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明夜客 > 第一卷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第七十四章 看线
作者:狂歌笑  |  字数:2227  |  更新时间:2019-05-04 23:23:13 全文阅读

    昨夜刚刚下过雨,萤雪湖的岸边还残留着水坑,大青石倒是都晒干了。寥寥无几的行人从这里走过,也都不偏头看景色。除却鱼冒泡的声音,这里格外安静。

  宁独坐在树荫下的大青石上,闭着眼睛,像是在午休。他找的位置刚刚好,不刻意去找很难发现,没人会来打扰。

  计相院的笔录官,登楼的角兜,三境,对现在的宁独来说太强。以单一的弹指剑,很难应付如此强大的对手,当对手全力以赴时,宁独就是砧板上的鱼肉。被人完全掌控住生死的滋味可不好受。

  笛明月,平胜乾,南星,圣皇,这些人可都是悬在脑袋上的剑。现在再去咒骂那两个一脚把自己踢飞出来的老混蛋也没有用,只能靠自己一步步地修行。

  从弹指剑到随心剑,这个过程必定不会轻松,需要忍受万剑穿骨的疼痛,也需要持之以恒的磨炼。

  屈指,轻弹。

  嗤。

  湖面上出现了一道细微的线,转出了一个弧度后消失。

一条鱼跃出水面,恰好重合在了线上。

哗啦。

水落下,鱼儿飞速地游走,却在片刻后死去。

宁独在登楼事件之前就已经完全掌握了弹指剑,可以做到“杀不死鱼”,角兜也就是死在了这方面。

  “三丈。”

  倘若不是特意准备,弹指剑的有效距离也只有三丈,并且只能改变一次方向。要是像那天在登楼时那样刻意准备,可以达到六丈,像是烟花一样在空中释放,在实际的对战中倒是不怎么实用。

  随心剑,顾名思义,就是让弹出的剑气可以跟随自己的心意转变方向。弹指剑本就是求快,直线就是最快,此时还要控制住方向,简直就是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

  一开始想要提升对弹指剑的控制,必须让其慢下来。

  屈指,轻弹。

  让弹指剑慢下来,如同让原本钢铁一样的剑气变成柔软的丝线。

  宁独脑海中浮现出商教习给他的那幅画,细细地体会着其中的元气变化。不知不觉中,头疼开始加重,直到他不得不停下思考。

  “后遗症这么麻烦?看这个样子,一个月内都好不了。”原本他还以为十天半个月就可以恢复,却没想到这病症竟然越来越严重。

深吸了几口气,宁独静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睁开了双眼。

  斗转!

  弹指剑!

  剑气在指尖伸缩不定,持续了一瞬就炸开,幸好宁独及时甩了出去,否则他这两根手指就炸废了。

  现在不用说达到商教习说的那种可以随着鱼游动的境界,就是单纯地操控都成问题。但是,一旦能够掌握住随心剑,那么就有了无数种可能。

  将自己能想到的变化都捋顺一遍后,宁独将它们排列起来,准备一项一项地去试。随心剑的强大,就在于其有些数不尽的变化。

  深吸了一口气,宁独准备好了日复一日地承认万剑穿刺的疼痛。

  ……

  胡然老老实实地坐在一旁的青石上,认认真真地听着余桃先生所说的。

  “你看这条线。这是这块石头最坚硬的线。其实每一样东西的线都是繁杂的,就像是天上的星星那样。这些线相互交织,有脆弱的、坚硬的,有顺滑的、粗糙的,有风吹的、日晒的……你要都看的话太乱了,所以我给你刻出了这块石头里最坚硬的一条线。”

  胡然已经很认真地在听了,并且很认真地在看了,但她还是看不出来,她有些懊恼地摇了摇头。

  余桃挠了挠头,有点像一个有急事却说不出话的哑巴。难得他想出了一个这么好的主意,却不料胡然还是没有听懂。这倒也不是怪胡然没有认真听或者她的天赋不够,而是时间太短,任何人都看不出来,无法学会余桃的线。

  剔除掉多余的,只留下一条最明显的,确实更容易发现,但也不可能立马就看见。

  胡然盯着那块石头,看的眼睛都酸了,还是看不出一条线。在她眼里,那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线。

  任何事情,从无到有都是最困难的一步。

  余桃抓着自己的头发,皱着眉头,叹了两声气,又突然想起了事情,他拿起了石头,立刻说道:“不要眼睛,你用手试试!”

  胡然接过了石头,闭上眼睛,用手在上面摸索着。

  “感受到了吗,上面的线?”

  胡然摇了摇头。

  “还是不行啊。”余桃有些颓然。片刻的时间,他又觉得自己什么事情都做不好,想起了那天的事情,不禁越来越沮丧。

  胡然睁开了眼睛,看着余桃,说道:“我好像看到一点线了。”

  “真的?”余桃一听到这话,立刻兴奋了起来。

  “嗯。”

  “唉。胡然,你不必骗我。我还是没有教会你,我还是跟之前一样什么事都做不好。”余桃一看胡然拿石头的方式就知道对方没有看出最硬的那条线在哪里。

  胡然抿了抿嘴,倔强地说道:“余桃先生!我一定要学会看线!你也一定要教会我!”

  余桃看着胡然,心中有些感动也有些酸楚,他点了点头。

  电光火石间,一个念头闪在了余桃的脑海里,他猛地拍了一下手。

  “对啊!我只是给你找出了最坚硬的那一条线,我知道最硬的线,那是因为我已经看出所有的线来了,而你看不出其他的线,又怎么知道这是最硬的线?!哈哈!我明白了!要是我再给你找一条最脆弱的线,两个一对比,你就明白了!”

  余桃没有犹豫,立刻捡起了一块相同的石头,用凿子在上面仔细地雕刻。

  胡然没有完全听懂余桃的意思,在一旁安静地等待着。

  “胡然,你看!这是这块石头最坚硬的一条线,这是这块石头最脆弱的一条线。这两者一碰,碎的肯定是这个。”余桃一手拿着一块石头,合起来一碰。

  啪!

  余桃根本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左手的石头就被碰碎。

“看到了吗?”

“没有。”

余桃彻底气馁了,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或许这线根本就是他自己臆想出来的,根本就不存在的。折腾了这么久,不过是在浪费彼此的时间。

  胡然看了很久,眼睛酸的不行,她闭上了眼睛,就在陷入黑暗的一瞬间,她好像看到了一点东西。

“胡然,你以后还是别来了。或许,这东西只是我臆想出来的……”余桃有气无力地说着。

  “余桃先生,这次,我好像真的看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