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明夜客 > 第一卷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第六十二章 角兜(下)
作者:狂歌笑  |  字数:2567  |  更新时间:2019-04-22 22:21:53 全文阅读

一个男孩从小就闷闷不乐,对什么事情都没有什么兴趣,人们曾一度认为这个小男孩不会说话也有些痴呆。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只青蛙。

“我只是用刀子割掉了你的一条腿,你就只能跳这么远了啊!”

“现在我再割你一条腿,你能跳多远啊?”

“只能勉强爬了啊!”

“割掉了四条腿,你就不能动了吧。”

“你已经不行了吗?”

小男孩用刀子削尖了木棍,一下插到了青蛙的身上,反过来将木棍插在了地上,使得青蛙腹部朝天,血与浑浊的液体顺着木棍流了下来。

“你能活多久呢?”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你只活了这么久。”

小男孩托着腮想了片刻,觉得这好像有点意思,但他还是高兴不起来。

“鸡原来能活这么长。”

“牛原来能活这么长。”

“虎原来能活这么长。”

“人,原来能活这么长啊!”

这一次,男孩脸上露出了笑容。

“修行者,原来比人还能活的更长!”浑身是血的少年没有察觉到身上伤口的痛苦,而是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捕猎者一旦捉到猎物,就失去了兴趣,就需要去寻找前所未见的新猎物。

那个杀死了一只青蛙的小男孩,现在叫——角兜。

——

三境,用暗索进攻,用黑色铭文防御,还有未知的手段,其还没有动用大量的元气。角兜说过用一只手,就真的只是用了一只手的力量,否则这个猎物对他来说就没意思了。

无论怎么做,二境的宁独都没有办法战胜眼前这个对手。更何况这已经不再是胜负的问题,而是生死的问题,角兜真的展示出了杀意,并且他根本不会在乎杀的人是谁,在他眼中,只有猎物。

猎物失去玩弄的价值,就只能去死。角兜一向都是这样认为,也从未违背过。

战,还是逃?倘若逃,能逃得了吗?非要战,又怎么才可以杀了对方?宁独来不及去思考,只能迅速地做出反应。

“开莲!”

宁独的目光一凝,骤然向后弹起。即便现在没有修行过强化身体的武诀,单纯地将元气凝聚也能获得极大的力量。

砰!

数条暗索凭空而出,犹如展开的莲花,却骤然合起,如同崩合的夹子,直接将捕捉到其中的猎物绞杀成泥。

“洞观可起不了作用!”

砰!砰!砰!

几乎遍地黑莲开,完全封死了宁独的退路。三境的元气,远不是二境能比得上的。

宁独一剑斩在脚下的暗索,清出方寸之地,脚尖在其上面一碰,立刻跃起到半空之中,另外一只脚猛地踏在立着的柱子上,使其直接向着角兜横冲而去。

无数黑莲疯长,带着倒刃的绳索崩合,想要绞杀掉猎物,却都堪堪擦过。

黑莲就在眼前崩合,带着倒刃的暗索绞到一起发出刺耳的割裂声。距离死亡只有一线,宁独却冷静的可怕。

“洞观到了所有的元气,所以才会预料好了路线,没有被开莲绞杀到。二境,竟然将洞观运转到了这种地步,可以将任何细微的元气都感知到?”角兜在心中惊疑了一声,手中有着黑色铭文凝聚。

只要正面抵御宁独,就可以让他的速度慢下来,到时候不论他怎么感知,涌过来的黑莲都可以将死绞杀!

弹指剑!

“一铭曜纹!”

砰!

咔嚓!

角兜瞳孔突然缩小,身体极速地扭转,却还是没有避过弹指剑。

暗索!

与拥有倒刃的黑莲相比,单纯的暗索速度无疑更快。黑色绳索突起,捕住宁独的一只脚,直接将其甩了出去。

砰!

宁独就像是被拍飞的苍蝇,重重地撞在了柱子上,瘫软在地,没了动静。

在宁独暴力突袭之后,君九爷就向胡然招手,让其退到了自己身旁。胡然知道自己帮不上少爷,就只能退到了一边,别给少爷碍事。然而当胡然看到少爷被甩飞时,就不管任何事情地冲了过去,此时君九爷拉住了要扑向少爷的胡然,并且捂住了她的嘴。胡然在那双大手之下,无法挣扎分毫,她愤怒回头,瞪着君九爷。

角兜歪头看了看左肩膀上铜钱粗的贯穿洞,丝毫没有表现出疼痛的感觉,反而笑道:“斗转用的很快啊!竟然用这种小把戏来骗我!换成是别人,或许就着了你的道了,可惜你遇上了我。嘿嘿,一个二境的能让我觉得如此有意思,你也算死的有价值了。”

二境与三境差距太大,洞观与斗转用的再好也弥补不了。宁独能够重创角兜,已经算是到了极致。而宁独最后一次攻击,也堪称是完美。

先是用了三弹指剑的元气迷惑对方,在最后一刻用上了斗转,在原有的基础上又加了两弹指剑的元气。角兜料定这应该是宁独的最后一次攻击,加强了“一铭曜纹”防御,使其足够抗住至少八次弹指剑。但,角兜的防御还是被洞穿了。

虽然无法施展出两倍强度的弹指剑,但是可以将两弹指剑合并在一起。只要宁独施展弹指剑的间隔足够短,那就等同于将弹指剑捆绑在了一起。

三弹指剑分散在各处,才能将“一铭曜纹”击溃。三弹指剑集中在一点,角兜的防御再强也挡不住。弹指剑的速度与洞穿力,可不是一般武诀能相比的。只可惜角兜在最后一刻察觉,偏头躲过了致命的一击。

血从肩膀的贯穿伤口汩汩地向外流,久违的疼痛感却让角兜格外舒畅。

“啧啧,像你这样初入二境就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人,真的不愧是那位剑道最强商冲古的弟子。这样的天才,杀了,真是——太爽了!”

“简单地剁下你的头颅,那样可对你造成不了多大的痛苦。一点一点剥下你的元气,让你逐渐绝望,最后再死去。嘿嘿,多么闪耀的一颗星啊!就这样——啪——熄灭了。”

角兜一边向着宁独走来,一边用双手结出了一连串奇怪的印,丝丝缕缕的黑色元气顺着暗索涌入到了宁独的体内。

“鬼演!”

当青衣巷闯上门来的时候,角兜就是悄无声息地用“鬼演”侵入了一位修行者的身体之中,继而造成了青衣巷与小胡同的冲突。

修行者一般将用元气操纵刀剑的战斗方式称为武诀,而单纯地用元气凝聚起来的攻击称之为术,术与武诀的界限并不是那么明显,也只不过是人们在某些时候便于区分而已。鬼演,是一种奇特的术。

修行者依仗的就是元气,自然就有人在元气本身上做文章。元气中加入风雷、烈焰、剧毒……也就会有着不同的效果。

角兜的正面战斗能力并不是属于顶尖,只能算是强悍,但他所用的暗索却很诡异,能够不断地侵蚀对方的元气,让其元气逐渐失控。只是今天没有在宁独身上体现出来,这也是角兜一直都怀有疑惑的一点。

鬼演,可以说是暗索的一种演化,是用最细微的元气去缠绕对方的元气,犹如蛇将猎物缠绕至死,以此来完全控制住对方。

对修行者来说,与死亡比起来,自己努力一生所取得的元气被一点点剥夺才更可怕。

“你应该还没死吧,感受得到吗,元气被一点一点侵蚀的感觉?那应该比一刀刀切开你的肌肉更痛苦。”

角兜一步步向前走着,脚下蔓延出的黑色元气越来越多,彼此缠绕延伸,几乎将远处的宁独包裹成了一个黑色蚕茧。

“好了,你的元气被剥夺完了,终于,可以去死了。”角兜长舒了一口气,脸上有了满足的表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