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明夜客 > 第一卷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第七十七章 扼笼
作者:狂歌笑  |  字数:3238  |  更新时间:2019-05-07 23:23:56 全文阅读

  西城积庆坊的八关胡同长的极为臃肿,南北通达的街巷到了这里就突然挤成了一个疙瘩。房屋高低相拥,道路曲折回旋,刚刚搭建的棚子与坍圮的老房子交叠,混乱的像是乱石堆下的蛇窟。

  混乱之下,没人能够准确地说明哪个铺子具体是干什么的。越不起眼的铺子,越有可能藏着大秘密。而那些不起眼的人,也没准就是某一方面的大人物。

在这样的地方,没有熟悉的人带领,绕上几天也不一定能绕得出去。

  熟悉这里的人,都知道一个名为老枪的人。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五短身材,双手厚实,布满老茧,沉稳有力。今天老枪接了一单生意,带对方到扼笼赌场走一圈。他不晓得今天带的人是谁,也不过问,只熟练地将对方带到了目的地。他立在对方身边,就是无形的保障,在八关胡同绝对不会出问题。

扼笼赌场,原本名为扼龙斗场,后者的名字太过显眼并且需要有所避讳,就改为了前者。在熟知的老人口中,还是扼龙斗场叫的更多。

  一间不起眼的酒肆铺子下面就是扼笼赌场的入口。没人会想到酒肆铺子下面方圆半里的地方全部被掏空。整个大空洞用铁汁铸成骨架,以此支撑,人平时走在附近根本察觉不出来。

  从漆黑的阶梯往下,来回转向几次,逐渐听到沸腾的叫喊声,继而渐渐有了灯光,一走出狭窄的甬道,眼前豁然开朗。

  长宽十丈的方形平台位于中央,四周是不断垒高的阶梯,整个场地犹如小盆地,足够容纳上千人。此时,这里就达到了最大容量。

  石头凿刻出来的阶梯上坐满了人,多在冲着下方愤怒地吼着,手中的酒瓶乱舞。石阶都已经被磨的极为光滑,证明这个地方历经的岁月远比坐在上面的人要长。

  老枪带着今天的客人来到了靠前的地方,在人群中坐下。左右的人看到来的人是老枪,都向两边靠了靠。

  “各位观众老爷们!今晚你们压了谁?又压了多少,是不是把自己的棺材本都压上了?嘿嘿!你们要是把棺材本都压上了,今晚,就能赢回老婆本!瞧见了吗,这样的西域美妞,随便就能抱回家!只要你舍得放手一搏,又有什么是不可能?”场中一个打扮花哨的青年大声吆喝着,一把将身边西域打扮的美人搂在了怀里。

  四周围观的人发出了长长的口哨与叫喊声。

  “如今这个世道,你天天努力赚钱能有别人说句话赚的钱多吗?一辈子赚的钱有别人一天赚的多吗?都是人,凭什么我们就不能香车宝马、左拥右抱?命运凭什么这么不公?他妈的!谁不想跟上流人一样生活?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人群的呐喊声更大,尽情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来啊!赌上一文不值的过去,赢个前呼后拥的未来!看官老爷们,下注咯!”青年一推怀里的美人,手里却扯着其衣服的一角,顺势扯下了对方的大半衣服,还未完全裸露的美人立刻惊呼着跑开了。

  人群爆发了欢呼!

  “好!废话不多说。让我们来看看今晚对决的两位修行者——!”

  四周的灯火熄灭,中央就变得格外亮。

  咚!

  随着一声巨响,一个裸露上半身遒劲肌肉的猛人蹿了出来。

  剪短的头发,狰狞的面庞,遍布全身的伤痕,昭示着这绝对是个可以用双手拧下对手头颅的狠角色。

  “二境的修行者——磙!”

  “喝——!”

  磙怒吼一声,猛然一踏地面,石板直接出现了蛛网一样的裂痕,一股明显的气浪冲向了四周的看台。

  “不用我多说,相信各位也都明白这位的战力。我只说一句:磙,连杀过百骑。”

骑,为兵。如果在战场上取了一百敌首,那可是封官的功绩。

  一部分人在怒吼,一部分人屏住了呼吸,认真地看向这位强大的修行者。

  “好!让我们再来看看另一位修行者,同样为二境,他是——鸠灵上人!”

  一个面容阴狠的中年道士从另一侧走了出来。

  磙凶悍的体型与鸠灵上人的瘦弱体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犹如猛虎对阵狐狸。

  “嘿!我也只说一句:鸠灵上人,在这里三连胜!这一场,到底是连杀百人的猛人磙能获胜还是鸠灵上人能够获胜?看官老爷们——!”

  “下注了!!!”

  身材姣好的女子忽地冒了出来,从每一排石阶前走过,无数的银两与银票落入了其手中的盘子中,换来的是一张张特制的黑白卡。

  “枪爷,今儿又带来个大雇主啊!”女子娇声说着,身子靠了过来,一股可以盖过酒汗混合气味的袭人香气随之而来。

  “一注。”老枪冷淡地回道。

  “呦,那才十两,还不够去一趟烟花弄的呢!”女子娇嗔着,散发着魅力。倘若这里没有铁打的规矩,恐怕会有无数人在黑暗里伸手。如果真的有人伸手了,那就会失去双手,无数人用血换来的教训让来这里的人遵守着这条规矩。

  “一注。”老枪再次重复了一遍。

  “买谁啊?”女子见无法再劝说,懒洋洋却不轻佻地问了一句,像是换了一个风格的人。

  老枪没有说话。

  “买你。”老枪身后的人说话了。

  女子有些诧异地看向老枪的雇主,笑盈盈地道:“姐姐可不止十两呦!你要真想买,姐姐也不愿意卖。不过你要是真心实意地约姐姐,姐姐倒是愿意陪你哦。”

  “我只是买了一件不相干的事。”

  “小弟弟,你这么小,可不好打哑谜,那该是老头子做的事。”

  “胜负与我下注不相干。所以我买你。”

  女子眼中闪过了一丝狡黠,娇笑道:“喏,这是你的卡,我卖给你就是了。”

  在这里耽误了很长时间,女子也不好再多言,眨了下眼睛就走开了。

  很快,巨大的铜锣声敲响。

  “今天的扼龙斗,开始!”青年大喊一声,退出了场地。

  嗡!

  偌大的场地突然安静了下来。

  砰!

  磙直接暴突了出去,脚下的石板再次崩裂,整个人的身影都模糊成了一道墙。

  鸠灵上人瞬间横移,却不想磙的大手直接挥舞了过来,横在了他的面前。

  砰!

  鸠灵上人用双臂一挡,直接被拍飞了出去。

  拥有着巨大体型的磙,四肢展开,无疑对场地拥有着强大无比的掌控力。

  鸠灵上人后撤一脚,在青石板上踏出了一个很深的脚印,瞬间消失。

  观众逐渐趋于无声,瞪大眼睛看着这场战斗。

  磙双手展开,猛地在周身一旋,虎手牢牢地拿住了不止合适出现在身后的鸠灵上人。

  咔!

  鸠灵上人的脸上露出了无比吃惊的神情,他悄无声息探出的手竟然被死死拿住了。

  磙直接将鸠灵上人抓起,鸠灵上人双脚借势蹬在了磙的身上,却不想根本没有效果。磙暴力地将鸠灵上人给摔了出去。

  砰!

  瘦弱的鸠灵上人直接被拍在了地上,口鼻流血。

  “好!”压磙获胜的人直接爆发出了此生最强的呐喊声。

  磙横冲而来,在半空跃起,向着鸠灵上人坠来。

  鸠灵上人突然转身,双腿一蹬,滑了出去,反手一拍地面,冲到了刚刚落地的磙的面前。

  磙再次挥手而来,却被鸠灵上人双手擒住。

  “喝!”

  鸠灵上人转身,瞬间将比他大上两倍的磙给摔了出去。

  ……

  “不看了。”

  老枪有些意外。

  “去第二层。”

  老枪没有多言,直接站起身在前面引路。

  磙出场的时候,刻意崩碎石板,无疑是在浪费元气;鸠灵上人的斗转用的很慢,几乎没有欺骗性可言;两者的元气都有大量不必要的浪费,战斗破绽无数。且不说这两人是不是在做一场安排好的战斗,两人的战斗都是毫无借鉴的地方。当然,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场战斗极富观赏性。

关于这场战斗的本质,老枪身后的雇主早已经看出来了。胜负根本不是由两者的实力来决定,而是由其他的事情或者人决定。所以,雇主买了女子一注。

  从叫嚣的人群中穿过,经过专门的人搜查,老枪带着雇主进入了一条特殊的甬道,行走了片刻,来到了一间大屋。

  刚才在场上喊叫的青年此时枕在女人的大腿上,手里举着一杯用玻璃杯盛着的西域葡萄酒。

  “对男人来说,女人跟钱永远具有诱惑力。在生活中失意的人,总想着改变,什么能改变命运呢?暴力!无知的人总以为暴力可以改变当下,暴力可以赢取一切。如果给了他们一个机会,女人,钱,都通过暴力来获取!那些失意的人又怎么受得了这种刺激?又怎么不肯乖乖掏钱?”青年好像是在跟枕下的女人解释着,慢慢喝着杯中的酒,察觉到有人走了过来,他才停止了下来。

  “老枪,啧啧,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青年坐直了身子,将酒杯放在桌上,双手放在了翘起来的腿上,瞥了一眼老枪身后的雇主。

  裹着一身黑衣,帽子拉的很低,露出的手却嫩的厉害。青年一看就知道这又是某个富家子弟听说了这里,来这里“历练”,他不知道已经应对过了多少次这种黄毛小孩。

  “我要下二层。”

  “可以,但你得喝了这杯酒。”青年倒了一杯酒,举了起来。

  宁独抬起了头,看向那只杯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