肌肉都绷到了极限,如同要崩断的弓弦。

那人纹丝不动,只是看着宁独,像是一座怪石嶙峋的山,缓缓压来。

再这样下去,宁独会被这气势直接压死!

洞观!

斗转!

砰!

宁独刚刚踏出一步,就被一棍击飞了出去。

咚!

铜棍在地下一戳,发出了清脆的金属响声,显示着其最少也要百十斤。铜棍随着主人的前行在地上擦出点点火花,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很不错,反正足够快!”

宁独交叉的双臂有了一道红印,火热的疼痛感正在飞速攀升。

“好快!倘若不是及时用了凝,手臂就断了!这么重的东西,速度这么快?!”

那人走的越来越近,说道:“你还是立刻拿出真本事来比较好。”

宁独闭上了眼,深呼吸了一次,突然睁开了眼。

洞观!

那人的步伐突然一停,目光凝聚在了宁独身上,突然之间,宁独的气势与之前完全不同。

不知为何,那人总觉得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洞观的奇特用法吗?”那人猛然向前一踏,持棒右手举过左肩,右臂上的肌肉突然鼓起,随即猛然挥下铜棍。

“钝斩!”

砰!

空气直接出现了明显的断层,让人毫不怀疑这根铜棒能够斩断一尺厚的钢铁。

然而极为奇怪的是,明明就在铜棒攻击范围内的宁独躲了过去,只被强风擦中。他不知何时已经冲了过来,猛然击出一掌,击在了对手的手腕上。

“震!”

“钝斩!”那人猛然一抬手,将棍子横抡而起,再次斩出了一个断层。

宁独一矮身,堪堪躲过,手掌自下而上再次击出。

“震!”

连续两次击中对方手腕内侧,宁独不再贪心,立刻向后撤出。

那人甩了甩手,将铜棒丢在一边,看着宁独,嘴角上的笑容大了些。

“好强的洞观,竟然凭着这么微小的元气流动察觉到了我的动作,提前进行准备,还能发动这么精准的反击,看来还是低估你了。”那人从袋子中抽出了一把长刀。

宁独眉头紧皱,目光全部凝到了一点。

“怎么会,连续两次击中他的脉门,对其没有丝毫影响?舍弃那么重的武器,用刀是为了提升速度吗?用那棍子的速度就已经那么恐怖了,接下来又会快到什么程度?”

一直以来,宁独面对的都是赤手空拳的对手。突然间遇上拿着武器的对手,他难免有点不适应,却也并没有影响太多。但是,他在面对持有刀剑的对手时需要格外小心,绝对不能受伤!哪怕被刀轻轻碰到,只流了一滴血都将引发致命的后果。此时,宁独却没有选择。

长刀横于眼前,突然前伸,那人盯了宁独一眼,嘴角露出冷笑,直接暴突而来。

“狂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